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九十五 时迁献宝

    数日之前,颜良、麴义率领三万人马从泰山郡向着县突围。

    颜良的麾下并没有郭图、辛评、尔朱荣、高欢这样的高智商人才,所以也想不出以退为进,守中有攻的高招,只是靠着袁绍率领的主力暂时挡住了薛礼、魏延的追兵,一路向西急行军,希望趁着李靖亲率大军与袁谭混战的时候一鼓作气的突破汉军防线。

    在猜透了袁谭围点打援的计划之后,李靖判断黄河防线的压力定会大幅减轻,所以留下陈登、关胜、曹豹三将率领六万人马沿着历城、着县一带严阵以待,自己则带着岳云、程咬金、高宠、徐盛四将率兵六万分路进军,对袁谭军团施行反包围,最终成功的全歼袁谭麾下的五万人马。

    就在围剿袁谭的同时,李靖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命与袁绍正面对决的魏延、徐庶、陆文龙向济南国治所平陵西方移动,沿途把守要塞,对袁绍军来个反阻击。然后由薛礼、田真率本部两万人马咬住颜良所部,争取会合陈登、关胜将颜良军团包围在诸县境内,也给袁绍来一场围点打援。

    若是袁绍出兵相救,就打袁绍军几次伏击,若是袁绍见死不救,就把颜良军团一举歼灭,然后各路大军二十余万齐聚济南国城下,将袁绍困死在城中,来个瓮中捉鳖。

    得了李靖命令,魏延立即执行计划,与陆文龙、徐庶在济南西列阵阻击。把守要塞。深沟高垒,然后由薛礼率军饶过济南城,追击颜良而去。

    看到汉军改变了作战计划,袁绍急忙聚集麾下文武共商对策。陈琳建议袁绍将沮授从大牢中放出,听听他的建议,被袁绍一口拒绝。商议到最后,袁绍按照逢纪的建议。命高干、高昂率军强突魏延的防线,给薛礼造成追兵在后的局面,为颜良减轻压力。

    只是有陆文龙、魏延两员大将压阵,再加上徐庶的出谋划策,高干、高昂强攻了数次,每次都是以损兵折将而告终。无奈之下,袁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颜良军团遭受前后夹击,自己却束手无策。

    此时已经是三月初,春回大地。田野里绿意盎然。

    颜良率领一万精锐在前面开路,辛毗、荀谌、眭元进等人督率中军,麴义则率领着自己麾下的三千先登死士,同时也是袁绍手中战斗力最强的王牌军,另外加上七千人马断后。

    三万人马一路向西,一路走走停停。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进入了着县境内。过了前面的滔滔黄河,就是袁绍治下的平原郡。

    颜良提刀纵马,引兵向前:“将士们,随我向前冲锋,过了黄河就是我们的地盘了!”

    在颜良的引领下,一万精锐奋勇向前。中间的人马驱赶着马车,车上装载着艨艟、走舸、舢板等小型船只,准备到黄河边上后将船只下水,然后渡过黄河。

    眼看着距离黄河越来越近,翻过前面的高坡就可以抵达岸边。颜良斗志更浓,一马当先率军急行。

    斜刺里忽然一通鼓响,杀出一员武将,身后打着“曹”字旗号,来者正是曹豹,“袁军哪里走?某奉了都督之命,在此恭候多时!”

    看清来将正是曹豹后,颜良不由得放声大笑:“我当来将何人?原来是陶谦手下的草包啊,上次在琅琊打的你全军覆没,只身逃走,现在竟然还有胆量来挑战本将,真是不知死活!”

    曹豹大怒,挺枪跃马直取颜良:“贼将休要猖狂,上次被你赚了便宜,非曹豹无能,乃是陶谦的徐州兵战斗力低下!如今本将统率的可是大汉军队,誓要一雪前耻!”

    话音未落,两匹战马已经纠缠在了一处,战无三合,颜良卖个破绽,一刀将曹豹劈于马下。然后命人挑了首级,打击汉军士气,“尔等主将已经战死,还不快降!”

    袁军正得意洋洋之时,道路两旁的树林中突然杀出了万余名汉军,为首大将丹凤眼、卧蚕眉,长髯飘飘,手提大刀,胯下枣红马,趁着曹豹与颜良厮杀的时候,率军直扑袁军中路,准备放火焚烧颜良的战船。

    只要把袁军的船只烧掉,不信颜良的人马还能插上翅膀飞过黄河。只是让关胜与陈登想不到的是,曹豹果然人如其名,是个真真正正的大草包,与颜良交锋还没一顿饭的功夫,麾下人马就被打的七零八落。

    让关胜庆幸的是,颜良追出去的太远,一时无法回援中军,自己正好可以强攻运运送船只的袁军。

    乱军之中,关胜拍马舞刀,率部向前:“儿郎们随吾向前,只要烧掉袁军船只,便是大功一件!”

    在关胜的引领下,万余名汉军呐喊鼓噪着,如同潮水般向前扑去。

    看到汉军来势汹汹,辛毗急忙提醒眭元进向前迎战:“请眭将军挡住汉军,等待颜良将军回援。若是被汉军靠近,船只定然被焚烧,吾等便是插上翅膀也难以度过黄河也!”

    “佐治先生放心,元进誓死挡住汉军,不让他们靠近船只!”眭元进拍马提斧,引领着数千人马向前迎战关胜,一边派人招呼颜良回援。

    战马扬起尘土,踩踏的山摇岳晃。

    关胜在乱军中正遇眭元进,两马相交,战有五六回合,眭元进抵挡不住,被关胜一刀斩于马下。直杀的袁兵节节后退,慢慢的杀到了装载船只的马车附近,将提前准备好的松油、硫磺、火硝等物品抛洒在袁军的船只上,然后放起了大火,将马车与木船一块引燃。一时之间,整个黄河岸边人喊马嘶,乱作一团。

    看到后方起火,颜良方才知道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急忙率骑兵回援,“汉将休要猖狂,有胆量的与我颜良决一死战!”

    关胜挥军撤退,刚刚退了两三里路,便被颜良的骑兵追上,顿时厮杀成一团。

    混战之中,麴义从后面率领这三千先登死士杀了过来,配合着颜良前后夹攻,顿时让关胜的局势紧张了起来。

    危难之际,袁军后方杀声震天,斗大的“薛”字迎风飘荡,万余名汉军踩踏的烟尘滚滚,遮天蔽日。

    一员大将手提方天画戟,胯下赤兔马,高呼一声:“薛仁贵在此,颜良哪里走?”

    有薛仁贵来援,关胜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一大半,奋力扛住颜良,陷入了胶着的态势。而麴义则率领着麾下的三千先登死士,以及七千普通人马前来迎战薛仁贵。

    薛仁贵纵马驰骋,看到一员大将迎面疾驰而来,悄悄的将方天画戟挂在马鞍上,从后背摘下万里起云烟,奔着麴义就是一箭。

    此刻,双方的距离至少超过三百丈,是寻常弓箭射程的将近三倍左右。麴义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能射出这样的距离!

    耳听的风声响起,麴义大惊失色,急忙侧头闪避。饶是躲的够快,但仍被薛仁贵一箭射中了肩膀,差点翻身落马,整条臂膀登时再也抬不起来。

    与此同时,陈登引兵两万从黄河岸边的高坡上冲杀了下来,而田真也带着一万人从侧面向袁军发起冲锋,双方陷入混战之中。

    受了伤的麴义在乱军之中左冲右突,被薛仁贵紧紧跟在后面,靠着赤兔马的脚力,轻而易举的追了上来,猿臂轻舒,一下子就抓住了麴义的腰带,生擒活捉了过来。

    看到麴义被生擒活捉,袁军士气低落,军心惶惶。

    颜良又急又怒,率军死战,奈何汉军势大,以六万人围攻本方三万人,处处占尽上风。颜良甚至做好了战死的准备,谁知道将近黄昏之时,汉军忽然鸣金收兵,四路人马各自后退五六里路,将颜良军围在中间扎起了大营。

    辛毗向颜良介绍道:“看来这是汉军围点打援之计,以猫戏老鼠的姿态把我等困在中间,诱惑主公前来营救,然后在路途伏击我军!”

    颜良又急又怒,但麾下将士人困马乏,也只能在汉军的包围圈里安营扎寨,休整一夜,等明日天亮之后再想法突围杀回济南。船只已经被全部烧毁,想要渡过黄河却是不可能了。

    薛仁贵扎下营寨,命人把麴义暂时关押,回头修书向天子邀功并请示如何处置。同时吩咐士卒夜间加强戒备,免得颜良夜间突围。

    吃过晚饭,薛仁贵正在营帐中看兵书,忽然有卫士来报:“启禀将军,有一壮士自称时迁,说是有宝物献给将军。想要藉此从军,谋取功名!”

    “有宝物献给我?呵呵……传他进来!”薛仁贵登时来了兴趣,命士卒招这个自称时迁的人到帅帐里来见自己。

    片刻之后,在守门校尉的带领下,一个身高不足七尺,相貌有些猥琐,年约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出现在了薛仁贵的面前,拱手施礼:“小人时迁,拜见薛将军!”

    看到时迁这幅容貌,薛仁贵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产生了一股厌恶感,虽说人不可貌相,但长成这个样子实在有碍观瞻。耐着性子问道:“你就是时迁?有何宝物献给本将?宝物又是来自何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