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八十九 皇室妖孽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进入了八月。↑頂點小說,

    秋雨连绵,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因为雨水的缘故,各地的战事暂时平息了下来,送到金陵的战报也少了许多,让刘辩总算有了放松身心的闲情逸致。

    卢植国葬结束后,刘辩果然按照承诺履行丈夫的职责,最先从皇后的椒房殿开始轮流夜宿,每个嫔妃那里睡三个晚上,不偏不倚,不多不少,绝对的大公无私,雨露均沾。

    这日一大早,刘辩就从武如意的邸苑中走了出来,匆匆赶往前面的太极殿举行早朝,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宣布,绝不能耽误了。

    天色阴沉,晦暗不明,天空还飘着零星雨点。

    郑和紧跟在刘辩身后,亲手撑起一把黄罗伞盖为天子遮挡秋雨,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嘴唇张了几次之后,最终还是开口:“陛下,臣昨晚听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哦……有趣的事情?说来听听,朕怎么不知道?”

    刘辩顿时来了兴趣,昨晚一直在房间里陪武如意下五子棋,还真不知道郑和所谓的“有趣的事情”指的是什么?

    要问武如意为何会下五子棋,答案肯定是刘辩教的!

    事实上,在刘辩的推广下,五子棋已经成了乾阳宫中最风靡的一种游戏,颇受嫔妃宫娥喜爱。要问刘辩为何推广五子棋?答案只有一个,制作简单,容易上手,绝对是哄女人开心娱乐的不二选择!

    郑和面色有些为难。吞吞吐吐的道:“奴婢也不知道该讲不该讲,是关于庐江王的传闻……奴婢也是今天凌晨刚刚听说。还不知道消息是否确凿!”

    “哦……竟然是关于寄奴的传闻?”

    刘辩颇感意外,自己六天之前在穆桂英的长春殿连续住宿了三个晚上。和虎头虎脑的爱子刘裕玩的很是开心,这才五六天没去穆桂英那里,竟然出了有趣的传闻?

    “三宝,你可是一向干脆利索,今天为何啰嗦起来?讲来听听!”

    “诺!”

    郑和答应一声,只好硬着头皮把这件传闻道来:“陛下,奴婢今晨洗漱的时候听小太监们说庐江王会走路了……”

    “什么?”刘辩被雷的外焦里嫩,“开什么玩笑?寄奴这今天才刚刚满五个月,怎么可能会走路?朕前几天还抱着他睡觉。难道朕还会不知道?”

    郑和如鸡啄米一般点头:“陛下说的极是,奴婢也是认为此事绝无可能,已经训斥过小的们!但他们说这件事已经在整个乾阳宫传开了,而且有鼻子有眼,故此奴婢才把此事奏于陛下!”

    按照正常的人体结构来说,婴儿在三个月之内由于骨骼绵软,一直都是躺着,除了四肢能活动之外,无法独立翻身。到了五六个月左右。婴儿的骨骼逐渐成长,这个时期已经可以坐起,到了八个月的时候便可以爬行了,此谓之“三躺六坐八爬行”!

    婴儿再继续长大。到了十个月的时候便可以借助外力站起,发育比较快的婴儿在十二个月左右已经能够蹒跚学步,而发育比较迟缓的婴儿则需要一岁半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学会走路。

    “嘶……听你这么一说。朕倒是想起来了,朕在长春殿的时候。寄奴他似乎已经可以爬了!朕当时正在思考青州的战局,竟然没往心里去。难不成这几天下来,裕儿他竟然能够行走了?”

    听了郑和的话,刘辩仔细的回忆自己在长春殿点点滴滴,一下子就想起了儿子刘裕在床上向前爬的一幕。虽然只是很短暂的瞬间,而且被穆桂英很快的抱了起来,但这一幕却真的发生了,只是当时自己没往心里去罢了!

    刘辩皱眉:“传言怎么说?”

    “各种传言都有……”郑和吞吞吐吐。

    “把最坏的说来听听!”

    郑和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最坏的传言说庐江王是妖孽转世,被邪灵附体!”

    “胡说八道!”

    刘辩拂袖,嗤之以鼻,“愚蠢,荒唐!这叫做天赋异禀,这叫做天生神力!西楚霸王项藉还能够举起重达千斤的鼎镬来呢,难道这叫做妖孽?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分明是朕的寄奴是个天生神力的旷世奇才,怎么能称之为妖相、邪灵?”

    “是、是……陛下所言极是,谁再敢胡说八道,奴婢一定会治他妖言惑众之罪!”郑和点头如捣蒜般答应了下来。

    刘辩迈开大步走向太极殿:“早朝之后朕要去一趟长春殿,看看我儿寄奴怎么个妖孽转世?”

    巍峨的太极殿内,刘辩高高端坐在銮台的龙椅上。文武百官分立左右,文官以孔融带头,武将以黄琬领衔,齐齐躬身作揖,山呼万岁。

    刘辩率先把这几天制定好的计划提了出来:“朕决定加封徐州牧陶谦为司徒,招他入朝,诸卿以为如何?”

    此事并非刘辩贸然提出,而是已经与黄琬、刘基、陆康等重臣商量了一番,所有人都明白,陶谦十有**不会放弃徐州牧的权力来朝中接任这个司徒,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在道义上压制陶谦。

    如果陶谦不来金陵赴任便是抗旨不遵,目无君主,将来讨伐徐州便师出有名。若是陶谦肯来金陵赴任那就更好了,可以兵不血刃,不费一兵一卒的拿下徐州,简直是个立于不败之的两全之策。看起来无论陶谦怎么选择,都是输的那一方!

    既然已经商量好了,朝堂上提出来只是走走过场演戏罢了,在黄琬、刘基、陆康等大臣的附和下,刘辩传下金口玉言,任命陶谦为司徒,让他见诏之日即刻前来金陵就任三公。

    刘伯温又提议道:“臣建议让陈珪暂代徐州牧之职!”

    “妙计!”

    刘辩在心里暗自赞叹一声,之前商量的计划并没有这一步,看来是刘伯温灵机一动想出来的。下了这样的任命之后,无论陶谦来不来徐州赴任,与陈珪家族之间必然会产生裂痕,从而达到离间的目的。在糜竺已经倒向自己的情况下,倘若能够再把陈珪和陶谦的关系搞僵,那时候陶谦便是一个断了双臂的残废,要杀要剐还不是手到擒来?

    “准奏!”

    刘辩高声应诺。

    礼部尚书孔融飞快的在旁边提笔拟旨,按照朝堂上的决议撰写了两封诏书,接着加盖了煌煌大印。当然,这玉玺是石匠前年雕刻的,并非始皇帝的那块写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正版货,那块玉玺现在还在洛阳刘协的手中。

    最要紧的事情商量完了,刘辩又强调了一下防汛工作。目前正值秋雨连绵,所有的州县必须小心应对,避免发生严重的汛灾,让百姓遭受巨大伤亡。又传旨各地军团,若是地方有汛情,应当第一时间赶去救援,军队的使命不仅仅是打仗,保护百姓同样也是职责所在!

    “退朝!”

    随着郑和一声高喊,百官告退,各自忙碌去了。刘辩则快速的起身,直奔后/宫长春殿探望儿子刘裕去了。

    穆桂英此刻正在长春殿犯愁,早就知道纸会包不住火,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来的这么快。看到皇帝早朝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自己这里,不由得苦笑道:“看来传闻已经到了陛下的耳朵里!”

    “呵呵……朕的儿子都被传成妖孽了,朕能不来看看吗?”

    刘辩并不像穆桂英想象的那样如临大敌,而是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这让穆桂英悄悄松了一口气,之前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儿子成长的如此之快,会让天子产生其他看法,影响了爱子将来的前程。

    “来,父皇的寄奴,五个月的庐江王,给朕走一个!”

    刘辩笑呵呵的把正在床上玩耍的儿子抱了下来,让小寄奴走一步给自己看看。虎头虎脑,纯真可爱的刘裕不知道父亲要干什么,咧着嘴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在刘辩挪开双手之后,果然神奇的站在了原地……

    “啧啧……我的儿子真是天赋异禀,天生神力,才五个月竟然就能够站立,简直是天才啊奇才!”刘辩双眼放光,啧啧称赞。

    “来、来……走一步让父皇看看!”刘辩张开怀抱,示意刘裕向前。

    小寄奴一脸无邪的笑容,果然蹒跚着向前走了一步,虽然仅仅一步之后就歪倒了,但的确是能够走了!纵然只有一步,也是会走了!

    “朕的儿子五个月就能走路了?哈哈……此乃天纵奇才,吾儿将来必是万夫难当的猛将!”刘辩把儿子抱在怀里,在他那粉嘟嘟胖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大声笑道。

    “臣妾还以为陛下会大发雷霆!”穆桂英不好意思的低头道。

    “为何会大发雷霆?”刘辩不解的问。

    穆桂英一脸忧虑的道:“裕儿刚满三个月的时候就能够坐立,四个月就会爬了,臣妾担心会引起流言蜚语,所以一直让奴婢们瞒着这个消息,即便是陛下也不敢让你知道。陛下前几天在臣妾这里住宿的时候,寄奴他已经能够扶着东西站立,只是臣妾怕惊扰陛下所以刻意隐瞒。昨日傍晚冯蘅抱着北海王来臣妾这里串门,奴婢们一时疏忽,没想到寄奴忽然从床上站了起来,并且走了一步,然后消息就传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