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五十八 诡计百出

    ps:看《三国之召唤猛将》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看到书评区还有人在纠结为啥叫东汉、西汉,这不是后代史书才有的吗?剑客在这里提醒诸位老大看好剧情,因为洛阳、金陵两个朝廷对峙,且都是灵帝之子,都是正统,所以被诸侯按照地理方位称之为东汉、西汉。并非历史上上的那个东汉、西汉!)

    ———————————————————————————————

    次日一大早,陈珪父子再次来到了陶谦的书房。

    陶谦的脸色非常不好,可见昨天晚上又是个不眠之夜。

    “汉瑜、元龙来了啊,可帮老夫想出什么奇谋妙计来了?”

    陶谦坐在书案后面,闭目养神,双手揉动着额头下面的太阳穴,肃声问道。

    陈登微微一笑,拱手道:“回主公的话,登的确有了主意,能否从天子手里换回琅琊,还需要主公试探一下糜子仲的意思!”

    “此话怎讲?”陶谦猛地睁开眼睛问道。

    陈登不疾不徐的说道:“糜竺不是对主公打着包票说,刘辩借了钱粮早晚都要归还嘛,难道东汉天子会借,主公就不会借吗?”

    “哈哈……”

    听了陈登的话。陶谦不由得放声大笑,心情一下子就好转了起来。

    猛地站起身来拍了拍陈登的肩膀:“我就说嘛,以元龙的聪明才智。这区区小事怎么能难得住你?论智力,在我徐州,你陈元龙若是称第二,谁敢夸口第一?”

    “主公过奖了!”

    陈登笑容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糜子仲家大业大,家里光门客就养了一万多,二三十万石粮食。区区两千万钱对他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事情!既然糜子仲拍着胸脯说东汉天子迟早会归还,那么主公也向糜子仲借呗。难道他肯向刘辩捐献十万石粮食,五百万钱币,就不肯借给主公吗?等刘辩何时还给主公了,主公再还给糜竺。这就叫做好借好还!”

    “哈哈……好、好啊!”

    陶谦笑逐颜开,抚须大笑,“说的好啊,既然是糜竺做的保证,那就等天子何时归还给老夫了,我再还给糜家,天经地义也!”

    陈珪在旁边插嘴道:“主公若只是单单向糜家借钱借粮也说不过去,我们陈家也捐一点。多了没有,五万石粮食。五百万钱还是可以拿出来的!派使者送到北海之后,主公就向天子说一声,这钱粮是从我们陈家和糜家借的。我想是否归还,年轻的天子就要好好衡量一番了!毕竟人无信不立,何况天子乎?”

    “嗯,既然汉瑜有心,老夫自然不会拒绝!”

    陶谦抚须答应了下来,但对于陈珪父子的这番话却琢磨了个**不离十。他陈家主动借给自己钱粮。还主动让刘辩知道,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陈登看到陶谦若有所思。急忙把话题岔开:“主公,非登谮言,糜竺这次出使北海在筵席上所言,虽然很可能是刘辩及手下的幕僚故意放出来的。但通过多名眼线证实,这也的确是出自糜竺之口,可见他已有暗通刘辩之嫌,主公不能不防啊!”

    “嗯,该如何应对?”陶谦皱眉问道。

    陈登拱手道:“糜芳不是多次来找主公,希望能调到彭城担任国相么?主公此刻正好可以顺水推舟的把糜芳推到彭城去,一来可以解除他的兵权,把他手里掌控的八千人收回来……”

    “可是彭城也有七八千人驻防呢?这是换汤不换药啊!”陶谦一副不解的表情。

    陈登讪笑道:“难道主公不会釜底抽薪吗?等糜芳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就把兵力抽走一半。而且青州黄巾此刻在彭城边境闹得厉害,他糜芳为了自己的政绩,到任后必然会动用糜家门客守卫彭城,这样便可以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了!”

    陶谦闻言不由得向陈登竖起了大拇指:“老夫虽然知道元龙你足智多谋,但没想到竟然如此诡计百出,倒是老夫小觑你了!”

    “呵呵……主公过奖了,登这些雕虫小技怎么能入得了主公的法眼?”陈登作揖谦虚道。

    陶谦又问道:“糜芳只是一介武夫,无谋之辈,要骗他易如反掌!但这糜竺只怕不会这么容易上当吧?”

    “钱粮准备好了之后,主公再派糜子仲出使北海就是了。二十万石粮食,两千万铜币,至少得装上千车,来来回回不说一月至少也得二十天。主公再派人蛊惑一下兖州境内的黄巾叛党,让他们大举进犯彭城,只怕等糜竺回来的时候,糜芳能让他们糜家门客死上一半!”

    陈登一边献计,一边幻想着那美妙的画面,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陶谦一脸犹豫:“老夫身为徐州地方州牧,却勾结黄巾犯境,这不好吧?”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若不如此做,如何才能翦除糜竺的势力?若不能除掉内患,等主公将来与刘辩起了冲突,有糜家作为内应,徐州将不复为主公所有也!”

    看到儿子把陶谦蛊惑的差不多了,陈珪也抓住机会添油加醋。

    听了陈珪父子的话,陶谦终于动摇:“也只好如此了,糜竺勾结刘辩,实在可恶!”

    陈登父子附和道:“主公所言极是,到时候将糜竺的羽翼全部剪去,要杀要剐就全由主公裁决了!”

    顿了一顿,陈登再次献计:“糜竺不是打算把妹妹许配给刘辩吗?主公可以……”

    “元龙的意思是想让我们陶家和糜家联姻?”陶谦打断了陈登的话。“糜竺现在已经倒向了刘辩,他是不会答应的!”

    陈登摇头笑道:“非也,非也!主公可以派使者出使洛阳。献上厚礼,表示称臣之意。然后就说糜氏有女,年方二八,糜竺有意献给刘协为姬。这样一来,事情必然闹得沸沸扬扬,然后就会由斥候传到刘辩的耳朵里,必然将会离间他与糜竺的关系!”

    “妙计!”

    听完陈登的再次献计。陶谦忍不住再次鼓掌叫好。

    商议完毕,陈珪父子辞别陶谦。心情要多舒畅就有多舒畅!

    糜竺吃过早饭得了陶谦的召唤,便急忙来到州牧府拜见:“不知主公有何吩咐?”

    陶谦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明本意:“琅琊乃是徐州领土,老夫不能不收回!但既然大汉天子又急需钱粮。咱们做臣子的也不能拒绝!而我徐州现在库府空虚,老夫派人统计了一下,仅仅只能挤出五万石粮食,五百万钱币。子仲家大业大,富可敌国,所以老夫打算向糜子仲借一笔钱粮,暂解燃眉之急!”

    “呃……”

    糜竺一愣,没想到陶谦竟然使出了移花接木的手段,很是措手不及。“不知主公打算借多少?”

    “陈汉瑜父子已经答应借出五万石粮食,五百万钱币,再加上库府现在挤出来的可以拼凑十万石粮食。一千万钱五铢币。剩下的十万石粮食,一千万钱就全部由子仲出了吧!”陶谦端起茶杯来品了一口,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糜竺猜测十有**自己是被陈珪父子阴了,这样一来,算上自己答应捐给刘辩的钱粮,至少得拿出二十万石粮食。一千五百万铜币来,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怎么?子仲肯向大汉天子捐献。难道就不肯借给老夫暂解燃眉之急吗?”陶谦冷声逼问。

    事已至此,糜竺也不好再说什么,更何况陈氏父子同样出血了,十有**也是为了讨好刘辩。不为别的,单单这一个原因,自己也得把他压下去!

    “既然主公开口,竺自然不会说半个不字,给我三天时间,必然如数准备好,只是不知道派谁送到北海?”糜竺拱手问道。

    陶谦笑道:“一事不烦二主,当然还是子仲去最让老夫放心了!”

    糜竺也正有此意,唯恐陈登抢了这趟差事,拱手道:“竺愿意为主公效劳!”

    数日之后,糜竺的手书送到了刘辩的手中,只说向陶谦“借”的二十万石粮食,两千万五铢币正在装车中,估计十日左右即可送到北海。此外,自己承诺的十万石粮食,五百万钱五铢币也一并装了车,会同时送到。

    糜竺并没有说这笔钱是怎么来的,刘辩自然不会知道,看到糜竺的书信之后高兴不已。

    这半个多月以来,秦琼、常遇春在兖州境内连战连捷,已经收复了被青州黄巾占领的山阳郡,整编了将近五万精壮扩充队伍,而且还俘获了三十万老弱妇孺,正派人从兖州向北海押送。

    这么多人吃饭,粮食问题一下子被无限放大,刘辩正为此事发愁,糜竺的书信无疑是雪中送炭,刘辩自然是翘首以盼,等着糜竺早点把粮食送到北海,以解燃眉之急。

    除了糜竺送粮和青州黄巾的事情之外,刘辩还收到了斥候从其他各地传回来的情报。

    曹操采用郭嘉之计,决汾河之水灌入晋阳城中,城墙坍塌,冉闵败走晋阳,收拾了数万残兵败卒退守并州最北面的雁门郡。

    撤兵途中有一来自边塞的大汉来投,自称姓安名禄山,因仰慕冉闵的武力与为人,故此来降。冉闵见他虽然体格肥胖,双臂倒也孔武有力,而且通晓兵书,能识文断字。比自己手下的黑山军头目强了许多,便收在帐下效力,册封了一个偏将之职。

    而在汉中方面,刘备又招募到了一名通晓兵法的奇才,姓石名翼字达开,对于用兵颇有过人之处,刘备欣喜不已,遂拜为大将。其地位仅在关、张、房玄龄之下,继续招兵买马,并且向益州派遣大量的斥候搜集地理及军情,伺机入川。(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