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六十一 赵子龙马踏连营

    夜凉如水,冷风如刀。

    赵云打马围着山越大营转了几圈,发现有队巡逻兵正聚拢成一团烤火取暖,便催马向前,枪出如电,瞬间就刺翻了十几人。

    吓得余下几人险些跌倒在火堆里,魂飞魄散的跪地磕头,操着蹩脚的官话求饶:“将军……饶命!”

    赵云长枪抖起一团枪花,冷声喝问:“你们山越军可曾抓到过一队汉兵,里面有个十二三的少年?”

    这些山越兵听不懂赵云的语言,只能大概的明白赵云在找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便一起朝大营的帅帐指手画脚,“在哪里,在哪里!”

    听山越贼兵这样说,赵云悬着的一颗心方才落地,看起来陆逊的性命暂时无虞。接下来的事情就该自己马踏连营,将陆国舅从龙潭虎穴中救出来了!

    “驾!”,赵云一声叱喝,催马向前。

    三名幸存的山越贼兵如蒙大赦,操着蹩脚的官话拜谢,心里却是想着等赵云走远之后立刻鸣号角报警,召集同伴围杀了这名汉将,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

    赵云在马上忽然转身,拈弓搭箭,“嗖、嗖、嗖……”,连射三支。

    三名山越贼兵正在暗自窃喜,猝不及防之下俱都被射中了咽喉,例无虚发,各自痛苦的攥住透颈而出的羽箭,嘶吼几声,身体抽搐了几下,缓缓倒地。

    赵云催马来到一处比较低矮的寨栅面前,叱喝一声“过”。胯下照夜玉麒麟腾空而起,犹如白鹤翱翔。倏然跃过寨栅落地。

    夜色已深,赵云单骑入营。奔驰了十余丈,竟然还没有山越军察觉,心中不由得暗自鄙夷。早知道山越军的防备如此之差,今天晚上就该率部来劫营了。

    “唔……那骑马的好像不是我们的人?”

    在赵云奔驰了数十丈之后,方才有一小队巡逻兵发现了来人行踪可疑,急忙纷纷弯弓搭箭,操着山越话问道:“来者何人?快快下马,否则别怪箭下无情?”

    “阿拉克里斯递雅诺洛拿而多!”

    赵云喊了一句连自己都听不懂的话语,一边迷惑贼兵。一边全力策马向前。

    被赵云稀奇古怪的话语弄得有些迷糊,十几人的巡逻队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略一迟钝之后方才醒悟过来,“你这汉人休要使诈,快快……”

    话音未落,赵云胯下白马已经席卷而至,手中银枪犹如白蛇吐信,“啪啪啪”的连刺十几枪。每枪下去必然透胸而过,瞬间就夺走了十几人的性命。

    “敌袭!吹号!”慌乱中有人喊了一声。

    “呜呜……”

    有人吹起了示警的牛角号,刚刚进入了梦乡的山越大营顿时乱成一团,纷纷在黑灯瞎火中摸兵器。披挂甲胄。

    “看枪!”

    赵云连声虎吼,催马杀到吹号角的山越贼兵面前,手中长枪一抖。瞬间就刺了个窟窿。

    “抓汉将!”

    一名巡夜的山越小头目最先站出来稳定军心,手提长刀。引领着数十名手持刀枪棍棒等各种武器的山越兵朝着赵云蜂拥而来。

    与此同时,远在金陵的刘辩被脑海里蓦然响起的提示音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叮咚……赵云龙胆属性爆发。武力+3。当前基础武力99,龙胆夺魂枪+2,照夜玉麒麟+2,当前武力值已经上升至204!在属性不爆发的情况下,赵云的武力已经超过一百,导致爆表,在赵云龙胆结束之后,系统将会进入为期三天的修复期!”

    “看枪!”

    赵云长枪疾刺,如同蛟龙闹海,在山越贼兵中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马前竟无一合之敌。所到之处,每一枪都会夺走一条性命。

    不过片刻功夫,赵云单骑所到之处已经伏尸上百具,弄得山越大营之中乱成了一锅粥,许多白天被抓来的乌伤县民,乘机脱逃。

    “汉将休要猖狂,吾乃费大帅手下头号大将穆宪,吃我一斧!”

    随着一声雄浑的吆喝声,只见一员虎背熊腰的山越将领,身高约在九尺之上,骑着一匹黑色骏马,手提一柄七十六斤的开山斧,引领着百余名悍卒冲了过来。

    “挡我者死!”

    冲天的火光之中,赵云眼神中全是睥睨之色,纵马向前,也不答话,搭话也是白费吐沫。手中长枪一招“蛟龙出海”,自下向上斜刺,疾如闪电,后发先至。在穆宪的大斧将要劈下来之时,一枪刺透了他的咽喉,挑落马下。

    一枪挂了对方主将,赵云长枪飞舞,连续戳翻了十余名贼兵,余众尽皆呼喊着奔走。赵云双腿纵马,打算继续冲向山越军帅帐寻找陆逊。就算陆逊不在哪里,也可以擒贼先擒王,抓了费栈,再胁迫山越军交出陆逊。

    “将军救命!”

    迎面逃命四五名汉人,有男有女,跑的披头散发。后面正有凶神恶煞的山越兵挥刀追杀,“汉狗,哪里走?”

    闪烁的刀光之中,山越兵追上了跑的较慢的几人,乱刀砍杀,只剩下一对夫妇逃到了赵云面前,大喊救命。

    “狗贼,安敢伤我汉人?”

    赵云怒发冲冠,催马向前,长枪带着风声向前贯出,一枪下去,竟然硬生生的刺透了三人,如同葫芦串一般,猛地暴喝一声,高高挑起,摔出数丈之遥。如此三五枪下去,登时挑翻了十余人,余众惊慌失措,抱头鼠窜。

    借着冲天的火光,赵云仔细凝视这对汉人夫妇,发现那男子竟然与白天的老妪颇为相似,便大声喝问:“你在乌伤县城中可是还有六十岁的老母,以及襁褓中的婴儿?”

    这对汉人夫妇不由的喜极而泣:“将军如何得知?”

    赵云将一匹失去了主人的战马缰绳挑给这对夫妇:“休要多问!吾在这里好让你们夫妻得知,令堂与幼子安然无恙,快快上马,本将护送你们杀出这座大营!”

    绝处逢生,这对夫妇连谢恩也顾不上,丈夫当先上马,妻子在后面抓了丈夫衣襟,一起跟着赵云向来路返回。

    这时候,整个山越大营几乎已经全部惊醒,两万多山越军将士纷纷打着火把冲出营帐,大喊着“敌袭,结阵迎敌!”

    这些山越军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汉军劫营,乱糟糟的一团,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团团乱转,毫无秩序。

    赵云手提长枪,护着这对夫妇原路杀回,一路上但有照面,皆是一枪刺杀,甚至连补枪都不用,所到之处如同波开浪裂。一路上连续枪挑了七八名屯长级别的小头目,以及将近二百名贼兵之后,终于安然无恙的护卫着这对夫妇出了山越军大营。

    向北走了四五里,看看没有追兵赶来,赵云长枪一指:“你们夫妇尽管向北便是,三十里之后便是我汉军大营!”

    不等这对夫妻谢恩,赵云调转马头再次绕着山越大营转了半圈,从另外一个方位纵马冲进了山越军大营。

    此刻,山越军刚刚从混乱中镇定了下来,却发现前来劫营的似乎只有一人,不由得各自松了一口气,吐槽晦气,竟然被汉将单枪匹马吓破了胆。

    不曾想,赵云去而复返又从另一个方位杀了回来,一杆银枪,一匹白马,所向披靡,无人能挡。所到之处如同狂风掠过稻田,山越贼兵的尸体一具具的伏下,如同割草一般轻松。

    山越兵顿时被吓破了胆,四散奔逃,纷纷叫嚷:“不好啦,汉将又杀回来啦!”

    “废物,竟然被一个人吓成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蹄声隆隆,只见竟然有一头大象从远处赶了过来,身后引领了数百名弓弩手。马上一员大将,生的如同铁塔一般,手里提着一柄钢叉,大声叫骂。对于四散溃逃的山越兵大为不满,驱赶座下大象,上前踩踏。耳听得惨叫声连天,瞬间就有数人被踩于象蹄之下。

    “哇喔……是金牛大王来了,这下不用怕这汉将了!”

    这名骑乘大象的头目是费栈从云南请来助阵的部落首领,从去年就率领千余名族人来到了会稽南部地区,跟着费栈一伙为非作歹,在军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威望,地位仅仅次于费栈。

    “围起来,射箭!”

    金牛大王在大象上挥舞钢叉,指挥着身后的弓弩手列成方阵,纷纷弯弓搭箭,朝着赵云就是一阵爆射。

    “叮咚……赵云属性‘绝境’爆发,武力+4,当前武力值已上升到208!”刘辩的脑海中再次响起了提示音。

    “吼!”

    赵云一声怒吼,右手长枪挥舞成一团,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上护身体下护坐骑,防的滴水不露。同时左手拔剑冲进了弓弩手方阵,一阵乱劈乱砍,顿时将山越兵杀的乱成一团。

    “嗷嗷……让本大王来会会你!”

    金牛大王看到三百人组成的弓弩手方阵竟然被对方单枪匹马冲的七零八落,不由得又惊又怒,挥舞着钢叉驱赶着大象冲上前来。为了击杀赵云,不管挡在前面的是什么人,一律纵象踩踏,连续踩死了数名山越士卒,这才冲到了赵云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