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一十 洛阳豪族,粉墨登场!

    弄清楚了武松、潘金莲与死去的武大之间的关系,赵云与蔡琰不由得面面相觑。√∟頂點小說,

    “也是个苦命的女子!”

    赵云和蔡琰心有灵犀的在心底发出了这么一声感慨,论美貌这潘金莲犹在蔡琰之上,没想到竟然嫁了这样的一个又矮又丑的丈夫,命运对这女人着实有些不公!

    刚才情况紧急,再加上潘金莲吱吱呜呜,另外武大短小的尸体横陈在马鞍前面像个少年,看不清面目。赵云一时之间没有弄明白到底哪个是潘金莲的丈夫,直到把武松带回来的时候,还一直以为他和潘金莲是夫妻,此刻才明白原来是摆了乌龙。

    虽然感叹潘氏红颜薄命,但毕竟是别人的私事,赵云和蔡琰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客套的说一些“节哀顺变”之类的话语。

    潘金莲抹泪啜泣,眼巴巴的望着武松:“二叔万万不能舍了嫂子,这世上奴家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唉……”武松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手抚兄长的尸体唉声叹气。

    “武兄弟打算去哪里?”赵云拱手问道。

    武松眉头皱起,若有所思的道:“打算把兄长带回故乡清河县安葬,让他落叶归根,然后我去从军。之前因为担心别人欺负我兄长,所以不敢远离,现在已经了无牵挂,也是时候痛痛快快的闯荡一番了!”

    “难道就不顾你嫂嫂了么?”不等潘金莲开口,赵云已经替她说话,“老嫂比母。终究是你兄长的遗孀,况且令嫂已经无家可归。难道你就忍心看他受人欺辱么?”

    武松一脸的无奈:“松孑然一身,无家可归。连自己都不知道该去何处,如何安置嫂嫂?”

    赵云拍了拍武松的肩膀:“去江东投奔天子吧,听说他是个爱民如子,求贤若渴的好皇帝,凭你这身本事去投靠,定然会有用武之地!”

    武松一脸的忧心忡忡:“曹贼与金陵天子关系密切,我杀了曹贼的侄子,恐怕天子不能相容啊,我还是觉得去洛阳从军更稳妥一些!”

    武松并不知道刚才被自己砸伤的人是曹昂。心中只是担忧自己杀了曹操的侄子,却不知道自己伤害了对曹操来说更加重要的亲人。

    “哈哈……武兄弟你多虑了!”赵云拍了拍武松的肩膀,“那只是为了利益暂时的联合而已,曹孟德拥兵自重割据一方,他与皇帝之间早晚必有一战,皇帝怎么会追究你与曹家的恩?”

    “多谢子龙兄指点!”武松恍然顿悟。

    赵云继续规劝武松:“况且天子的嫔妃中有个武的昭容,说不定几百年前你们还是一家呢!”

    “姓武的昭容?请恕小弟消息闭塞,委实不知此事,这姓武的女子是哪里人。又是如何成为皇帝嫔妃的?”武松一脸惊诧的追问。

    赵云耐心的解释:“这武昭容本名叫做陆如意,是江东第一大族长老陆纡的养孙女,去年被册封为美人,因为替天子挡刀晋升为九嫔之一的昭容。在被皇帝册封的时候。武昭容的父亲把她的身世托了出来,原来这武如意是陆骏门客武获之女。当年为了保护陆骏,这武获死在了山贼的刀下。陆骏感激武获的救命之恩,便把她的遗腹女收养在家中。取名陆如意,直到获得天子宠爱进宫。才改回了本姓。”

    “想不到我们武家有人能够进宫为妃,倒是武氏一族的荣耀!”

    武松替武如意感到高兴,很认真的对赵云解释:“子龙兄你不知道,姓武的不像你们姓刘的、姓赵的、姓张的这样是大姓,普天之下姓武的不过寥寥几千户,而且出自同一脉,都是夏朝时期武罗之后,发展到现在也不过三五枝而已!”

    “哦,原来武氏关系这么亲密?”赵云很是有些意外,“据说这武获祖籍是并州西河郡离石县人,不知道武兄弟祖上何处?”

    武松急忙拱手:“倒是忘了告诉兄台,松来自冀州清河郡清河县……咦,我们清河武氏就是从并州离石搬来的啊……难不成我竟然与这武昭容竟然是出自一族?”

    “哈哈……那你还考虑什么,还不赶紧去江东投奔!”赵云爽朗的大笑。

    武松面有难色:“松打算先把兄长的遗躯送回故乡埋葬了,让他落叶归根,之后再作打算……”

    赵云轻斥道:“愚蠢!何处黄土不埋人,你当这是太平盛世么?路上有多少无辜的冤魂化作白骨,能有一座坟茔埋葬遗躯就已经是莫大的幸福,还求什么落叶归根?从这里到清河,千里迢迢,几乎有七百里路要在曹操的治下穿梭,你杀了曹操的侄子,你以为曹军会轻易饶过你么?你又置兄长的遗孀于何处?难道要将他丢弃了,任人欺凌么?”

    武松如醍醐灌顶,恍然顿悟,再次拜谢:“多谢子龙兄提醒,是松目光短浅也,愿随兄长前往江东投奔天子!”

    赵云笑着给武松纠正:“我不是去投奔天子的,我只是去依靠义弟,寻个落脚之处!我是客居江东,并非要出仕!”

    “却是为何?”武松一副大惑不解,“兄长的身手胜过武二百倍千倍,为何不出仕?”

    赵云苦笑一声:“你不懂,不必再问!”

    如果说曹操的座右铭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可天下人负我”的话,赵云的处世准则就是“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也不能负天下人!”,有公孙瓒在看着自己,赵云绝对不会让自己背上贪图富贵,改换门庭的骂名,除非公孙瓒死去!

    “多谢子龙壮士说服二叔!”

    潘金莲亦是肃身拜谢,感谢赵云说服了小叔子照顾自己。

    潘金莲从小无父无母,武大死后再也没有亲人,倘若武二把自己舍弃了,实在不知道该去何处?当然,若是武二现在把自己舍弃了的话,就跟着这个叫赵子龙的侠客走,看他像个侠肝义胆的汉子,应该不会拒绝自己。

    当然,这只是武如意内心的想法,表面上绝不敢表露出来。万一被脾气暴躁的二叔看出了自己内心的不安分,只怕绝不会给自己好脸色。

    清河镇在许昌的最南面,距离许昌**十里路,报信的曹兵来来回回至少需要半天的功夫,向南再走七八十里就进入了南阳地界,那面就是刘辩的地盘。因此一行也不急着赶路,武松与赵云一起动手,在旷野中立起了一座坟茔,记住了旁边的地理特征,便一起上马朝南面的宛城而去。

    十月初,已是寒风瑟瑟,遍地寒霜。

    洛阳城周围,西汉军秘密调动,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夜色已深,但朱儁的司徒府依然是重兵巡弋,严防刺客或者间谍潜入。

    书房之内,五十余岁的朱儁正在与自己的兄弟朱明,以及侄子朱棣,还有外甥李本密谋对策。

    坐在朱儁对面的朱明四十岁出头,身材七尺多一些,说话的时候不怒自威,现在官拜五官中郎将,是天子刘协为了遏制杨氏一族的实力,在宦官魏忠贤的建议下提拔上来的。对此杨素大为光火,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只是碍于朱儁的面子,最后才妥协让步,让这朱明做了五官中郎将。

    要问这朱明是谁?答案就是上次被刘辩的儿子刘裕爆表出来的xxx,历史上曾经做过皇帝的那个人,大明朝开国太祖朱元璋。这一世植入的身份是西汉司徒朱儁的一母同胞兄弟,姓朱名明,字元璋。

    坐在朱儁面前的朱元璋相貌并不像传闻中那样丑陋,下巴是有些长,但却没有大的像馒头这样夸张;脸上也有不少的雀斑,甚至还有几个痦子,但却不是满脸麻子;耳朵肥大,和刘大耳有的一比。若是刘辩见到的话,一定会让他和刘备站在一块,比比谁的耳朵更大一些!

    总之一句话,朱元璋的相貌虽然不像传闻中那样丑陋,但与英俊绝对差了十万八千里,说他是历史上最丑的皇帝,估计大有希望摘取桂冠。

    站在旁边参谋的是朱元璋的儿子朱棣,爆表带出来的,看起来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比起相貌异常的老爹来,则英俊魁梧了许多,浓眉大眼,器宇不凡。

    另外一个年轻人同样是被朱元璋爆表带出来的,大明朝开国大将李文忠,是个擅长攻城的猛将,威名赫赫,功绩不输徐达多少,尤胜常遇春一筹。与上一世的李文忠一样,现在的李文忠同样也是朱元璋的外甥,当然了,也是朱儁的外甥。

    此刻,这一家子正在密谋瓜分杨氏的权利,朱儁本来甘心被杨彪、杨素父子压制,但在这个兄弟与侄子的鼓舞下,内心逐渐的产生了与杨家一较长短的野望。

    “元璋,你说杨素这次发兵攻打岳飞,定然不能成功,有何依据?”朱儁眉头锁起,问道。

    朱元璋阴恻恻的一笑:“若是杨素肯亲自出兵就好了,咱们正好可以参他一本目无君主,拥兵欺君!”

    “杨素自然不会出城,况且吕布已经做了杨彪的女婿,只怕杨家不好斗啊!”朱儁一脸的困难,“以愚兄之间,咱们还是踏踏实实的辅佐杨素,谋取一份功名算了!免得输给了杨家,为我朱氏招致祸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