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九十 儿子爆表,佳人舞剑

    消息是怎么传开的,刘辩一点都不关心。△↗頂頂點小說,

    拥有一个强大的母亲,还有一个穿越的父亲,生出一个天赋异禀的儿子,实在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如果说穆桂英的武力是女将中的千古第一,刘辩觉得有待商榷,但若说穆桂英是史上最强的女将前三,刘辩觉得应该能有穆桂英的一席之地。而自己这个父亲来自一千八百之后,大脑中还携带了召唤系统,生出来的儿子远超常人,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传开就传开吧!西楚霸王能举起千斤的青铜鼎,岳都督家的岳云十二岁就能打败数十名兵卒,这叫做天生神力,与妖孽有什么关系?”

    刘辩不以为然的安慰着满脸愁容的穆桂英,“吾儿寄奴将来必然有霸王之勇,助朕扫平天下,此子必然会大放光彩,倘若再有人乱嚼舌根,朕必然会重重的治他的罪!”

    “陛下这样说,臣妾就放心了!妾身所忧者,并非流言蜚语,乃是陛下的看法。”听了丈夫的话,穆桂英转忧为喜。

    刘辩现在也顾不上和穆桂英闲聊,最关心的是儿子刘裕的各项属性,不知道系统现在能否检测出来?

    “之前检测吾儿刘齐的时候,系统说婴儿满一周岁之后才能检测到属性,虽然寄奴他现在只有五个月,可是已经能够走路了,或许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满周岁的状态,说不定系统能够检测出来。”

    刘辩在心里打定主意,便怀抱着五个月的儿子在长春殿里来回溜达。表面上假装逗弄儿子,却在暗地里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本宿主查询一下吾儿刘裕的各项能力值!”

    “你这儿子还不满一周岁……”

    “让你查你就查。系统不是应该无条件执行宿主的命令吗?”刘辩拿出了天子的威风。

    “好吧……如你所愿,系统马上启动检测!”

    “叮咚……竟然检测到了。巅峰刘裕——统率95,武力xxx……”

    刘辩只觉得脑海里“嗡”的一声响,系统出现了爆表反应,虽然猜测自己的儿子是个猛将,但没想到的是竟然达到了爆表条件,不由得又惊又喜。

    “什么意思?xxx是多少?200应该爆不了,至少202吧?或者202,你给个xxx的数据几个意思?”

    系统满腹委屈的解释:“这种情况怎么能怪我?早就说过你儿子没满周岁,不一定能够检测到详细信息。现在所测出来的武力值就是xxx,反正你儿子刘裕的武力已经超过了200,详细数值还是等你儿子满一周岁之后再检测吧!”

    “那智力与政治两项属性呢?测出来了没有?”刘辩追问

    “刘裕——智力86,政治80,就是这样了。本系统已经被爆,马上为宿主提供爆表名单,然后进入为期三天的修复期!”

    刘辩急忙把儿子递给穆桂英:“朕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国事,爱妃先抱着儿子,让人给朕准备笔墨!”

    很快的。笔墨纸砚准备完毕。

    刘辩在桌案后面跪坐提笔点墨,宫女们都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敢靠的太近,甚至就连穆桂英也识趣的躲开。军政大事不是她们这些女人所能过问的。

    “来吧,速速提供爆表名单,朕已经做好了准备!”

    “第一名爆表人选:曹x——统率93。武力87,智力85。政治82。所属年代:未知,目前所在地:许昌。”

    “第二名爆表人物:魏xx——统率89。武力98,智力72,政治56。所属年代:隋唐,目前所在地:成都。”

    “第三名爆表人物:xxx——统率95,武力82,智力92,政治97,所属年代:未知,目前所在地:洛阳。其他资料:皇帝。”

    “第四名爆表人物:杜xx——统率56,武力52,智力96,政治97,所属年代:未知,目前所在地:未知。”

    “第五名爆表人物:x秀x——统率90,武力85,智力87,政治89,特殊属性:蛊惑,所属年代:未知,目前所在地:交州。”

    “第六名爆表人物:夏xx——统率86,武力99,智力73,政治58。所属年代:未知,目前所在地:未知。”

    “第七名爆表人物:xx宗x——统率92,武力96,智力78,政治82,所属年代:未知,目前所在地:辽东。”

    “叮咚……爆表名单已经全部提供完毕,本系统将进入休眠状态,三天之后苏醒。”

    待墨迹晾干之后,刘辩把纸张折叠起来交给郑和给自己带回含元殿御书房,然后又陪穆桂英闲聊了些许时刻,安慰她不必多虑,然后起身告辞处理政务去了。

    午饭过后,和珅屁颠屁颠的来到了乾阳宫,满脸堆笑的作揖施礼:“陛下,好消息啊好消息!”

    “哦,什么好消息,说来听听?”刘辩放下手里的奏折,揉了揉太阳穴,问道。

    和珅眉开眼笑的道:“回陛下的话,步子山已经带着堂妹步练师来到了京城,此刻正在乾阳宫门外候着。陛下啊,非微臣夸口,这步娘子当真是温柔娴熟,仪态端庄,虽不敢说倾国却也称得上倾城!恕微臣说句大不敬的话,论美貌步娘子决不在几位嫔妃之下,陛下有艳福了!”

    “呵呵……那好,带进来让朕看看!”难得这几天有些闲暇,既然有美人送上门来,刘辩自然要好好一饱眼福。

    和珅领命而去,不大会儿功夫就与步骘在前,身后引领着一个年约二八,身段窈窕。一袭白色拖地长裙,走起路来风姿绰约。气质不凡的少女来到了含元殿。

    步骘先施礼参拜天子,然后转身对步练师道:“上边的便是当今陛下。妹妹快快参拜!”

    步练师得了吩咐,肃拜施礼:“奴婢步练师拜见陛下,愿吾皇早日一统江山,重振朝纲!”

    步家乃是淮阴大族,步练师算得上大家闺秀,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颇有名门闺秀的风范,声音娇柔甜美。让刘辩对她的第一印象大幅飙升。

    “步练师,抬起头来让朕欣赏下!”刘辩和颜悦色的吩咐道。

    得了天子吩咐,步练师落落大方的抬起头来,面含微笑,在一袭白裙的映衬下犹如一簇雪白的梨花,端的是明眸皓齿,臻首娥眉,让人只看一眼便会陡生我见犹怜的爱意。

    “果真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朕喜欢!”刘辩毫不掩饰欣赏之意。“佳人芳龄几何?”

    “小女子今年十五,过了九月之后便十六岁了!”步练师莞尔答道。

    和珅在旁边插嘴道:“已经不下了,已经不小了!普通人家的女儿十三四岁就嫁人了,步娘子今年已经十六岁。陛下赶紧择个良辰吉日把她纳入宫中吧!”

    “陛下,我这妹妹不仅人长得出众,还且还略通武艺呢!”步骘在旁边补充道。

    “哦……竟然还会武艺?”刘辩对步练师的兴趣顿时更浓了。

    印象中的步练师是孙权的爱妻。为人豁达大度,在吴国颇受尊重。生了一对强悍的女儿孙大虎、孙小虎,没想到这女子竟然还略通武艺。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兄长,不要取笑妹妹了,我只是略通剑术而已,岂敢在陛下面前班门弄斧?”步练师羞怯的低头说道。

    步骘微笑道:“妹妹不必谦虚,你的剑术至少在为兄之上,有长处尽管展现给陛下看就是,陛下是不会亏待你的!”

    “最美莫过于佳人舞剑!”刘辩却是兴趣盎然,击掌吩咐道:“来人,给步娘子准备一柄剑!”

    有小太监迅速的捧来一柄剑,呈交给步练师。

    刘辩却对着普通的剑不满意,吩咐郑和道:“这样的破铜烂铁怎么配得上佳人,取朕的凝霜剑来!”

    又对长裙翩翩的步练师道:“美人儿是否需要更衣?我这含元殿有更衣的地方,若是需要,朕亲自带你去更衣!”

    “谢陛下厚爱,只是舞剑罢了,长裙并不碍事!”步练师嫣然一笑,婉拒了天子的好意。

    片刻之后,郑和捧来了足可吹毫断发的“凝霜”剑,双手交给步练师,一脸恭敬的道:“步娘子请!”

    步练师拱手称谢,手腕一抖,拔剑出鞘,只见剑锋森然,满殿寒气,不由得赞叹一声:“好剑!”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单单只看步练师拔剑的动作,就让刘辩感到赏心悦目,爆发力十足,却又充满了女人的阴柔美感,配上一袭白色长裙,当真是风采翩翩,犹如仙子下凡。

    随着一声娇叱,步练师挥舞着长剑在含元殿里舞动了起来,只见她身姿婀娜,动如脱兔静若处子,矫健时犹如游龙,偏浅时犹如惊鸿,犹如雪中梨花迎风起舞,直让人看到美不胜收。

    美人起舞,才子怎能不吟诗作赋?面对着蹁跹舞剑的步练师,刘辩不由得诗兴大发,决定盗诗一首,继续为自己家的身份添砖加瓦。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只是背诵了一小段,刘辩这才明白,原来剽窃诗歌也是个技术活,你有本事你把全文背下来啊,反正我是做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