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三十五 威震高句丽

    “愿凭处置!”

    李渊脸庞微微抽搐,一脸屈辱的吐出了四个字。

    有句话叫做“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虽然百般不甘心,虽然千般耻辱在心头,但保住自己与两个儿子的性命才是当务之急,所以李渊选择了低头。以身殉国固然壮烈,但不肯接受耻辱的洗礼,又怎能换回卧薪尝胆的结果?

    既然李渊不再做无谓的挣扎,李靖便命徐盛去筹措一批马车,要把李渊与众嫔妃以及捕获的文武公卿全部装车,运回青州,再派人押送到金陵交给天子处置。

    虽然从王俭城到隔海相望的东莱郡不过两三百里,但隔着茫茫大海终究守不住。若国内战场已经平定,李靖跨海来袭的队伍超过十万人,李靖一定会选择继续攻城掠地,为大汉开疆拓土。但现在中原还是遍地狼烟,再劳师远征海外显然并非明智之举。

    李靖这次闪电战的目的就是趁虚而入直捣唐都,成功的俘获了唐帝李渊,现在已经可以完美收官。若是看不清形势,继续在唐国境内逗留,待李绩、完颜金弹子大军回援之后,只会把现在的战果葬送!

    “木兰,你带五千人把唐宫及太子宫围住,所有嫔妃及宫女全部押解上车,运回青州!”

    待徐盛走后,李靖又把俘虏李唐女人的任务交给了花木兰。同为女性,这任务由花木兰来执行最合适不过。

    花木兰拱手领命:“木兰领命!”

    李靖又叮嘱道:“还有……传我军令,任何人不得劫掠百姓,更不得奸污女子。否则定斩不赦!”

    花木兰满脸欣慰,对李靖的爱慕又多了几分。再次以军礼拜谢:“谢过都督!”

    “何谢之有?”李靖有些大惑不解。

    花木兰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因为木兰也是女人!”

    言毕,花木兰点起五千士卒直奔唐宫而去。

    徐盛很快就筹措了数百辆马车,从皇宫一直排到到大唐的国库,绵延四五里路。

    花木兰率兵把李渊的正宫皇后及十七个嫔妃,还有一千余名宫女;两个儿子李建成、李元吉,还有六个女儿全部押解上车。同时派兵包围太子宫,把李世民的太子妃与几个姬妾也全部抓了起来,包括李世民一岁的长子李承乾悉数落网。就在花木兰扫荡李唐皇宫的时候,徐盛也同时率兵把李唐国库清空。各种物资满满当当的装了三百多辆马车。

    “退兵!”

    战略任务完成,李靖站在王俭城的南门楼上,俯瞰这座城市,高声下令。

    “兄长,放一把大火把唐宫与粮仓付之一炬,如何?”李存孝双目炯炯,提出了建议。

    高昂、鱼俱罗齐声附和:“存孝将军所言极是,唐国粮仓内至少有三十万石粮食,咱们既然运不走。也不能留着便宜李世民。干脆一把大火烧掉算了!”

    李靖双眉微蹙,沉吟片刻道:“不行,我军乃仁义之师,岂可行此残暴之举?各地烽火连天。战乱四起,家家食不果腹,户户卖儿鬻女。有这三十万石粮食。至少能够养活数万人的性命,让许多无辜的老弱活下去。岂能像强盗般付之一炬?”

    “也不能留着便宜李世民吧?”李存孝有些不甘心,只恨马车和船不够多。

    “开仓分给百姓!”李靖果断的做了决定。“掠地为下,攻心为上。我大汉早晚要将这片土地划入版图,正可趁此机会宣扬我大汉的仁义,收复民心。木兰,这任务仍然由你执行!”

    “都督英明!”

    花木兰欢天喜地的接了命令,开仓放粮去了。虽然在战场上她是个勇猛的女将军,但战事停下来的时候,花木兰更愿意展现出女人善良的一面。

    “那唐宫呢?烧了还是留着?”李存孝有些郁闷的问道。

    李靖微微一笑:“水火无情,大军撤走之后失去控制,只怕会殃及无辜。只不过是一片建筑而已,留给李世民暂住便是,早晚终归我大汉所有!”

    新入城的汉军不但不烧杀抢掠,而且还开仓放粮,赈济百姓。这让王俭城的百姓喜出望外,俱都奔走相告,扶老携幼的来到粮仓排队领粮食。

    这王俭城本来是高句丽的国都,被李唐征服了还不到一年,人心并没有完全归附。此刻得到了汉军的恩惠,各种言论莫衷一是,百姓们对汉军的恐惧与仇恨无形间消弭了多半。

    傍晚时分,粮仓中的粮食被分散殆尽。随着李靖一声令下,两万五千汉军步卒驱赶着四五百辆马车,押解着李渊及众嫔妃,满朝文武还有千余名宫女,踏上了李唐屈辱的道路,一路向南,赶往海州沿岸。

    大军踏上返程之后,李靖命李存孝、高昂、鱼俱罗三将各自率领四千轻骑,轮番殿后,阻截李唐军队的追袭。

    汉军从海州赶往王俭城,跋涉了一百三十里地又连夜徒步返程,不可谓不艰苦。但由于在大海上休息了三四天,一个个养足了精神,再加上这次喜获大捷,回去之后肯定少不了封赏,说不定还能挑选一个高句丽媳妇。因此全军士气高涨,斗志昂扬,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

    半夜亥时,唐将金策率领七千骑兵追了上来,遭到了李存孝、高昂的轮番伏击,李存孝阵斩金策,重创唐骑。余部不敢再追,溃散而去。

    次日晌午,大军押解着数千俘虏及辎重赶到了登陆的海岸,郑成功在这两天里又从沿海掠夺了许多唐国民船,正好可以装载俘虏及辎重。

    大军紧急登船,顿时人喊马嘶之声响彻整个沿海。到傍晚时分,所有将士与马匹全部登船完毕。随着李靖一声令下,浩浩荡荡的船队扬帆向西,朝青州胶县航行而去。

    海风拂面,令人心旷神怡。尤其建下了这场盖世奇功,站在宝船甲板上的李靖与身边的众将无不满面春风,意气风发。

    郑成功对李靖拱手道:“不知李世民此刻走到了哪里?末将愿率本部水师,沿海向南,寻找李世民的残兵败将,若是能在海上相遇。一鼓生擒,李唐的江山便彻底瓦解了!”

    李靖凝眸沉吟:“茫茫大海,想要寻找十余艘船只,怕是不易!”

    “无妨,总要试试才能无愧于心,万一运气好撞上了李世民也不一定!”

    既然郑成功求战心切,李靖只好答应:“既然如此,本督命存孝、高昂二将追随郑将军左右,听候调遣!”

    郑成功领了命令,带着李存孝、高昂二将,率领了一万士卒,乘坐着郑和宝船,以及大大小小的五六十艘战船,转舵向南,沿途寻找李世民的船队去了。而李靖则继续统率主力船队朝胶县行驶。

    两日之后,朝鲜半岛南端的木浦港口。

    李世民率领着十艘龟甲船,带着六百多残兵败卒,在茫茫大海上跋涉了七天之后,终于靠岸。全军士气低靡,一路上很少有人说话。

    登岸之后,李世民率部入驻了李舜臣的木浦水师大营,这里还有八千唐军驻守。

    用过晚膳后,精疲力竭的李世民正要入寝,忽然亲兵来报,有斥候从王俭城以日行七百里的速度赶来,送上紧急情报。

    “拜见太子殿下!”

    斥候满脸尘霜,双腿不停的打颤,显然一路上换人不换马狂奔而来,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李世民叱退左右,心烦气躁的问道:“你这般急匆匆的赶来,莫非国都有要事发生?父皇要招我回去?”

    “太子殿下,大事不好了……”斥候跪在地上泪流满面,“汉军青州都督李靖在三天之前突袭国都,一举攻破了城池,将……将陛下及两位王子,还有……还有太子妃,以及小王子全部俘虏去了……”

    “什么?”

    这一个噩耗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李世民的心头炸开。

    但天可汗终归不是一般人可比,这张坚毅稳重的脸庞上看不到慌乱与悲哀,无悲无喜,仿佛事不关已一般,沉声问道:“我临走之时,在王俭城布置了四万防御力量,为何如此轻易的就被李靖攻破了城门?”

    斥候哭诉道:“张仲坚在咸兴举兵,陛下派了金策将军率兵两万前往镇压,因此被李靖乘虚而入。”

    “这分明是李靖的调虎离山之计,满朝文武全是废物!”李世民背负双手,恨恨的叱骂了一句。

    “太子殿下,李靖的船队估计此刻还没有靠岸,若是纠集船只全力向北追赶,或许还有希望把陛下与太子妃救回来……”斥候哽咽着央求。

    烛光照耀着李世民的脸庞,有些阴沉。

    “你过来,我有话吩咐……”李世民招手示意。

    斥候受宠若惊的靠近李世民:“太子殿下有何……”

    忽然刀光一闪,李世民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匕首,瞬间就切开了斥候的咽喉。顿时血流如注,斥候捂着脖颈痛苦的挣扎了几下便轰然倒地。

    李世民毫不犹豫的拔出斥候的佩刀,向自己的左肩刺了下去,同样血流如注。

    “来人,抓刺客!”

    李世民掷刀于地,捂着伤口,咆哮一声。

    次日,李世民若无其事的率兵离开了木浦港,朝王俭城进发。一路上脑海中不停的回旋着一个声音,只要有我李世民在,何愁没有妻儿?大唐由我掌舵,才会真正成为强大的帝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