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三十一 天降横祸

    袁绍选择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倒是出乎刘辩的预料之外,还以为袁绍会放弃青州三郡,不顾一切的向冀州突围。

    既然袁绍暂时不动弹,那就先和他耗着吧,这天寒地冻的打仗,士兵实在太受罪。一个冬天的战争下来,被酷寒冻伤致残的人数将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青州已经如此寒冷,远在北方的幽州以及冀州北部地区恐怕更会冰冻三尺,这样恶劣的天气冉闵与公孙一定会考虑出兵的后果。若是没有曹操、公孙瓒、冉闵等人的助力,被夹在冀州和青州中间的李靖军一定会遭受前后夹击,那样最终能否完成全歼袁绍主力的战略目标,将会是一个未知数!

    而袁绍现在选择暂时按兵不动,对于刘辩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遂根据当前的形势作出调整,升李靖为镇北将军,加封青州都督的封号,假节钺,总督整个青州境内的各&无&错&小说{}路人马,将军事大权真正的交付给这位生平从无败绩的军神。

    “臣李靖谢主隆恩,定当不负陛下厚望,竭尽全力歼灭袁绍主力!”

    接到任命诏书的那一刻,李靖不由得心潮澎湃,跪地叩首,高声谢恩。还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从一介小吏一跃成为了并肩岳飞、秦琼的顶级武将,李靖不能不感恩戴德,誓死相报。

    李靖也知道,自己策划的这场包围战虽然规模宏大,并且打了袁绍一个措手不及,成功的将袁绍的主力围困在古齐国境内。但毕竟还没收网。袁绍的人马还没有被消灭,自己能够官升一级做个平北将军就不错了。没想到天子竟然将自己连升三级,擢升到了镇北将军的地位。这样的旷世隆恩,实在是史上罕见。

    但在刘辩看来,自己必须把兵权完全交付给李靖,树立李靖的权威,才能达到军令如山,令行禁止的效果。舞台已经为李靖搭建好,能不能演好这场大戏,就看李靖的表现了!

    李靖接了印绶,当即做出部署。命薛仁贵、田真率部拔营向西,从平阳挪到巨平一带,避免袁绍军从泰山向西突围,进入兖州地盘,再折返向北回冀州。

    命魏延、陆文龙、高览、徐庶四人,以及完全伤愈的花荣率兵离开剧县,向前挺进到距离临淄只有一百里之遥的广县安营扎寨,作为主攻部队从正面震慑临淄城内的袁军。又命太史慈、赵匡胤率兵移动到南丰县境内,与正面的魏延军互成犄角之势。并且防备袁绍军从渤海撤兵。

    有了天子的诏书,以及印绶,兵符,军令到后三路兵马冒着严寒进军。按照李靖的部署,重新在有利的位置安营扎寨,等候指示。

    正面的三支人马部署完毕。李靖又调岳云的这支机动部队向北进军,并且拨给他们两万人马增强兵力。命岳云与徐盛、程咬金驻防历城,堵死济南国向西的道路。而李靖则亲自统率高宠、陈登、关胜、曹豹等人驻防在诸县。正面扛住袁绍主力,背后防住冀州的袁军,可谓任务艰巨。

    李靖严令各路军马,一定要采取敌不动我不动的战略,在接到自己命令之前一定不能主动攻城。一来避免因为酷寒而折损兵力,二来主动攻城会有巨大的伤亡。想来明年开春,等冉闵、公孙瓒、曹操的人马一窝蜂的杀进冀州之后,袁绍就会坐不住了,到时候定然出城野战突围,届时便可以集中优势兵力,一举歼灭十万袁军。

    青州的军事有李靖独揽大权,刘辩顿时轻松了许多,而在政治上又有王猛与诸葛瑾治理,也是打理的井井有条,军政完全不用刘辩操心。考虑到青州的地盘越来越大,刘辩又派陈群前往青州治所剧县拜见王猛,在他的麾下效力。

    自从李靖出其不意的切断了袁绍的退路之后,刘辩就率军进入了下邳,并且完全收编了城内的军队。后防老巢金陵已经唱了许久的空城计,一直靠着孟珙与廖化统率的禁军镇守,此刻下邳的战事落下帷幕,便命周泰率兵两万返回金陵,巩固后防。毕竟京畿重地天天这么空着,实在不是一回事,不出差错还好,但凡出个篓子那绝对是致命性的!

    青州的军政解决了,徐州的问题也刻不容缓。刘辩决定将汝南、淮南、庐江、南阳四郡暂时划归徐州治下,由荀彧担任徐州刺史,到下邳来坐镇,统一管理地方政务。

    荀彧得到了任命,立刻带着自己的一批佐官,冒着风雪前来下邳赴任。

    刘辩又擢升张居正为徐州别驾从事,作为荀彧的左膀右臂,协助他处理徐州的政务。见面之后,荀彧对于张居正的才能赞赏有加,颇为重用。

    这样一来,徐州的政务安排好了,州刺史和别驾从事都有了人选,也不能冷落了糜竺。刘辩又传诏一封,升陆康晋级三公之一的司徒之位,空出来的户部尚书由糜竺担任。

    刘辩还赏给了陈珪一个御史大夫的职位,但陈珪坚辞不受,告老赋闲在家,刘辩也不勉强,毕竟是将近七十岁的人了,就由他安享晚年好了。

    糜竺在前往金陵赴任之前,约了荀彧、张居正、陈矫等人来见天子,就说与糜真的婚事已经迫在眉睫,是时候准备婚礼了。

    在青州的时候能够有惊无险的度过缺粮危机,又能够兵不血刃的拿下徐州,糜竺当居功至伟。人家一再要求把妹子许配给自己,再推三阻四就不够意思了。

    于是,在某个良辰吉日里,刘辩又一次做了新郎,把糜家妹子给推倒在了洞房里面。妹因兄贵,糜真被直接赏赐了一个“婕妤”封号,成为了九嫔之一,地位在美人步练师之上。

    虽然糜真的美貌及不上貂蝉、武如意。但也是上乘之色,在整个下邳城里屈指可数。而且是个温柔娴淑的大家闺秀。性格温柔和顺,皮肤细腻如婴儿。洁白如羊脂白玉,比起刘辩后宫里的的其它几个女人别有一番风韵。

    年龄逐渐长大,荷尔蒙越来越旺盛的刘辩也是正常男人,也是“食色性也”的凡夫俗子,自然不会客气。在寒冷的冬天里,有个新鲜的美人儿给自己暖被窝,自然会乐不思吴,连续几个夜晚把糜家妹子折腾的不轻。

    这日早晨,糜真早早起床给自己的皇帝丈夫熬了一碗参汤。端到了刘辩面前:“陛下,起来喝一碗参汤,暖暖身子吧?”

    “做个甩手掌柜真是轻松呢,饭吃的香,觉睡的踏实,床笫之上也格外有劲!”刘辩爬起来去伸了一个懒腰,笑着说道。

    “陛下……”糜真羞得俏脸绯红,情不自禁的低下了脑袋,娇嗔一声。

    刘辩喝完参汤。活动了下筋骨,高声道:“现在天气寒冷,各地的战事已经无法进行,朕准备返回金陵。你收拾下东西。咱们这一两日就与你兄长一起动身南下吧!”

    “妾身遵旨!”

    终于要进入巍峨雄壮的乾阳宫做娘娘了,糜真自然是喜不自禁,笑靥如花的向天子谢恩。高高兴兴的去命婢女收拾行装去了。

    就在这时,岳飞的书信送到了下邳。为这次宛城之战的众将请功,其中包括赵云、武松、杨业、杨延昭的名字。生擒了黄忠的神捕马忠还被岳飞特别提了一笔。

    “杨再兴功劳最大啊,封一个平北将军好了!”刘辩大笔一挥,最先给杨再兴加官进爵。

    为什么说杨再兴功劳最大呢?刘辩心里是这样想的,除了杨再兴屡次担任先锋冲阵斗将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给自己带来了杨业、杨延嗣父子,还有赵云和武松,这功劳可绝对不能抹杀。

    “子龙若是能够接受封赏再好不过,给他赏一个平西将军!”

    刘辩犹记得被公孙瓒出卖之后的赵云是如何的悲凉落寞,以至于宁肯流浪江湖也不肯出仕,这次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出现在了宛城?一定要抓住机会把赵云笼络到麾下,就是不知道他是否肯接受官职?

    为了笼络赵云,刘辩直接破格封赏,恩宠甚至比李靖还要隆重,直接赏了一个平西将军的封号,和常遇春、徐晃、杨再兴等人一个档次,稍逊于薛仁贵、魏延、韩世忠、甘宁等人

    厚封杨再兴是因为功,破格册封赵云是因为宠,更因为担心赵云跑了。刘辩的想法其实就这么简单!

    给最主要的两个人物定好了官职之后,其他人就好办了,杨业被加封为伏波将军,因为他资历老;高长恭数战功劳不小,赏赐鹰扬将军。其他的武松、杨延昭都赏赐了一个偏将军的封号,而董袭、霍峻、张勋等原岳飞部曲也都皆有封赏,人人加官,各个进爵。

    除了这些中级武将之外,功劳最大的统帅级主将岳飞与秦琼,刘辩自然更不能忘记对他们的封赏。岳飞镇守宛城有功,由镇西将军晋升为征西将军,继续担任宛城都督,依旧总督江北四郡的军事。

    秦琼率常遇春击破青州黄巾有功,一路连克三十多座县城,并且前后俘获了七八十万黄巾人口,由镇南将军擢升为征北将军,继续领衔众武将,比李靖高一个级别,与岳飞相当。而常遇春与秦琼齐心协力,功劳也是不小,擢升为平东将军。

    至此,刘辩手下的武将再次重新排位,高居第一档次的便是征西将军岳飞,征北将军秦琼,向下一个级别则是镇北将军李靖,而岳飞空出来的镇西将军、秦琼空出来的镇南将军,以及一直空缺的镇东将军依然闲置,虚位以待,等其他人立下大功之后,便可上位。

    自镇北将军李靖向下,便是安北将军薛仁贵,安东将军魏延,安西将军甘宁,安南将军韩世忠;再向下便是平北将军杨再兴、平东将军常遇春、平南将军徐晃,还有未确定是否接受封赏的平西将军赵云。

    四平将军再向下便是一干杂号将军,大多都是荡寇、破虏、横江、鹰扬之类的封号,杨业、孟珙、太史慈、高长恭、高宠、陆文龙、周泰、郑成功、李严、花荣等人尽皆名列其中。而禁军统领廖化,御林军正、副统领卫疆、文鸯在此列。

    再向下便是一干偏将,包括岳云、杨延昭、田真、关胜、林冲、卢象升、程咬金、董袭、高览、赵匡胤、陈登、马忠、徐盛、张勋、臧霸、曹豹、步骘、周昕、霍峻、武松等人,以及重伤半年,刚刚能够下床走路的陈庆之。

    就在刘辩把手下的武将完全捋了一遍的时候,忽然又有来自宛城的八百里加急文书送到:“启禀陛下,大事不好了!由于宛城战事剧烈,尸横遍野,现在闹开了瘟疫,宛城内外已经有千余百姓因瘟疫死亡!”

    (谁要是说这一章水,剑客就和他急啊,这种过渡性章节最难写了!整整浪费了剑客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最后罗列的这一帮武将名字是为了提醒大家记住,也为了提醒剑客自己,他妹的这么多人在打酱油,要记起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历史小说就是这样,牵涉的人太多,又不可能所有人都一窝蜂的扎堆,所以剧情推进到哪里,那个出来冒泡,其他人潜水打酱油,打酱油啊打酱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