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六十五 背水列阵

    庐陵,太守府。

    平南将军、假节钺徐晃,正与副将卢象升、林冲,以及数名偏将、参军正在共商对策。

    据探马飞报,太平军先锋大将、义公将军陈玉成率领十万大军逶迤而来,目前已经过了新兴县城,距离庐陵不过一百二十里,预计后日清晨便会兵临城下。

    “狗娘养的太平道,把老百姓骗的真惨!你说交州一共才有多少百姓?竟然有百十万人跟着洪、杨造反,光先锋部队就有十万人,这仗还怎么打?”豹头环眼的林冲郁闷在大堂里来回踱步,大声的咒骂洪杨。

    徐晃抚须笑道:“仲勋稍安勿躁,太平道一向善于蛊惑人心,十年之前张角三兄弟蛊惑的反贼更众,多达五六百万,烽火遍及司、豫、冀、兖、青、扬、徐七州,几乎席卷整个大汉。最终又如何?”

    “嘿嘿……公明兄说的也是,那黄巾叛党的声势如此浩大,最终还不是被文忠公与皇甫嵩及朱儁率大军给翦灭了,前后不过闹腾了五六年而已!”

    听了徐晃的话,林冲的焦躁情绪果然平静了下来,“可惜啊,文忠公已经殡天,若是有他在,我军定能对太平军的战术了如指掌!”

    一直坐在右边缄口不语的卢象升面色严峻,肃声道:“虽然太平军与黄巾军一脉相承,但我看洪杨二人极善用兵,又有士燮旧部助阵。只怕战力超过当年的太平军许多,决不可等闲视之。”

    徐晃颔首:“象升所言极是,那士燮在交州经营多年。竟然被洪杨一朝颠覆,并且席卷交州,甚至派兵征伐林邑国。这份蛊惑人心的本事,及胆略已经远超张角!”

    “报!”

    斥候飞马而来,拉着长长的腔调快步进了议事厅:“启禀将军,已经探清陈玉成的准确军力,有精壮五万人。外加老弱辎辅兵两万人,总计七万人马左右。号称十万!”

    “啧啧……竟然有七万,这陈玉成还挺实在的嘛!”徐晃以戏谑的语气说道,挥手吩咐斥候,“再探。将军情随时报来!”

    斥候尚未退出,林冲就急不可耐的问道:“太平军兵临城下,公明兄以为该如何应对?”

    “仲勋认为该如何应对?”相貌刚毅的徐晃面露微笑,反问了林冲一句。

    林冲伸手捋了一把钢须,信誓旦旦的道:“公明兄是三军主将,你说怎么打就怎么打,我林冲定然以将军马首是瞻!”

    “好!”徐晃击掌叫好,“庐陵城外有两条河流,分别是蒲河、泸河。我军正好可以在这上面做点文章,背水列阵,拒敌于蒲河以南。”

    “背水列阵?”包括卢象升在内。以及数名参军,同时沉吟了一声。

    徐晃郑重的点头:“对,正是背水列阵!本将打算率兵度过蒲河,在南岸列阵迎敌,让将士们置之死地而后生,发挥全部能力。迎头痛击贼军,让他知道我汉军的厉害!”

    “不可。不可……”参军是仪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叛军人多势众,士气正盛,不可直撄其锋,当退避三舍,据城死守,静待朝廷援兵到来,再做定夺。”

    徐晃对是仪的话不以为然:“子羽所所言差矣!叛军分兵而来,此时不迎头痛击,削弱敌军兵力,待叛军主力在城下集结,再想出战,难矣!敌军远来疲惫,正可借助蒲河地势,激励将士锐气,挫叛军之锋芒,壮我军之声势!”

    “敌军人多势众,我军尚需分兵守城,只怕战之难胜。”是仪据理力争。

    是仪是徐晃在南征途中招募到的幕僚,祖籍青州北海,自幼饱读诗书,略通兵法,后来因为黄巾之乱南下避难会稽,徐晃率军过会稽的时候亲自登门招揽,是仪遂欣然出仕,在徐晃手下担任参军直到现在。

    对于是仪,徐晃还是比较尊重的,而且军事会议就是需要辩证讨论,分析利弊;若是大家都毫无主见的唯唯诺诺,那也就没有军议的必要了。因此徐晃也不生气,耐心的与是仪辩论。

    “昔年,淮阴侯韩信背水列阵,在井陉以三万军大破赵军二十万,名垂青史,传为千古佳话。如今我军有四万余人,纵使留下一万人守城,尚有三万人可出战,而贼兵能战者不过五万,我背水击之,定可一鼓破敌!”

    是仪仍然固执己见:“韩信所背之水,河水深达数丈,士卒无路可退,所以三军才戮力死战!而蒲河与泸河最深之处不过丈余,况且背后就是庐陵,将士们知道有退路,定然不会豁出性命。背水列阵,非但不会激励士气,反而会阻碍我军撤退,此乃不智之举,某以为断不可行!”

    就在徐晃与是仪陷入争辩之中的时候,卢象升忽然抚须大笑:“哈哈……公明兄的背水列阵倒是启发了卢某,我有一计可破贼兵,说不定能够生擒陈玉成,亦是未知!”

    徐晃喜出望外,向卢象升拱手道:“象升想到了什么妙计,快快说来听听?”

    卢象升大踏步的走到沙盘面前,指着庐陵城南三十里外的蒲河,以及二十里的泸河:“这两条河流并排向东,可助我军大获全胜。公明将军、仲勋将军、子羽参军附耳过来,听听卢某这计策如何?”

    徐晃及林冲、是仪听完之后齐齐击掌叫好:“此计可行,定能大破贼军!”

    既然众将达成了一致,徐晃当即调兵遣将,命卢象升引兵一万,迅速出城,前往泸河上游截断水流。命林冲率兵一万,在泸河及蒲河之间的这段路途上设伏,命是仪率兵一万据守庐陵,自己则带了一万人马出城向南,背水列阵迎战太平军。

    随着呜咽的号角声响起,诸将各自引兵,按照计划行事。

    徐晃领着一万人出了庐陵一路向南,走了二十里,便来到了宽十五丈左右的泸河边上。这是庐陵境内最宽的一条河流,夏季水流丰沛,但由于此刻冬季尚未过去,因此河水只有五六丈宽,深度不过一丈有余。

    徐晃命人在河面上搭了两座浮桥度过,部将建议道:“天色尚早,不如再建几座浮桥,免得退却之时自相践踏!”

    徐晃抚须笑道:“放心好了,我军退回来之时,这泸河定然干涸见底!倒是前面的蒲河之上应该多搭几座浮桥,便于撤退!”

    众将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泸河的水虽然比不上夏季,但也有五六丈宽,一丈多深,怎能说干就干?但军令如山,众将校也不敢多问,只能尊令行事。

    大军过了泸河,向南走了十余里,又来到了另一条平行流淌的蒲河面前。这条河流的水流量与河床宽度稍逊于泸河,但河水也有三四丈宽阔,深达丈余。

    徐晃再次下命在河面上搭建浮桥十座,然后全军过河,在河对面背水列阵,静候太平军先锋部队的到来。

    副将再次建议:“将军,背水列阵的精髓在于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军搭建这么多浮桥,众士卒都知道有退路,焉能戮力死战?背水作战的优势无法发挥,以寡敌众,恐不能取胜!”

    “哈哈……你尽管依计行事便是!这浮桥可不仅仅只是给我军留的退路,而是给太平军准备的……”徐晃抚须黠笑,对于卢象升的谋划佩服不已。

    因地形而定计策,不墨守成规,这才是一个出色的将领该有的表现。在这方面自己欠缺变化,日后还需要像卢象升多多学习。

    一万汉军忙碌了一日一夜,终于在蒲河上架起了十座浮桥。在蒲河北岸休整了一夜,然后全军渡河,在南岸背水列阵,静待太平军先锋部队到来。

    晌午时分,南面尘土逐渐飘扬了起来,遮天蔽日,脚步声震天动地。

    又过了片刻,便能看到黑压压的太平军漫山遍野的席卷而来,如同蚁群一般。各种旗帜迎风飘荡,杂乱不已,多数士兵并没有甲胄,用的武器也是各式各样,长枪、长矛、长戈、猎叉,甚至还有锄头、铁锹等农具。

    与北方的军队比起来,太平军最明显的区别就是缺少马匹。号称十万的部队,看起来马匹不会超过两千匹。当然,背水列阵的徐晃部队马匹也多达不到哪里去,只有寥寥数百匹。

    “报!”

    太平军斥候飞快的来到陈玉成马前:“启禀义公将军,徐晃率兵在蒲河南岸背水列阵,看起来要与我军决一死战!”

    陈玉成率领偏将登高远眺,看了一会大笑道:“哈哈……这徐晃无谋之辈也!以为看了两本兵书,就成了兵仙。韩信的背水列阵,乃是因为背后河宽水急,将士们无路可退,所以才会背水死战。韩信又以奇兵偷袭了赵军大营,遍插旗帜,所以才能大破赵军!而今,徐晃竟然在河上搭了十座浮桥,生怕自己的队伍撤退的不够快,这种情况下,哪个士卒会拼命死战?而我军又未曾扎营,又岂惧汉军抄我后路?”

    说着话,手中长枪一招,高声道:“诸位将士随某向前,生擒了徐晃,好让汉军知道我太平将士的英勇!震慑敌胆,直捣金陵!”

    (好吧,剑客浪费了大半天的功夫,策划了一出谋略,希望那些谋略党不要再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