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九十 擒贼先擒王

    (剑客看到了一条很好的建议,说是把鱼俱罗的身份植入成花木兰的师父,这个建议非常好,剑客决定采纳并已经对前文作出修改,在这里特别说明一下。剑客非常欢迎大家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力争让书变得更好看一些,最后问问木兰收还是不是?)

    天色阴晦不明,大山上薄雾弥漫。

    花木兰率领着三千勇士,在几个俘虏的带领下沿着崇山峻岭前进,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翻过了两个山头,只要再攀越前面的这座大山,背面就是汪昭的伏兵,而脚底下就是被困了两三天的太史慈所部。

    五十一岁的鱼俱罗身材高大,生的虎背熊腰,阔面重颐,最为惹人注目的就是目有双瞳,与传闻中的西楚霸王一样,被称为天生异相。此刻他正背挂一双短刀,手提一口七十九斤的黄龙分水刀,亦步亦趋的紧跟在花木兰身后。

    看到年过五十的鱼俱罗跟着队伍跋涉了一天一夜,一路上毫无怨言,花木兰心中很是愧疚,在队伍休息的时候再次向鱼俱罗致谢。

    鱼俱罗摸起水壶灌了一口,眼神中满是慈爱:“呵呵……木兰这是说哪里的话,为师这几日听闻汉军大举围剿袁绍主力,唯恐木兰你有个闪失,所以才下山来助你征战。”

    顿了一顿,叹息道:“唉……可惜为师晚来了一步,否则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兄妹走这条险径。若是那样的话,令兄也就不会遭遇意外了!”

    花木兰泪沾衣襟。哽咽道:“师父莫要这样说,壮士百战裹尸还。将军难免阵前亡!为了天下统一,为了太平盛世,以后肯定还有无数的将士喋血沙场。木兰相信,兄长在九泉之下一定无怨无悔!”

    队伍继续前行,沿着陡峭崎岖的山路不停的攀爬,又走了十余里,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走在前面的鱼俱罗忽然发现山麓北侧的丛林中依稀可以到火光,相距大约二十多里的样子,急忙招呼花木兰过来:“木兰。你看山脚下亮着火把的地方,好像是一座营寨?”

    花木兰顺着鱼俱罗手指的方向看去,可不正是一座大营么?

    急忙召唤几个俘虏过来审问:“那座营寨是何人所竖?”

    几个俘虏都是一些基层军士,听了花木兰的询问也有些嗫嚅,一时间也说不上来:“小人只是追随着高欢将军在这边埋伏,还知道石虎、尔朱荣、萧摩诃等几位将军分别堵住了长白沟两侧的道路。至于这座大营究竟是张郃将军还是袁谭将军的,实在不知!”

    “查探一番便知!”鱼俱罗放下手里的大刀,决定摸到山脚下刺探一番。

    花木兰拱手道:“请师父休憩一会,让木兰派斥候去刺探。”

    鱼俱罗大笑一声。手中七十九斤的黄龙分水刀朝着一块岩石劈去,只听“轰隆”一声,山石断裂,石屑纷飞。只把众将士惊得目瞪口,纷纷咋舌。

    “哈哈……木兰这话师父不爱听!别人不知道为师,难道你不知道为师么?廉颇八十岁不服老。而为师今年刚刚五十有一,你难道觉得为师老了吗?”。鱼俱罗笑着收了大刀。

    花木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皮:“呵呵……徒儿可不敢说师父老。师父这体格便是到九十岁怕是也能够驰骋沙场。徒儿只是不想让师父过于劳累!”

    “那木兰你先率兵在这山上等候片刻,为师去刺探一番。去去就来。”

    鱼俱罗话音未落,把大刀交给花木兰暂时保管,只是携带了双刀飞快的下了山坡。只见他的身姿在山林中如猿猱一般矫健,不大会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鱼俱罗去而复返,满脸笑容遮掩不住:“木兰啊,为师刺探清楚了,这座营寨是袁谭的大营。之所以藏在深山之中,十有**是担心被汉军斥候发现,因此才躲在深山中调度、接应各路人马,咱们何不奇袭袁谭大营,断了袁军的中枢?”

    “师父估摸袁军又多少人?”遭到伏击之下,花木兰慎重了许多。

    鱼俱罗皱眉,沉吟道:“看营寨规模怕是不下一万人!”

    “那咱们人太少,不可轻举妄动!以徒儿之见,我们当派人秘密联络魏延、李靖两位大将,派遣大军摸进深山之中,一股脑的把袁谭大军围住,争取一网打尽。然后用袁谭的将符,把张郃调出山来,一举全歼。最后再从东西两个方向堵住石虎、萧摩诃两支人马,配合太史子义将军,里应外合,全歼袁谭所部。”花木兰一脸凝重,不急不缓的把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

    鱼俱罗抚须大笑:“哈哈……木兰知道用计了,为师真是高兴。”

    商议一番之后,由鱼俱罗携带了符节往北寻找李靖大军,另外派遣了几名精干的斥候向西通知魏延,邀约主力大军前来合围袁谭这座驻扎在深山中的大营。而花木兰则带着三千将士在山上隐蔽,密切监视袁谭大营的动向。

    鱼俱罗下山后从一个山庄中抢了马匹,一路扬鞭,向北而去。天明之时,撞见了一支军队,大约三万人左右,急忙躲在丛林中查看旗号,正是汉军大旗,斗大的“李”字迎风飘扬。

    “看来这是李靖的人马。”鱼俱罗喜出望外,当即走出来拦住大军,求见李靖。

    李靖听鱼俱罗禀报之后,大喜过望:“哈哈……真是太好了,这花木兰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这一出谋略与本督不谋而合。靖率大军潜入深山,就是为了寻找袁谭军团的核心所在,一举围歼。然后让他们群龙无首,各自为战。正愁袁谭大营藏得隐蔽。一时间寻找不到,没想到却被你们发现了。”

    高兴之余又对花荣的战死表示遗憾:“花将军战死沙场。实乃国之遗憾,朝廷又损失一介栋梁!某当修书一封上奏天子,为花荣将军请求追谥,并为花木兰求封。”

    鱼俱罗奏请道:“兵贵神速,将军的人马距离袁谭大营不过一百里左右,请随我急行,于今夜围剿袁谭所部。”

    李靖点头道:“麻烦鱼先生带路了,本将已经提前派出了三支人马,由高宠、徐盛、马忠三人分头出击。今夜到明日天亮之后,定当全歼袁谭所部。”

    兵贵神速,随着李靖一声令下,由鱼俱罗前面带路,程咬金、岳云督军紧随其后,李靖亲自统率中军,朝着袁谭的大营秘密进发。

    恰逢春雨过后薄雾弥漫,山路中能见度不过二十丈左右。李靖的人马前进的异常顺利,到傍晚时分已经距离袁谭大营不过三十里路左右。

    李靖传令全军在山林中休整几个时辰。并且饱餐整装,待天色完全黑下来之时,便向前急行,联合花木兰的三千人马。争取将袁谭的一万人马团灭,一个不留。

    天色很快黑了下来,李靖率领的三万人马饱餐休整之后。随即在鱼俱罗的引领下,人缄口马摘铃。悄悄的向袁谭大营进逼。得了消息的花木兰也率兵下山,配合着李靖大军围剿袁谭。

    夜色深沉。薄雾仍未散去。

    夜半子时,也就是刘辩穿越之前的深夜十一点左右,李靖的三万大军与花木兰的三千人马已经逼近到袁谭大营一里左右的地方。因为扎营的地点足够隐蔽,所以袁谭手下的巡逻兵俱都十分大意,再加上雾气弥漫,刀临颈上之时,袁军仍未察觉。

    “程知节率军左路包抄,岳云率军右路包抄,鱼俱罗、花木兰率军随本将正面突击,攻打袁谭大营正门,勿要走脱一人!”全身甲胄,腰悬佩剑,一副儒帅风范的李靖沉声下令,运筹帷幄,指挥自如。

    “得令!”

    程咬金与已经十五岁,身材愈发高大结实,相貌逐渐英俊刚毅,摆脱了稚气的岳云一起拱手领命。随着年龄的增长,天子让人锻造的两个各重四十八斤的铜锤已经不能满足岳云的要求,正在琢磨着弄一对各重八十斤的大锤过过瘾。

    随着程咬金与岳云一声唿哨,两将各自引兵一万分左右包抄,争取把袁谭的大营包围一个滴水不露。而全副甲胄的李靖则跃马提剑,引领着鱼俱罗、花木兰向前冲锋。

    片刻之后,伴随着一通鼓响及悠扬雄壮的号角,三万三千汉军将袁谭大营团团围住,发起了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

    乱军之中,岳云手提双锤,鱼俱罗挥舞大刀,程咬金提着宣花斧,花木兰挥舞着百炼凤凰枪,从四个方位同时猛攻袁谭大营,瞬间就破门而入。

    许多袁军从睡梦之中醒来,还没弄清原因,就做了刀下之鬼。岳云手提大锤,鱼俱罗挥舞着大刀,几乎是人挡杀人,佛当杀佛。

    突然惊醒的袁谭来不及披挂,提刀冲出帅帐,与岳云迎面相遇。岳云也不知道此人是谁,反正看着像个大将,几锤下去,就把袁谭砸成一坨肉泥,之后才知道此人是袁绍之子袁谭,不由的懊恼不已。而鱼俱罗正与袁谭麾下大将吕翔迎个正着,交手三五回合,一刀分为两段。

    主将既死,被杀的六神无主的袁军战死了一多半,剩下的纷纷缴械投降,一场包围战完美收官,不曾走脱一人。

    李靖命人捧了袁谭的印绶、虎符,询问了张郃伏兵所在,当即派遣能言善辩之人上山诱张郃入围,又派使者联络正在驰援高宠的骑兵,准备围剿山谷中的萧摩诃、石虎两支人马,争取天亮之前将袁谭的五万人马全部歼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