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八十 横扫千军如卷席

    (首先感谢文德长孙皇后、离园草两位同学各自一万起点币的打赏,还有其他所有打赏的同学,由于篇幅限制,剑客不在这里一一提名了,感谢你们的支持)

    “兄长?”

    变化来的太快,而且没有一点征兆,刚才还威风凛凛,一镏金镗就把陈庆之击飞了的大哥怎么被一人一招砸成肉泥了?伍魁、伍亮兄弟顿时目瞪口呆,嘴巴变成了“o”型。

    赵云表示非常不喜欢这样的造型,你要是女的也就算完了,一个大老爷们你用这种口型对着我,你几个意思?

    银光一闪,夺魂龙胆枪带着银光刺出!

    “噗”的一声刺进了伍魁的嘴巴,斜斜向上贯穿了脑门,猛地一用力,从马上挑了下来。光你宇文成都杀人怎么能行,我赵子龙不表现一下怎么能行?

    宇文成都不肯示弱,表示要抢人头,奔着伍亮就是一镏金镗。

    你赵子龙名气大啊,走遍大江南北,枪挑铁木真一只耳朵,用尖冰刺射瞎哲别一只眼睛。这俩人最近很牛逼,听说吞并了一个匈奴部落,然后获得了匈奴单于于夫罗的支持,被封为左大当户,后来又因功迁升为左大都尉。

    去年冬天,匈奴单于于夫罗死了,单于的弟弟呼厨泉继位做单于,被右谷蠡王去卑杀的大败,向铁木真借兵。铁木真率兵协助呼厨泉又反爆去卑。之后呼厨泉稀里糊涂的死了,铁木真被推荐继位匈奴单于,目前正在扫荡其他几个小部落。并且有把触角伸进冉闵地盘的趋势。

    当然,这些和宇文成都没关系,宇文成都只是觉得赵云名气足够大了,单枪匹马虐了匈奴双雄一顿不说,又在宛城大战吕布一场,继而扫平建安山越,算得上威震天下。所以。还是把人头留给自己几颗,让自己赚点名声吧?

    “吃我一镗!”

    随着宇文成都一声咆哮。手中一百一十斤重的凤翅镏金镋奔着伍亮脑门砸了过来。

    “开!”

    连折两位兄长,伍亮总算回过神来,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就来遮挡宇文成都的镏金镗。

    只听“咔嚓”一声,兵器相交。伍亮的刀杆一折两段,镏金镗带着巨大的冲击力迎头砸下,“蓬”的一声,再次把伍亮连人带马砸成肉饼。

    赵云在旁边不禁暗自皱眉。

    这家伙太暴力了,直接把人砸成肉饼,多大愁多大恨啊?这个用刀的家伙也真够愚蠢的,人家武器一百多斤重,你竟然拿刀杆来招架,被砸成肉饼也怪不得别人啊!

    与此同时。坐镇乾阳宫的刘辩再次收到了系统提示,这让刘辩感到很爽,就跟听收音机一样。虽然自己不在现场,但画面可以脑补。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获得洪秀全复活碎片一个,目前拥有复活碎片9个!”

    刘辩惊讶不已:“啧啧……大忽悠你怎么走的这么快?你弄了一百万人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把寡人吓得不轻,就这样走了吗?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谢谢你的复活碎片。”

    “叮咚……系统提示。恭喜宿主获得伍天锡复活碎片一个,伍天锡——武力99。统率87,智力52,政治36.”

    “呃……伍天锡?难道这是伍云召带出来的吗?”刘辩大感意外“隋唐四五六,难道你们天生就是打酱油的命吗?不知道伍云召如何了?”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获得伍魁复活碎片一个,伍魁——武力87,统率84,智力56,政治45.”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获得伍亮复活碎片一个,伍亮——武力88,统率82,智力48,政治30。截止目前为止,宿主已经获得十一枚复活碎片。”

    刘辩在心里对伍云召表示感激:“啧啧……南阳侯这是看着我收集复活碎片太慢,所以带着弟兄们来给我送碎片来着!”

    庐陵战场。

    震天动地的杀声之中,重骑兵的三员带头大将突然被人砍瓜切菜一般虐杀了,这让冲在前面的重骑兵顿时军心大乱,只能凭借着余勇,向前冲锋。

    “子龙将军,你我用出全力,堵住这支重骑如何?”

    宇文成都一声咆哮,手中一百一十斤的镏金镗又把靠着自己最近的一名骑兵砸成了泥巴,大声询问赵云。

    “可!”

    赵云答应一声,在战马倒退的时候,长枪如虹,破甲入肉,将一名骑兵刺于马下。

    蹄声隆隆,全副武装的重甲骑不是这么容易阻击的,向前的脚步如同巨型车轮,瞬间就把落马的三伍踩于脚下,随即化为尘土。

    “吼!”

    宇文成都一声怒喝,手中镏金镗横扫,“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噼里啪啦的将冲在最前面的四五个重骑兵砸翻下马,且退且战,就像要刹住车一般,止住重骑兵前进的脚步。

    此刻,霍去病统率的五千轻骑兵已经兜了一个圈子,把这两千重甲骑,一千轻骑兵围拢在了中间。后面已经短兵相接,但孙策军失去了主将,又被围拢在中间,骑术又比不上霍去病统率的汉军,在肉搏中吃亏不小。

    赵云的长枪走的是轻盈路线,不能像宇文成都这样割草,便以最快的出枪速度封喉。如同闪电般出手,唯快不破,瞬间就刺翻了数人。

    重骑兵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纷纷呐喊着,将手里的长矛、大砍刀竭尽全力的朝宇文成都与赵云身上招呼。凭借着两具血肉之躯,想要完全阻挡住两千重甲骑是件几乎做不到的事情,但赵云却与宇文成都硬生生的把重骑兵前进的速度降低到了最慢的地步。

    这就让霍去病可以从容不迫的率骑兵围杀这支重骑。而且在主将阵亡,副将也阵亡,没人指挥。各自为战,军心下降的情况下。本来是一场重骑兵占据大部分胜算的局面登时变成了被轻骑兵完虐。

    “嘶,汉军好多猛将!”

    看到伍天锡兄弟三人瞬间化为泥土,周瑜的心顿时迅速下沉。而且太平军的军心在溃散,虽然有杨秀清出面压阵,但仍然无法抵消洪秀全阵亡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许多拖在后面的士卒抓住机会。扔下武器掉头就跑。督阵的什长、队率非但不阻止,反而也有跟着溃逃的趋势。

    “唉……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要想指望他们成就大事,实在是一厢情愿!”

    周瑜在心里叹息一声,挥舞起了手里的红色旗帜,示意太平军向前冲锋。接着又挥舞起绿色旗帜。示意黄盖、韩当、伍云召三将率军撤退,但在撤退的时候要让太平军顶住汉军的追袭,否则本方必然会伤亡惨重。

    看到了周瑜的旗帜,伍云召虚晃一枪,逼退尉迟恭,拨马便走,混进了人群之中,尉迟恭想要再追,却去的远了。而黄盖、韩当也悄悄率部撤退。只有一些尚且被蒙在鼓里,仍然还有一些斗志的太平军挥舞着刀枪扑上前去,与汉军厮杀。

    南方二十里之处。太平军的大营。

    由于人数太多,这座绵延三十里的大营要多简陋就有多简陋,甚至只是围了一圈寨栅,壕沟、鹿角、拒马等防御设施根本没有。

    洪秀全、杨秀清今天率兵追随周瑜去交换萧朝贵,带走了十二万精壮,留下了三万精壮守营。另外还要看护三十万老弱。这些人中,真正的太平道信徒不过十分之三左右。更多的则是被裹挟而来的。

    此刻,洪秀全战死沙场的消息已经在太平军中传开,犹如平地一声炸雷,顿时把所有心思都炸了出来。有小头目趁机劫掠,欺辱妇女的,有偷偷开溜的,有鼓噪着同僚跟随自己落草为寇的。当然更多的还是洪秀全的信徒,看到大营炸开了锅,便用武力镇压各种居心叵测的势力。

    就在太平军大营闹得沸沸扬扬之时,忽然东方杀声大起,汉军旗帜迎风招展,踩踏的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若是按照常理,一万人的部队肯定踩不出这么多烟尘。因此陆逊挑选了五六百名较弱的士卒,把路边的一些树木砍掉,每人拖着一根树枝前进,故意弄得尘土飞扬,遮天蔽日,用来虚张声势。

    “哎呀,这汉军看起来怕是有五六万吧?”看到汉军滚滚而来,守卫大营的太平军精壮顿时叫苦连天。

    “大贤良师已死,咱们还是归降了吧?”片刻功夫,这种论调就成了主旋律。

    “大汉将军文鸯在此,尔等快快放下武器归降,念在尔等都是被洪杨蛊惑,饶尔等不死!”

    文鸯策马在前,长枪抖擞,刺翻十余名抵抗的精壮,大声叱喝。贺齐催兵疾进,引领着汉军将士向前掩杀,齐声跟着文鸯喊口号,一阵砍杀下去,杀死了数千名抵抗的太平军。

    其他人见势不灭,再加上洪秀全已经战死,至少有万余人跪地请降,有万余人溃散而走,不过仍有万余名太平道的忠实信徒负隅顽抗。

    陆逊大声鼓噪百姓道:“诸位交州的百姓们,尔等本是善良淳朴的百姓,是洪杨叛逆裹挟着你们,拿刀逼着你们跟他做这造反的勾当,真正该杀的是蛊惑人心的太平道!尔等若是能助朝廷消灭太平道叛军,必然宽恕你们无罪。”

    万余名汉军跟着陆逊齐声喊话,顿时感染了三十万老弱妇孺,想起洪杨的残暴,以及血腥镇压,顿时满腔怒火,纷纷朝着精壮喊话“儿啊,兄弟啊,叔父啊……快降了朝廷吧!”

    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之下,那些负隅顽抗的太平军一个个呆若木鸡的放下了武器,向汉军归降。陆逊随即鼓舞着他们为朝廷出力,只要能帮助打败那些太平道死忠,立下功劳的一律奖励粮食种子、农具、土地,甚至是耕牛。

    “杀啊,杀洪杨!”

    在陆逊的蛊惑怂恿之下,这些太平军临阵倒戈,一开始是几千人,迅速的变成上万人,然后是两万多精壮全部冲向前方的战场,再后来又有十余万万老弱妇孺也跟着冲向前方,呐喊着要去向洪杨算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