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八十四 见死不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有了石邃的前车之鉴,石虎知道太史慈弓箭了得,听到风声响起,急忙低头。

    饶是石虎躲的够快,但伴随着“啪”的一声响,大红色的盔缨依旧被太史慈一箭射落。直把石虎吓得双腿发软,险些从马上跌了下来。当下也顾得儿子生死,拨马就向本阵败退。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王道,只要自己不死儿子就可以再生,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在后面压阵的尔朱荣一脸的幸灾乐祸:“谁让你们父子逞能跑来与汉军斗将了?我这计策的重点是把汉军堵在长白沟中围点打援,你们父子却来逞匹夫之勇,枉送了自家性命,这下总算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胡狗休走,留下首级!”

    看到石虎拨马败走,太史慈长戟一招,挥兵向前冲锋。尔朱荣亦是不甘示弱,下令全军向前,拼死挡住汉军的去路,不要放太史慈出了这片山谷。

    太史慈麾下兵力占优,自己又是一员骁将,但吃亏在急行军之后体力下降。石虎、尔朱荣率领的人马只有一万,在人数上处在劣势,但胜在以逸待劳,再加上占据了地利。因此双方鏖战了一个多时辰,各自折损了两千余人,依旧难分胜负。

    正僵持之间,山谷两侧忽然杀声大起,火把!掩映。汪昭、蒋义渠各自率领着五六千人在丛林间鼓噪呐喊,为尔朱荣、石虎助威,震慑汉军。

    长白沟不是普通的山谷,更像一块小型盆地。中间的这块平原至少有两三里的方圆,埋伏在山峦两侧的伏兵弓弩射程难以企及。所能够起的作用就是鼓噪呐喊,震慑汉军士气。另外还要防备太史慈率军攀越山峦。逃出包围圈。

    尔朱荣策划的这场战役与普通的伏击战不同,这个计划的核心不在于歼灭太史慈本部,而在于围点打援。若是把太史慈本部歼灭了,就失去了围点打援的意义,袁军所需要做的就是把太史慈部曲堵在山谷中,等待其他各部汉军前来救援,用太史慈的人马当做鱼饵,钓其他汉军上钩。

    看到山谷两侧的袁军此起彼伏,正在与袁军激战的太史慈部曲果然军心动摇。副将吕彰向太史慈建议道:“将军,山峦两侧有袁军伏兵,看来敌军早就布置好了埋伏等我军入围,当速速撤退,以免被困!”

    太史慈也有些后悔自己的轻敌冒进,挥舞着长戟砍翻两名袁军士卒,喟叹道:“悔当初不听赵匡胤之言,以至于中了袁军埋伏。今当后军变前军,前军变后军。你在前面开路,本将亲自断后!”

    得了太史慈命令,一万多汉军立即掉头向东,副将吕彰提枪在前开路。太史慈亲自断后。尔朱荣、石虎等人虚张声势的掩杀一阵,不再继续追赶,反正汉军的退路由萧摩诃负责切断。若是被太史慈突围走了,怪不得自己。

    “儿郎们莫要追了。在道路上设置陷阱,堆放鹿角。占据险要,只要堵住这条道路不让太史慈通过,吾等的任务便算完成。”尔朱荣勒马带缰,指挥手下的士卒布置防御。

    石虎折了儿子,心下恼怒,一直默不作声,静观尔朱荣用兵。心中却没来由的把儿子的阵亡算在了尔朱荣的头上,越看尔朱荣恨意越浓,“该死的野猪皮,闲着没事出什么狗娘养的计策?若不是你,吾儿怎会死在汉将手下?早晚找个机会让你这头野猪为吾儿偿命!”

    此刻已经是半夜时分,雨雪已经停了,融化之后泥泞不堪。

    吕彰在前,太史慈断后,率兵向东撤退。

    刚刚走了五六里路,忽然一声鼓响,道路两侧杀出万余人截住了汉兵的退路。萧摩诃纵马提槊,直取吕彰。

    两马相交,战无一合,吕彰被萧摩诃刺于马下,部卒抵挡不住,且战且退。萧摩诃一马当先,引领着部曲一阵猛攻,杀的汉军伏尸两千余人,阵脚大乱。

    听闻后路被断,吕彰阵亡,太史慈勃然大怒。引领了十八骑亲随,来战萧摩诃,照面之后也不答话,槊来戟往,恶战七八十回合,胜负难分。

    但太史慈的部曲急行军在前,连番恶战在后,不仅伤亡惨重,更是人困马乏。一个个饥肠辘辘,气力逐渐不支,就算跟着太史慈全力冲锋,也是难以突破萧摩诃的阻截。

    无奈之下,太史慈再次传令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朝长白沟中间的平原地带撤退,并且亲自断后。挡住了太史慈的撤退,萧摩诃也不追赶,命令士卒在驿道上安营扎寨,挖掘陷阱,建造工事,把太史慈的人马牢牢困在山沟之中。

    让汉军感到庆幸的是,堵住了山谷两侧的袁军不但没有前后夹击,反而不慌不忙的在道路上安营扎寨,建造工事,一副要打持久战的样子。

    这让太史慈稍稍松了一口气,若是萧摩诃、石虎前后猛攻的话,弄不好自己的队伍要全军覆没。再加上山沟中间的这块盆地方圆数里,有一定的战略空间,太史慈便下令安营扎寨,先休整一夜再做计较不迟。

    虽然本部人马暂时被袁谭军困住,但在大局势上还是袁军被包围,西面有李靖的十几万人马,东南方向有魏延的四万人,再向东南有薛仁贵的三万人,只要派人突围去求援,说不定还能里应外合,来个中心开花也不一定。

    在太史慈的率领下,填饱了肚子的汉军忙碌了大半夜,在长白沟的盆地中竖起了一座寨栅。并且在营寨外面挖掘了一条壕沟,竖起鹿角重重,又在大营里挖掘了几口深井取水,做好了与袁军僵持的准备。

    做好了防御准备之后,太史慈立刻挑选了十余名精干的斥候,全部轻装简行,翻越了两侧的山峦,分别向李靖、魏延、赵匡胤等人求援。

    长白沟两侧的山峦并不算高大陡峭,再加上袁军有意的放汉军斥候出去求援,因此太史慈的使者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逃出了袁谭军的包围圈。

    最先接到求救的是赵匡胤,听完使者的叙述之后,眉头微皱,沉声道:“我早就对子义将军说过,袁军行踪诡秘,此中定然有诈,如今果然被围。但袁军围而不打,分明是拿着太史子义的部曲做诱饵,引诱援兵,围点打援,就凭我手中的五千人,只怕杀过去之后也是白白送死,还是等李药师大军来援之后,我再向前进军吧!”

    使者垂泪恳求:“子义将军率领的人马战死了将近五千人,如今只剩下一万左右,士气低沉。若是赵将军能够从萧摩诃背后骚扰袭击,就算不能为太史将军解围,也可以鼓舞被困兄弟的士气,还请将军出兵一战!”

    “放肆!”赵匡胤冷哼,“本将还需要你指挥吗?本将不能为了搭救太史子义,而让自己手下的兄弟白白去送死,在李药师、魏文长出兵之前,本将军不会发一兵一卒!杯水车薪,于事无补,白白送死罢了!”

    使者苦求一番,见赵匡胤铁石心肠,只能含恨告退。其他各路,魏延、薛仁贵、李靖那里俱都有人去求援了,这名使者只好翻身上马,奔北海向青州刺史王猛求救去了。

    魏延大军距离太史慈被围的长白沟大约一百八十里,接到太史慈的求援比赵匡胤稍稍晚了一些。听闻太史慈落进了袁谭的包围圈,不由得大吃一惊,急忙召集徐庶、陆文龙、花荣、高览四人共商对策。

    得到了魏延的召唤,徐庶、陆文龙、高览俱都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帅帐,而花荣也带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兄弟”来到帅帐,与众人共商救援太史慈之策。(未完待续……)r2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