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六十七 大清第一猛士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陈玉成全军覆没,并被生擒活捉的消息传到后方洪秀全大营,军心大挫,士气低落。

    别人不知道太平军的真正兵力,但洪杨二人却是了如指掌,除了担任先锋的陈玉成麾下七万人之外,后面的太平军兵分三路,间隔三十里向庐陵齐头并进。

    洪秀全亲自坐镇中路,包括收编的士燮旧部,以及从中原来降的黄巾余部在内,能够上阵的精壮有十万人,尾随着虚张声势运输辎重的老弱妇孺有十五万人,这一路是太平军的核心力量。右路由杨秀清统率,能够厮杀的精壮有七万人,运送辎重的老弱八万人。左路由萧朝贵统率,称得上战力的有六万人,输送辎重的老弱七万人。

    包括陈玉成的先锋队伍在内,太平军能够上阵厮杀的真实兵力在二十八万上下,老弱妇孺三十五万左右。林林总总加起来六十余万人,号称百万,人数不可谓不多,声势不可谓不浩大。

    但人多又如何?一场战役下来,七万人全军覆没,先锋大将被生擒活捉,这不能不让太平军人心惶惶。更何况将近一半的人是被洪杨裹挟而来,本来就没打算为太平军卖命,陈玉成被俘的消息传开,夜间不断的有人离开军营悄悄潜逃。

    洪杨二人大怒不已,率部在南野县境内安营扎寨大幅增加夜间巡防兵力。只要抓到潜逃者,一律格杀勿论,并且问罪其亲眷族人,甚至是同乡桑梓。一人潜逃。多人连坐,一口气杀了万余人。不论老弱妇孺,还是精壮男子。只要敢离营潜逃,均处以斩首之刑。一番血腥的镇压之后,才遏制了大规模逃兵的现象。

    壮士断腕的办法虽然有效,但却不是长久之计。

    洪杨二人也知道,要想让那些被裹挟加入了太平道的百姓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卖命,除了继续用宗教洗脑之外,还应该打一场大胜仗,扭转颓势,让所有追随者相信太平道将来一定会成就一番霸业。

    夜幕下的太平军大营绵延五十里。寨栅相连,人喊马嘶,声势浩大。

    洪秀全在自己的帅帐召集杨秀清、萧朝贵以及各路偏将、裨将、参军等文武幕僚百余人,共商破敌之策。

    大帐内烛火辉煌,大贤良师、天公将军洪秀全居中高坐,地公将军杨秀清坐在右侧,人公将军萧朝贵坐在左侧。百余名文武幕僚分列两旁,声势浩大,即便比起金陵朝堂来也是不遑多让。

    “徐晃征战多年。极善用兵,打的山越各族不敢仰视。如今据守庐陵,凭借地势,一口气水淹了我七万大军。生擒了玉成将军,看来难以与之争锋也!以本将军之见,不如挥军向东攻掠建安郡。如此一来,徐晃必然率军走出庐陵。追袭我军。那时便可以在旷野中与汉军交战,以众敌寡。定能获胜。”相貌清癯的杨秀清抚须说道。

    “秀胞此言差矣!”

    不等洪秀全说话,人公将军萧朝贵就站起来反驳:“据探子飞报,陈庆之、黄忠率领的援军已经到了临汝,距离庐陵不过二百五十里左右,估计三日左右便可与徐晃会合。若是两路汉军合兵一处,声势必然大壮,即便是野战,我军也难言必胜。以某之见,我军当昼夜急行,在陈庆之援军进入庐陵之前围城,驱赶老弱妇孺在前冲锋,消耗汉军箭矢,拼着填上十万老弱的性命,也要拿下庐陵,全歼徐晃的守军。”

    “贵胞所言极是!”

    四十多岁,面色黝黑,浓眉大眼的洪秀全颔首称赞,“只要歼灭了徐晃的主力,陈庆之的援军不足为惧!只要破了陈庆之,便可以长驱直入,一直杀到鄱阳、建安、会稽境内,到时候把几十万山越人收编在麾下,定然可以弥补庐陵之战的损失。”

    “吾等愿从大贤良师吩咐!”穿着黄色衣衫,以黄巾裹头的太平军文武幕僚齐齐拱手,高声领诺。

    所有人都支持洪秀全与萧朝贵的看法,这让杨秀清感到郁闷,面色如霜的道:“那徐晃武力过人,林冲也是万人之敌,就连成胞都被生擒活捉,谁能出阵相抵?”

    就在这时,守卫营寨的校尉飞马来报:“禀报大贤良师,门外有一彪形大汉,引领了百余人前来投靠,自称雄溪首领鳌拜,不知该如何处置?”

    洪秀全大喜过望:“有壮士来投,我军之幸,快快请进来!”

    校尉领命而去,不多时便引领了百余人来到帅帐。只见为首之人身高九尺有余,生的虎背熊腰,豹头猿臂;胯下一匹五花马,手提一口八十斤的牛头五齿镗,端的是威风凛凛,犹如天神下凡。

    鳌拜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的走进帅帐,朝洪秀全拱手道:“想必上面的这位便是大贤良师了?某乃五溪之一的雄溪首领鳌拜,听闻大贤良师志在天下,故此率部来投。”

    “哈哈……得鳌壮士辅佐,大事可定!”洪秀全大笑着起身还礼。

    “且慢,某话未说完!”洪秀全话音未落,被鳌拜伸手打断。

    “鳌壮士有话直说无妨。”洪秀全表现的很有耐心。

    鳌拜拱手道:“武陵有五溪,分别是雄溪、满溪、辰溪、酉溪、武溪,被汉人称之为五溪蛮。五溪首领便是沙摩柯,但在鳌拜眼中,这沙摩柯不值一提!我可是雄溪头号勇士,便是把其他四溪头号勇士都绑一块也不是我鳌拜的对手。所以,我鳌拜为你们太平道效力可以,但必须给某高官厚禄!”

    “不知鳌壮士想要什么职位?”洪秀全冷静的问道。

    鳌拜朗声笑道:“不用太高了,你们的义公将军不是被汉军生擒活捉了么,便把这义公将军的封号赏赐给我便是了!”

    听了鳌拜的话,满帐文武无不皱眉冷哼:“嘶……好大的口气,义公将军可是仅次于上三公,排在圣公将军、仁公将军之后的第六大将,岂是你一个刚刚来投的蛮族首领所能觊觎的?”

    洪秀全抚须笑道:“义公将军虚位以待,正需要拔擢人选,鳌壮士毛遂自荐,本师倒没有意见,但不知壮士以何服众?”

    鳌拜高声喝道:“军中可有黄牛?挑两头最雄壮结实的过来!”

    南方缺马,太平军运输辎重主要靠的就是牛车,整个太平军中的黄牛至少有数万头,自然不缺。洪秀全一声吩咐,很快就有人挑选了两头体型庞大,牛角尖锐的黄牛,牵到了帅帐前面。

    鳌拜大步走出帅帐,一番撮弄之下,两头黄牛勃然大怒,你瞅我不顺眼,我看你更不顺眼。彼此“哞哞”叫着,四蹄刨起满地泥土,撅起牛角斗在了一起,越顶越激烈,越撞越愤怒,一副不共戴天的架势。

    “诸位谁能把这两头黄牛分开?”鳌拜朝着满帐文武拱手道,眉目间顾盼自雄,“若是有人能够分开,我这义公将军便不做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愤怒的黄牛更是惹不起,更何况是两头杀红了眼的犄角黄牛,谁敢去捋牛角?万一两头黄牛同仇敌忾,把怒火撒向了劝架者,屁股上被戳两个窟窿是小事,白白葬送了卿卿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到无人搭话,鳌拜洋洋得意:“诸位看好了!”

    大步流星的走到两头斗的难解难分的黄牛面前,伸出两只蒲扇般大小的铁掌,各自攥住一只牛角,大喝一声:“开!”

    两头黄牛正斗得你死我活,突然遭遇到了巨大的力量,牛角险些被掰断,登时发出“哞哞”的叫声,各自分开。鳌拜意犹未尽,忽然伸出铁臂,猛地勒住了左边黄牛的颈部,同时用铁腿猛别牛腿,大喝一声:“倒!”

    只听轰隆一声,六七百斤的黄牛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竟然被鳌拜硬生生的撂倒在地。放到了一头黄牛还不算完,鳌拜如法炮制,再次缠住右边黄牛的脖子,大喝一声,掀翻在地。

    “呃……”

    这一刻,满帐文武,加上周遭看热闹的千余名太平军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力分斗牛不说,竟然生生撂倒在地,霸王之力想来也不过如此吧?

    洪秀全最先反应过来,击掌狂赞:“太好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也不过如此吧?在这个世上,鳌壮士若是称第二,谁敢夸口第一?自今日起,这义公将军之位便是鳌壮士你的了。本师任命你为先锋,明日前面开路,某与秀胞、贵胞率大军随后,直捣庐陵,生擒徐晃!”

    鳌拜大喜过望,朝洪秀全躬身作揖道:“哈哈……蒙大贤良师器重,鳌拜定然全力以赴,助我军攻破庐陵,早日剑指金陵!”

    鳌拜露了一手之后,满帐文武纷纷被折服,一起拱手施礼:“吾等参拜义公将军,有将军助战,我军定然如虎添翼,拿下庐陵指日可待!”

    洪秀全命令军厨置办酒筵,连夜为鳌拜接风洗尘,吃饱喝足之后,明日六十万大军长驱直入,杀到庐陵城下叫阵。争取在陈庆之援军到来之前,一举攻破庐陵,全歼徐晃军团。(未完待续……)r2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