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六十八 天降横财

    随着程咬金的一声吆喝,漆黑的大斧如同一条出海蛟龙,由下而上,直削岳云的下颌。£∝頂點小說,

    这一斧又快又急,挟带着呼啸的风声,声势十分骇人。

    但更加吓人的是程咬金的大嗓门,瓮声瓮气的在耳膜里回旋作响,配上逗比的招式名字,再加上诡异的招式,一下子变得充满了立体感。

    用后世名词来形容的话,这一斧头就是一招“3d”模式,全方位笼罩,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若是一般人遇上这一斧保证让你下巴开花,把满嘴牙齿给剔出来!

    但一心要当“管爹大将军”的岳小太保可不是一般人,而且也不是二班的,因为他天生神力,哪个班也不肯要他,直接就能跳级做老师!

    “吃我一锤!”

    岳云一声怒喝,手中各重四十八斤的大锤当头砸下,一招“泰山压顶”,双锤奔着程咬金由下而上的大斧狠狠地砸了下来。

    刚才拼了一个回合,程咬金知道对方手里武器重力量占优,正所谓“一力降十会”,虽然这娃儿脸庞稍显稚嫩,但力气却有些逆天,自己一点便宜也占不到。就这样硬碰硬,弄不好大斧要崩个豁口,这可是自己把娶媳妇的彩礼偷出来找铁匠锻造的,怎能不当做宝贝爱惜?

    “再接我一斧!”

    “掏耳朵!”

    程咬金由下而上的大斧速度虽快,但招式却没用老。半空里一个变向,斜着劈向了岳云的耳门。瞬间由“3d模式”华丽丽的升级到了“4d”模式,七百二十度无死角。犹如狂风骤雨,惊涛裂岸!

    “啊呀……好快!”

    岳云还没反应过来。大斧就带着砭肤的寒气扑面而来,吓得岳云几乎魂飞魄散,下意识的向前卧倒。

    电光火石之间,斧头带着呼啸的风声擦着岳云的头皮飞了过去,余势未消,以雷霆万钧之势剁在了岳云坐骑的脑门上。

    只听“嚓”的一声破肉的声音响起,岳云的青骢马连嘶鸣都没来得及发出,半截马脸就被劈了下来,整个身子像被推倒的墙一般轰然倒地。

    “你奶奶!”

    就在坐骑倒地的时候岳云被从马鞍上摔了下来。又急又怒,在将要落地的时候就势一滚,来到程咬金的坐骑后面,手中大锤击出:“还我坐骑命来!”

    程咬金本来满心以为这一斧头可以把岳云的脑袋开瓢,没想到还是被这小妖孽给躲了开去,猝不及防之下岳云却已经来到马后,大锤奔着自己脊梁骨敲了下来。这一对将近百十斤的大锤落下来,少不得被砸成肉酱!

    “我的娘啊,这小兔崽子天下第二啊!”

    即便是在打仗。程咬金嘴里还不忘嘀咕着,一边吐槽一边催马向前,企图避开岳云这一锤。

    “砰”的一声响,饶是程咬金催马的速度够快。但岳云的一双大锤依然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坐骑的臀部。这一击力逾千钧,犹如泰山压顶,登时把程咬金的战马及臀部砸的粉碎性骨折。像一团泥巴般瘫软了下去。

    程咬金在下坠的同时,一个回马斧奔着岳云脖子削来:“抹脖子!”

    “砸脑袋!”

    在程咬金的感染之下。岳云也把招式改成了三个字,一双大锤像网球拍一样横着拍了出去。

    这一下两人都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生死瞬间,谁敢不全力相搏?

    只听“呛啷”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大斧与双锤齐齐脱手飞出了五六丈,落进了匪军人群里,余势未竭,大斧劈开了一个脑袋,双锤各自砸的一名匪军脑浆迸裂。

    “还我马来!”

    岳云杀红了眼,一个箭步扑上去掐住了程咬金的脖子。

    程咬金也不肯示弱,伸手就扼住了岳云的脑袋,“小兔崽子你不讲理!”

    眨眼间,一大一小就纠缠在了一起,在地上开始像泼妇般互掐。

    虽然双方打得激烈,其实也就只是做一个仰卧起坐的时间,躲在高粱地的诸葛亮率先分辨出了岳云的声音,急忙从高粱地里钻了出来。

    大声阻止道:“来的可是应祥兄弟?莫要打啦!这位好汉是个路见不平的游侠,并非山贼!”

    听到了诸葛亮的吆喝,撕扯在一起的两个人这才停止了手上的力气,但依然不肯从对方的脖子上挪开。

    “你先松手!”岳云怒喝。

    程咬金不干:“凭啥,万一俺松了手,你再掐住俺了怎么办?”

    “信不信小爷现在就掐死你?”岳云怒气又要上头,双手就要用力。

    “算了、算了,俺怕别人说俺程铁牛欺负小孩!”

    程咬金虽然能折腾,但遇上了蛮不讲理的岳太保也有点吃不消,只好主动求和,“俺数一二三,咱俩一起放手!”

    “可以!”岳云答应。

    “一、二、三……”

    岳云先放手,程咬金却没放,使劲的在岳云脖子上掐了一把,这才得意洋洋的跑远,一副沾了大便宜的表情。

    “你个呆头呆脑的逗逼,竟敢耍诈?”

    岳云吃了亏,不由得大怒,情急之下把刘辩私底下教给自己的词语搬出来大骂,双眼圆睁,就要扑上去讨个公道。

    程咬金有点怵岳云这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力气,急忙躲在了诸葛亮身后,嬉皮笑脸的道:“小娃儿休要冲动,俺这是习惯成自然,以前在村里扳手腕的时候,数到一二三就开始用力,并非有意为之,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哈!”

    看到两人没完没了扯皮,诸葛瑾也从高粱地里钻了出来,提醒岳云道:“岳兄弟,快去杀贼寇。我军处在下风了!”

    岳云率领的士卒俱都是以一当十的御林军,更何况以骑兵对步兵。直杀的张闿的匪兵溃不成军,一个个抱头鼠窜。即便岳云不出手。也已经是稳操胜券,诸葛瑾只是为了平息两人的扯皮,才故意这么说罢了。

    “你个逗逼听好了,这顿老拳暂且寄下,待我杀退了贼兵再与你算账!”

    岳云虽然年轻气盛,但却并非不知进退之辈,既然此人是友非敌,再不依不饶就有失风度了。虽然折了战马让人心痛,但自己也把人家的战马砸死了。这样就算是扯平了!

    留下一句找场子的话,从地上捡了大锤杀进人群之中,把一腔怒火发泄到了这股匪兵身上,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每一锤下去,必然击毙一人。大有一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气势!

    程咬金捡回自己的大斧,也不去帮忙,而是站在一旁观战。一边和诸葛瑾搭话:“我说兄弟,这用锤的家伙姓什名谁?到底是成年还是幼童,为何力气大的如此吓人?”

    诸葛瑾拱手道:“回这位壮士的话,这少年今年只有十二岁。是天子麾下头号大将,江北大都督岳飞岳鹏举的公子!”

    “哎呀……竟然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俺程铁牛没有打赢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说出去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嘛!”

    程咬金先是拍着额头捶胸顿足。当听清了是岳飞之子后顿时又找到了台阶:“哦,原来是岳都督之子啊。这就不奇怪了,虎父无犬子嘛。俺生平最佩服的人就是枪挑华雄的岳将军了!连他的公子都这般了得,看来俺天下第一的位子难保咯!”

    张闿已经毙命,剩下的贼兵群龙无首,死的死逃的逃,天色微亮之时战斗结束。

    曹嵩的商队死了十之**,唯一与历史不同的是曹嵩的次子曹德没有死在匪兵的刀下,此刻正面色苍白的瑟瑟发抖,除了他幸免于难之外还有几个侍女以及他的儿女妻妾也活了下来,精壮的门客就剩下了七八个。

    互通了姓名之后,岳云眉头一皱,笑道:“既然是曹豫州的家人,吾等自然不会为难你们!曹先生刚才也听清楚了,这帮匪寇都是陶谦手下的徐州兵,还望你收敛了令尊的遗体,早日到许昌把这血海深仇通知令兄!”

    曹德连声称谢:“多谢小将军,德一定如实禀报兄长。”

    岳云又把目光扫向二十多辆马车,“曹公这场无妄之灾就是因为这些钱财招惹来的,曹先生你现在势单力微,再带着这批钱财去许昌必然还会招来祸灾。不如让我帮你暂时交给天子保管,等将来机会合适了,再让令兄派人来取就是!”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曹德知道容不得自己拒绝,更何况对方说的也有道理。这一路上盗匪横行,自己再带着钱财赶路,简直与砧板上的鱼肉无二!

    只能拱手作揖道:“多谢小将军为德着想,这笔钱财便托你转交给天子代为保管吧!实不相瞒,这二十一车箱子共装载了一千五百万钱铜币,黄金三百六十两,白银四千九百两,以及其他名贵物品若干!”

    岳云听了心花怒放,这绝对是一笔天降横财,回去交给国库空虚的天子定然是大功一桩,就算暂时借用一段日子应付下燃眉之急也好。当即命人清点了一下黄金和白银,数目大抵不差。

    回头对曹德拱手道:“既然如此,就此别过!曹先生一路保重,你尽管把钱财数目记在心里,日后让令兄派人来取便是!”

    曹德及家眷人心惶惶,也不敢计较。匆匆收敛了曹嵩及妾氏的尸体,借了几辆马车,在剩下的几名门客的护卫之下匆匆西北而去。

    看着曹德等人渐行渐远,程咬金讨了一匹坐骑,翻身上马:“容我追上去杀了这帮家伙,这笔钱财就不用还给曹孟德啦,就算我献给陛下的见面礼好了!”(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