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四十八 牡丹花下死

    新年伊始,秦淮河畔热闹非凡。±頂點小說,

    每天都游人如织,熙熙攘攘,各种贩夫走卒鱼龙混杂,河面上英俊潇洒的公子哥儿划了乌篷船寻访猎艳,勾栏青楼的姑娘们则倚门卖笑,招揽金主。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好不热闹,一直喧嚣到深夜方才归于宁静。

    在金陵无亲无故,踽踽独居的潘金莲喜欢上了逛街,每天穿梭在人群中,听着各种喧闹声可以让自己忘记忧虑,可以排遣寂寞。更让潘金莲乐此不彼的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逛街,可以吸引无数公子哥儿的目光,听着他们的啧啧称赞,看着他们两眼呆滞口水横流的模样,潘金莲心里就充满了成就感。

    男人穿了新衣服晚上赶路叫做“锦衣夜行”,而女人长了漂亮的相貌藏在闺中就像是“明珠暗投”。而潘金莲就是这样的心理,她从来不认为自己应该掩藏芳华,而是应该去骄傲的展示自己的美丽。

    “连续跟了我们三天的那位公子,今天没来哦?”

    午饭后出来闲逛了大半天的街,一直到斜阳西沉,婢子春梅再也没有看到那个连续跟踪了自己主仆三天的英俊公子。

    另一名婢女秋香“格格”娇笑:“怎么?春梅丫头还惦记上人家了?人家看的是咱家潘娘子,可不是你我这两个贱婢,别在这里犯花痴了!”

    潘金莲听到了两个婢子的嬉闹,扭头扫了二人一眼,正色道:“休要胡言乱语。小心祸从口出!咱们直管逛自己的街,看自己的风景。与他人又有何干?说不定人家也是闲着无聊,逛街解闷。休要自作多情!”

    就在主仆三人说话的时候,河岸两畔突然热闹了起来,无数的男男女女,贩夫走卒齐齐的指着河面上欢呼:“快看,有一艘画舫,好漂亮的船儿啊!”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华灯初上,秦淮河畔流光溢彩,如舞鱼龙。

    但顺着河水漂流而下的这艘画舫飞檐翘角。灯光绚丽,五彩缤纷,煞是惹人注目。在众多的乌篷船中显得鹤立鸡群,卓尔不凡,不仅仅引得河畔的游人驻足观看,更是惹得河畔青楼中的女子红袖乱招,莺声燕语。

    就在潘金莲主仆三人在岸边驻足,对着这条画舫品头评足的时候,这条漂亮的船儿却飞快的来到了他们面前。

    “吱呀”一声。画舫上雕镂着漂亮图案的舱门被推开,一个手摇羽扇,身高七尺,风度翩翩的公子一跃上岸。落到了潘金莲主仆三人面前。可不正是春梅嘴里刚才说的那个连续跟踪了她们三天的公子么?

    “小生西门庆这厢有礼了!”佳公子自称西门庆,向着潘金莲作揖施礼,笑容满面。文质彬彬。

    “我与你认识么?”潘金莲急忙拉下脸来,转头欲走。

    西门庆莞尔笑道:“之前不认识。现在不就认识了么?小生复姓西门,单子一个庆!我舅父是金陵头号富商。他的生意一直由小生打理,这些年来也算是薄有积蓄。看到娘子这几天一个人在河边孤独看船,故此制作了这艘画舫博娘子一笑,若是有兴趣,何不登船共饮一杯?”

    “春梅,秋香,走人!”

    潘金莲不置可否,招呼了两个婢子一声,转身就走。

    西门庆三步并作两步,伸手拦住了潘金莲主仆三人的去路:“:娘子慢走!娘子休要误会,小生并无非分之想,只是看到娘子连续几日孤独的在河畔徜徉,想来定然名花无主,抑或是孤独落寞,纯粹想与娘子交个朋友而已!”

    潘金莲冷哼一声:“名花无主?你惹不起!”

    “哈哈……我惹不起?不是小生跟你夸口,我舅父乃是金陵头号大商贾,小生跟着他结识了不少官场中人,与金陵令、刑部、工部的不少员外郎都薄有交情,整个金陵还没有几个我西门庆惹不起的人!”

    西门庆手摇羽扇,得意洋洋的吹嘘道,“是不是有人欺负娘子了,你与我道来,我保证替娘子讨个公道!”

    潘金莲也不正面回答,冷声道:“让开!天子脚下,岂是你撒野的地方?”

    西门庆只好悻悻的让开去路,看着潘金莲主仆三人莲步婀娜,越走越远,不甘心的喊了一声:“小生对于娘子实在仰慕的紧,以至于茶饭不思。小生已经知道了娘子的居所,早晚必去拜访!”

    被西门庆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思绪,潘金莲片带着春梅、秋香两个婢子回到了位于朱雀巷的宅院,这是一座有着二十多间房屋的精致四合院,青砖黑瓦,风景宜人。

    被和珅派来伺候潘氏的除了春梅、秋香两个婢子之外,另外还有两个婢子,但比起会讨主人欢心的春梅、秋香来说却苦逼了许多。家里清扫卫生,洗衣做饭的活路全部落到了二人身上,春、秋二婢只需要负责陪着潘金莲闲聊逛街即可。

    就在潘金莲主仆回到宅院,关门吃饭的时候。西门庆一路尾随了过来,瞅瞅四下里无人,便纵身一跃,攀在墙头朝里面张望,当确定了里面只有女人的时候不由得暗自窃喜。

    “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宅中果然没有男人!莫非这娘子是哪个达官贵人偷偷养在外面的情妇?管他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与这样的娘子春风一度,便是死了也值过!更何况这娘子眉目含春,端的是之人,被男人遗弃在这里,内心肯定孤独寂寞。我这相貌也算得上玉树临风,若是能讨得她欢心,说不定能做一对偷情鸳鸯……”

    西门庆正趴在墙头胡思乱想,猛然觉得后背传来一阵疼痛,急忙伸手去摸,却沾了满手血渍,原来是被人用刀尖顶住了后背。当下不由的大惊失色,翻身就是一脚侧踹了出去。

    “原来还是练过武艺之人,倒是小瞧你了!”李元芳后撤一步,向身旁的锦衣卫喝一声:“给我拿下!”

    “呛啷啷”数声响,七八名功夫了得的锦衣卫同时拔刀出鞘,从不同的方位将西门庆围在了中央。

    在刘辩的策划下,经过了一年多的发展,范阳笠、飞鱼服、绣春刀已经成了锦衣卫的标配,此情此景仿佛明朝的锦衣卫在抓人。明朝锦衣卫在汉末抓宋朝的西门大官人,这画面美得让人无法直视!

    “娘子,外面好像有动静哦?”门外的吵闹声惊扰了宅院里面的婢女,一个个慌忙询问潘金莲。

    “不管,吃饭!”潘金莲淡定的端起饭碗,小口的向嘴里扒饭。

    她知道,自从那个夜晚之后自己算是有了靠山,从今以后自己身边将会竖起一道无形的围墙,若是没有他的默许,别人走不进来自己也走不出去,谁敢逾越谁死!

    没想到招惹来了锦衣卫,西门庆吓得面如土色,拱手道:“诸位官爷,小人也得不知怎么招惹了你们?请高抬贵手,放小人一条生路吧?”

    李元芳掂量着手里的绣春刀。这是整个江东最好的铸刀匠按照刘辩的要求锻造的,一共打造了五百把,每个锦衣卫人手一把,成为了令江东豪族劣绅不寒而栗的死亡标记。

    “呵呵……看起来你也是情场老手吧?还用的着我教你?男人猎艳可以,但必须把招子放亮,否则牡丹花还没触碰到,脑袋就先掉了!”

    西门庆眼神中透着绝望:“这是谁的女人?”

    李元芳冷哼:“你没必要知道,九泉之下阎王会告诉你!”

    手一挥,吐出了两个字:“拿下!”

    八把绣春刀从四面八方刺向西门庆,势如雷霆,又快又急。

    但西门庆却不甘心坐以待毙,闪身,躲避,夺刀,三个动作一气呵成。

    刀光一闪,一名锦衣卫被抹了脖子,惨叫一声倒地。西门庆夺路狂奔。

    刚刚奔到巷尾,便有埋伏着的二十名手持强弩的锦衣卫堵住了去路,将西门庆逼的步步后退。面对强弩硬冲,无疑是飞蛾扑火,西门庆再次掉头,决心从李元芳的刀下杀开一条血路。

    这一次,李元芳亲自出手了,嗖嗖嗖的三刀,疾如闪电。

    西门庆眼花缭乱,躲闪不及被一脚踹翻在地,随即就被冰冷锋利的绣春刀架在了脖子上。

    “临走之前,有句话捎给你!”李元芳面无表情,这家伙抹了自己兄弟的脖子,自己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什么话?”西门庆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

    “你就是个死了都不能贡献复活碎片的渣渣!”李元芳很拗口的说道。

    西门庆一脸的失望:“此话怎讲?”

    李元芳耸耸肩:“我也不理解,只是原话带给你而已!”

    刀光一闪,锋利的绣春刀在大官人的脖子里转了一圈,鲜血像喷泉般汹涌而出,西门庆捂着脖子低吼几声,随即气绝身亡。这世界美女那么多,有貂蝉、有二乔,有甄宓,还有穆桂英、武则天、上官婉儿,可惜大官人却再也看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