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零九 枪出如龙

    驿道上尘土飞扬,曹昂率领数百悍卒一路打探,逐渐追上了武松。▲∴頂▲∴点▲∴小▲∴说,

    “嫂嫂,请带着兄长的尸体继续向东,容我截杀这批曹军!”武松一跃下马,喝令潘金玲载着武大的尸体继续向前。

    潘金莲泪眼婆娑:“奴家不会骑马,我也不敢离开二叔,现在你哥哥已经过世,这个世上除了二叔之外,嫂子再也没有亲人了,呜呜……”

    潘金莲的哭声让武松有些心烦意乱,在马臀上使劲的拍了一巴掌,喝一声“驾”,坐骑吃痛,撒开四蹄向前奔跑。吓得潘金莲急忙抱住马颈,拼命大喊“二叔,你一定要平安的赶上来哟!”

    看着追兵尚且有些距离,武松闪身躲到驿道旁边的杨树后面,挥起钢刀奋力的朝一颗比碗口还要粗些的杨树上猛砍几刀,然后屏住呼吸静待追兵。

    “驾”马蹄声得得,曹昂一马当先引领着追兵疾驰而来。

    “断!”

    武松一声咆哮,手中钢刀再次狠狠的砍在刚才的刀痕上,只见木屑纷飞,高耸入云霄的杨树应声而折,带着呼啸声砸向路面。

    “咴……”

    路面上人喊马嘶,乱作一团。

    冲在最前面的曹昂猝不及防,被从天而降的杨树重重的砸下马来,口吐鲜血,昏迷不醒。除了曹昂之外,还有五六名冲锋在前的曹兵也被大树砸中,纷纷坠马跌落在地。

    “还我兄长命来!”

    武松一声咆哮,提刀从树林里蹿了出来,嗖嗖嗖的就是几刀。寒光到处,砍翻数人。

    “快快救护长公子!”

    曹军虽慌不乱。几个曹昂的随身心腹从大树底下拖出曹昂,进行急救。其他数百名悍卒则各自提刀舞枪。策马向前,将武松团团围困在了中央。

    武松怒喝咆哮,一口钢刀舞的风雨不透,在曹兵的围困中奋力搏杀,每一刀下去都会砍断一柄枪杆,或者震飞一把刀剑。在防守的密不透风的同时,还时不时的抓住机会,将马上的曹兵砍落马下。

    但曹昂的这帮亲兵全部是从虎豹骑里面挑选的精锐,战斗力与曹安民带的那帮乌合之众不可同日而语。俱都是以一当十的角色。武松虽然奋力死战,不仅无法杀退曹兵,反而逐渐的陷入困境之中。

    一名曹兵校尉手提长枪,在外围大声的吆喝指挥:“给我生擒活捉了,长公子现在不知死活,不把凶手捉回去,如何向主公交代?”

    “抓活的!”

    数百名曹兵在校尉的指挥下纷纷列阵,一轮轮的向困在中央的武松发起了冲锋,长枪、大刀、甚至是手斧。一浪接着一浪的袭来,包围圈越来越小,慢慢的将武松闪转腾挪的空间全部封死。

    “枪阵!”

    随着校尉的一声怒吼,五六十名手持长枪的曹军悍卒同时策马向前。五六十条长枪同时刺出,层层叠叠,互相交织。瞬间就构成了一张罗网。将武松压制在了枪阵之下!

    前方的十字路口,潘金莲惊慌失措的勒住了马缰。不知如何是好?

    悠然的马蹄声从北面传来,潘金莲急忙举目远眺。

    只见一匹白马由远及近。马鞍上一个英姿勃发,器宇轩昂,一身白袍银甲的美男子手提长枪,控辔徐行。在他的身后,似乎还有一名女子同乘一骑,只是被挡在身后,看不清模样。

    “好英俊的男子!”

    看着策马而来的赵云,潘金莲不由得有些痴了。本来看着自己的小叔子高大魁梧,浑身充满了男人味,但比起这个策马而来的白袍将军,却是逊色了许多。

    策马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年春季在黄河岸边枪挑铁木真耳朵,搭救了蔡琰的赵云。因为被哲别冷箭射伤,一直在河南境内养了三个多月。

    一开始,赵云真的只是想救人,从来没有想过儿女私情。

    但蔡琰爱他一表人才,爱他英雄了得,爱他侠肝义胆,不顾一切的痴恋上了赵云。

    赵云终究也是有血有肉的男子,也有寻常人的七情六欲。蔡琰虽然并非国色天香,但也是上乘之色,自有一股书香气质,言谈举止优雅从容,再加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慢慢的相处下来,赵云也是暗生爱慕。

    整日里耳鬓厮磨,四目相对,在某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英雄美人终究滚了床单!

    爱情一旦擦出火花,彼此的生命中就就有了对方的烙印。虽然蔡琰的父亲才去世不久,按照规制,子女至少要守孝三年,但蔡琰不在乎,她愿意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心爱的男人,不肯让世俗陈规束缚了自己的幸福。

    一对伉俪纵马过了黄河,在赵云的故乡,燕赵之地游侠半载。半月之前蔡琰突然有了妊娠反应,赵云这才认识到,自己不能再继续游侠了,是时候构筑一个属于自己的爱巢了。

    故乡真定一直战火频仍,袁绍、公孙瓒、冉闵、刘和,甚至是乌桓、鲜卑,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每天烽火不断,显然不是栖身之地。赵云思前想后,最终决定前往宛城投奔自己的结义兄弟杨再兴,寻个栖身之地。

    于是伉俪二人再次返回黄河南岸,一路纵马放歌,一边游览大好河山。一路走走停停向宛城赶路,直到此刻,恰好遇见了前面路口彷徨失措的潘金莲。

    “壮士,救命啊!”

    潘金莲从花痴中醒悟了过来,急忙大声呼救。

    “咦……夫君,前面有女子呼救,快去看看!”蔡琰催促赵云道。

    赵云打马向前,拱手询问:“这位娘子要去哪里?因何呼救……”

    说话间看到了马鞍前面的武大尸体,不由得眉头微皱:“嗯?娘子莫非遇上强人了?”

    潘金莲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回这位英雄的话,不是遇上强人了,而是遇上了贼兵!贼兵们杀了我……杀了我夫……夫君,现在正在围杀我二叔,还请英雄仗义搭救,小女子一定铭记大恩,没齿不忘!”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如此欺男霸女,究竟是官兵还是强贼?”

    赵云勃然大怒,翻身跳下马来,搀扶蔡琰下马:“夫人在此刻等候夫君片刻,容我去把人救出来!”

    “夫君快去救人!”

    蔡琰莞尔一笑,示意赵云不用管自己。大半年的相处下来,自己男人有多大本事,蔡琰比谁都了解,能够凭一人之力杀退上千匈奴悍匪,大江南北来去自如,区区几百名曹自然不在话下。

    “驾!”

    随着一声叱喝,赵云扬鞭纵马,挥枪而去,在秋阳的照耀之下,银光闪烁,英姿勃发。

    潘金莲目视着赵云远去的英姿,再次犯痴:“好英俊的男子!若能嫁的这般英雄郎君,不负红颜一场,可惜我却没这般好命!”

    再把目光投向站立在驿道边等候的蔡琰,目光中满满的都是羡慕嫉妒。

    “吼!”

    五六十名曹军悍卒把长枪编织成的枪阵笼罩在武松的头顶,齐声喊着口号要把武松压倒在地。武松自然不甘心束手就擒,嘴里发出虎吼,将钢刀扛在头顶,企图将枪阵冲开。一时之间,双方陷入了较力之中。

    “再加把劲!”外围的校尉大声吆喝。

    “吼!”

    曹军悍卒齐声呐喊,手中的长枪用尽全力向下施压,一个个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随着他们的用力,笼罩在枪阵之下的武松被一点点压了下去,由一开始站立的姿势慢慢的蹲了下去……

    “看枪!”

    随着一声雄浑的叱喝,赵云拍马杀到,手中长枪白蛇吐信,如同白驹过隙。

    正在指挥的校尉还没反应过来,只看到眼前银光一闪,瞬间就被刺于马下。

    “开!”

    赵云立马驿道中央,手中长枪猛地插入了曹军枪卒编织成的枪阵之中,伴随着“蓬”的一声巨响,眼见就要把武松压趴下的几十条长枪一下子被挑了开来,许多猝不及防的兵卒拿捏不住手中的长枪,纷纷扬扬的飞上了半空之中。

    “看刀!”

    绝处逢生的武松大喜过望,猛地挺直了身躯,手中钢刀画个半圆,狠狠的砍向曹兵,伴随着砍破甲胄的声音响起,瞬间就有三五人被砍下马来。

    “曹孟德的队伍就是这般军纪吗?欺男霸女,杀滥杀无辜,真是让人失望呢,就让某来替天行道!”

    赵云长啸一声,催马舞枪向前奋力刺杀,所到之处无人能敌,数百名曹军精锐悍卒如同波开浪裂一般纷纷后退,躲闪不及被刺于马下者不可胜数。

    武松不由得看的呆了:“好厉害的枪法,世上竟有如此本领高强之人,当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这用枪的实在厉害,我等不是对手,速速撤兵回报太守去!”

    曹兵被赵云冲的阵脚大乱,实在抵挡不住,只能带着昏迷不醒的曹昂掉头向许昌方向败逃而去。

    看到曹兵退走,赵云与武松也不追赶,拱手见礼。

    武松纳头便拜:“在下阳谷县武松,多谢这位壮士救命之恩,不知道尊姓大名?”

    赵云扶起武松,莞尔笑道:“武兄弟不必多礼,某乃常山赵子龙是也,恰好途经此处,路见不平自然要拔刀相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