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三十一 十八骑攻城

    李靖大军刚刚登陆,提前派来散布谣言的斥候就从王俭城赶来禀报消息。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启禀都督,我等于三日前潜入唐都散布张仲坚将在高句丽谋反的消息,风声从唐都传到原高句丽境内,张仲坚被迫提前举兵。李渊已经派右将军金策率兵两万于昨日午时向北进军,估计此刻已经离开唐都一百五六十里地。目前唐都空虚,王俭城内仅有两万守军!”

    李靖颔首微笑:“哈哈……看来李渊不过如此,竟然如此轻易中了本督的调虎离山之计,唐国能够席卷整个半岛,想来多半都是李世民的功劳吧?”

    众将齐声称颂:“都督神机妙算,便是韩信再世,白起复生,也不过如此罢了!”

    “众将谬赞了,本督何德何能敢比肩两位名将?”李靖摇手谦虚,毫无得意之色,“想来唐国只是化外蛮邦,熟读兵书者寥寥无几罢了!”

    随即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高声下令:“李存孝何在?”

    “末将听令!”李存孝大喜过望,出列领命。

    “命你率三千轻骑担任先锋,在向导的引领下,全速进军,连夜攻打王俭城西门!”李靖发出一支兵符,给李存孝下达了命令。

    “末将只要一百精骑即可!”李存孝虽然接受了李靖的任务,但在兵力上却产生了分歧。

    “一百骑?”

    在场众将无不面面相觑,这李都督的兄弟当打仗闹着玩呢?虽说唐都空虚,但至少还有两万人呢,你带着一百骑去给人家塞牙缝么?

    李存孝解释道:“当然,这一百骑需要末将从一万五千骑卒中亲自挑选,战马要最快的,战士要骑术最好的!”

    “打仗可不是儿戏,虽然愚兄也知道你身手了得,但一百骑能做什么?即便再精锐,万余弓弩手乱箭射下。也能让你们伤亡殆尽吧?”李靖耐着性子,和颜悦色的与李存孝讨论。

    李存孝依然固执己见,拱手争辩道:“从我军现在登陆之处,距离唐都不过一百三十里地。普通骑兵需要两个半时辰左右才能抵达。而若是给末将一百骑,我一个半时辰之内便能杀到唐都城下。若是兵力过多,定然会让唐军察觉,闭门紧守,要破城池必然会造成伤亡。而若是只给末将一百精骑。可以悄无声息的杀到王俭城下,打唐军个措手不及。末将保证,在随后的一个时辰之内,一定会敲开唐都四门,砍落吊桥,毁坏城门,这样随后赶到的大军便能兵不血刃的进入唐都城内!”

    李靖双目微闭,眉头紧蹙,沉吟道:“若是只有一百骑,目标自然小得多。可以轻松的靠近唐都城下。但一百骑又有多少战斗力,即便唐都城门敞开,放你入城,又能如何?”

    李存孝拍着胸膛,踌躇满志的说道:“军中无戏言,末将当着三军将士的面立下军令状,若是不能说道做到,愿受军法处置!”

    军中一言九鼎,言而无戏,李存孝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李靖便不再说什么,最终微微颔首:“既然你自愿立下军令状,为兄便成全你这一次,看你有多大本事?若是妄夸海口。贻误了军机大事,本督定然军法处置!”

    “谢都督成全!”

    李存孝答应一声,昂首挺胸的转身而去,从一万五千骑兵之中挑选符合自己要求的人选了。

    须臾之后,李存孝挑选了一百精骑,在向导的引领下。快马加鞭,绝尘而去。

    李存孝虽然信誓旦旦,但李靖仍然有些担忧,又吩咐高昂、鱼俱罗:“命你二人各自率五千骑兵,追随李存孝的步伐杀向唐都。若李存孝真的能够破坏四门,你二人便各自将队伍一分为二,堵住王俭城四门,待本将率兵杀到之后,全歼王俭城内的唐军。若李存孝不能打开四门,你二人便围三阙一,堵住西、北、东三座城门,留下南门给唐军逃命!”

    “得令!”

    鱼俱罗与高昂一起拱手领命,接过兵符,大步流星的转身而去。

    “花木兰听令?”李靖又发下一支兵符,“命你率领剩下的骑兵快马加鞭赶往王俭城南门附近,选择险要地形设伏。若是唐军出城,便全力掩杀,切不可走了李渊!”

    “木兰领命!”

    花木兰对于李靖的信任很是欣慰,面带笑容接过兵符,引兵而去。

    李靖又对郑成功拱手道:“麻烦成功将军率领五千人马驻守岸边,与船夫保护船只。若有紧急军情,立即遣使者快马赶往王俭城通知,靖定然会命骑兵火速回援!”

    “都督放心,有我郑森在此,定然稳如泰山!”郑成功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脯,立下了军令状。

    调兵遣将完毕,一时间马蹄声大作,尘土飞扬。

    李靖与徐盛率领两万五千步卒,各自携带了五天的干粮,轻装简行,紧随着三路骑兵的步伐,向着正北方一百三十里的王俭城星夜急行军。

    夜色如墨,遍地虫声,驿道两旁的蛙鸣更是此起彼伏,聒噪不已。

    但随着百余精骑席卷而过,沟沟丛丛里的青蛙、蛐蛐等生灵瞬间停止了鸣叫,仿佛被这支队伍腾腾的杀气所震慑。

    与此同时,远在三千里的金陵,刚刚批阅完了奏折的刘辩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叮咚……系统提示,李存孝‘精骑’属性激发,武力+5,目前武力值已上升至220.;统率+20,目前统率值已上升至98!所属骑兵战斗力上升,骑术上升!”

    四五天之前,刘辩已经收到了李靖准备跨海复仇李唐的计划,此刻听到了系统的提示声,内心顿时兴奋了起来,血流也加快了许多:“哈哈……太好了!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快意恩仇,就是如此!十年复仇太晚,只争朝夕!李存孝的统率一下子增加了20点,看来他统率的骑兵不超过百人,难不成要再次上演十八骑破长安的一幕?”

    马蹄声隆隆,一百骑在李存孝的引领下疾驰如飞,马上的骑士们都感到状态奇佳,深夜急行,游刃有余。

    接近一个半时辰之后,偌大的王俭城已经隐约在望。

    此刻正是亥时,大约相当于刘辩穿越前的晚上十一点左右,此刻城内灯火依旧辉煌,看起来许多达官贵人正笙歌夜宴,寻欢作乐。

    王俭城的四门已经关闭,吊桥拉起。因为张仲坚在高句丽起兵谋反,所以王俭城的戒备比前几天加强了许多,此刻每座城门左右至少有千余名唐军士卒巡守,火把明亮,照耀的城墙上下,一片明亮。

    “停!”

    在距离王俭城大约三里左右的时候,李存孝举起左手的毕燕挝,大声下令。

    随着李存孝一声令下,一百名骑兵同时勒马驻足,阵型整齐划一,井然有序,静待主将的吩咐。

    “数日之前,唐寇深入金陵,那李元霸双锤击毙了我五千兄弟,我天朝上邦岂能受此羞辱?誓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我李存孝今日定要双倍送上……”

    说到这里,李存孝双腿在胯下黄骠透骨龙上用力一夹,兵器一招,“有胆者,随我来!只需十八骑,破门之后,其他人再跟过来!”

    受到了李存孝的感受,十八名血气方刚的精锐士卒各自持枪跨马,扬鞭向前,追随着李存孝的马蹄声朝着王俭城下狂奔而去。

    与此同时,两名唐军斥候从另外的一条驿道上朝城下飞奔,同时在马上高呼:“不好了,不好了,我等探到有大批汉军……”

    “嗖嗖嗖……”

    随着李存孝毕燕挝一招,十八名骑士同时在奔驰中弯弓搭箭,十八箭如同流星一般爆射了出去,瞬间就把两名报信的斥候射下马来。

    “不好,来的什么人?停下脚步!”

    城头上值夜的校尉吃了一惊,迅即带着弓弩手聚拢在城头,大声的朝城下喊话。

    李存孝也不回答,置若罔闻,依然纵马向前飞驰狂奔。

    “放箭!”

    唐军校尉见这十九骑来势汹汹,知道来者不善,登时挥手喝令放箭。

    李存孝在马上咆哮一声,一双武器挥舞的密不透风,将雨点般的弩箭纷纷击落在地。看到主将如此勇猛,身后的十八骑士人人奋勇,各个争先,一个个将手里的长枪挥舞成一团,冒着箭雨向前冲锋。

    李存孝马快,转眼间就把十八骑远远的甩开,杀到了护城河边。

    “起!”

    疾驰之中,李存孝猛然一带缰绳,高喝一声。

    黄骠透骨龙四蹄腾空,拔地而起,瞬间一跃数丈,腾空略过了将近三丈的护城河,稳如泰山的落在了城墙下面。

    城上的千余名唐军瞬间有点发懵,这是什么人?竟然带着十几个人就来攻城,而且纵马飞过了护城河,这是天神下凡还是敌将来袭?以前自家的西府赵王经常干这种事情,经常一个人拎着锤子,跨过护城河去爆门,想不到今天竟然有人用同样的方式攻打本方都城,真是万万没想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