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二十三 黑白双雄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金陵城下,宇文成都立马横镗,拦住了李元霸的去路。

    雨后的风带着一丝凉意,吹得宇文成都披风猎猎作响,面对着铁塔一般岿巍的李元霸,毫无畏惧之意。

    陆纡死后,陆康派人快马加鞭赶往荆南,召唤十三岁的陆逊回来给祖父守灵。霍去病与黄忠、戚继光等人商量一番,决定派宇文成都陪着陆逊返回江东祭奠陆康。一来让武艺过人的宇文成都保护陆逊,二来让宇文成都代表霍去病军团赴吴县陆家吊唁,以示霍去病军团的哀悼之意。

    宇文成都与陆逊带了数十名随从一路快马加鞭,以每天四百里的速度赶路,用了四五天的时间返回了吴郡。昨日在陆家吊唁完毕,宇文成都想着自己深受皇恩,决定来金陵面圣谢恩,午后便离开了吴县直奔金陵。

    傍晚时分,宇文成都在距离金陵八十里左右的句容县找了个驿馆暂住一宿,半夜时分看到北方火光冲天,便连夜离开了驿馆,上马直奔金陵方向而来。在路上听闻逃难的百姓说唐军突袭金陵,宇文成都大惊失色,一路快马加鞭,恰好在李元霸将要攻门之际,抵达了战场。

    李元霸并没有把宇文成都放在眼里,一脸的不屑:“别以为拿着一个奇形怪状的兵器就能唬人,识相的退到一旁,否则小爷一锤把你砸成肉饼!”

    宇文成都仰天大笑:“哈哈……番邦蛮夷大言不惭,莫非以为我大汉无人乎?尔等既然敢自投罗网,今日哪个也休想离开!看我为大汉皇帝取尔等狗命!”

    “我呸……”李元霸吐了一口吐沫,轻蔑的道:“你们汉人就会大言不惭的吹牛皮!就凭你也敢说取我狗命?”

    “对……取你狗命!”宇文成都肯定的附和道。

    “我的狗命也是你能取的?”李元霸将自己智商低的优点发挥的淋漓尽致,“你要是能取了我的狗命,不对……你要是能接我三锤,我就喊你一声爷爷!”

    李世民脸色再次变的铁青,大声叱喝道:“元霸,休要啰嗦!大锤伺候,破门捉拿汉帝!”

    这次相距如此之近,刘辩总算听清楚了李元霸说的话,不由得放声大笑:“你这番邦小儿真是孝顺,不过一早晨的功夫,便给你爹李渊认了两个父亲。你爹若是知道了,指不定会怎么高兴呢!”

    “狗皇帝……休要猖狂,看我攻破城门取你首级!”

    李元霸智力虽低,好话歹话还是能够听得清楚,朝着城墙上咆哮一声;手里的擂鼓瓮金锤奔着宇文成都扫了出去,当真是排山倒海,雷霆万钧。

    “叮咚……李元霸怒气上升一格,武力增长至229,智力下降到4点。”

    “开!”

    面对着李元霸凶猛的大锤,宇文成都毫无惧意,嘴里暴喝一声,手中一百一十斤的凤翅镏金镋挥舞了出去,硬生生的接了李元霸一锤。

    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巨大的金属撞击声震得城墙上下所有人耳膜嗡嗡作响,清晰的感受到了两个猛将之间剧烈的撞击。如果说姜松接住李元霸的大锤是用的巧劲,那宇文成都这一镗却是硬拼,用尽全身之力硬扛了李元霸两锤。

    “嘶……好霸道的力气!”

    宇文成都只感到双手虎口发麻,手中的镏金镗险些拿捏不住,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李元霸对宇文成都的表现也是刮目相看:“啧啧……不错嘛,比刚才那个耍心眼的家伙强多了,至少敢硬接我这一锤,是个汉子!这样打起来才痛快嘛,再接我一锤试试!”

    话音未落,李元霸一声咆哮,又是一锤“泰山压顶”,大锤高高举起,奔着宇文成都狠狠砸下。

    宇文成都领教了李元霸的霸道力气,知道此人不可硬拼,正所谓“锤棍之将,不可力敌”,当下策马向前,躲闪李元霸的这惊天一锤。

    李元霸心中暗喜,他这第一锤是半真半假,如果对手硬扛,那就是真砸。若是对方闪避,那么这一锤就是佯攻,另一只手中的大锤将会更加凶猛迅速,接踵而至。

    但身为隋唐第二条好汉的宇文成都有岂是寻常武将可比,在躲闪之前,已经洞悉了李元霸的意图。在躲闪的同时,抢先刺出一镗,直奔李元霸的脑门。若是李元霸不遮挡或者躲闪,那么就是两败俱亡的局面。

    “嘿……够狠!”

    李元霸为人处世的智力虽低,但打起仗来可是一点都不傻,反应之快远超常人。看到宇文成都用两败俱伤的方式和自己拼命,准备抡出去的大锤只好变招,从怀里推了出去,遮挡宇文成都的镏金镗。

    “再吃我一镗!”

    生死相搏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李元霸畏缩惜命,宇文成都顿时得势,当下乘胜追击,奔着李元霸的脑门就是一镗,力劈华山!

    “开!”

    李元霸被宇文成都凌厉的攻势,加上不要命的打法弄得有些狼狈,当下暴喝一声,双锤用出全力向上招架,举火燎天。

    只听又是“铛”的一声响,李元霸的一双擂鼓瓮金锤再次与宇文成都的凤翅镏金镋结结实实的碰撞在了一起,登时火星四溅,撞击声震彻云霄。

    这一次双方的力气几乎发挥到了极致,巨大的撞击力只让宇文成都双手虎口震裂,十指麻木,将镏金镗横置在马鞍上,短时间内再也无法攥紧手中的镏金镗。而李元霸也是双手发麻,十指不由自主的抽搐哆嗦,将将攥紧手里的一对大锤。

    “已经三锤了,快叫爷爷!”

    士兵中有人看到了李元霸与姜松的赌局,此刻又观看了李元霸与宇文成都的赌局,忍不住大声的鼓噪戏谑,“傻大个快叫爷爷,那边的是姜爷爷,这边的是文爷爷!你这孙子真孝顺,一早晨的功夫就给李渊认了俩爹!”

    “气死我也,看小爷攻破城门,将你们全部砸成肉泥!”

    遭到数千人揶揄嘲讽,李元霸怒不可遏,发疯般仰天咆哮一声,手中大锤一挥,奔着宇文成都横扫而来,“汉将受死吧!”

    “叮咚……李元霸怒气满格,武力+3,当前武力已上升至222!智力下降到2点!”

    李元霸全力一击,风云为之色变,一双三百六十斤的大锤,犹如万马奔腾一般,带着巨大的风声卷向宇文成都。

    李元霸这一锤看似胡乱扫出,其实包含着许多变化,无论宇文成都怎么应变,都将面对更加凶猛的攻势,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再次硬扛一锤。

    “开!”

    宇文成都忍着虎口的剧痛,拼尽全身之力,攥紧镏金镗全力抵挡李元霸这雷霆一击。

    又是一声巨响,宇文成都的镏金镗堪堪将李元霸的大锤震开,但双手却是再也拿捏不住,一百一十斤的镏金镗脱手飞出了七八丈,重重的落在地上。

    李元霸面目狰狞,提锤再次扑向宇文成都:“能够连接我四锤,是条汉子!只要你肯跪地投降,或者喊我一声爷爷,饶你不死!”

    “国事千钧重,头颅一掷轻!死则死矣,何饶舌也!”宇文成都劈手夺了一条长枪,毫无惧色的与李元霸对峙。

    “放箭!”

    看着李元霸与宇文成都分开了些许距离,城墙上的刘辩挥手下令弓弩手放箭,同时将手里的“龙魂枪”抛给宇文成都,“文将军用朕的长枪先抵挡一阵!”

    穆桂英一箭当先,城头上弩箭齐发,朝着李元霸一阵猛射。但怕伤了宇文成都及一干汉军,却也不敢射的太猛,被李元霸轻而易举的拨落在地,毫发无损。

    蓦然间,西方马蹄声再次响起,两匹骏马,一白一黑,迎风疾驰而来。

    “常山赵子龙班师回朝,唐寇休得猖狂!”

    赵云飞纵胯下照夜玉麒麟,手持龙胆夺魂枪,挺枪跃马直取李元霸。

    “文将军休慌,尉迟恭前来援你!”

    与白马银枪的赵云并驾齐驱,席卷而来的正是一身黑袍,胯下踏雪乌骓的尉迟恭,鞍上挂着马槊,手里挥舞着降龙伏虎金银双鞭,与赵云一道截住了李元霸,挡在了宇文成都面前。

    “叮咚……赵云龙胆属性爆发,武力+3;绝境属性爆发,武力升至最最高涨幅+5;当前属性升至209!”

    “叮咚……尉迟恭属性‘门神’爆发,李元霸怒气下降一格,武力回落至229!”

    “太好了,有了子龙与敬德援救,当可与李元霸一较高下!”

    刘辩站在城墙上,看着风尘仆仆的尉迟恭与赵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稍稍落地。

    再次摸起鼓槌,敲响战鼓,高声道:“将士们,取李世民或者李元霸首级者,赏万金万两,赐良田千倾,封万户侯,子子孙孙,世代相袭!”

    就在宇文成都恶战李元霸之时,与完颜宗弼、梁师泰酣战了五十回合的姜松抓住机会,一枪刺中梁师泰咽喉,登时毙命。

    恰好王越、卫疆师徒赶了过来,大喊一声:“请姜壮士去战那傻大个,这用斧的番将,交给我们师徒便是!”

    (最后:有些人不明白宇文成都到底应该叫什么,满腹牢骚。剑客只好为这些不理解的人解释一下,文中用宇文成都的地方是旁白,在刘辩眼里也知道宇文成都的身份,所以这两个地方就用他的本名。而在其他人的眼里,宇文成都就是文鸯的兄长,所以他们称宇文成都叫做“文宇”,这样才符合逻辑。这很难理解吗?)r22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