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九十六 偷戟盗马

    听了薛仁贵的询问,时迁面露得意之色:“我这宝物可是世间难求,无数英雄豪杰魂牵梦绕,若是薛将军有兴趣可以试着猜一猜。”

    薛仁贵本来就看时迁不顺眼,没想到这厮竟然故意卖关子,心中的厌恶感更甚:“哼……真是大言不惭,世间难求,无数英雄豪杰魂牵梦绕,就算是传国玉玺也没这么大的魅力吧?”

    “嘿嘿……小人倒是有心走一趟洛阳皇宫,把传国玉玺盗出来献给将军。”时迁伸手摸了摸唇角的两撇胡须,讨好的说道,心中却暗自嘀咕,“我若真的把玉玺盗了出来,直接去金陵献给天子就是了,想必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何必借你之手转交?”

    薛仁贵听了时迁的话,却是拍案怒斥,横眉冷对:“大胆狂徒,本将军何时说过想要玉玺?再敢信口开河,小心本将治你的罪!玉玺乃是天子信物,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岂能让你用偷盗两个字玷污?”

    说到这里,薛仁贵对时迁的厌恶感降到了冰点:“本将还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原来是个小毛贼,想必你所说的宝物也是偷盗而来的吧?左右,把这厮给我拿下,看看他偷了什么东西?”

    “诺!”

    得了薛仁贵一声吩咐,在两旁伺候的五六个亲兵一拥而上,把身体瘦弱的时迁摁倒在地,全身上下搜索一番,除了一些五铢钱、火石以及腰间的一把普通佩剑之外。却是再无他物。

    薛仁贵看完后不由的勃然大怒:“大胆狂徒,竟然敢到军营里来消遣本将军,你说的宝物是指的这些铜钱还是火石?我看你十有**是袁军奸细。故弄玄虚的混进我的大营,探听虚实来了吧?左右何在,给我推出去斩了!”

    “啊?”时迁又气又急,心中后悔不已。

    “竟然敢取笑我时迁是小偷,你薛礼又能好到哪里去?是谁把吕布的赤兔马与方天画戟偷走了?我时迁也是瞎了眼睛,本来还钦佩你单骑入洛阳刺杀董卓的壮举,以为你是个英雄好汉。原来是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伪君子!我凭这两件宝物去投奔谁也能够换个一官半职吧?到了你这里却换来砍头的结果,这世上还有比我时迁冤枉的人吗?”

    “走。出去!竟敢消遣我家将军,看老子不把你的头颅砍得满地乱滚!”几个刀斧手不容分说的把时迁向帅帐外面推去。

    “小人冤枉呢,就是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消遣将军。”时迁赶紧停止了心中的吐槽,大声求饶。

    薛仁贵面赛寒霜。冷声道:“揣着一把五铢钱,别着一把生锈了的破剑,就擅闯大营声称献宝,不是消遣戏弄本将,又是什么?”

    命悬一线,时迁也只能忍痛割爱,急忙把腰间的佩剑摘下举起:“小人并没有戏弄将军,我所献的宝物就是此剑!”

    只见时迁手里拿着的剑包括剑鞘在内,长约七尺。剑鞘陈旧简陋,用来装饰的金属部件甚至已经锈迹斑斑,就算扔在大街上。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肯弯腰去捡。而时迁却声称所献的宝物就是这把破剑,登时让薛仁贵与几名亲兵怒火更炽。

    “速速把这厮砍了,抛尸荒野!”薛仁贵被这小贼三番五次戏弄,陡生一股怒发冲冠的怒意。

    “呛啷”一声响,时迁拔剑在手:“小人冤枉啊,这剑鞘是旧的。但里面的剑却是削铁如泥,吹毫断发的宝剑啊!”

    伴随着时迁拔剑在手。众人直感到满帐生辉,宝剑璀璨的锋芒散发着青幽幽的光芒,让人顿生砭肤的寒意。不用仔细端详,只是站在远处随便搭眼一瞧,就知道这绝对是一把旷世宝剑。

    “哦……这是何剑?来自何处?”

    看到了时迁手里的宝剑,薛仁贵才知道自己误会了时迁,原来他把宝剑做了伪装,并非消遣戏弄自己,当下挥手示意亲兵把时迁押回来,沉声问道。

    时迁总算长舒了一口气,一边在心里咒骂薛仁贵,一边拱手作揖:“回将军的话,这剑叫做青虹剑(原字打不出来)……”

    “青虹剑?这不是曹孟德的佩剑吗?”薛仁贵皱眉问道。

    时迁已经看出来薛仁贵厌恶盗贼,本想撒谎说这宝剑是自己祖传的,不料薛仁贵一口说出了它的来历,只好硬着头皮承认:“回将军的话,这宝剑的确是曹操的……”

    “那就是你偷来的了!”薛仁贵也不多问,直接给时迁的行为做了定义。

    时迁撇撇嘴,既然薛仁贵已经认准了自己是小偷,再辩解也是无益,“不错,此剑曹操交给夏侯恩佩戴,被小人在前些日子潜入夏侯恩身边,伺机偷盗而来。俗话说‘宝剑配英雄’,那夏侯恩只是无名之辈,如何能够配得上这把宝剑?因此小人以身犯险,从曹营中拿了出来献给将军!”

    “偷……了出来。”薛仁贵咳嗽一声,给时迁纠正道。

    “好吧!将军说是偷那就是偷!”时迁无奈的皱皱眉,一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表情。

    薛仁贵刚刚有所好转的脸上再次布满寒霜,思忖片刻,冷声道:“曹将军乃是陛下臣子,你偷了曹操的剑来献给我,传出去后只怕影响恶劣。这把剑本将暂时收下,回头交给陛下处置!似你这般品行不端之人,我薛仁贵不会收留,你走吧!”

    时迁此刻已经对薛仁贵恨之入骨,“你娘的,吞了我的宝剑还污蔑我的人,完了还不收留我,姓薛的你真是够卑鄙,这笔账绝不能算完!”

    “既然将军看不上小人,那时迁也不勉强,小人这就告辞!”

    时迁做出一副被吓破了胆的样子,一边躬身作揖一边后退,一不小心把薛仁贵的兵器架给撞翻在地。三丈长的方天画戟顿时跌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哎呀……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时迁慌不迭的抓起薛仁贵的方天画戟插进兵器架中,看似无意实则有心,只是插中了戟柄的孔,固定戟杆的那个孔并没有插入,只是靠在了兵器架上。整个动作完美而自然,丝毫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

    “小人告退,告退!”

    在方天画戟上做了手脚,时迁再次拱手向帅帐外面退去,每后退一步都悄悄打量着薛仁贵帐篷的布局,把画面牢牢的印在脑海里。

    时迁走后,薛仁贵把青虹剑收了起来,这出闹剧就此落下帷幕。又闲看了一会儿兵书,然后熄灯上床入睡。

    夜色深沉,薛仁贵大营里不时有巡逻兵来回穿梭,寨栅外面也是戒备森严。

    时迁一直在草丛中猫着,等了大半夜终于等到了一个出恭的巡逻兵,当下一个箭步上前,干净利索的把人解决了。然后穿了甲胄拿了兵器,不动声色的跟在巡逻队伍后面,围着薛仁贵大营转了几圈之后,任务结束,跟着队伍再次进了大营。

    当穿过薛仁贵大营之时,时迁以极快的步伐一猫腰钻进了薛仁贵的营寨,帐外几个困乏的亲兵丝毫没有察觉,

    帅帐中静悄悄的,薛仁贵的鼾声均匀而平稳,证明他此刻睡的正香。

    时迁的脚步极轻,轻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不要说睡着的时候,即便睁着双眼只怕也难以听到。时迁蹑手蹑脚的摸到帅案前面,悄无声息的取了一枚令牌,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方天画戟从兵器架上取了下来,悄悄的从帐篷底下的缝隙里塞了出去,最后一猫眼钻了出来。

    趁着卫兵不注意,时迁提起画戟大踏步的向马厩走去,迎面遇到巡逻兵也不多说,只是把手中令牌一晃:“奉命执行特殊任务!”

    有薛仁贵的令牌开路,时迁一路上畅通无阻的来到了马厩,来来回回的打量了一番,看到了鹤立鸡群,神采奕奕的赤兔马,心中登时大喜过望:“哇哈哈……吃我时迁的米就得还我面,吞了我的青虹剑,我就盗走你的方天画戟与赤兔马,让你明白谁才是真正的盗中之王!”

    “奉将军之命前来取马!”时迁把手里的令牌朝着看管马厩的卫士长一晃,煞有介事的说道。

    看管马厩的卫士检查了下时迁的令牌,确认无误,然后满脸疑惑的打量着时迁:“这位兄台什么时候来到薛将军身边做亲随的?以前牵马之人可不是你!”

    “嗨嗨……新来的,薛将军的亲戚。”时迁干笑一声,扯了个很靠谱的理由。

    “哦……原来如此!”看管马厩的卫士长恍然顿悟,心说怪不得薛将军会用你这么一个身材瘦弱的人当亲兵,原来是关系户啊,那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时迁可不管卫士长心里怎么想,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赤兔马面前,望着神骏非凡的战马,心中暗自窃喜:“我要是把赤兔马与方天画戟还给吕布,嘿嘿……他应该不会像薛仁贵这样对我吧?”

    (昨天晚上车玻璃被人砸了一块,上午跑到汽配城装玻璃,耽误了时间,因此更新晚了)(未完待续)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三国之召唤猛将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