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四百零一 泰山压顶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昔有西楚霸王四面楚歌,今有袁本初四面赵歌。

    得到了邺城失陷,冀州全境被曹、冉、公孙三家瓜分的消息,李靖也不急于攻城,命令投降的袁军齐唱赵歌,二十万汉军跟着吟唱,日夜不停的唱。做饭的军厨在唱,喂马的马夫在唱,巡逻的士卒也在唱,。

    在汉军强大的军事攻势与心理攻势之下,平陵城内的袁军信心崩溃,斗志降低到冰点,不断的有人偷偷打开城门投降,纵然高干、淳于琼等人全力镇压,却也无法遏制这种势头。

    李靖也不急于攻城,吩咐二十万大军按兵不动,坐看袁军自己内讧。拿下平陵只是迟一天早一天的事情而已,若是现在强行攻城,反而会让袁军狗急跳墙,兔子急了咬人,白白的损兵折将。

    连续两天下来,袁军出城投降的人此起彼伏,犹如怒海狂涛一般,任凭高干、淳于琼血腥镇压,在四门之下斩杀了数千人,却也是无济于事。

    出城投降的人从最早的士卒,慢慢的发展到屯长、军候这样的低级军官,继而有校尉、军司马级别的中层武官带着亲兵强行冲开袁绍嫡系的阻拦,跨过护城河向汉军投降。

    “大势已去,敖曹何不早降?”最后就连袁绍的故交许攸都动了向袁军投降的心思,临走之前,想要向汉军献上投名状,顺道把高昂拐走。

    高昂与袁绍无亲无故,只是与袁绍的外甥高干出自同族。去年受邀出仕的时候,袁绍手中还有十五六万人马,尚有一战之力,因此高敖曹才答应了高干的邀请为袁绍效力。没想到的是才过去了一年左右的时间,袁绍已经穷途末路。

    “唉……哪个不想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只是我前番杀了高览,只怕汉军不容啊!”高昂与许攸在灯下对坐,不停的长吁短叹,尽显英雄气短之色。

    许攸宽慰道:“敖曹勿忧,你不见黄忠、张郃之事乎?天子志在四方,肯定不会计较前嫌,更何况那是各为其主,你也没什么过错!更重要的是,高览乃是降将,对天子没立下功劳,又没有什么人脉,他死了也是白死,没有几个人会为他鸣冤追究你的责任!”

    高昂还是有些不放心:“劳烦子远先生走一趟汉军大营,试探一下李靖的口风,若是不究既往,高昂愿开城门迎接汉军入城。”

    商议停当,许攸立即从高昂镇守的西门出了平陵城,连夜求见李靖。把自己的归降之意说了一遍,末了又把自己如何劝服高昂的事情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遍,为自己邀功请赏,并且询问李靖对待高昂的态度?

    李靖拱手道:“陛下宽宏大量,以德治国,只要能够幡然悔悟,不但既往不咎,而且还允许将功赎罪。本督听说这高昂弓马娴熟,武艺过人,若是肯开门归降,自然是美事一桩,李靖定当上书天子,为他邀功请赏!”

    许攸大喜过望,当即辞别李靖,重新返回平陵与高昂相见,并且与李靖约定三更之后举火为号,由高昂打开西门,汉军大举入城。

    许攸走后,李靖立即召集麾下的所有武将、谋士齐聚帅帐,共商夺取平陵之策。

    只见帅帐中烛火辉煌,青州大都督李靖居中高坐,安北将军薛仁贵与安东将军魏延都是副都督的身份,在帅案两旁分坐。

    其他的文武则两旁站立,左面有高宠、陈登、关胜、程咬金、岳云、田真、徐盛等人,右面则是太史慈、徐庶、陆文龙、赵匡胤、张郃、花木兰、鱼俱罗等人,包括各种杂号将军、偏将军、裨将军在内,将帅帐内挤得满满当当。

    商议一番之后,为了避免高昂诈降,李靖决定分兵入城,并且由其他诸将佯攻东、南、北三座城门,牵制袁军的守势。

    “薛仁贵何在?”李靖正襟危坐,朗声高呼。

    薛仁贵站起身来,抱腕施礼:“末将听令!”

    李靖摸起一枚令箭:“命你与高宠、陆文龙、岳云各自挑选三千最精锐的士卒,待高昂打开城门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入城,分别攻占其余三门,放下吊桥,迎接我军入城!”

    “诺!”

    在薛仁贵的带领,高宠、陆文龙、岳云三大猛人同时领命,各自接了令箭,挑选精锐士卒去了。

    在李靖的眼中,这四人是自己麾下武力最强的四大猛将,由他们一起冲锋,定能所向披靡。而刚刚打开城门的时候,入城的士卒不宜太多,在于精而不在于多,免得自相践踏,所以让他们每个人统率三千人作为第一批先登入城。

    薛、高、陆、岳四大猛将领命而去之后,李靖再次吩咐一声:“太史慈、田真、程咬金、鱼俱罗四将各自引兵六千,等第一批精锐入城之后,紧随其后进入平陵,包围袁绍府邸以及袁军居所、粮仓、官府等重要场所!”

    “得令!”

    太史慈、田真、程咬金、鱼俱罗四人一起答应一声,各自接了令箭点兵去了。

    李靖朝魏延拱手道:“麻烦文长将军率兵一万佯攻东门,由关胜率军一万佯攻南门,徐盛率军一万佯攻北门!待其他各路人马从里面打开城门之后,便一起入城,围剿袁绍残部。”

    “诺!”

    魏延、关胜、徐盛三将一起领命而去。

    “命赵匡胤、花木兰、张郃各自统率一万人在城外待命,将平陵城围个水泄不通,不得放走一人!”李靖又向赵匡胤三人发出了令箭。

    “得令!”

    赵匡胤、花木兰、张郃三人一起拱手领命,而心情却是各不相同。

    张郃对于李靖不让自己与旧主兵刃相见的做法心存感激,花木兰则是第一次统率上万人的部队,一腔兴奋。而赵匡胤则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被李靖排斥,不受重用。

    李靖最后扫了徐庶与陈登一眼:“元直与元龙与我一起坐镇帅帐,随机应变处置各种事务。今夜攻城,只需要投入十万人即可,其他人随时待命!”

    三更之后,高昂依照约定,放下吊桥,打开城门,点亮火把,向汉军发出信号。

    薛仁贵胯下赤兔马,手提一杆临时铸造的方天戟,腰悬青釭剑,背挂万里起云烟,带队冲锋。

    而高宠、陆文龙、岳云也不肯示弱,只见高宠手提錾金虎头枪,陆文龙手持双枪,十五岁的岳云提着一对八十斤的大锤,几乎与薛仁贵并驾齐驱,犹如四头猛虎一般,引领着从二十万人中挑选的最精锐的人马,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进了平陵城。

    高昂手提马槊站在一旁,看着汉军潮水一般席卷入城,忍不住感慨一声:“当真是虎狼之师也!”

    四员千古猛将,同时联袂出击,威力惊人,所到之处尽皆披靡,马前皆无一合之敌。马蹄踏处,伏尸成堆,血流成河,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割草”,如果再找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碾压!”

    薛仁贵挥舞着画戟,引领着三千精锐直取袁绍府邸,迎面正遇淳于琼。两马相交,战无一合,一戟斩淳于琼马下,杀散随从,直取袁绍府邸。

    而高宠、陆文龙、岳云三将则在向导的带领下分别赶往东、南、北三座城门,高宠手提錾金虎头枪一路冲锋,无人能挡,与吕威璜狭路相逢,也不搭话,一枪刺于马下,枭了首级继续前进。

    就在薛仁贵与高宠分别建功的时候,陆文龙也不肯落后,在赶往南门的途中,遇上了刚刚从城墙上撤下来的高干,双枪如闪电般出手,只一合便将高干刺倒在血泊之中,旋即被身后的亲兵割了首级,继续向前冲锋。

    就在高昂为汉军的精兵猛将所震撼的时候,第二波人马接踵而至,太史慈手提盘龙戟率领六千人马首当其冲,田真提着十字枪率六千精锐尾随而入,排在第三的的则是程咬金,跟在最后的则是鱼俱罗,每队人马都是六千,排列着整齐的队形,脚步声震彻的房屋震动,声势浩大。

    四队人马进城之后按照李靖的吩咐,分别攻打袁军驻兵所,控制粮仓、库府,包围官邸,各司其职,秩序井然。

    高宠、陆文龙、岳云三支人马势如破竹,以最快的速度攻占了东、南、北三座城门,然后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迎接魏延、关胜、徐盛三支人马同时涌入平陵,满城围攻袁军。在汉军强大的攻势之下,袁军兵败如山倒,死的死降的降,一场攻城战不过才一顿饭的功夫,便接近了尾声,唯一还有抵抗的便是袁绍所在的府邸。

    “给我团团围住,活捉袁绍!”薛仁贵胯下赤兔马,左手方天戟,右手青釭剑,指挥着手下的精锐把袁绍所在之处团团围住。

    “主公,城池破了,该如何是好?”逢纪一面吩咐袁绍的亲兵拼死挡住一时半会,一面慌慌张张的来见袁绍。

    袁绍全副披挂,端坐在帅案后面惨笑一声:“那又如何?今日唯死而已!上天不助我袁氏,死不瞑目也!我已在房间里布置了硫磺、火硝等易燃物,请逢元图帮我燃起一把大火,送我离开这个世界!”

    “主公?”逢纪垂泪,不忍心下手。

    袁绍双眉一挑,怒视逢纪:“你与审正南是最忠心于吾的人,难道你忍心看着我本汉军俘虏,颜面丢尽么?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主公,便让我留下最后的尊严!”

    “纪谨遵主公之名!”

    耳听得汉军攻进了府邸,逢纪咬咬牙答应了下来,从袖子里掏出火石点燃了被褥,在硫磺、火硝的助威之下,整个房间瞬间就被火海吞噬,熊熊大火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在烈火之中,袁绍手持佩剑,一声不吭,任凭大火炙烤着自己,而逢纪则拔剑自刎,血溅五步,“若无主公,纪生之何益?就让我去九泉之下继续为主公效劳吧!”

    这场攻城战很快的结束,袁绍、逢纪死于大火之中,高干、淳于琼、吕威璜死于乱军之中,高昂、许攸主动投降,陈琳以及被关在大狱之中的沮授俱都被俘虏,再加上之前俘获的麴义、辛毗,袁绍军团全军覆没,自此彻底退出了争霸天下的舞台。

    李靖将大军撤出平陵城,在城外暂时安营扎寨,整编降军。命徐庶、陈登出榜安民,暂时掌管济南国的政事,等青州刺史王猛派人来担任太守之后,再移交政务。同时派出囚车把最近俘获的麴义、沮授、陈琳、辛毗,以及之前从袁谭手下俘获的郭图、辛评全部押送到金陵交给天子处置,并且请示下一步的战略目标,究竟该把冒头对准哪路诸侯?r22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