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五十五 震雷青龙戟

    刚刚停下的秋雨卷土重来,天空彤云密布。

    一阵豆子般的雨点敲打着乾阳宫的殿宇,紧密而急促,犹如战场的鼓声一般雄壮。

    因为黄琬的死,早朝仍然没有恢复,但刘辩依旧习惯性的来到太极殿走一圈。在这里可以醒掌天下权,让天下的英雄豪杰对自己俯首称臣,这里是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巅峰,你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在这里实现!

    “叮咚……赵匡胤触发隐藏剧情‘黄袍加身’,宿主获得以下补偿——复活点200个,‘最强神兵top20卡’一张,并且附赠兵器秘诀。宿主可以选择随时抽取奖励!”

    刘辩正端坐在龙椅上闭目凝神,聆听雨点敲打头顶瓦片的声音,想象成沙场的金戈铁马,冷不防脑海中的系统响起了一声突兀的提示。

    “呃……赵匡胤到底还是反了?竟然还玩了一出黄袍加身的把戏,这厮真是野心勃勃啊!”刘辩双眉紧蹙,在心里喃喃自语。多年的帝王生涯,已经磨炼的他城府极深,不会再轻易动怒。

    “或许这是宿命吧,纵然小心翼翼的提防,还是被他抓住了机会!”刘辩闭上双目,靠在龙椅上暗自沉吟,“如果说朕有失策的地方,那就是没有把赵匡胤留在身边,甚至不够狠毒,没有找个机会直接除掉他!”

    自从赵匡胤出现在这个世界后,刘辩就对他一直很小心的提防,从来没有让他单独统率过一支兵马。自始至终都是副将的身份。即便这次在武关,主将是太史慈。副将是赵匡胤、张郃,这样的安排是岳飞做出的。也没什么不妥;而且岳飞是军团都督,刘辩必须给予他足够的尊重,不能轻易改变岳飞的决定。

    直到常遇春与部下闹得水火不容,又因为虐杀俘虏之事引得朝野一片哗然,岳飞才做出了决定,任命太史慈前往江夏担任主将,命常遇春前往武关坐镇。而太史慈离开的时候,又把武关的印绶交给了赵匡胤,这才给了赵匡胤机会……

    刘辩不怪岳飞。也不会怪太史慈,因为他们都没有错,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们不知道赵匡胤的性格,不了解赵匡胤的野心。刘辩也不会怪自己,因为自己接到赵匡胤暂掌兵权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派出了李元芳带着锦衣卫奔赴武关,以日行八百里,换人不换马的速度赶路。但最后还是晚了一步!

    “这只能说是天意吧,百密终有一疏!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汉,有了李世民的唐,甚至有了铁木真的元。还有朱元璋、杨坚,虽然他们还没有竖起大旗,但他们的集团正在形成。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朕在得到系统帮助。广收良臣猛将的时候也要战胜副作用,扫平此起彼伏的各路诸侯!”

    想到这里。刘辩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这样也好。朕的天牢早晚要把各朝各代的开国皇帝都关进去,若是少了你宋太祖岂不是一个遗憾?”

    想开了之后刘辩不再烦恼,就凭一个赵匡胤,手底下带着赵普、呼延赞,甚至再加上一个常遇春,就算能拐走了武关的兵马又能翻起多大的浪花?金陵城关押皇帝的天牢,一定会是他最后的归宿!

    “回头朕要让何珅建立一个专门关押皇帝的大牢,名字就叫做‘囚龙窟’,合适吗?也许还可以取个更有含义的名字,回头朕再好好琢磨一番。”【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帮剑客参考一个】

    到那时候,唐宗宋祖,一代天骄,洪武开皇,隋炀帝明成祖,历朝历代的皇帝,这些醒掌天下权的九五之尊,全部关押在一座牢房里侃大山,幻想着这幅画面,刘辩的嘴角就不由自主的向上翘。

    天空一声惊雷,扰乱了刘辩的思绪,当下便不再胡思乱想,用意念向脑海里的系统吩咐道:“本宿主准备使用这张‘最强神兵top20卡’抽取奖励,看看能够抽到什么样的神兵利器?”

    “数据库正在运转中,请宿主稍等!”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上古神兵‘震雷青龙戟’一把,戟身用玄铁混合青铜铸造,重八十一斤,长两丈三,可以给持有武将增加一点武力,并且附赠‘戟法秘诀’一套。请宿主即刻指定接收武将!”

    “震雷青龙戟?这个不错嘛,听说薛礼的方天画戟又被时迁偷走了,这把神兵正好拿来弥补一下这个便宜姐夫,要不然遇上了吕布可就有的头疼了!”

    刘辩在心里嘀咕一声,随即向系统下达了指示:“本宿主指定薛仁贵接收‘震雷青龙戟’,以及附赠的‘戟法秘诀’。”

    “叮咚……系统正在布局中,将会以野外奇遇的方式把‘震雷青龙戟’与‘戟法秘诀’授予薛仁贵。”

    “叮咚……系统检测到,若薛仁贵掌握了‘戟法秘诀’后将会激发隐藏的第二属性:戟神——对阵所有持戟类武将时,基础武力值临时增加3点,并且可以在随后的斗将中随机性多次增加3—5点的武力值。在对阵非戟类武将之时,基础武力值不会上升,但可以在斗将中随机多次性增加4—7点的武力值!”

    武关的天空乌云翻滚,刚刚收了半夜的雨水变本加厉的卷土重来,一时间大雨滂沱,雷鸣电闪。

    薛仁贵冒雨赶路,浑身湿漉漉的如同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但天空的闪电实在太凶狠,一声声的在头顶响起,不时的有电光火球落在田野间。就连赤兔这样的宝马神驹也受了惊吓,不愿意再向前赶路。

    “咦……路边有座庙宇,不如暂时躲避一下雷雨吧?”

    看到路边有一座破旧的小庙,薛仁贵便翻身下马,牵着赤兔走了进去暂时躲避一下雷雨。

    这座庙宇规模小的可怜,而且十分残破,看起来早就无人居住。除了中间的主殿之外,两边供僧人栖居的禅房早就坍塌倾斜,薛仁贵只好牵着赤兔马进入大殿之中躲避。

    虽然乌云遮盖的天地间一片昏暗,但闪电划过的时候却又照耀的大殿中亮如白昼。大殿中央是几座凶神恶煞般的雕塑,造型宛如神话中的天兵天将,一个个张牙舞爪,手持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未完待续……)i2292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