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一十四 无双猛兽

    夜色静谧,寥无声息。言情首发

    系统提示音蓦地在刘辩脑海中响起,犹如拉响了警报一般,让精疲力倦的刘辩猛地一激灵坐了起来,心头产生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深更半夜的李四傻子竟然狂暴了起来,李二这是要打谁?”

    刘辩凝视着身边陈圆圆雪白的胴.体,双眉紧蹙,在心中暗自沉吟。

    即便夜色漆黑如墨,但这具欺霜赛雪般的玉体在暗夜里却依稀可见,这样的绝世尤物,自己必须全力守护,要不然指不定会变成谁的玩物?

    “叮咚……李元霸怒气又升一格,当前武力已经增长至226!”就在刘辩沉吟之际,系统再次发出了警报。

    “嘶……太吓人了,226的武力啊!按照之前系统给出的秒杀定律,斗将双方武力差距在22—25之间的时候,优势方将会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秒杀对手。按照这个计算,如果不算属性的话,203的宇文成都、高宠都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被秒杀,至于那些一百左右的,估计秒杀率将会达到百分之三十甚至百分之五十吧?一百以下的就不用说了!”这一刻,刘辩的内心忽然强烈不安起来。

    之前系统给出李元霸能力值的时候,刘辩还是只是当做了数据,可现在李元霸突然进入狂暴状态之后,刘辩却感到脊背发凉,头皮发麻,就像一对三百六十斤的大锤悬在自己头顶一样。

    “三宝!”刘辩顾不得穿衣衫,朝外面大喊了一声。

    熟睡中的陈圆圆被吓了一跳,猛地爬了起来,花容失色:“陛下……妾身触犯陛下了?”

    “与你无关,继续睡吧!”刘辩顾不得安抚陈圆圆,飞快的穿戴衣衫。

    郑和正在刘辩的寝宫外面打盹,也被皇帝这半夜里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急忙扶了下帽子,快步跑到门前请示道:“陛下,有何吩咐?”

    “马上通知李元芳。加派斥候严密监视唐国的动向!”刘辩心急火燎的下令道,强烈的第六感让他坐立难安。

    郑和已经伺候了天子好几年,这还是第一次见皇帝如此焦躁,急忙沉声应诺:“奴婢遵旨!”

    “还有!”刘辩一边在陈圆圆的帮助下穿戴衣衫。一边继续做出吩咐,“派人通知周泰、凌操,加强江面巡逻,让斥候船顺江而下,一直巡视到入海口。甚至包括近海都要加强巡视!”

    “奴婢遵旨,这就去派人去传诏!”

    郑和怀抱拂尘,飞快的应诺了下来,然后转身调遣人手去了。

    郑和走后,刘辩稍稍安定了下来,回到床榻上静坐,闭目养神:“或许李元霸此刻正在夜袭辽东,也不一定!也许是我太惊慌了,杞人忧天罢了!再说,李元霸武力高又如何?当他的怒气值升满之时。智力只有2,还不是随便虐杀?陷马坑、滚石、擂木、火烧、水淹……朕有无数种方法取这个傻子的性命,有必要这样怕他吗?”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理解错误,李元霸的智商是低,但他的武学天赋却出奇的高。武将冲锋对决之时,智力会起作用,但却不是决定性的,起绝对作用的是武学天赋!征战沙场之时,李元霸的武学天赋会让他做出准确的判断,陷马坑、滚石、擂木、弩箭等等危险的埋伏都会引起他的警觉。绝不会轻易中埋伏的……”

    “呃……说的也是,如果李四傻子这么容易就中埋伏的话,各路反王就不会被打的一败涂地了。朕想到的这些办法,只怕人家早就用过了!”刘辩又感到头痛了起来。“这简直是一头洪荒猛兽,倘若我军遇上了,这仗该怎么打?

    “这就需要宿主及手下的文武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了,或者力拼或者智取!而且,系统需要提示宿主的是,李元霸的武力值不是摆设。不要以为李元霸仅仅只是力大!若只是力大,不会达到如此高的武力值。李元霸不仅力气大,而且双锤用的娴熟无比,若是把李元霸当做只有力气没有武艺的蛮牛,宿主一定会吃大亏的!”

    “还好,李元霸此刻尚在一海之隔的辽东,本宿主还有时间思考对付李元霸的办法。”刘辩双眉紧蹙,在内心暗自庆幸。

    雾锁长江,湿气弥漫。

    深夜子时,也就是刘辩穿越前凌晨一点左右,正是人们睡的最熟的时候。

    弥漫的雾气之中,一艘巡逻船懒洋洋的在江面上漂着。

    身后五百丈就是金陵水师大营,已经闲了接近一年没有战事。而金陵城更是从翦灭刘繇之后,三年无战事,水师士卒的戒备心理已经降到了最谷底。

    在这些士卒们的心里,大汉朝廷势如劈竹,横扫各路诸侯,战无不胜。现在几个有威胁的方面分别是洛阳的刘协,江夏的刘表,荆州的孙策,甚至包括横跨黄河两岸的曹操;可是前线分别有李靖、岳飞、秦琼、韩世忠、徐晃、霍去病等军团顶着,无论哪个方向到金陵都是千里迢迢,难不成敌军插上翅膀飞过来么?

    这种心理不仅在士卒中根深蒂固,就连主将周泰与副将凌操都是一样的想法,这几天阴雨连绵,没法操练,二人纠集了几个心腹将校,每日饮酒,却也是自得其乐。

    “李二……你听,下游仿佛有船桨划水的声音?”

    巡逻船上有士卒五十名,刚刚眯了一觉的队率揉.搓着惺忪的睡眼站在甲板上,解下裤子朝着江水中小解,浑浑噩噩中突然听到了一丝异常的声响。

    恰好姓李,在家中排行老二的巡逻兵正拄着红缨枪打盹,被关系不错的队率推了一把,便不耐烦的打个呵欠:“吵死了……你婆娘的自己在舱里睡够了,让弟兄们在船头打个盹也不行?这大雾天,阴雨连绵,有你娃儿的船桨声?莫不是遇上……”

    “砰”的一声响……

    一艘体型巨大的龟甲船冲破雾霭,狠狠的撞了上来,只是一下,便让这艘小型走舸侧翻了过去。

    船上的近五十名士卒纷纷落水,刹那间吵嚷成一团。醒着的还能飘在江面上求救,那些在睡梦中的就没这么幸运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呛了口水,呼吸不得,稀里糊涂的做了水鬼。

    “李元霸在此!”

    站在船头的李元霸犹如一头洪荒猛兽,双眼燃烧着怒火,发出一声咆哮,“汉军,纳命来!”

    伴随着一声咆哮,李元霸手里的大锤脱手飞出,竟然是用一条三丈长的铁链镶嵌在锤尾,仿佛后世田径场上的链球一般形状,只是体积却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一百八十斤的大锤,在三丈长的铁链控制下,呼啸飞出,落进了江面。犹如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瞬间就让江水中血肉模糊,残肢碎体漂浮成一团,刚才还叫嚷呼救的声音,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全身甲胄的李世民面色冰冷,手中令旗连挥:“向前……直捣金陵水师大营!”

    伴随着李世民发的一声令下,三十艘龟甲船一字排开,按照“川”字型朝着金陵水师大寨快速靠近。

    船队向前走了一百丈左右,又迎面撞上两条汉军巡逻船。李舜臣亲自操舵,撞翻了一艘小船,另外一艘小船还没被撞上,就被李元霸手里的擂鼓瓮金锤飞了出去,一下子将船只拦腰砸断,士卒纷纷落水。

    李世民手持弓弩,亲自率兵射击,纷飞的箭矢如骤雨般洒下,瞬间就让落水的汉军士卒被射成了刺猬,漂浮在江面上。

    巨大的撞击声与叫嚣声惊扰了水师大营,负责值夜的校尉登上建在江面上的烽火台,吹响了号角,“呜呜……呜呜……敌袭!”

    “轰隆”一声!

    一柄黑黝黝的大锤犹如流星般从天而降,一下子将烽火台砸的稀巴烂,瞬间就坍塌了下去。

    “拔寨!”

    李世民将弓弩挂在腰间,拔出佩剑,沉声下令。

    “杀!”

    李舜臣站在甲板上,身先士卒,挥舞着精钢朴刀,连续砍断了数根坚硬的寨栅。只要突破一个豁口冲进去,就可以把汉军的大船全部堵在船坞里,让他们无法出来,从而失去用武之地,不能用船体克制龟甲船。

    右侧的李自成手持开山斧,奋力的砍伐寨栅,不肯落后。只是他的水性远远不及李舜臣,伴随着龟甲船的摇晃,脚下总是站立不稳。

    “唉……我就纳闷了,二傻子痴痴呆呆的,水性竟然如此了得!”

    李自成一边挥舞着大斧砍伐寨栅,一边抬头看了看相隔十丈左右,伫立在中军帅船上的李元霸。那高大的身躯犹如岩石,晃来晃去的火把照耀在他那狰狞的脸上,犹如一头洪荒猛兽。

    “李元霸在此,挡我者死!”

    又是一声雷霆般的咆哮,李元霸左右手各重一百八十斤的擂鼓瓮金锤脱手飞出,三丈长的铁链在甲板上擦出火花,发出“嗤嗤”的尖锐摩擦声。

    “轰隆……”

    “轰隆……”

    只听两声巨响,两把大锤犹如炸弹一般击中寨栅,登时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从江底竖立上来的寨栅顿时被砸到了一大片,完全能够让龟甲船自由的驰骋出入。(未完待续。)xh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