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八十五 女中豪杰

    “诸位,太史子义在东面一百八十里的长白沟中了袁谭的埋伏,被堵在山谷中进退不得,众将以为该如何救援?”魏延端坐在帅椅上,扫了众将一眼,肃声问道。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年轻气盛,一脸傲气的陆文龙率先出列:“请拨给末将五千人马,愿星夜驰援长白沟,将太史慈所部救援出来。”

    这半年来,陆文龙一对双枪打遍整个军营难逢敌手,甚至就连魏延在他的双枪之下都支撑不到十个回合,若是由这员猛将驰援,一般人还真是挡不住他。

    魏延颔首赞许:“由文龙出战,自然会所向披靡!本将拨给你八千人马,即刻出营向东北方向星夜驰援,目标直指长白沟,争取早点助太史子义突围。”

    “且慢!”

    不等陆文龙答应,侠气渐消,逐渐变得睿智文雅的徐庶急忙站出来阻止,“两位将军莫急,请听我一言。袁谭将太史子义围在山谷之中,围而不打,甚至故意放斥候出来求援,分明是想以太史子义的人马做诱饵,围点打援。以庶之见,我军当将计就计,请文长将军联络李药师速调大军,两面夹击长白沟,争取与太史子义内外开花,一举歼灭袁谭的人马,让袁军作茧自缚!”

    “好计策!”

    徐庶话音刚落,站在花荣身后的少年忍不住拍掌叫好,声音清澈如溪流叮宗。

    满帐文武不由得向花荣身后看去,只见这是一个约莫二十岁上下的少年,身高七尺有余。生的眉清目秀,唇似涂脂。颇有几分女子气息。

    众将看了不禁在心里暗自窃笑“好一个少年郎,怎么生的像个女孩儿家?若是脱下身上的甲胄。换上了女儿装饰,只怕要胜过许多女子一筹吧?”

    看到所有人把目光一下子投向自己,花木兰不由的面红耳赤,急忙低下头去吐了吐舌头,拱手赔罪道:“我……吾只是觉得元直先生的计策很高明,所以才失声称赞,扰乱了诸位将军,还请恕罪!”

    花荣急忙出列,向众人拱手致歉:“呵呵……这是小弟花弧。字木棣,目前在末将手下担任军候,唐突之处还请诸位将军恕罪!”

    魏延笑笑:“想不到花将军竟然还有这样俊俏的兄弟,长得颇有女儿家气质,若非男儿,倒是可以入宫选秀了。”

    花木兰脸色红的像秋天的苹果,几乎把头低到了胸前。当然,她这个部位与丰满、挺拔之类的形容词差了十万八千里,即使再低一点。也没人会注意。魏延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戏谑的意思。

    会议继续进行,对于徐庶的分析,魏延完全同意。

    但思忖一番之后。魏延仍然决定派一支兵马提前救援太史慈:“去年三月,延镇守剧县,遭到袁谭强攻。半月十余战,血流成河。尸积成山。若非子义来援,只怕剧县已破。我魏延早就身首异处。如此大恩,我魏延岂能不报?”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元直的计划,吾自会派人联络李药师,争取从外面再把袁谭军包围一圈,与太史子义里应外合,来个中心开花。但多方协调,定然会耗费时日,而子义军所携带的粮草仅能维持六七日。所以本将打算派人先突入山谷,一来给太史子义运送些许粮草,二来给子义的部曲吃下一颗定心丸,免得军心涣散。也算是报答太史子义去年的援手之恩吧!”

    “文长将军所言极是,文龙愿率八千人马星夜驰援太史慈,把粮草一粒不少的送到太史慈大营。”陆文龙拍着胸膛,一脸信誓旦旦。

    魏延抚须微笑:“有文龙出马,定然会马到成功……”

    话音未落,营寨外面忽然响起号角,守卫营门的校尉飞马来报:“启禀将军,有一员大将自称高昂,引兵一万,前来搦战。”

    “哦……高昂?此何人也?谁敢出战?”魏延扫了两旁的文武一眼,沉声问道。

    最先出列的却是高览,自从去年归顺之后到现在寸功未立,高览自己也觉得面上无光。而偏偏自己与袁绍手下不少文武都有交情,不好意思相煎太急。今天叫战的高昂却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所以高览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主动请缨。

    “末将愿意出战,取高昂首级回来献于将军帐前!”

    魏延颔首赞许;“嗯,高览将军对袁绍麾下的文武最为熟悉,本将就拨给你八千人马,出寨迎战,取高昂首级回来。”

    “末将遵命!”

    高览答应一声,出帅帐点了八千人马,提枪上马,出了大营来迎战高昂。

    双方互相射住阵脚,旌旗开处,高昂胯下白色大宛马,手提霸王槊,纵马出阵:“高昂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无名下将,让高览来会会你!”高览纵马挺枪,迎出阵来。

    袁绍手下现在的武将,颜良、萧摩诃、张郃等人,自己都打不过,其他的高干、淳于琼。韩猛等人不好意思打,既然有个叫高昂的家伙送上门来,自己正好可以借他的人头刷刷战绩。

    “哼……卖主求荣之徒,有何面目出战?且让我割下你的人头,回去献给主公!”高昂怒骂一声,纵马挥槊,只取高览。

    高览勃然大怒,催马向前,将手中长枪挥舞开来,意图一举将高昂刺于马下。

    只是交手三五回合之后,高览便大惊失色,心中暗自叫苦:“这高昂是何许人也?竟然比颜良、文丑二位将军还要厉害,只怕比起萧摩诃来也不遑多让。真不知道袁绍手下从哪里冒出来了这么一个厉害的角色?”

    高览的武艺本来就差了高昂一大截,分心之后更是招架不住。勉强支撑了十几个回合,料知不敌,拨马便走。

    岂料高昂马快,一阵疾驰便追了上来,手中马槊奔着高览后背就是一下,直接把高览刺于马下。翻身下马割了首级,然后挑在马槊上耀武扬威:“快回去告诉魏延,某特来取他人头,让他快快洗干净,出门来献!”

    高昂此次前来挑战,乃是袁谭听从了郭图、辛评的建议,修书给袁绍,请他派兵挑战魏延,以分魏延兵势,免得魏延集中全力救援太史慈。只要能把魏延的兵力分开,便能达到各个击破的目的,围点打援才会生效。袁绍看了袁谭的书信之后,便派遣高昂率兵一万,直逼魏延寨前叫阵。

    听说高览被高昂阵斩,魏延又惊又怒,想要亲自出战,但又怕打不过这高昂,堕了自己声望。只好对刚刚点起人马,准备前往长白沟救援太史慈的陆文龙道:“这高昂凶猛,阵斩了高览,看来只能请文龙你出马收拾敌将一番,免得让我军士气受挫!”

    陆文龙刚刚点起八千人马,装载了一万五千石粮食,正要出营救援太史慈,忽然听闻高览被人阵斩,不由得心痒难耐。听了魏延的话,当即跃跃欲试:“这高昂何许人也?文长将军勿忧,容我去斩了他的首级后再去救援太史慈不迟!”

    花荣拱手道:“救人如救火,去年剧县被围之时,太史子义也算是救了花荣一命。当时花荣重伤在床,若是城池被破,花荣肯定在劫难逃。既然此刻太史子义被围,荣愿率兵前往救援!”

    魏延略作思忖,最终点头应允:“花将军行事一向谨慎,由你去救援太史子义,本将倒也放心!你这一路上可要小心翼翼,时刻提防着袁军埋伏,把粮草安然无恙的送到太史子义大营。”

    “末将遵命!”

    不等花荣答应,旁边的花木兰却是难掩兴奋,抢着拱手应允。

    花荣瞥了花木兰一眼,心说你这丫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可是血肉横飞的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当是儿戏么?但毕竟是从老家来投奔自己的妹妹,而且为了完成从军的夙愿,不惜女扮男装,所以花荣对这个妹妹也是百般迁就,不忍心斥责。

    “末将遵命!”花荣把目光从花木兰身上收回,这才作揖领命。

    兄妹二人各自牵了马匹,提了武器,引领了八千士卒,押解着一万五千石粮食,在斥候的带领下,朝着东北方向一百八十里的长白沟急行军。

    花荣兄妹引兵去后,魏延命徐庶守卫大营,自己与陆文龙点起一万精兵再次出了大营,前来迎战高昂。

    旌旗开处,陆文龙手提双枪催马出阵,长枪朝着袁军阵营一点,傲然道:“江东陆文龙在此,哪个是高昂,快快出来领死!”

    ————————————————

    (今天有读者告诉我,说最近在某个地方有人专门黑我,我只想说你有这功夫,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多好?当然,你若是觉得这样对你有意思,随你便好了。你黑或者不黑,我就在这里,你看或者不看,这本书也会在这里!

    最后,剑客在这里说一声,有许多居心叵测的人冒充剑客发言,在读者间制造紧张关系。我只想说你真是太幼稚了,当目前为止,本书的收藏在起点有三万人,在腾讯书城有一万人,而且本月24号就会上整个中国原创网络威力最为强大的“全渠道”推荐,到时候会是什么概念?

    一天增长三万收藏,日销售额破万!嗯嗯,你们愿意黑请继续,剑客怎么觉得我这本书写到一千万字也完结不掉呢?那些盼着本书太监或者烂尾的,让你们失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