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二十一 辕门斩徒

    (五月最后一天,剑客在这里拜求月票,兄弟们多多支下)

    “吕蒙,你可知罪?”

    岳飞面如寒霜,岿然不动的端坐在帅案后面,用严厉的眼神盯着十五岁的少年,星目含威。

    “师父……”

    吕蒙自知惹了祸端,刚一进帅帐就跪倒在地,泪流双颊。

    岳飞面无表情,冷声道“不要叫我师父,此刻正在军议,只有上下级之分,并无师徒之谊!况且,你跟随我一年有余,难道军令如山这四个字也没有记住么?看来,我这个老师做的很失败啊!”

    “呜呜……不怪都督的事,实在是吕蒙心眼小,没有大将风度,恼怒不过贼军辱骂都督!再加上延嗣将军求战心切,脾气火爆,小徒看他前日破敌之时,勇不可当,就擅自放他出了营寨,没想到……”

    岳飞叹息一声:“身为大将需要面面俱到,考虑周详,岂可用想不到三个字搪塞?赵括没想到白起用兵如神,付出了四十万赵国精英被生填活埋的代价!杨延嗣违背军令擅自出战,身负重伤,然其悍勇过人,枪挑五将,威震西凉军,算是功过相抵,本督不再追究!而你……”

    说到这里,话音陡然变冷,寒意尤胜帐外凛冽的北风:“也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小将知错了,求师父开恩!”

    吕蒙跟了岳飞这几年,知道这个师父军令如山。说一不二不容违背,怕是今天自己将要大难临头了。当下匍匐在地。呜咽着求饶。

    岳飞脸庞微微抽搐,沉声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管你顽劣也好,聪明也罢,终究与我有了将近两年的师徒之义,虽非父子,却有父子之情!然而军法无情,纵然是云儿犯下了这般过错,本督也绝不会轻饶!”

    厉喝一声:“来呀,把吕蒙给我推出门外,斩首示众。让三军将士谨记今日的教训,不得再违背本督的军令!”

    “啊……”

    吕蒙吃了一惊,随即嚎啕大哭,在地上连续磕了几个响头:“师父……徒儿不怪师父,既然犯了军法,徒儿甘愿领死!若是能用小徒的首级警示三军,吕蒙愿意奉上!小徒死后,师父需要多多注意身体,勿要再熬夜写兵书了。你是大汉的栋梁……”

    岳飞有些心酸,低下头挥挥手道:“莫要多说了,军法无情,为师实在找不到宽恕你的理由!”

    帐外的刀斧手得了命令。涌进帐来,将十五岁的吕蒙五花大绑,就要推出帐外斩首。

    如果说一开始杨再兴还有点恼怒吕蒙放七郎出战。但觉得打三五十军棍也就算作惩戒了,没想到岳飞竟然要把徒弟斩首示众。急忙站出来拱手求情。

    “都督,万万使不得!延嗣虽然是子明放出去的。但延嗣的脾气我知道,这事并不全怪子明,,子明虽有过错,但罪不至死,还请都督收回成命!”

    看到就连杨再兴出面为吕蒙求情,高长恭与董袭对望一眼,也站出来拱手求情:“吕子明毕竟年幼,虽然有错,但不当死罪,请都督从轻发落!”

    既然三位主将带头替吕蒙求情,满帐的偏将、裨将一起躬身附和:“请都督开恩,从轻发落!”

    坐在旁边的参军刘晔手抚胡须,沉吟道:“岳督,虽然吕子明触犯了军法,但毕竟只是十五岁的少年。大战当前,自斩大将,只恐不利于军心啊!”

    岳飞沉声道:“军令如山,令出必行,方能治军!吕蒙身为北门守将,置本督的将令于不顾,视若儿戏,岂可轻饶?定斩不赦!谁再求情,必治同罪!”

    赵云与武松虽然也觉得就这样把吕蒙斩了有点残酷,但自忖是外人身份,也不便多言,只能站在最后面默不作声。

    凛冽的寒风吹来,吹得帅帐瑟瑟作响。

    吕蒙被五花大绑的推到空旷之处,就要斩首示众,引得无数低级军官与士卒围成一团,窃窃私语,为岳飞的执法如山所震慑。

    帅帐内静悄悄的一片,被岳飞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拒绝。众将登时明白了,岳都督要斩徒弟并非唱的苦肉计,看起来是铁了心要把吕蒙斩首示众,以正军法,看起来十五岁少年的生命在今天就要画上句号了。

    “报……东门外有两骑来投,声称是杨延嗣的父亲与兄长!”

    不等岳飞说话,杨再兴出列道:“哎呀……原来是伯父到来了,当真是太好了,有伯父助阵,我军定然如虎添翼!”

    岳飞之前听杨再兴粗略的说过杨延嗣父亲的事迹,知道姓杨名业字继业,在桓灵二帝时期曾经是镇守边关,抵御匈奴的大将。后来因为得罪了十常侍,被罢官夺职,逐出军中,便回到了故乡并州隐居。

    岳飞叹息一声“老父亲找来,却看到自己的儿子生死未卜,本督实在惭愧!既然是你的伯父,再兴将军便替本督出门迎接,并把延嗣的事情讲给杨老将军,替本督谢罪!”

    “沙场争锋,死伤难免,都督言重了!末将这就去门口迎接伯父!”

    杨再兴出了帅帐,策马赶往东门。隔着寨栅便能看到一身戎装,花白的胡须迎风飘荡,手提金背大刀的族伯父杨业,旁边手提亮银枪的银甲将军正是杨延嗣的六兄杨延昭。

    “开门!”

    随着杨再兴一声令下,营寨大门缓缓敞开,杨再兴快步迎了出来,向翻身下马的杨业躬身施礼:“小侄见过伯父大人!”

    杨业豪爽的大笑:“再兴贤侄不必多礼!听闻你在宛城军功卓著,名震大江南北,伯父我心里很是痒痒呢!延嗣前番偷偷来参军,也不曾知会我一声,伯父我怕他捅出漏子,又听闻宛城告急,特地赶来相助!顺道把六郎也带了过来!”

    “延昭拜见兄长!”杨六郎上前施礼。

    “六弟不必多礼,有你与伯父相助,我军如虎添翼,定然能够大破贼军!”杨再兴拍着杨六郎结实的肩膀,连声称赞。

    “对了,七郎这个劣子呢?难道是担心老夫追究他偷偷从军之事,不敢出来见我?哈哈……若非老夫默许,他又怎能来的了宛城?”杨业抚须大笑。

    杨再兴面色沉重,道一声“伯父,且听小侄道来”,然后便把七郎今日违抗军令,单骑出战,枪挑洛阳军五员大将,自己也被打成重伤,生死未卜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又把岳飞要斩吕蒙,以正军纪的事情告知了杨业父子。

    杨业听完了杨再兴的叙述,面色如霜,道一声:“贤侄带我去见岳都督!”

    当先三人翻身上马,一起扬鞭进了军营,直奔帅帐。

    马蹄得得,卷起一路扬尘,恰好撞见刀斧手举刀要斩吕蒙,被杨业挥刀挡住,“刀下留人,且待我见了岳都督再说!”

    吕蒙绝处逢生,不由得泪流满面。也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个白胡子的老将军,看起来颇有气势的样子,兴许今天自己的小命就能保住了。

    “多谢老将军救命之恩,蒙没齿难忘!”

    杨业也不答话,纵马直奔帅帐,杨再兴与杨六郎紧随其后,向着前面不远处的帅帐驰去。

    岳飞亲自迎出帅帐,与满头华发的老将军互相拱手寒暄,互道仰慕。

    客套话过后,杨业开门见山的说道:“恕老朽直言,令徒虽然有错,但却在其次!吾儿延嗣更该负主要责任,他那暴躁脾气别人不了解,老夫却了解!纵然令徒不放七郎出寨,他也要想办法自己溜出去,命中注定有此劫数,怨不得别人!”

    “唉……七郎虽有过错,但功过相抵,况且生死未卜,也算是领了惩戒!若是因为飞用人不当,害得老将军白发人送黑发人,某心中却是不安!”岳飞一脸惭愧的赔罪。

    寒风吹进帐篷,吹得老将军花白的胡须与长发飘扬:“老夫今年六十有五,膝下有七子,当年多人随老夫镇守边关雁门,抵御匈奴强敌。大郎、二郎、三郎俱都战死边关,四郎、五郎不知所踪,膝下只余六郎、七郎!对于丧子之痛,老夫早就习以为常……”

    杨业说着话,遥指营寨外面漫山遍野的尸体:“这些战死沙场的将士们只怕有许多人都是上有高堂下有妻儿吧?又有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为将者当以马革裹尸为荣,若是七郎命该绝于此处,那是他的劫数,怨不得任何人!沙场上的累累白骨,又该有谁来为之负责?大丈夫保家卫国,捐躯沙场,死得其所也,便是七郎死了,想来九泉之下也不会怨恨令徒。故此,老夫斗胆请都督收回成令,刀下留人!”

    岳飞不由得耸然动容,作揖拜谢道:“多谢老将军指点,飞今日受教也!杨氏满门忠烈,飞佩服的五体投地,请受某一拜!”

    杨业急忙还礼:“岳都督言重了,你乃朝廷肱骨,守御边塞,力拒强敌,大汉的安危系于你身,若是都督不嫌弃,老夫愿与延昭助都督退敌!”

    岳飞大喜过望:“能得到老将军的相助,我军势必如虎添翼,定当上报天子为老将军讨个封号!”

    又向传令兵吩咐道:“来呀,把吕蒙推进帅帐,死罪虽免,活罪难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