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三百零七 背后捅刀

    李靖率军北上后,刘辩并没有进城,而是率领剩下的一万五千人马在下邳城外安营扎寨 ,虚张声势的把下邳给“围”了起来。

    此后的几天,下邳城门紧闭,不放任何闲杂人等出入。城头上的守军每日摇旗呐喊,城下鼓噪列阵,俨然一副僵持不下的态势。

    曹嵩已经下葬了三个月之久,但曹操却仍然以为父守孝为名,在老家谯县坐镇,掌控全局。

    曹操本来打算以为父报仇的名义染指徐州,奈何吕布、皇甫嵩在荥阳屯集重兵,距离陈留不过三百里的路程,守将曹仁、于禁压力巨大,六万守军无法调动。只好命夏侯渊、乐进率领攻打青州黄巾的人马绕过山阳、沛县攻掠徐州,先试试陶谦军的战斗力,然后再另做打算。

    只是让曹操没想到的是陶谦竟然遇刺身亡,更没想到的是这边刚刚获得情报,那边刘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广陵,围困了下邳。并且修书一封送了过来,说徐州已经在天子治下,让自己把人马撤回来。

    这让曹操有些忿忿不平,心中陡生怨恨:“吾为他人做了嫁衣也!岂能如走狗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立即修书命夏侯渊、乐进继续屯兵彭城,保持对徐州的压力,然后派遣使者赶往下邳,向天子提出了要求:第一,归还父亲的遗产,第二交出陶谦的妻妾子孙,自己要手刃陶谦的子孙,为父亲报仇雪恨。

    接到了曹操的手书。刘辩在大帐中来回踱步沉思。

    随着实力的壮大,曹操现在的野心也日渐膨胀。手握二十多万大军,又逢此乱世。想来曹操肯定不会心甘情愿的做个臣子,不管早晚,自己与曹操必有一战!

    毫不客气的说,陶谦的后裔现在对刘辩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但倘若就这样接受曹操的威胁,把人交出去,天子的颜面何存?而且势必也会让徐州的文武幕僚心寒,刘辩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而且,刘辩也知道曹操索要陶谦家人替父报仇是假。真正的目的是眼红自己兵不血刃的拿下了整个徐州,想从中分一杯羹而已。当即修书一封,派遣陈群出使谯县,斡旋此事。

    刘辩在书信中回复:可以把曹嵩的遗产原封不动的交还,但陶谦的妻妾子孙都是无辜之人,而且也是自己的子民。作为大汉皇帝,自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大汉法律之外使用私刑。作为对曹操的补偿,愿意把山阳郡拱手相让。

    能够拿下山阳郡,自然比杀掉陶谦的无能儿子。寡妇遗孀要强一万倍,但曹操仍然有些不满足,更希望能够换回沛国。

    “陈长文请回去转达陛下,操乃汉臣。岂敢觊觎领土?吾只要陶谦家人,替父报仇!”曹操故作姿态的一口拒绝。

    陈群莞尔笑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曹公也休要与我拐弯抹角!陈群本是陶谦属官。此刻却代表天子出使,难道曹公就看不出这里面的蹊跷么?”

    “难道下邳现在已经被天子所破?”曹操恍然顿悟。“汉军围城是假,意在蛊惑袁绍?”

    陈群颔首赞许:“我就知道曹公是聪明人。一切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先前蒙曹公厚爱,修书召唤,群未能到曹公麾下效力,心中惶恐不安。此次毛遂自荐的出使谯县,就是为了让曹公得到最有用的军情,也算是回报你的器重之恩。至于什么军情,某不会吐露半个字,全靠曹公自己琢磨!”

    “看来袁本初大难将至也!”曹操一副兔死狐悲的表情,心中已经把李靖的计划猜透了十之**。

    陈群继续施展三寸不烂之舌:“冀州土地肥沃,领土千里,邺城更是下四大都城之一,曹公此时不取,更待何时?区区沛县,比起千里冀州来,岂不是萤火比之皓月?”

    “吾与袁本初乃是故交,岂能落井下石,在背后捅刀子?”曹操一副为难的样子。

    陈群大笑:“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可让天下人负我!以曹公的干练果断,想必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哈哈……知我者陈长文也!”曹操先是一愣,随即放声大笑,“天予不取,必受其乱!我不取冀州,必然也会为他人所得!待天子大军断了袁本初后路之时,操必然提兵过河,鲸吞冀州!”

    陈群亦是放声大笑:“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曹公真豪杰也,能审时善度势,将来必成一方霸主也!”

    在陈群的斡旋之下,曹操同意了刘辩的条件,收回父亲的遗产,命夏侯渊、乐进从彭城退兵,占据青州黄巾退走之后的山阳郡。并决定立刻返回许昌,暗中筹集兵马,只要袁绍后路被断,就立即落井下石,在背后捅袁绍一刀。

    曹操明白,在西方有刘协,东方有刘辩的情况下,自己被夹在中间,仅凭现有的地盘远远无法抗衡,只有拿下冀州,摆脱腹背受敌的局面,才能成就霸业。在生死存亡的面前,与袁绍的旧情也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更何况,倘若刘辩的军队真的截断了袁绍的退路,即便自己不出兵,幽州的公孙瓒,以及冉闵也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与其让公孙瓒、冉闵坐大,还不如抢先动手,把土地肥沃,人口富庶的冀州拿在手中。只要冀州到手,这天下霸主必有自己一席之地!

    协议达成,陈群辞别曹操,准备返回下邳复命。

    曹操执手不舍:“操与陈长文一见如故,对你的才华更是仰慕许久,不如留下来辅佐操吧,吾保证长文的地位只会比在天子麾下高,不会低!”

    “谢过曹公厚爱,但群已经投靠了天子。实在不敢做背信弃义的三姓家奴,还望曹公见谅!”

    陈群谢过曹操的挽留。带了随从,纵马扬鞭。向下邳返程而去。

    待陈群远去之后,曹操叹息一声:“如此大才之人未能为我所用,真是让人惋惜呢!”

    又吩咐族弟曹彬道:“国华你立即带着子丹去濮阳,在那里秘密集结四到五万兵马,只要袁绍后路被断,某立即提兵过黄河,直扑邺城!”

    要问曹彬是谁,就是被刘辩的儿子刘裕爆表出来的那个统率值为93的曹x,也是宋太祖赵匡胤手下的大将。曾经灭后蜀、平南唐,是大宋的开国名将,在前些日子被以曹操族人的身份爆了出来。

    曹彬得了命令,立即与年轻的曹真带领了一部分随从赶往了濮阳,暗中调集兵马,招募士卒,准备在袁绍的背后捅刀子。

    曹操留下兄弟曹德与次子曹丕继续为父亲守孝,自己带了典韦、许褚、曹纯、曹洪等人快马赶回许昌,暗中调集人马。争取以席卷之势抢在冉闵与公孙瓒之前收割冀州。

    临行之前又命夏侯尚前往山阳郡接替夏侯渊、乐进镇守城池,命夏侯渊、乐进率兵北上,在东阿屯兵,隔着黄河虎视邺城。随时准备过河抢夺地盘。

    两日之后,陈群回到了下邳,向天子复命:“启禀陛下。微臣已经说服曹操接受条件,并且成功的鼓动曹操从袁绍背后出兵!”

    刘辩抚掌大笑:“好……陈长文真是出色的说客。当记大功一桩!”

    当然,刘辩绝不会这样便宜曹操。在陈群出使谯县的时候,已经派使者快马加鞭的赶往北平,通知公孙瓒,让他做好进军冀州的准备。到时候,包括公孙瓒、曹操、袁绍,甚至冉闵在内的几家诸侯之间必将有一场恶战。坐收渔翁之利,是刘辩最乐意看到的结果。

    成功的说服了曹操,了却了曹家与陶家的恩怨,刘辩命糜竺派人把陶谦的家人送出下邳,遣返回老家丹阳。反正丹阳就在江东治下,距离金陵不过一百五十里路,料陶谦这两个懦弱无能的儿子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陶商兄弟侥幸捡回一条命,磕头如捣蒜般跪拜谢恩,然后惶惶如丧家之犬般逃离了下邳,自此陶谦的势力从徐州彻底消失的干干净。

    陶氏一家离开徐州后,刘辩继续佯攻下邳,并密切关注李靖大军的行动,只要斩断了袁绍的退路,便立即三路进军,合围袁绍的十万主力,争取一鼓作气打残袁绍。

    九月底,许昌县,清河镇。

    在街巷的尽头,有一座悬挂着“武氏烧饼”的店铺,虽然地段不好,但每天都会有许多客人过来吃烧饼,当然更重要的目的是为了看看烧饼铺的老板娘。

    曹安民四处张贴募兵告示归来,饥肠辘辘,遂引领了数十名随从打马直奔清河镇而来,在街巷看到了悬挂着“武氏烧饼”的店铺,遂翻身下马,准备吃一顿烧饼充饥。

    “滚开!”

    曹安民一把掌扇翻了几个登徒浪子,把所有吃烧饼的人全部赶走,然后在店铺里仅有的几张桌子周围坐了,大声吆喝道:“给曹爷及弟兄们上一百张烧饼,用最快的速度,晚了就把你这店铺一把火烧了!”

    “军爷息怒,一百张烧饼怕是需要半天才能做出来!”

    随着一声让人酥到骨头的女人声音,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妇人袅袅婷婷的走了出来,腰肢如同杨柳一般摇摆,端的是风情万种。一张俏脸生的唇红齿白,杏脸桃腮,一双美眸还未说话,便已经能够夺人魂魄。

    “哎呀……这种小地方竟然有如此美貌的女子,哈哈,这趟清河镇真是没有白来!”曹安民色眯眯的盯着烧饼铺的美艳老板娘,不由得放声大笑。

    (今天是周一,凌晨过后准时送上更新,求推荐票,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