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七十二 阵斩鳌拜

    号角呜咽,尘土蔽天。(好看的小说棉花糖

    三万汉军与十五万太平军弓弩齐发,互相射住阵脚,隔着一百五十丈遥相对峙。

    旌旗开处,鳌拜飞纵胯下五花马,手提八十斤的牛头五齿镗冲出阵来,高声叫骂:“徐晃匹夫,若有胆量就出阵与我鳌拜分个胜负,整日里藏头露尾,玩弄些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好汉?”

    徐晃在马上大笑道:“为将者当懂得兵不厌诈的道理,只会逞匹夫之勇者,莽夫也!”

    说着话回顾左右道:“谁敢去取逆贼首级回来?”

    “末将愿往!”徐晃话音未落,黄忠手提八卦龙鳞刀,拍马出阵,直取鳌拜。

    自数日前与鳌拜厮杀一场,林冲中了暗器之后,徐晃就知道鳌拜勇力过人,自己的部曲中还真没有人能够与他单打独斗。而让黄忠出阵正是徐晃想要的结果,既然号称荆州头号猛将,想必手底下定然有些真本事。

    鳌拜目光睥睨,凶神恶煞般盯着黄忠:“你这老儿足足四十好几了吧?我鳌拜手下不杀老弱病残,你速速回去,换徐晃出来受死!”

    “哈哈……真是大言不惭!”黄忠立马横刀,抚须大笑:“廉颇八十岁尚能食十碗肉,开三石强弓。而我黄忠今年不过四十七岁而已,竖子安敢用老儿称呼与吾?”

    “哦……原来你就是黄忠啊

    !”

    鳌拜顿时醒悟。“我当是何人如此不知死活?原来就是号称刘表手下第一猛将的黄忠!你这老儿活了一把年纪,难道不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么?竟然做了一个背主求荣,忘恩负义之徒。我鳌拜今日就砍下你这颗首级。派人送到将江夏,献给刘表!”

    俗话说“打人莫打脸,骂人莫揭短”,从刘表手下改换门庭投靠刘辩是黄忠心里的一个结,此刻被鳌拜当做把柄羞辱,自然是怒发冲冠。

    “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某本汉臣。为大汉天子效力,有何不可?你这叛逆休要逞口舌之利。来我手下见个真章!”

    黄忠一边给自己辩解,一边策马扑上前去,手中大刀一招力劈华山,当头劈下。风声虎虎,势若雷霆,让鳌拜不敢小觑。

    “开!”

    鳌拜急忙挥舞着手中的五齿镗,画了一个弧形,使出全身力气,挥荡开来。

    “呛啷”一声,只听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响彻半空,震得两军将士耳膜嗡嗡作响。黄忠与鳌拜各自倒吸一口冷气,在心里啧啧称赞“好大的力气!”

    当下二人不敢轻觑对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马走连环,大刀霍霍,铜镗虎虎。你来我往的酣战了四五十回合。鳌拜逐渐处在下风。心中不禁暗自诧异:“嘶……这黄忠还真是英勇啊,年近半百竟然还这般英勇,倘若再年轻十岁,那还了得?”

    当着十五万太平军的面,鳌拜不想堕了自己的威风。心中思忖着黄忠毕竟是将近五十岁的人了,就算刀法娴熟。力量过人,鏖战时间久了体力一定会下降。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会必然能够扭转颓势。

    “某乃五溪第一勇士,岂会惧怕你这年过半百的老儿?”鳌拜一边奋勇死战,一边大声咆哮着给自己鼓劲。

    黄忠也不答话,手中大刀挥舞开来,大开大阖,犹如山岳崩摧,犹如狂涛怒浪,一片寒光把鳌拜包裹在中间,越战越勇。

    “嘶……这老儿不合常理啊,怎么越战越勇了?”

    鳌拜心下暗自吃惊,勉强支撑了三十余个回合,更是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只是让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黄忠已经爆发了“老当益壮”的属性,武力上升到了99,若是鳌拜还能支撑一段时间,将会见识到更加强大的黄忠。

    只是,鳌拜此刻已经心慌意乱,料知不敌,决定用流星锤暗算黄忠:“这老儿异于常人,难以力敌取胜,看来不用流星锤是不行了!”

    鳌拜拼尽全力,八十斤重的五齿镗凌空横扫,冲开一条去路,拨马便走。健壮的五花马撒开四蹄,卷起一溜扬尘,向本阵败退。

    “贼将哪里走?留下人头!”黄忠怒犹未消,自然不肯轻易的放鳌拜离去,纵马紧追不舍。

    徐晃在后面看了,急忙高声提醒:“穷寇莫追,小心此贼暗器厉害!”

    说时迟那时快,鳌拜已经把流星锤暗自扣在手中,伏在马背上悄悄回望,看到黄忠紧追不舍,心中暗自窃喜,“饶你武力过人,也得着鳌爷的道!”

    看着黄忠越追越近,忽然在马背上猛然转身,暴喝一声:“给我中!”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鳌拜的动作足够快,但黄忠却还要快上一万倍!

    摘弓,搭箭,控弦,放箭。

    四个动作一气呵成,几乎在鳌拜转身的同一瞬间完成,离弦之箭带着风声如流星一般迎面射向鳌拜。

    双方相隔不过十余丈,如此近的距离让鳌拜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看到一道寒光迎面而来,便觉得喉咙里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随即有冷风嘶嘶的向身体里灌。

    “怎么可能,竟然……被射透了?”

    鳌拜惊恐的双眼透着难以置信,瞳孔在慢慢放大,手中的五齿镗颓然落地,双手拼命的抓住透颈而过的羽箭,想要拔出来,只是那浑身的拔山之力再也用不出来……

    “噗通”一声,身躯高大的鳌拜轰然落马,跌落在地。黄忠刀光一闪,枭了首级,挂在马上,大声喝问:“某乃南阳黄汉升,谁还敢再决死战?”

    “啧啧……荆州第一猛将果然名不虚传,某与林冲加起来只怕也不是对手

    !”看到黄忠阵斩太平军第一猛将。徐晃心中既喜悦又钦佩。

    “黄老将军真是威风啊!”

    三万汉军被黄忠的表现折服,齐声喝彩,声振寰宇。

    而太平军这边则一个个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鳌拜力分斗牛,生生撂倒黄牛的事迹已经在太平军中传得沸沸扬扬,一个个把他视作天神下凡,霸王在世,此刻怎么会被人阵斩了呢?

    洪秀全又急又怒,拔剑出鞘,高声喝令:“汉将骁勇。不可力敌!我军人多,当依多取胜。击鼓冲锋!”

    随着洪秀全一声令下,在他身后的亲兵擂响战鼓,督促着太平军向前冲锋。但面对着立马横刀,威风凛凛的黄忠。冲在最前面的太平军头皮发麻,脚步不前。洪秀全提剑来回冲突,连斩数人之后,太平军方才鼓起勇气,拼命冲了上去。

    看到太平军潮水般扑了上来,黄忠拨马归阵,徐晃则下令三军放箭,一时间弓弩齐发,许多太平军应声而倒。徐晃的部曲射完。卢象升的士卒则殿后劲射,只是用弓箭阻挡太平军的追袭,不与对方白刃相搏。

    虽然太平军的战力一般。甲胄不全,武器迟钝,但毕竟多达十五万,五倍于己。若是被对方一鼓作气的围住了,局面就难以预料了。就算能够杀退对方,必然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所以徐晃是绝对不允许这种局面出现的。

    汉军边撤边射,三支队伍轮流殿后。黄忠的部曲射完一波箭雨,然后掉头就走;接着是徐晃的部曲列阵爆射,射完再走。最后又是卢象升的队伍箭弩齐发,射住太平军追袭的脚步。如此循环重复,惹得太平军追袭了二十余里,就是无法与汉军白刃相接。

    “全胞,汉军且战且退,似乎是在引诱我军深入。再向前,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木,恐怕汉军会设伏放火,不如下令收兵吧?”

    看到追袭的效果寥寥,双方互有阵亡,总起来还是太平军折损的将士更多一些。杨秀清急忙策马来到洪秀全面前提出了谏言。

    庐陵中的那场大火差点要了洪秀全的性命,此刻自然心有余悸,听了杨秀清的话,颔首道:“秀胞所言极是,汉军狡诈,不得不防,传令鸣金收兵

    !”

    伴随着一通锣响,追赶了二十多里路的太平军如蒙大赦,纷纷停下了脚步向后撤退。泸河的大水,庐陵的大火可是带走了十几万交州汉子的性命,这已经让太平军心中留下了阴影,看见树林、河流,心里就感到恐惧。

    唯恐汉军调头追袭,萧朝贵率领本部精锐亲自殿后,仿照汉军的方式,组成了三支弓弩手方阵,轮流殿后射击。徐晃、卢象升、黄忠果然率部调头反攻,面对着早有准备的萧朝贵并没沾到便宜,被数波箭雨射杀了千余人,只好放弃了追赶。

    天色迟暮,双方各自鸣金收兵。

    徐晃对左右众将道:“这萧朝贵倒也算个人物,撤而不乱,以我之道还治我身,倒是让他把吃的亏又赚了回去。看来太平军也并非完全不能打仗!”

    埋伏了半天,无功而返的陈庆之有些郁闷:“眼见得贼军就要进入伏击圈了,没想到竟然停止了进攻。一场大捷失之交臂,真是让人惋惜啊!”

    徐晃拍着陈庆之的肩膀宽慰道:“陈将军不必耿耿于怀,大战才刚刚开始,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在眼前。只要咱们打起精神,数不清的功绩在等着我们猎取!”

    陈庆之莞尔:“将军所言极是,那周瑜率兵而来,某倒是真想让他有来无回!”

    ——————————————

    (最后剑客阐述一下文章里面的段落,我看到有人吐槽尉迟恭复姓尉迟单名恭,怎么是两个字的贱名呢?剑客在这里要说的是,请注意我这是以人物的角度提出来的,汉代有没有姓尉迟的剑客不知道,但即便有,想来远在交州的人也不知道。尉迟恭只是籍籍无名之辈,洪秀全若是了如指掌,反而不科学了。

    最后,还看到有人吐槽鳌拜力比霸王,雄阔海力比霸王,质疑难道霸王就这么不值钱?请注意,剑客这也是以书中人物的角度描写的,这是他们的心理,这是他们的语言,并非代表剑客的看法。难不成让书里的人觉得力比泰森不成?这样简单的问题,剑客一般不在文章中赘述,没想到还是有人看不明白啊,如果这些都要解释的话,太难写了)(未完待续)<!--56920+d50s2x+22943375-->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