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九十五 做死的陶谦

    安置好了李靖和高宠,刘辩最后还要接见一下张居正。¤頂點小說,

    正在印书局忙碌的张纮得知消息后,吃了一惊,不知天子忽然招族弟张辅进宫何事?匆忙收拾了下衣冠,带着张居正来到了乾阳宫面圣。

    “臣等拜见陛下!”张纮、张居正兄弟一起作揖施礼。

    刘辩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了张居正一番,只见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脸庞偏瘦,脸色虽然恭谨谦逊,但双眸之中却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强。

    除此之外,给刘辩印象最深的就是张居正虽然是这次召唤出来的三人中武力最低的,但身材却是最高的,既瘦削又高挑,足足有八尺五寸,比力挑滑车的高宠甚至还略微高了那么一点。

    当然,也仅仅只是个头高了一些而已,从体型的健壮魁梧上来看,与高宠完全不是一个档次,高宠肩宽壁厚,虎背熊腰,看起来就像一座塔,而张居正更像一根电线杆,如果两人迎面撞个正着的话,刘辩估计高宠能把张居正撞的骨折了。

    “看来身高和武力并不一定成正比啊,身材高并不等于武力就高!”

    刘辩在心里喃喃自语了一声,和颜悦色的招呼张氏兄弟平身,“令兄弟免礼,起来说话!朕今日招你们入宫,非为别事。一来询问一下印书局的工作进展,二来有人向朕举荐张叔大,说他满腹经纶,胸怀治国之道,故此招来见识一下。”

    张氏兄弟听后方才心安。张居正急忙作揖谦虚:“不知哪位大人抬爱,小臣只是略通诗书而已。岂敢当此谬赞!”

    张纮先汇报印书局的工作进展:“回陛下的话,印书局目前的工匠已经扩大到了二百多人。又制作了近百套活版印刷模具,工匠们昼夜轮流赶工,这段时间下来已经印刷了五千多册各类书籍。”

    刘辩颔首赞许:“张子纲的工作卓有成效,当记一功!另外,在给书籍定价的时候,那些世家贵族比较喜欢的书籍,例如养生、强身之类的书籍价格可以定的稍微高一点,那些比较受农民欢迎的书籍,例如识字、算术、种植之类的书价格定的低一些。钱从富人身上赚,要让百姓享受最大的实惠!”

    “臣谨遵圣谕!”张纮躬身领命。

    张居正却是满满的赞叹:“陛下生财有道,进退自如,真有道明君也,小臣佩服的五体投地!”

    刘辩笑吟吟的看着这位万历年间的权臣与能臣,不动声色的道:“那就把你的治国之道说来让朕听听!”

    既然蒙天子垂询,张居正也不客气,清了清嗓子便把自己的治国谋略说了一遍,包括整顿吏治、改革赋税、清查土地、改革官吏选拔等等。说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直让刘辩听得频频颔首赞许,而张纮却是一愣一愣的。“我这兄弟本事竟然比我还大?”。

    就在张居正侃侃而谈的时候,刘辩也没有闲着,一直在心中盘算如何安排张居正的职位?

    政治水准是个复杂的问题。张居正的政治能力被系统评了202分,说明他的政治综合能力更强一些。但绝非在所有领域都可以压制其他人。举个例子,管理农业张居正就不一定能胜过徐光启。而输送粮草,供应前线也不一定能胜过荀彧,他的评分之所以这么高,估计变革加分不少。

    而现在的江东刚刚稳定下来,刘辩手中掌握的土地也是有限,全国各地烽火四起,诸侯间的战争此起彼伏,现在还远远不到变革的时候。要发挥张居正的特长,最好的时间应该是在平定天下之后的太平盛世,而不是现在。

    而且,提拔文官甚至比提拔武将的难度还要大。武将就算没军功,只要有武力就好办,就像高宠,我谋略一般,但我能打啊,我提着长枪冲上去一阵翻江倒海,啪啪啪的干翻成百上千的敌人,由不得你不服!

    但文官显然不行,文官的政绩出来的比较慢,迟则三五年,快的话也要一年半载。若是贸然把张居正提上高位,其他人肯定不服!

    现在的九部尚书之中,黄琬、陆康、孔融都是老资历,孔融还有让北海之功,陆康有献庐江之功。其他的几位尚书之中,刘基、鲁肃,跟随自己时间最早,那时候自己连一县之地都没有,刘基屡次献策,鲁肃治理地方,献财产有功,都是最早的从龙之臣,所以别人说不得什么。

    狄仁杰加入的比刘基、鲁肃稍微晚了那么一点,但那时候刘辩手中也仅仅只有一座建业郡,而且狄仁杰精通律法,在压制士族方面手段强硬,也干出了成绩。徐光启加入的最晚,但靠着在农业上的超强天赋,以及兢兢业业的作风,实打实的为自己拼出了一片天地。

    可以这样说,张居正的能力足以担任任何一个部门的尚书,但资历却远远不够,还需要继续磨砺镀金,从底层官员做起。

    “张卿果然满腹政略,再让你继续在印书局工作就屈才了,目前的学部衙门缺人,朕任命你为学部员外郎,去学部任职去吧!争取用你的才智,尽早的让朕的治下各县城,各乡亭都有学院私塾,让所有的孩童都能读书识字!”

    刘辩权衡到最后,决定把张居正送到学部衙门,管理全国的教育事业。

    刘辩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深意,朝廷现在的选材制度还是以前的“推举制”,一是“选秀才”,二是“举孝廉”,极大的制约了朝廷选拔人才。刘辩一直想推行“科举制度”,让有才华的学子报国有门。

    但科举制度无疑将会极大的损害世家的利益,非铁腕之人不足以推行,所以刘辩觉得张居正是最合适的人选。先让他在学部衙门做个三年五载的教育部长。培养大批的学生,威信就慢慢刷上去了。到时候再推行科举制度,张居正的学生遍布天下。届时所面临的压力就要小的多。

    张居正闻言喜出望外,急忙躬身谢恩:“谢陛下厚爱,臣一定鞠躬尽瘁,不负陛下所托!”

    刘辩点点头:“那你就去学部衙门报道吧,目前的学部尚书由孔文举兼任,他忙碌不过来,衙门里冷冷清清,缺乏有能力的人才,你正好可以过去大展手脚。”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就到了步练师进宫的日子。

    在礼部尚书孔融的主持下,步练师以“美人”的身份被纳入了乾阳宫。整个宫廷少不得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庆贺一番。

    但步练师只是被赏了“美人”的头衔,而且淮阴步氏家族也不能与吴郡陆家相提并论,所以婚礼的规模与武如意入宫之时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欢庆的范围也仅仅局限在乾阳宫。

    华灯初上,繁华散去。

    一身喜气的刘辩来到了洞房,揭开凤冠霞帔,便看到了步练师那张薄施粉黛的俏脸。白玉凝脂,眉目含春,羞怯怯的唤一声“陛下”,便钻进了天子的怀抱。

    罗衫褪去。床榻轻摇,一夜巫山**,说不尽风流快活。二八妙龄的女子在这一夜终究由少女变成了人妇。

    次日早晨,刘辩并没有因为洞房花烛而辍朝。依然早早的来到了太极殿召见文武百官。而新婚燕尔的步练师则精心打扮一番,从太后的寿安殿。再到皇后的椒房殿,贤妃的长春殿,以及武昭容,冯淑仪那里挨个问安。

    太极殿中,刘辩高高端坐在上方,接受群臣的朝贺。

    正朝议间,忽然有侍卫快步走来:“陛下,有来自徐州方面的紧急书信送到!”

    先由小太监接过呈交给郑和,再由郑和转交给天子。

    刘辩看完之后不由得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怒斥道:“陶谦这个老贼,越来越放肆了!”

    原来这封书信是糜竺派人送来的,书信中说道,大儒郑玄在金陵给卢植吊唁完毕,返回高密的途中,在下邳受到了陶谦的接待。

    郑玄推辞不过,只好跟着陶谦到下邳城中做客,本来以为三两天就可以离开了,谁知道陶谦却迟迟不让郑玄离开。无论郑玄怎么软磨硬泡,甚至是态度强硬的训斥,陶谦就是不让郑玄走,最后甚至避而不见,把郑玄软禁在了下邳。

    “朕还以为我那两百名侍卫已经把郑康成送回了青州,原来是被陶谦这老贼扣押在了下邳,怪不得到现在音讯全无,真是欺朕太甚!”刘辩怒不可遏,待百官看完书信之后,拍案怒骂。

    刘伯温手捧笏板,分析道:“只怕陶谦这是讨好洛阳的举动,郑康成名闻天下,是儒学的代表,他支持陛下便会惹得许多儒生把陛下当成正统!而陶谦私自扣留郑大师,只怕是意图把康成先生送到洛阳去,让圣上在天下儒生的眼里丢尽颜面!”

    刘辩咬牙切齿的怒骂:“陶谦老匹夫不遵圣谕,朕以司徒之位相召,他置若罔闻,完全不理不睬,简直与谋反无异!”

    “打这个老匹夫,俺周幼平愿做先锋!”周泰第一个跳出来嚷嚷。

    众武将群情激奋,孟珙、关胜、廖化、文鸯等纷纷求战:“陶谦蔑视天子,形同谋反,分明是以为我大军在外,奈何他不得,请陛下下令,大军渡江北上,直指下邳!末将等誓要生擒了陶谦这老贼,来给陛下处置!”

    换了一身朝服的高宠大步出列:“陛下,宠这两年漂泊在外,寸功未立,愿求一支人马,充作先锋,誓破下邳城门,以报陛下器重之恩!”

    (最后还是要说一下高宠的字啊,这原作者真够懒的,创造了这么一个牛逼吊炸天的人物,却不给他一取一个字,让剑客在这里费神!有同学建议高大上,后来又来了高富帅,再后来又来了高血压,还有高力士,还要高敢达,好吧剑客迷糊了……我觉得都挺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