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八十五 大剑师

    在漫天纷飞的冥币中,与世长辞的卢植被安葬在了金陵城外的钟山上,永远的沉睡在了青山绿水的怀抱中。¤頂點小說,

    卢植的葬礼结束后,刘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把名满天下的郑玄邀请进乾阳宫,设宴款待,黄琬、孔融、陆康、刘基等重臣悉数出席作陪。

    但不出刘辩所料的是,已经年届六十的的郑玄果然干脆的拒绝了天子授予的学部尚书之位,“老朽一介山野村夫,闲云野鹤惯了,实在受不得各种礼仪约束,只能有负陛下厚爱了!”

    既然郑玄话说的如此坚决,并非推辞谦虚,而且从他多次拒绝便宜老爹授予九卿职位来看,此人对官场十分抵触。刘辩也不好再强人所难,只能作罢,命孔融暂代学部尚书之外,待将来有合适人选的时候,再另外任命。

    郑玄屡次拒绝朝廷征辟,自己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遂向天子推荐道:“玄有一友人,常年游侠各地,剑术过人。玄从高密来金陵千里迢迢,唯恐路遇强人,故此学生召唤了他作伴,一路来到了江东,若是陛下有意。玄愿举荐此人出仕!”

    “呵呵……康成先生推荐的人才,必有过人之处,愿闻其名!”刘辩微笑着拱手询问。

    郑玄抚须道:“我这好友乃是辽东燕山人,姓王名越,表字墨石,他自幼习武,研习剑术,一口剑已经使用的出神入化……”

    听了郑玄的话,刘辩和坐在下面的卫疆同时大感意外。刘辩意外的是没想到王越竟然与郑玄是故交,而卫疆惊讶的是没想到自己的授业恩师竟然来到了金陵。而自己却毫不知晓。

    刘辩笑道:“原来康成先生推荐的是王墨石啊,朕自从两年之前就寻找过他。可惜墨石先生闲云野鹤,杳无影踪。没想到这次竟然随着康成先生来到了金陵,倒是有趣!”

    “哦……陛下竟然也听过王墨石的名字?”郑玄愕然问道。

    “哈哈……朕身边的御林军统领正是王先生的弟子,朕如何不知王先生大名!”刘辩笑着给出了解释。

    郑玄听后哑然失笑:“哈哈……看来陛下与王墨石注定有君臣之谊,玄在来乾阳宫赴宴之前,他还曾托我向陛下举荐他。却没想到他的弟子竟然是天子身边的侍卫统领,当真让人感到意外呢!”

    卫疆起身拱手问道:“恩师来到金陵,疆竟然丝毫未知,真是不该!不知恩师现在何处?”

    郑玄答道:“墨石兄弟此刻正在驿馆等候我的消息呢,若是他知道自己的徒儿做了天子身边的御林军统领。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刘辩前世记忆中的王越曾经在在许昌教导过刘协剑术,后来又担任过曹丕的师父,说明他还是有很强的出仕意愿的,这也和郑玄刚才所说的的王越托他举荐对的起来,看来此人定是那个在野史中颇有名气的“剑侠”王越无疑了。

    “既然令师来到了金陵,又有出仕之意,建业你马上去一趟驿馆,把墨石先生邀请入宫,共同赴宴!”刘辩大手一挥。果断的下令。

    “臣遵旨!”

    卫疆得了吩咐,立刻跟着郑玄的学生出了乾阳宫,快马直奔郑玄下榻的驿馆。

    王越今年已经四十有二,身材略显瘦削。高约七尺五寸,从相貌上来看并不像胸怀绝技之人。但卫疆却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分别了十年左右的启蒙恩师。

    “恩师,还认得徒儿么?”卫疆见到王越之后立即单膝下跪。施礼参拜。

    王越刚听说御林军来了驿馆,心中有些兴奋。估计是郑玄的举荐起了作用,急忙出来迎接。没想到英气勃发的御林军头领走到自己面前竟然单膝跪倒在地。不由得吓了一跳。

    待听了卫疆的话语之后,王越急忙仔细的去打量他的模样。虽然他们师徒只是相处了一年的时光,那时候正是王越在东莱游侠的一段岁月,虽然那时候的卫疆才只有十二岁,虽然已经分别了将近十年,但王越还是认出了卫疆。

    “你是建业?东莱卫疆,卫建业?”王越把卫疆扶起,还是有些不太肯定。

    卫疆大笑:“是我啊,师父!我就是卫疆啊!”

    “哎呀……想不到建业你竟然做了天子的御林军,真是让师父大出意外啊!早知道你在天子身边效力,为师也就不必托郑康成举荐了。”

    确认了卫疆的身份之后,王越喜出望外,上下打量着昔日的徒儿,一脸的喜悦:“好啊,我的徒儿竟然从军了,还混成了天子身边的御林军,真是让为师高兴!”

    卫疆身后的御林军小头目讨好的道:“王剑师,卫将军可不是一般的御林军头目,他是五千御林军的统领,也是陛下身边最信赖的人之一!”

    “哎呀……建业你竟然成了御林军统领?”

    王越听后更是又惊又喜,本来还以为卫疆也就是一般的百夫长,至多就是校尉的级别就已经足够了不起了,没想到竟然是五千御林军的统领,这简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这样的话,昔日的徒儿很可能会成为自己仕途上的靠山,命运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卫疆憨笑道:“徒儿运气好罢了,陛下乃是千古难遇有道明君,所以徒儿侥幸混了一个将军职位,现在被陛下委任掌管御林军!”

    “好啊,简直太好了!师父之前不知道此事,若是知晓我的徒儿在江东混的风生水起,为师早就来投靠你了!”王越手抚胡须,连声感叹。

    卫疆的身份一直是刘辩身边的侍卫头目,从来没有单独统军,所以名声不显,比起岳飞。薛仁贵、秦琼等镇守一方的大将,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而王越一直在边塞游侠,活动足迹大部分都在辽东,以及长城外面,所以没听说过卫疆的名字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师徒寒暄完毕,卫疆把自己的来意道明,最后鼓励师父道:“陛下最是爱才,用人不拘一格,师父本事这般了得,陛下一定会加以重用,徒儿这就带恩师入宫面圣!”

    当下,卫疆师徒一起上马,带着随从直奔乾阳宫,然后来到紫微殿赴宴。

    初次进宫的王越心中思绪万千,面对着皇帝及满座的文武大臣,浑身倍感压力,在卫疆的指引下跪地施礼,口呼万岁。

    刘辩拱手还礼,招呼王越起身,并且寻找机会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我查询一下王越的属性!”

    “叮咚……系统正在查询中,请稍等!”

    “叮咚……王越——统率62,武力95,智力73,政治38。特殊属性:授剑——拥有剑师天赋,传授徒弟剑术之时,有机会促使武力不超过90的人在满值状态下提升2—3点武力值。”

    “95的武力已经足够优秀,但却没有传说中足以打败吕布的实力。而且统率只有62,基本上是校尉水准啊,说明这人更加偏江湖类型。授剑的天赋倒是不错,只可惜朕的武力已经超过了90,不能在他的教导下提升武力值了!”

    刘辩不动声色的示意王越起身,心中却在暗自盘算怎么安置王越,“从他的能力值与属性来看,更加适合做师父,怪不得历史上的王越曾经担任过刘协、曹丕的师父!既然这样,便让他继续担任武师教头吧,等将来我的儿子长大了,在他的授剑属性激发之下,说不定能把上限提高2—3点,而且陆逊、凌统、薛丁山什么的也可以跟着他习武!”

    刘辩打定主意之后,朗声道:“墨石先生,你教出来的这个徒弟是个出色的人才,心细而睿智,武艺过人,胆识超群,这说明你是一个优秀的师长!守卫京城的一万五千禁军,以及五千御林军缺少一个优秀的教头,在这里朕就任命你为禁军及御林军的总教头,并且授予兵部员外郎头衔,还望墨石先生好生教导军师,让他们各个变得出类拔萃!”

    “庶民拜谢陛下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万岁!”

    王越听后喜出望外,连忙跪倒在地,稽首顿拜。在谢恩的同时也送上了自己的愉悦点。

    数日之后,郑玄入宫辞别,要返回老家高密。

    刘辩挽留不得,只好同意郑玄返回故乡。反正高密乃是北海辖下,郑玄回老家仍然还是在自己的治下,也就没必要悖逆他的意思。遂派遣邓泰山引领二百御林军,护送着郑玄及几个徒弟渡过长江把郑玄送回高密。

    卢植的国葬之礼结束,各地兵团又开始各自根据形势调兵遣将,每日从四面八方传到金陵的奏折一下子多了起来,犹如雪片一般,顿时让刘辩忙碌了起来。

    而其中最为让刘辩瞩目的就是荆州方面的战事,杨再兴、陈庆之、纪灵三人率领的三万人马在淯阳境内屯驻了将近十天之后,已经于昨日傍晚逼近了襄阳门户新野县城五十里,岳飞军团与荆州刘表的大战一触即发。

    “也好,那就让岳飞试试荆州兵的战力吧,朕在这里拭目以待!”刘辩将奏折压在掌下,低声沉吟道。

    (最后求一下月票支持,剑客已经很久没求了,有票的兄弟还望支持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