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六十五 老牛吃嫩草

    周瑜笔走龙蛇,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给孙策修好了书信。

    书信的内容就是劝孙策把十二 岁的妹妹孙尚香许配给刘备为妾,因为刘备已经有了正妻甘氏,据说进入成都之后又纳了吴懿的妹妹吴氏为妾,那么孙尚香自然就是小妾了。

    当然,周瑜也知道孙策是个好兄长,对于兄弟姐妹的爱不逊色于任何父亲,要说服他把性格相近的孙尚香许配给年龄差了二十多岁的刘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此周瑜在书信内容上很是费了一番周章,洋洋洒洒的写了四五张,耗费了大半夜的时间,直到东方逐渐泛出鱼肚白,周瑜的书信才写完。

    在书信中,周瑜先是分析了孙家目前面临的困境,若是没有外援,在东汉军出击的情况下,孙家的疆土犹如四面漏风的茅草屋,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在当前的局面下,也只有刘备才能把孙家从泥潭中拉到岸上,让孙家绝处逢生。

    为了说服孙策,周瑜又拿着汉家的历代皇帝做例,从高祖刘邦开始,一直到帝元帝各个时期,在匈奴的强大压力之下,多次送皇室女出塞西嫁,换来汉王朝的和平发展,在不断的增强国家实力后最终击垮了匈奴。大丈夫应该能屈能伸,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终成大业。

    最后,周瑜又在书信中把刘备夸了一通,说他虽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但坚韧弘毅,仁义之名远播,又得关张等虎狼之将辅佐,谋士有房乔法正庞统等人辅佐,虎踞巴蜀,带甲二十万,乃是天下难得一见的枭雄,若是能把尚香许配给他。也不辱没了孙家小姐。

    书信修完,周瑜又检查了遍,这才放心的装入信封,派人招来堂兄周德威。准备命他连夜离开桂阳,一直穿过长沙渡江前往襄阳,把书信交给孙策。

    孙尚香今年虚岁十二,比同父异母的兄长孙权年幼一岁。虽然只是一介少女,但却从六七岁的时候就喜欢舞刀弄枪。纵马驰骋,到现在已经出落的婷婷玉立,英姿飒爽,弓马娴熟不让须眉。

    在孙策拿下了襄阳之后,孙尚香就一直跟随长兄左右,至今未回长沙。若是能够成功的说服孙策与刘备和亲,倒是可以从襄阳直接派人把孙家小姐送往巴蜀,也省的从襄阳到长沙来回辗转。

    “不知公瑾唤愚兄来有何吩咐?”

    刚刚从桂阳城头巡夜下来的周德威得到了堂弟的召唤,连早饭也顾不得吃,便径直赶到了周瑜的居所前来拜见。

    只见这位五代年间的大将长得虎背熊腰。身材魁梧,估摸着在九尺上下。生得皮肤黝黑,浓眉大眼,一脸虬髯横生,猛一看与张飞有些神似。而武器同样是一杆长矛,长一丈七尺七寸,全身用镔铁铸造,重约七十七斤,名唤“乌龙出水矛”。

    要论名气,在五代时期首推李存孝。其次便是王彦章与夏鲁奇,这周德威的名气虽然稍逊一筹。但作为晋王李克用手下的大将,李存孝夏鲁奇都曾经做过他的副将,由此可知这周德威绝非一般人物。

    见堂兄到来。周瑜急忙拱手施礼:“兄长这一夜受累了,可有异常情报?”

    “那霍去疾的大营在十五里之外按兵不动,只是增派了许多士卒巡守沿途要道,意图切断我军与长沙的联络。看起来短时间内霍去疾不打算攻城,十有**是在等待韩世忠的大军进攻长沙!”周德威接过下人递上的热水,灌了一碗。抹着嘴角的水渍分析道。

    周瑜颔首赞成:“兄长所言是,霍去疾的意图就是拖住我军,让韩世忠攻下长沙及武陵。一来把我军从中拦腰斩断,二来让我桂阳与襄阳的军心慌乱,不战而溃。”

    “既然这样,我军岂能坐以待毙?要么就让主公放弃襄阳江陵,返回长沙固守;要么就是我们放弃桂阳北上,与孙伯符的主力背靠背作战,凝结成一股力量。若是各自为战,迟早会被汉军各个击破!”周德威在椅上坐了,双手揉.捏着脸颊,不无忧虑的说道。

    “虽然兄长看起来有些粗鲁,难得也通晓兵法。”周瑜一脸的欣慰,“瑜现在还有最后的一条计策,准备与刘备和亲,让他出兵救援襄阳。若此计能够成功,襄阳江陵便能守住,若刘备不肯发兵,就只能放弃了。桂阳是我预留的向南撤退线,绝不能放弃!”

    周德威略一沉吟,随即捻须赞成:“这刘备虽然以汉室宗亲自居,看似忠义,实则暗藏野心。若是孙家覆灭,刘辩下一步定然会剑指巴蜀,大举进攻益州。若是刘备不想乖乖的交出兵权,定然会选择与我军结盟。这倒是一条妙计!”

    “这刘备乃是一介枭雄,要想说服他出兵,需要打消他的顾虑,让他看到孙家不会主动背信弃义的诚意。所以我打算劝伯符把尚香小姐许配给刘备,人质也好诚意也罢,这样才有最大的把握说服刘备出兵。”

    难得外表粗鲁的周德威通晓兵法,一直感到心力交瘁,独木难支的周瑜便试着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让堂兄帮自己参谋。

    听了周瑜的话,周德威捻着粗壮的虬髯,憨笑道:“听说孙家小姐正值妙龄,巾帼不让须眉,倒是便宜了刘备这厮,让他老牛吃了嫩草啊!”

    “又有什么办法呢?”周瑜苦笑一声,“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倘若能用孙小姐保住整个荆州,我想就算老主公在世也会这样做的。”

    “难道孙坚就孙尚香这一个女儿?再找个年龄大点的嫁给刘备不就是了么?干嘛便宜刘备这家伙!”周德威忿忿不平的替孙尚香叫屈,“孙小姐才十二岁,公瑾你这可是把一个花季少女推进了火坑啊!”

    周瑜无奈的摇头:“老主公膝下还有两女,长女比伯符还要大一些,嫁给了吴郡同乡弘咨,女已经五六岁了。次女于前年嫁给了长沙潘氏,虽然尚无嗣,但已经成婚。这两人显然不能用来和亲!”

    周德威看似憨厚,心机实则不少,坏笑道:“实在不行,就找个漂亮女冒充孙伯符的姊妹好了,反正我周德威是不忍心看红颜薄命!”

    “那可不行,事关孙氏存亡,容不得有一丝侥幸心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消息走漏到刘备耳朵中,和亲非但不成,怕是还会惹怒刘备,作茧自缚。此事绝不能儿戏!”

    周瑜急忙训斥周德威,又吩咐道;“我这里有写给伯符的一封书信,你即刻出城,快马加鞭的赶往襄阳,把他交给伯符。我相信伯符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你送完书信之后就不必回桂阳了,直接回长沙到仲谋与程普老将军麾下听令即可,协助他们守住长沙。”

    “诺!”

    周德威虽然替孙尚香叫屈,也只能拱手领命。从周瑜手中接过书信,匆匆吃了一口早饭,携带了干粮与盘缠,提矛跨马,从西门出了桂阳,一向北而去。

    周德威走后,周瑜立即召唤来伍云召程普黄盖沙摩柯等诸将,命他们在周德威离开之后务必加强守御,不得松懈,免得霍去疾发起突然袭击。

    秋风渐凉,天气阴冷。

    周德威怀揣了书信,一向北纵马疾驰,走了十七八里恰好撞见一支余人的汉军巡逻兵。当下也不答话,跃马挺矛,杀散汉军,夺向北而去。

    周德威刚刚逃出两里,正在附近巡逻的宇成都得报,急忙纵马过来查看:“死伤了这许多军士,到底发生了何事?”

    死里逃生的屯长喘着粗气禀报:“启禀将军,有一个黑大个骑着黑马,手提一柄长矛,有万夫不当之勇……”

    “说重点!”宇成都不耐烦的训斥道,“本将并没有责怪你没能拦住对方,你就不要和我在这里扯官腔了,直接说重点!”

    “诺!”屯长抹了一把汗珠,小心翼翼的道,“那个黑大个杀了我们许多兄弟,夺向北逃走了,看起来十有**十送信的使者!”

    “此乃周瑜堂兄周德威是也,某当追上生擒活捉!”

    霍去病的人马和周瑜的队伍僵持了半年有余,双方阵中有什么武将,什么谋士,长什么模样,用什么兵器,彼此基本上已经摸的差不多了。只是听了屯长这么一描述,宇成都就猜到了刚刚闯过去的人是周德威,当下手提镏金镗,催马紧追不舍。

    周德威杀散了汉军,纵马向北狂奔出了四五十里地,胯下战马累的气喘吁吁。便寻觅了一条河流,翻身下马,让坐骑喝水吃草。

    正乘凉休息之际,忽然后面马蹄声大作,只见一员大将手提镏金镗,一身金黄色的甲胄,胯下火红的战马,从后面疾驰而来:“周德威休走,成都在此,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