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三十八 得凤雏可安天下

    峰连玉垒,地接锦城,襟剑阁而带葭萌,踞嘉陵而枕白水,诚天设之雄也!

    这句话描述的就是葭萌关,这座雄关要塞扼守险要,易守难攻,谓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丝毫不见夸张!

    刘备自从去年五月率军进入巴蜀,命张飞与法正为先锋,一路连续攻克梓潼、江州、阆中等富庶之地,获得人口二百余万,将麾下的总兵力扩充到了十五万。

    但在葭萌关这座天险面前,刘备率领的六万大军遭到了蜀将张任与魏文通的顽强阻击,自从今年二月份开始攻打关隘以来,历经三个月迟迟无法攻拔,在关下填上了万余人的性命,依然难越雷池一步。

    葭萌关是成都的门户,拿不下葭萌关就拿不下成都。成都是巴蜀的灵魂,成都是巴蜀的精髓,拿不下成都就不算拥有巴蜀。

    就在刘备一筹莫展之时,成都人张松前来秘密求见,献上《巴蜀地形图》,并且建议刘备派遣一员大将率军北上,由阴平县走小道绕过葭萌关,便可一路向南推进三百里,直逼绵竹关城下,杀刘璋一个措手不及。

    刘备大喜过望,遂重赏张松,留在手下效力。

    又修书一封,派遣使者快马加鞭返回汉中,命堂弟刘裕派遣大将傅友德率兵一万五出阳平关。按照地形图的描述,向西南进入阴平郡,寻找这条隐蔽的小道,南下偷袭绵竹关。迫使防守葭萌关的张任、魏文通回援,到时候便能让蜀军首尾不能相顾。

    有了张松的地形图,刘备不再急于进攻,下令全军后退十里安营扎寨。

    强攻关隘,尤其是葭萌关这样的雄关天堑。简直就是个无底洞。看着手下的将士前仆后继的倒在血泊中,刘备心如刀割,不是心疼人命贱如草芥。而是心疼自己的兵力又减员了。在天下诸侯实力越来越强的时候,自己必须不断的扩充兵力。才能谋得一席之地!

    放眼整个天下,实力最强者莫过于定都金陵的东汉皇帝刘辩,历经数年的征伐,坐拥雄兵七十万,麾下谋士如云,武将如雨。在扫平袁绍之后,将青州、徐州、扬州、交州以及兖州、豫州、荆州部分地区收入囊中,半壁江山已经入手。

    在这个世上。任何诸侯都无力单独抗衡刘辩的东汉朝廷,即便同样以大义名分称帝的洛阳朝廷也不能。在杨、朱两大家族的支持下,在吕布军团的辅佐下,刘协集团目前拥兵三十万;但地盘小,缺乏战略纵深,目前暂时难以望东汉之项背。

    除掉金陵、洛阳两个朝廷之外,天下诸侯中实力最强的就数占据了中原地区,又拿下了整个并州,以及冀州大部分地区,横跨黄河两岸。拥兵二十五万的曹操。

    除掉在夹缝中强势崛起的曹操之外,占据了荆州绝大部分土地的孙策拥兵十五万;收纳了杨秀清的太平道残部之后,又将总兵力扩充到了二十万。论实力稍逊曹操一筹。但面对岳飞、霍去病两大军团的南北夹攻,形势已经是岌岌可危。

    在孙策之下,就数拥兵十五万的刘备了。再弱一点就是冉闵、公孙瓒、马腾三家诸侯,各自拥有兵力十万上下。至于困守江夏,手中只剩五万人马的刘表,所有人已经把他当做冢中枯骨。听说刘表最近积劳成疾,卧床不起,在岳飞大兵压境的情况下,只怕刘表军团连秋天也支撑不到了。

    至于在草原上崛起的匈奴单于铁木真。麾下拥有七万骑兵,以及三万步卒。再就是在高句丽半岛强势崛起的李唐。最近虽然在刘辩手里吃了大亏,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实力仍然不输除刘辩之外的任何诸侯。

    不过,刘备认为这些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事情,抵御外辱的重任,还是由东、西两个朝廷来完成吧!自己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先站稳脚跟,控制整个巴蜀,将来才能成就五霸之业。

    至于像祖先刘邦那样一统天下,刘备的内心并非没有这种想法,但看着刘辩在江东强势崛起,也知道这样的希望不大。比较现实的就是能够建立一番春秋五霸那样的功绩,裂土封王,也不算白活一场!

    “报……门外有一相貌丑陋之人求见。”

    天气逐渐炎热,刘备正在帅帐中摇着蒲扇乘凉,士卒忽然来报,说有人在门外求见。

    “相貌丑陋?”

    刘备微微皱眉,但又不好意思表现的以貌取人,只能在心中暗自思忖:“我正要出去巡视一番,那就顺道看看此人长得什么模样?”

    刘备假装经过营寨门口,偷偷的朝门外等候的儒士看了一眼。

    只见此人年约十六七岁的样子,七尺左右的身高还算轩昂;但相貌就实在有点磕碜了,浓眉掀鼻,黑面短髯,要多丑陋就有多丑陋。

    “随便派遣一名校尉去把此人接收了吧!”

    纵然刘备平日里以仁义自居,但面对着庞统这样的相貌,也实在无法做到礼贤下士。悄悄向身后的亲兵吩咐一声,调头就走。

    听闻要收编自己做士卒,这个相貌丑陋的年轻人一言不发的掉头就走。一句话也不肯多说,直让传话的士兵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突然马蹄声响起,正是刘备的首席谋士房玄龄带着亲兵视察归来。看到这个相貌丑陋的年轻人闷着头赶路,一脸怀才不遇的表情,不由得一拍大腿翻身下马。

    “这位青年才俊莫非是襄阳庞士元?”房玄龄拱手施礼,拦住了庞统的去路。

    庞统略带敌意的审视着房玄龄:“你是何人?又是如何知道我这个山野村夫姓名的?”

    房玄龄赔礼道:“是如晦兄修书一封叮嘱我的,说襄阳庞士元有经天纬地之才,遂写了一封举荐信与他,吩咐前来巴蜀投效主公。又写信让我多加留意,想不到今日竟然真的与士元先生撞上,真是三生有幸!”

    庞统大笑道:“我看是如晦先生觉得庞统相貌丑陋,知道刘皇叔瞧不上我,所以才让玄龄先生美言几句吧?”

    原来杜如晦辅佐关羽镇守上庸一带,寻访在野人士的时候巧遇庞统。一番闲谈下来,杜如晦对年轻的庞统佩服不已,遂向关羽举荐。看到了庞统的容貌,关羽十分不屑,就给他安排了一个县衙小吏,以庞统的心气自然是调头就走。

    杜如晦一路快马加鞭追上了庞统,好话说了一箩筐,才把庞统劝的回心转意。又写了一封举荐信交给庞统,叮嘱他来巴蜀投靠刘备。谁知道庞统跋山涉水,千里迢迢的找到了刘备大军,竟然又吃了个闭门羹,要让自己从军做个小卒。庞统差点没把难看到极点的鼻子气歪了,故此连杜如晦的书信都不向外拿,掉头就走,不料却被人识出了自己的身份。

    房玄龄知道但凡有性格的人都是有本事的人,更何况还有杜如晦的力荐,当下揽着庞统的肩膀死活不让走,好话歹话又说了一箩筐,才把庞统弄进了刘备的帅帐。

    听完房玄龄的叙述,刘备一脸惊讶的样子:“哎呀……士元先生何不早说?若是早知有如晦先生的举荐信,备一定亲自出迎。都怪守门的军士以貌取人,不曾禀报于我,来呀,给我各打二十军棍,以儆效尤!”

    守门的几个士卒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军棍,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给庞统做了出气筒。

    听着帐外“噼里啪啦”的军棍声,庞统胸中的一口恶气总算吐出来了一些,这才把杜如晦的书信拿出来交给刘备观看。

    杜如晦是房玄龄的故交,也是由房玄龄举荐的,又在去年辅佐关羽拿下了荆州西部地区,与上庸、汉中连为一片,因此刘备对杜如晦很是器重。

    看完杜如晦的举荐信,刘备半信半疑的问道:“如晦在信中称赞士元先生,说若得‘凤雏’便可安天下,不知先生有何妙策可助我拿下葭萌关?”

    庞统拱手谦虚道:“如晦先生谬赞了,凤雏只是庞统闲暇之余自取的名号而已,岂能当得‘安天下’这三个字?但要拿下葭萌关,统以为易如反掌!”

    “不知凤雏先生有何妙计?”刘备大喜过望,拉着庞统的手亲切的问道。

    庞统胸有成竹的道:“统自两个月之前就来到了巴蜀,但并没急着来见皇叔。而是先潜入成都走了一趟,对于葭萌关的守将品行摸的差多了。张任、魏文通、吴三桂这三员守将虽然用兵有方,骁勇善战,但某还是有办法破关的。不过需要由拨给庞统一员虎将,任我调遣,如此才能拿下葭萌关!”

    刘备立即派人招来张飞,对庞统道:“凤雏先生,备就把翼德拨给你调遣,你看如何?这可是备手下与云长并肩的虎将?”

    庞统笑吟吟的盯着张飞:“不知道三将军介不介意让我这个相貌丑陋的家伙指挥你?”

    张飞重重的拍了拍庞统的脑门:“倘若你是个小白脸,俺这一巴掌能把你脑袋拍进脖子里!但你长得俺张翼德还丑陋一些,实在可怜啊,我就成全你一次,看看你有何本事能破葭萌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