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六十六 全军覆没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蒲河南岸,汉军背水列阵。

    徐晃飞纵骅骝,手提月牙开山斧出马叫阵:“某乃大汉平南将军徐公明,谁敢与我一战?”

    陈玉成正欲挺枪迎敌,身旁偏将庞巍已经提刀出阵:“杀鸡焉用宰牛刀?请义公将军为某掠阵,待我斩徐晃首级回来献上!”

    “来将何人,可是叛贼先锋大将陈玉成?”徐晃手中大斧遥指庞巍,厉声喝问。

    庞巍冷哼一声:“某原本是士燮手下头号大将庞巍,现在降了大贤良师,被任命为副先锋官,你这无名下将也敢挑战我家义公将军?真是不自量力!”

    徐晃叱骂道:“卖主求荣之辈,也敢大言不惭?人道吕布四姓家奴,也不曾像这般夸夸其谈,炫耀武力!且让你看看河东徐公明这口大斧有多重?”

    话音未落,纵马向前,一招力劈华山,大斧兜头劈了下来。

    庞巍也不躲闪,挥刀格挡。只听一声巨响,刀斧各自崩开,庞巍虎口险些震裂,两条臂膊发麻。方才知道徐晃勇力过人,当下不敢小觑,施展浑身解数与徐晃游斗,一心要立下北伐头功。

    战有六七合,庞巍刀法渐乱,左支右绌。徐晃卖个破绽,庞巍中计,猝不及防之下被开山斧劈中肩膀,分为两段。

    “将军威武!”

    看到徐晃阵斩敌将,汉军士气大震,纷纷举起手里的兵器欢呼。而军纪一般的太平军则有点发怵,从交州一路走来,现在总算遇上劲敌了。

    “汉将休要猖狂,可知太平军第一猛将陈玉成之名?让某来会会你!”

    伴随着一声怒斥,陈玉成纵马挺枪,直取徐晃。

    看这陈玉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竟然就是太平军做第六把交椅的“义公将军”,让徐晃颇感意外,冷哼道:“我当太平军头号猛将生的三头六臂,原来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你若弃枪下马归降,本将可念在你年幼无知,饶你一命!”

    “我呸,大言不惭的汉将,枪下受死!”

    陈玉成怒不可遏,手中镀金虎牙枪在阳光下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以雷霆万钧之势,奔着徐晃上中下三路连刺三枪。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陈玉成这三枪刺的又快又急,力道十足,暗藏十几种变化,端的不可小觑。徐晃收了轻视之心,挥动大斧,与陈玉成战在一处。

    沙场上两匹战马你来我往,踩踏的尘土飞扬,一杆金枪上下翻飞,如同蛟龙闹海;一口大斧,如同虎啸山岗,酣战五六十回合,胜负难分。

    徐晃料知难以力取陈玉成,只好依照卢象升的计策行事,虚晃几斧逼退陈玉成,拨马便走。一边归阵一边大呼:“贼将勇猛难敌,不宜力战,全军撤退!”

    得了徐晃一声命令,汉军纷纷掉头,沿着浮桥朝蒲河北面撤退。一时间乱糟糟的一团,多有辎重、甲胄被弃于地上。

    陈玉成在马上大笑道:“哈哈……这徐晃果真是个有勇无胆之辈,只敢凭一己之力斗将。你既然要背水列阵,如何还不曾交锋,便引兵退走?若是韩信在九泉之下知道你把背水列阵用成这个样子,只怕也要被活活的气醒!”

    手中长枪一招,高喝道:“汉军皆是无胆鼠辈,儿郎们给我奋勇向前,杀他个片甲不留,直捣庐陵城下,拿下城池!”

    在陈玉成的鼓舞下,五万太平军将士人人奋勇,各个争先,俱都挥舞着兵器漫山遍野的追杀了上去。

    幸好蒲河上架起了十座浮桥,一万汉兵退去的甚快,只是折损了小股人马。但有十座浮桥架在河面上,却也便与太平军的追袭,五万人马列队向前,只用了不足一个时辰,便悉数度过了蒲河,只留下辎辅兵在南岸等待。

    陈玉成纵马在前,一路紧追不舍,引领着五万太平军狂追了**里路,直赶到泸河岸边,依然不肯舍弃。

    此刻的泸河已经干涸,河床上只有淤泥流沙,徐晃命士卒继续丢弃了甲胄、旌旗,做出仓皇逃窜的架势,踩着河底的积沙向泸河北岸逃窜。

    陈玉成挥兵追赶,咬着汉军的尾巴下了河床,五万太平军纷纷攘攘的跳下河岸,踩着淤泥向前紧追不舍,这一幕犹如河水见底之后,鱼虾满地,密密麻麻的成团成簇。

    徐晃引兵爬上北岸,勒马止步,高声喝道:“将士们,不要再退了,全力阻挡住叛军的步伐,泸河就是陈玉成的葬身之地!”

    得了徐晃一声吩咐,刚刚上岸的汉军转过身来,纷纷弯弓搭箭,朝着尾随而来的太平军万箭齐发。徐晃又命士卒点燃狼烟,向上游的卢象升报信。

    卢象升在前天傍晚率兵用沙袋堵住了泸河的水流,让河水干涸见底,就是为了等待徐晃诱敌深入,等到毫无防备的太平军跟着跳下干涸的河床之后再放水猛冲。看到狼烟燃起,卢象升果断的下令:“搬开沙袋,水淹贼军!”

    随着士卒们一阵忙碌,拦腰截断了泸河水流的沙袋被汉军迅速的挪开,积蓄了一天两夜的泸河水顿时如同汹涌的猛兽,浑浊的河水泛着浪花,以万马奔腾之势席卷而下。卢象升率军驾驶着小船,顺流而下,前来斩杀被水淹了的太平军。

    陈玉成率部追赶正急,不料汉军过了泸河之后却不再溃逃,忽然在岸边列阵狙击,乱箭齐下,与本方的前锋部队展开了血肉横飞的白刃战,心中暗叫不妙。急忙下令退兵,却为时已晚,上游的洪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而来,瞬间就把河床里面的数万太平军裹挟着向下游而去。

    滔滔洪水从天而降,就连陈玉成也被大水冲的晕头转向。徐晃一直紧盯他的踪影不放,看到陈玉成连人带马被冲向下游,当即招呼了一条艨艟过来,登上船头穷追陈玉成不舍,一直顺着河流穷追了七八里,撒网兜住了陈玉成,生擒上船。

    陈玉成的后部见到前锋与主力被上游席卷而来的洪水冲走,顿时吓破了胆,纷纷掉头就走。回到蒲河岸边,十座浮桥早就被林冲拆掉,此刻正立马横枪,率领一万士卒堵住了太平军的退路。

    主将被擒,大军覆没了一多半,剩余的不到一万人只好跪地请降,缴械求饶。林冲收编了降卒,又率军渡过蒲河,击破了蒲河南岸的两万辎辅兵,将老弱妇孺以及粮草辎重全部缴获。陈玉成七万人马全军覆没,一人也不曾走脱,消息传到太平军后方,军心震动,士气低落。r22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