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七十九 封狼居胥,斩首如麻(二)

    五千铁骑犹如惊涛骇浪,卷起漫天尘土,直扑洪秀全的大旗。

    由于洪秀全的“天公将军”大旗过于显眼招摇,所以霍去病把目标瞄准了洪秀全所在的区域,并不知道相隔数百丈之遥的周瑜才是联军的指挥官。

    “诸君随吾斩将夺旗!”

    随着霍去病一声叱喝,只见他挺枪纵马,与赵云、宇文成都三骑并进,犹如三箭齐发,势不可挡。身后的五千轻骑兵犹如滚滚洪流,席卷而至。

    与此同时,正在乾阳宫含元殿御书房闭目养神的刘辩再次听到了系统的提示:“叮咚……系统提示,霍去病‘疾驰’属性激发,统率+4,智力+5【智力+20太逆天,已经修改为+5】

    ,所属部曲骑术上升,移动能力上升。”

    “叮咚……系统提示,霍去病‘威风’属性激发,自身武力+3,兵器火焰龙鳞枪+2,所属部曲武力上升,斗志上升,部分将士在霍去病的指挥下武力+2.

    “叮咚……当前霍去病属性全开——统率203,武力202,智力90,政治56。”

    这一刻,刘辩猛地睁开眼睛,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太猛了,我霍大将军直接变身超级赛亚人了!属性全开之后的冠军侯的统率看起来当世无人出其左右?”

    掐指算算可不是,统率骑兵冲锋时候的霍去病统率已经上升至203。比起平常时候的李靖还要高出两点,只有李靖在开启了“御外”属性时候才能略胜一筹。

    统率值203这还不算完,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冲锋中的霍去病武力上升到了202。这已经可以单挑吕布、关羽、张飞这些虎狼之将了,即使遇上高宠、冉闵这些最顶尖的猛将,都可以厮杀一番。

    “简直是马背上的神将啊!”

    望着窗外鲜嫩的骨苞,刘辩不由得心驰神往。此刻竟然有种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这位少年名将,封狼居胥的大汉英雄。

    若说华夏历史上还有谁率领骑兵能够胜过霍去病,那便是号称“羽之神勇,千古无二”的西楚霸王了。可惜很多人只知道霸王的神勇。不知道霸王的统率,若问谁是千古第一骑将。自然是舍霸王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巨鹿之战,项藉率五万楚军,十几万联军击破章邯统率的四十万秦军。初步展示了自己的统率才能。但展现项羽骑兵巅峰统率能力的则是彭城之战,项羽由齐国境内率三万骑兵千里回援彭城,昼夜疾驰,两日内闪电袭击刘邦,击破五十六万联军,斩杀二十万之众,将自己的统率能力,尤其是统率骑兵闪电战的能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当然,如果说霍去病在统率能力上稍逊西楚霸王一筹。武力更不能同日而语的话,那么在智力上却高出项羽一截,这可以让霍去病可以看得更长远一些。让自己的队伍立于不败之地,这也算是各有千秋吧。

    就在刘辩心潮澎湃之时,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叮咚……赵云龙胆属性激发,武力+3,坐骑照夜玉麒麟+2,武器龙胆夺魂枪+2。受霍去病威风鼓舞,武力+2。当前武力值已经上升至205!”

    “叮咚……宇文成都基础武力203,凤翅镏金镋+2,受霍去病威风鼓舞,武力+2,当前武力已经上升至205!”

    庐陵战场,杀声盈野。

    刚才还志得意满的洪秀全突然发现背后杀来一支骑兵,不由惊骇的面如土色,急忙下令:“给我挡住,拼死挡住!”

    洪秀全身边的亲兵急忙挥舞着兵器抵挡,但在三大猛将的联袂冲击下,犹如虎入羊群,所到之处,波开浪裂,血肉横飞,伏尸成堆。五千铁骑,追随着主将席卷而过。

    “调虎卫营过来护驾!”

    洪秀全一边策马逃跑,一边高声下令。只是周围都被本方士卒簇拥着,马蹄根本跑不动,而汉军在对面堵着,洪秀全的士卒就是想让路也让不开。

    “可识得河东霍去疾?”

    一声霹雳,霍去病已经拍马杀到洪秀全面前,手中火焰龙鳞枪闪电般刺向洪秀全后背,“逆贼受死!”

    洪秀全来不及转身,直觉的背后一阵疼痛,被长枪穿胸而过,挑下马来,身体登时绵软无力,口吐鲜血,喃喃自语“不……可……能?我大贤良师……怎么可能会死?”

    话音未落,寒光一闪,已经被霍去病枭了首级,挂在马鞍上。策马向前,挥剑砍断“天公将军”大旗,立马于高处,大声呼喝道:“叛军看清楚了,洪逆已经授首,你们的大贤良师已经弃你们而去,还不快快放下武器受缚,饶尔等不死!”

    洪秀全不仅仅是太平军的统率,而且是太平道的精神领袖,竟然被突然出现的骑兵阵斩了,这顿时让十几万太平军的士气陷入了崩溃的状态,“大贤良师说过他是天帝之子,怎么可能会死?”

    瞬间,太平军中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哽咽,如同狼群受伤之后的悲鸣,瞬间就席卷旷野。

    望着在高坡上立马横枪,手提洪秀全首级,将“天公将军”大旗踩于马蹄之下的霍去病,整个战场不禁为之侧目,这一刻成为了绝对独一无二的焦点。

    “真虎狼之将也!”

    这一刻,在徐晃、戚继光、尉迟恭、黄忠、卢象升,甚至包括周瑜、赵云等人心里都同时发出了这样的一声惊叹!

    “洪逆死了,援军来了,大汉帝国必胜!”

    在霍去病铁骑的鼓舞之下,数万汉军发出了整齐划一的呐喊声。士气空前高涨,顿时杀的联军节节败退。

    周瑜在高台上心急火燎,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怎么能让这支突然出现的汉军铁骑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呢?

    手中杏黄色令旗一挥,向伍天锡的重骑兵发出指令:“堵住汉军骑兵!”

    并且同时向杨秀清招呼道:“地公将军请将大旗高竖,振作太平军士气,千万不能散了军心!”

    凭心而论,杨秀清被洪秀全的死吓怕了,不想把旗帜竖的太显眼。大旗竖起来之后,定然就会成为汉军骑兵的重点目标。弄不好自己也会步洪秀全的后尘。但洪秀全已死,若是自己再不竖起旗帜。太平军只有溃散的份。

    “向西移动,竖起我地公将军大旗!”杨秀清急中生智,带着亲兵一边向西躲避汉军铁骑的锋芒,一边下令竖起大旗。

    杨秀清同时派人同时高喊:“太平道的兄弟们不要慌!天父说了。天公将军只是上天向天帝复命去了,大军暂时由地公将军统率,休要惊慌!”

    霍去病目光扫向西面五百丈的高台,此刻周瑜也正向他看来,霍去病长枪遥指周瑜,冷哼一声:“该你了!”

    “驾!”

    一声叱喝,抖擞缰绳,从高坡上冲了下来,手中长枪指向周瑜所在:“请诸君随我再次冲锋。斩断周字大旗!”

    顿时万马嘶鸣,五千铁骑随着霍去病向周瑜所在的方位席卷而去。

    突然马蹄声隆隆,伍家三兄弟已经率领着两千重甲骑。一千轻骑兵丢弃了戚继光所部,越过周瑜所在的高台,向着霍去病统率的五千轻骑兵迎面而来。

    旷野连绵,方圆十余里,给了骑兵冲锋的条件。但以轻骑兵面对重骑兵,劣势仍然不小。这一刻周瑜认为输的只会是汉军。

    而霍去病却毫无惧意,一边策马冲锋。一边向左右的赵云、宇文成都吩咐道:“请两位将军殿后,伺机斩杀敌将!”

    宇文成都与赵云俱都是一愕,按照正常道理来说,骑兵冲阵之时,大将应该冲锋在前,鼓舞士气,怎么霍去病反而让自己两个人殿后?

    虽然心中有些诧异,但赵云既然把统帅之位让给了霍去病,就选择执行,当下拱手答应一声“得令”,勒马带缰,向队伍后面压阵去了。看到赵云对霍去病言听计从,宇文成都也选择信任霍去病,拨马回头,追随赵云而去。

    马蹄声震耳欲聋,两军迎面疾驰,越来越近。

    伍天锡手提混元镏金镋冲锋在前,嘴里冷哼:“竟然以轻骑兵正面直冲我重甲骑,真是不自量力!”

    伍魁、伍亮兄弟二人各自提刀舞枪,并肩前行,追随着伍天锡的马蹄向前奔驰。身后两千重甲骑,一千轻骑兵如潮水般追随在后。

    “分!”

    眼看着两支队伍就要迎面相撞,短兵相接,冲锋在前的霍去病长枪忽然一招,五千汉军轻骑兵突然以倒“人”字形的阵势两旁分开,数千匹骏马嘶鸣着两旁裂开,绕开了孙策军重骑兵的冲锋。

    伍天锡带队冲的够猛,身后的重甲骑也是蓄满了全身力气,恨不能迎面把汉军轻骑兵撕裂。只是迎面相遇之后,汉军骑兵突然两旁分开,让孙策军重甲骑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半,毫无着力之处。

    轻骑兵的碾压能力自然不能与重骑相提并论,但是在机动性上却是超出一截,在霍去病的引领下,轻松的就把重骑兵重心晃得大乱,想要拨转马头,但因为马匹穿着甲胄,掉头异常困难。

    眼看着汉军轻骑兵敏捷的两旁闪开,这让伍天锡怒不可遏,手中的混元镏金镋狠狠的砸向地面:“他娘的,诳你伍爷爷……”

    就在汉军骑兵的末尾,突然闪出两员大将,实在出乎伍天锡的预料,还从来没见过骑兵冲阵的时候大将在后面压阵的,这是什么道理?

    “可识得成都?”宇文成都纵马向前,手中凤翅镏金镋以雷霆万钧之势,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当头砸下。

    伍天锡大惊失色,急忙提起武器向迎,只是镏金镗插在了地面,再拔出来相迎的时候,宇文成都的镏金镗已经带着风声砸向了脑门。

    “蓬”的一声响,猝不及防之下的伍天锡被这万钧之力结结实实的砸中,连人带马顿时变为肉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