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五十八 国舅探营

    (求月票鼓励支持,这个月三本历史大神开新书,到目前为止,猛将竟然被挤出前十名了,求月票支持,就差几票便能卷土重来!请给剑客三更的动力!)

    乌伤县城火光渐熄,化为一片灰烬,被烧的残破不堪的城门大开,原本还生机勃勃的县城变得死一般静寂。言情首发

    “到底来晚了一步!”

    银枪白马的赵云将手中的龙胆夺魂枪狠狠的插在地上,溅起一阵烟尘,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从金陵到乌伤大约六百里的路程,赵云率兵全力进军,仅仅用了四天便赶到了山越人闹得最凶的地方,几乎一半的士卒脚底板磨的起了水泡,一个个咬着牙前进。但即便如此,却也只能看到化为灰烬的县城。

    “东边树林有战斗过的痕迹!”

    十二岁的陆逊眼尖,当先策马冲出队伍,向东边的那片竹林急冲了过去。赵云亦是提枪带马,引领了数十名亲兵尾随着陆逊进了这片竹林。

    逐渐靠近之后,才看清竹林中一片狼狈的景象,很多枯黄的竹子乱七八糟的四散倒下,满地旌旗和死尸,大约有六七百名郡兵的样子,身上的甲胄已经被全部卸下,刀枪等武器也被收走,凶狠残暴的山越人是不会放过战利品的。而与横七竖八的郡兵尸体形成对比的,间杂其中的山越尸体不过一百五十人左右的样子,双方的伤亡比例为五比一左右。

    “嘶……看起来山越贼兵的战力不容小觑啊!”赵云倒吸一口凉气。

    就算郡兵的战斗力比不上朝廷的正规军,但能够打出五比一的战损比,这份战斗力却已经足以与正规军叫板。

    十二岁的陆逊四处查看了一圈,摇头叹息:“唉……倒在地上的都死了,没咽气的也被补了刀。看来这是一场遭遇战,郡兵人数较少,估计是急行军来协助县兵守城的吧,不料在这竹林中遭遇了兵力占优的山越叛军……”

    顿了一顿,继续道:“贺公苗说过,在树林、丘陵或山地这样的地形中与山越中作战。必须加倍小心。这些贼兵钻来钻去的比泥鳅还快,而且善于攀爬,箭法精准。别说兵力处在劣势的郡兵了,就算咱们遇上也要打起精神来才行!”

    赵云向陆逊竖起大拇指:“啧啧……看不出来。陆国舅年纪虽小,但见解却是过人。”

    “哈哈……我可是从七岁看兵书,要不然怎么能给将军你做参军呢!”陆逊轻弹落在身上的竹叶,不无得意的说道。

    并骑离开竹林,赵云举目向西眺望。

    队伍在行至丰安县城北面的时候。探马飞报,有两股山越大军分别围困了乌伤、太末两县,情况紧急。于是赵云与贺齐兵分两路,赵云、陆逊率七千五百人驰援乌伤,贺齐率兵赶往太末,希望能够保住县城。而赵云终究来迟了一步,这让他直感到满腹遗憾。

    “希望贺公苗能够救下太末的百姓,千万不要再让这样的惨剧发生了!这些山越贼寇简直比匈奴人还要凶残,不仅仅劫掠,竟然还放火烧成……”赵云满腔怒火。恨不得将山越人挫骨扬灰。

    陆逊指了指县城逐渐熄灭的火光:“火光已经熄灭了,派兵进去搜索一番吧,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赵云长枪一招,纵马而出:“赵匡、谢玄各自率本营士卒随本将进城,看看还有没有侥幸活下来的百姓!”

    马蹄声得得,两名校尉各自率领着本部人马尾随着赵云进了余烬未熄的县城,陆逊则率领大队人马在城外等候。

    大火虽然已经熄灭,但仍然燃烧着灰烬却烤的人脸庞火辣辣的疼痛,虽然还是气温酷寒的正月,但刚刚进城不久。将士们便汗流浃背。

    赵云指挥着士卒寻找了陶罐、瓷盆等物品从井里取了水泼洒了一遍,浇灭了一些灰烬,让温度降低一些,然后挨家挨户的呼唤救人。“还有人吗?官兵来救人了!”

    搜索一番之后,果然有奇迹存在,从地窖、枯井中至少救出了十几个大难不死的百姓,一个脸上写满了恐惧,甚至连感谢都忘记了,只是瑟瑟发抖的聚集在一起。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官兵。

    赵云大步走到一个怀抱婴儿的老妪面前,单膝跪地,施礼道:“赵云救援来迟,使得桑梓蒙难,县城涂炭,云在这里赔礼了!”

    看到主将如此,周围的官兵一个低下了头颅,满脸的羞愧之色。是自己跑的不够快,脚底下磨起了泡又有什么用?到底没能保住百姓的命!

    “呜呜……”看到顶盔挂甲的将军跪地请罪,老妪终于反应了过来,发出一声歇凄惨的呜咽,“你们真的是大汉将士?死了,都死了,呜呜……”

    赵云神色黯然:“阖城七千余人,都死了吗?”

    “没都死!”

    老妪情绪明显的波动异常,一只手抱着怀里的婴儿,另一只手死死抓住赵云的胳膊,哀求道:“将军救命啊,救我儿子!贼兵只是杀了我那老头子,杀了全城的老翁和老妪,杀了一两千老幼,剩下的女人和男丁都被抓走了!老太婆我抱着孙子躲在地窖里,我儿子和、儿媳主动跟着山越人走了,才保住了我们祖孙一条性命!求将军去救人,杀光贼兵,救回我儿子、儿媳来吧,襁褓中的孙儿不能没有爹娘呢……呜呜……”

    赵云双眸之中忽然寒光四射,斗志熊熊燃起,朝着老妪施礼再拜:“阿婆放心好了,我赵云誓死救出桑梓!”

    翻身上马,朝着一名校尉道:“谢玄你率领本部继续清理县城,看看还有没有活下来的百姓,本将率兵追袭贼军,救人!”

    随着赵云长枪一招,六千五百人的队伍群情激奋,一个被山越人的凶狠无情激发了斗志,迈开脚步奋力追赶,仿佛忘记了疲惫。

    半天的追袭下来,这支以步卒为主的队伍硬生生的追出了八十里地,一个个脚下磨得生疼,撕心裂肺一般,但所有人都强忍着,谁也不会叫疼。

    “报……”

    迎面马蹄声疾驰而来,卷起一溜烟尘。

    探子在赵云面前勒马,拱手禀报道:“启禀将军,前方二十里发现了劫掠乌伤县城的山越队伍,正押解着数千男女进了大营……”

    “劫掠的队伍有多少人?”赵云沉声喝问。

    斥候拱手回答:“似乎有万余人左右的样子……”

    “嘶……规模不小啊!”赵云皱眉,“山越大营中又有多少人?”

    斥候面有难色:“山越巡逻兵防备甚严,小的不敢靠的太近。但大营中飘着‘费’字大旗,估计十有**是山越四大宗帅之一的费栈麾下的主力所在。总兵力应该不在两万五千人之下!”

    赵云略作思忖,向身边的传令兵高喝道:“传本将命令,暂时安营扎寨,休整半夜!今晚本将先去探营,查探一下山越军的虚实再做决定!”

    随着赵云一声令下,这支六千五百人的队伍选择了一处空旷,易守难攻,而又容易取水的地方暗宅营寨,埋锅造饭。

    赵云吃过晚饭之后便吩咐副将严加戒备,自己先去小憩一会,待半夜时分再去匹马探营。

    迷迷糊糊的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副将摇醒:“将军,不好了!”

    赵云甲胄未解,此刻正枕着头盔小憩,猛地绰起长枪在手:“可是有山越贼兵劫营?”

    “那倒不是!”副将心急火燎的说道,“是陆国舅悄悄探营去了!”

    “什么?”

    赵云霍的一声站了起来,“真是胡闹!我们发现了山越贼兵,对方又怎会对我军视而不见?尔等怎么不拦着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如何向陛下与陆司徒、武昭容交代?你便是有十个脑袋也担不起啊!”

    副将一脸沮丧:“陆国舅出营之时,卑职并未察觉!只是他的一个随从不慎坠马扭伤脚踝,悄悄返回大营,被巡逻的兄弟抓获,卑职仔细审问,才知道他原来是随着陆国舅探营去了,因伤被勒令返回。”

    “救人!”赵云长枪挽个枪花,就向大帐外面走去。

    副将紧随其后:“卑职这就击鼓点兵?”

    “不行!”赵云果断的阻止,“夜色漆黑,我军不熟地形,而且四处丘陵,树木丛生。倘若大军出动,必然会惊扰了山越军。我军兵力处在弱势,又不熟地形,倘若夜晚激战,必然会吃大亏。本将独自去寻觅陆国舅便是,你留下来守卫大营,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谨防山越贼军趁乱劫营!”

    副将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卑职遵命!要不然将军你带把五百骑兵带上吧?单枪匹马太危险了?”

    赵云翻身上马,手握长枪,朗声道:“不必,人越多越容易暴露目标!陆国舅天资聪颖,行事敏锐,或许不会陷于绝境,本将只是担忧而已。万一因为本将带的人多,而被山越贼军察觉,岂不是弄巧成拙?我只需一人去便可,尔等好生守住大营,不要出现差池即可!”

    话音落下,赵云提枪催马,仅仅带了两名斥候,冒着夜色向山越军大营催马而去,心里默默的祈祷,“陆国舅啊陆国舅,千万不要有个闪失,否则让我如何交代?”(未完待续。)xh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