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二十 遇强则强

    李元霸手提一对擂鼓瓮金锤,如同虎入羊群,所到之处尽皆披靡。[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

    只听“砰砰”几声巨响,由坚木辅以镔铁制造的霹雳车被李元霸三五锤下去,就砸的支离破碎,四分五裂,变成一摊破铁烂木头。

    就在李元霸成功的登岸之后,李世民、完颜宗弼、李自成也指挥着剩下的二十一艘龟船与抢夺过来的几艘斗舰快速的驶向岸边,准备抢滩登陆。李世民伫立船头,高声向李元霸下令:“把其他霹雳车全部拆掉!”

    “得令!”

    战斗中的李元霸斗志昂扬,一双大锤挥舞开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将汉军冲的七零八落。纵然有人挥枪反击,也被李元霸的大锤荡开,登时枪断人亡,刀折人死。一路冲杀下来,江岸上登时伏尸成堆,血流成河。

    李元霸前面开路,梁师泰拿着单手锤紧随其后。只要拆掉剩下的八架霹雳车,水中的龟船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登陆上岸,继而协助李元霸攻城。

    此刻,李元霸与梁师泰已经冲进了汉军阵中,周遭全都是汉军士卒,这让远处的弓弩兵投鼠忌器,不敢放箭。若是乱箭齐发,能否射中李元霸不敢说,但本方士卒肯定会成片成片的倒下,面对着李元霸的冲锋,唯一的办法就是以血肉之躯硬扛。

    “霹雳车后退,刀盾手向前拦住敌将!”

    看到李元霸来势汹汹,孟珙令旗一挥,下令投石兵把霹雳车向后转移,命负责肉搏的刀盾兵向前挡住李元霸。这些霹雳车可是军中工匠花了大半年的功夫才制造出来的,在孟珙的防御体系中至关重要,孟珙绝对不允许被李元霸毁于一旦。

    “杀……”

    两千名刀盾手的呐喊声明显底气不足,一个个举着盾牌,磨磨蹭蹭的向前挪动。

    人皆有贪生之心,尤其面对李元霸这种超出人类范畴的战斗力,几乎是谁上谁死。比起李元霸的杀伤力来说。他的震慑力更加强大,很多时候会直接把敌对方的军心瓦解,直至彻底崩溃,丧失反抗的勇气。毕竟纪律再严明的军队也是由人构成的。恐惧是人类的天性。

    看到本方士卒被李元霸所震慑,孟珙忧心如焚,高声喝道:“谁敢向前,赏黄金百两,封偏将军!”

    孟珙的悬赏不可谓不诱人。但这些兵卒又岂是傻瓜,谁上前谁死,就是封一个万户侯又有什么用?没了命拿什么享受?两千刀盾兵依然畏首畏尾,磨磨蹭蹭,无人敢向前冲锋。

    “驾!”

    伴随着一声叱喝,孟珙身边马蹄声响起,一将纵马舞枪冲出阵去,“士可杀不可辱,大丈夫当马革裹尸,就让我先来螳臂当车吧!”

    看到有人义无反顾的冲出阵去。孟珙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稍稍松了一口气。在目前的这种局势下,最缺的就是第一个站出来向对方迎战的人,哪怕不是对手,也会鼓舞本方的士气,让第二个人,第三个人……陆续的站出来。

    “这年轻将军好胆色啊!”城墙上的刘伯温击掌称赞。

    狄仁杰满腔钦佩:“这将军是何许人也?明知必死,却一往无前!”

    “以前从来没见过,倒是陌生的紧!”鲁肃难掩脸上的疑惑。

    就在李元霸将要登岸之际,卫疆、林冲、王越率领五千禁军从城墙上冲了下去助阵。此刻刚刚通过吊桥,而且这年轻将军面孔陌生的紧,显然并非他们中的一人。

    “此乃降将陈玉成!”

    文官们不认识陈玉成,但刘辩却认识。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人竟然是陈玉成。既感到意外却又不意外,穿越了一千七百年的历史,年轻的将军依然还是那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听说一马当先的人竟然是来自太平道的降将,众文官颇感意外,在对陈玉成刮目相待的同时又为他捏着一把汗。倒是李白兴奋不已,高声击掌道:“真少年英雄也。白要为他赋诗一曲!”

    “传朕口谕,赏赐陈玉成关内侯,擢升为破虏将军,朕要亲自为他击鼓助威!”

    刘辩一边命令身边的御林军高声宣布对陈玉成的封赏,一边亲自走到战鼓旁边,摸起鼓槌,擂鼓助威,鼓舞三军士气。

    “陛下有旨,赏赐陈玉成关内侯,升破虏将军!”城墙上的御林军齐声呐喊,声震云霄。

    看到天子亲自擂鼓助威,又对陈玉成封侯拜将,汉军士气有所上升。在陈玉成的引领下,两千刀盾手开始向前移动,距离冲锋过来的李元霸越来越近。

    听到了城墙上的喊声,陈玉成扭头朝城墙上的天子抱枪拱手,声嘶力竭的喊道:“陛下,陈玉成今日以死明志,请陛下善待我阿姊!玉成在这里想让陛下知道,若是国泰民安,谁又愿意做乱臣贼子?大丈夫当马革裹尸,陈玉成今日唯死而已!”

    言毕,陈玉成策马向前,挥舞长枪,直取李元霸。

    “挡我者死!”

    相距只有三五丈的时候,李元霸咆哮一声,左手锤砸倒了一片躲闪不及的士卒。右手三丈长的铁链抖擞开来,巨大的金锤带着风声卷向陈玉成。

    陈玉成知道李元霸有移山填海之力,不敢迎接这一锤,当下一翻身滚落马下。就在陈玉成刚刚落地之际,他的坐骑连悲鸣声都没来得及发出,登时就被击碎了头颅,瘫倒在地,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说时迟那时快,陈玉成翻身而起,奔着李元霸的腹部就是一枪。

    李元霸智力虽低,但反应却是奇快,堪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在陈玉成这一枪刺来的时候,右手大锤一抖,晃动着三丈长的铁链,一下子就缠住了陈玉成的长枪,“厮杀了一夜下来,你是第一个能够接我一锤的汉子,留你个全尸吧!”

    话音未落,左腿抬起,横扫陈玉成的脑门。

    这一腿势大力沉,雷霆万钧。犹如惊涛拍案,又似五雷轰顶。

    没料到李元霸的反应如此奇快,陈玉成慌忙丢了手里的长枪,抬起双臂遮挡李元霸的这一腿。保护脑门。

    只是李元霸的力气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类,只听“咔嚓”一声,陈玉成手臂骨折,脑门被铁腿重重的扫中。登时口吐鲜血,像只断线的风筝一般被踢了出去。落地之时颅骨开裂,七窍溢血,再也无法醒来……

    “杀啊!”

    尾随着陈玉成的脚步,两千刀盾手顶着盾牌,挥舞着砍刀扑向李元霸,犹如群狼斗狮一般壮观。

    “挡我者死!”

    又是一声虎吼,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犹如大风车一般旋转开来,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登时将许多刀盾兵击打的连人带盾都飞了起来,瞬间就秒杀数十人。震慑的其他士卒不由自主的纷纷后退。阵脚大乱。

    “杀啊,拼死挡住敌将,休要让他接近霹雳车!”

    呐喊声中,卫疆一马当先,左面林冲右面王越,率领着五千禁军掩杀过来,支援这支军心即将崩溃的刀盾兵。

    “哈哈……有我李元霸在此,纵有千军万马,又有何妨?来的越多越好,也让小爷我砸个痛快!”

    李元霸斗志更浓。挥舞着大锤仰天大笑。狰狞的模样远胜古之恶来,想来蚩尤在再世,也不过如此了。

    “蛮邦异贼,在我大汉疆土也敢猖狂?可认得天水姜松?让我来取你首级!”

    乱军之中。忽然马蹄声骤起,两匹神骏的白马自西方疾驰而来,卷起一溜扬尘,所到之处汉军士兵纷纷闪开,让出一条道路。

    马上之人俱都是白袍银甲,生的面目俊朗。英气勃发,一脸英雄气概。为首者年约二十上下,身高八尺五寸,生的身材颀长,双臂赛猿,手提一杆一丈七的“八宝玲珑枪”,一边纵马飞驰,一边大声向李元霸搦战。

    “天水姜伯约在此,特随兄长来取尔等蛮夷狗头!”

    十六岁的姜维装束与兄长如出一辙,手里提着一杆“暴雨梨花枪”,策马如飞,紧紧的跟在兄长马后。

    李元霸发出一声又憨又狂的笑声:“嘿嘿……真是可笑,不知死活的家伙!我李元霸纵横天下,还没有人能够接住我两锤,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要取我首级!来来来,你莫要吹牛皮,你若是能接我三锤,我喊你爷爷!”

    说话间姜松已经策马来到了李元霸身边,大笑道:“孙子啊,我这爷爷当定了!但你得先告诉你父亲一声,让他也喊我一声亲爹!”

    “混蛋!”李元霸大怒,手里大锤一扬,奔着姜松兜头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刘辩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响起:“叮咚……李元霸怒气再次上升一格,武力+3,当前武力已经上涨至229。智力再次减3,当前智力已经下降到4点!”

    “叮咚……系统检测到姜松特殊属性爆发!”

    “姜松特殊属性一:遇强则强——与基础武力值高于自己的武将单挑独斗之时,面对持续爆发的技能或者属性,对方每上涨2点武力,则自身武力增加2.2点,尾数取五舍四。对于突然爆发性的技能或属性则无效。”

    “姜松特殊属性二:稳操胜券——与基础武力值低于自己的武将单挑独斗之时,面对持续爆发的技能或者属性,对方每上升2点武力,则自身武力增加2点。对于突然爆发型的技能或者属性无效。”

    “叮咚……姜松‘遇强则强’属性爆发,受李元霸狂暴属性+9武力影响,姜松武力值增加22点,八宝玲珑枪+2,基础武力值202,当前武力值已经上升至224!”(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