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五十五 远交近攻

    对于皇帝的礼贤下士,糜竺有点受宠若惊。

    起身之后再次作揖道谢,也没有直接回答天子的问话,而是吩咐身后的随从:“把陶使君准备的礼物献上!”

    得了糜竺吩咐,他身后的几个随从俱都把手里捧着的木制箱子放到了刘辩面前的桌案上。然后把盖掀开,露出了里面的金银珠宝,珍珠翡翠等物品。

    糜竺这才面带笑容的作揖道:“这是陶使君孝敬陛下的,还望圣上笑纳!”

    摆在刘辩面前的这些珠宝价值不菲,粗略的估算一下,其价值至少在一百万钱上下。全部用来购买粮食的话,在正常物价下足可购买到一万石粮食,足可维持一万人的军队吃四十天。

    但刘辩明白一个道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陶谦向自己臣服了一年多,还没主动进贡过一文钱一粒米,这次突然差遣糜竺来北海献礼,醉翁之意必然不在酒!

    “呵呵……子仲先生啊,明人面前咱们不说暗话,陶恭祖突然遣你来北海送礼,必有所图,你且说来听听!”

    刘辩虽然面带微笑,语气和善,但话语却说的十分坚定。说着话的时候把木箱一一盖上,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糜竺倒也不意外。

    这些珠宝虽然在普通人眼里价值不菲,但坐在面前的可是大汉天子。虽然现在手中掌控的土地连半壁河山都不到。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别的不说,单单就说养活三十万人的军队,一年下来光粮食就要消耗二百八十万石左右。全部换算成金钱的话将近三亿钱的价值。每天都面对着这么庞大的开支,一百万钱在眼里实在算不得什么!

    事实上,糜竺在出使之前曾经向陶谦提出献上重礼,仅凭面前的这几箱珠宝实在无法当做换取琅琊的资本。即使再怎么抠门,也得拿出足够的诚意来不是?

    可惜陶谦越老越昏庸,听从了自己儿子陶商和陈珪的建议,觉得只要略表心意就行。出手太大方了。反而会被天子觉得软弱可欺,或者觉得徐州富庶有油水可榨。以后会时不时的来敲竹杠,因此就只给了糜竺两箱珠宝作为礼物。

    糜竺是个要面子的人,捧着陶谦给的礼物,自己都觉得脸红。又猜想或许这是陶谦父子让自己出点血吧。只好又回家准备了两箱礼物,这才带着随从悻悻的来北海面见天子。

    糜竺微微有些脸红,拱手道:“既然陛下快人快语,小臣也不敢拐弯抹角。陶使君这次让小臣来面圣,是想……把琅琊收回去!”

    尽管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刘辩脸上还是忍不住勃然动怒,抬起一只手来就要重重的拍在桌案上。

    如果站在面前的人不是徐州头号大富翁糜竺,自己此刻估计会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抱起面前的箱子砸在他的脑袋上!

    王猛在旁边也看到天子脸色不善。急忙不停的向刘辩使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不要动怒。

    刘辩虽然心头火起。但到底已经做了将近两年的皇帝,绝不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可比。看到王猛不停的使眼色,便将抬起的手去抚摸唇角的胡须,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放声大笑道:“这陶恭祖还真是有意思,琅琊自从去年三月份就被青州黄巾攻陷,那时候他不来讨要!一个半月之前被袁绍手下的麴义攻占。他也不来讨要!朕手下的将士浴血厮杀抢了过来,他却想用几箱珠宝换回去。是他觉得自己太聪明了,还是朕太愚蠢了?”

    糜竺脸色见红,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抬头。要不是陶谦坚持让他出使,糜竺无论如何都不会来掺和这一趟浑水的!

    “上命差遣,不得不来,这里有陶使君的书信一封!”

    糜竺也不辩解,红着脸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小心翼翼的交给王猛,然后转呈给了天子。

    刘辩从王猛手里接过拆开,飞快的浏览了起来。

    “臣陶谦稽首顿拜,此番来信非为别事,乃为琅琊也!自高祖建朝以来,琅琊便是徐州治下,历经四百载未曾改变。谦自从数年前到徐州赴任,视琅琊与徐州为一体,励精图治,夙兴夜寐,不敢有所懈怠,唯恐有负圣恩!

    然去岁青州黄巾之乱起,百万贼寇蜂拥入境,郡兵不能守御,乃为贼人所据。臣兵微将寡,有心收复失地,却也是徒劳无功。先前应陛下之邀,派曹豹出兵琅琊,其一为解北海之围,其二为收复琅琊失地。

    孰料颜良用兵了得,我军一战即溃,八千军卒几近无一生还,臣非不取琅琊,实乃无力也!天子麾下兵精粮足,一战破袁,光复失地,百姓莫不称颂。臣与幕僚无不欢欣鼓舞,为陛下雄才伟略所折服。

    陛下乃万金之躯,政务繁忙,小小琅琊不敢劳陛下过问。故此派遣糜子仲携带礼物面圣,收回琅琊,为陛下分忧!陛下大军在青州与袁绍争锋,粮草每日从徐州过境,定保无虞!”

    陶谦的这封书信前面的虽然有点无赖嘴脸,一口咬住反正琅琊从你祖宗那时候就属于徐州,而我是徐州牧,所以琅琊就是我的地盘。

    琅琊被青州黄巾抢去了,并不是我不想收回来,实在是我手下的人没这本事。前段时间你让我出兵帮你打袁绍,我派曹豹带了八千人向北进军,第一是给你面子,第二也是为了夺回我的琅琊。没想到这颜良是个狠角色,一仗就给我打的全军覆没,差点没把我给心疼死了!

    你小子有本事,你的将士真牛逼,一口气就把琅琊拿了下来。我们徐州的百姓都夸你了不起呢,我和手下的幕僚高兴坏了,又怕给你添麻烦,所以你赶紧把琅琊还给我吧,别操那么多心了,该干嘛就干嘛去!

    陶谦书信里虽然说得客气,但在刘辩读来就是这个意思。虽然心中不忿,倒也能够按捺住怒火。

    但这老头在后面加的这句话却是赤/裸/裸的威胁,意思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你和袁绍争夺青州,大军供应的粮草每天都从我们徐州的地盘经过。只要你把琅琊郡还了,我保证你的粮草安然无恙,若是不还,自己琢磨去吧!

    “书信已经看过,还请子仲先生暂时到驿馆住下,待朕与诸臣僚商议一番再给答复!”

    刘辩虽然心中怒火中烧,但也知道不能意气用事。

    自己现在最大的敌人是袁绍,真要是和陶谦闹翻脸了,腹背受敌,形势就恶化了,还是先和王猛商量一下再做决断吧!

    糜竺很识相的拱手告退:“小臣明白,这就去驿馆等候陛下召唤!”

    因为陶谦这近乎无赖的要求,刘辩的心情一下子就不美好了,更没办法再和糜竺拉家常,问他有没有妹妹、弟弟什么的,只能日后再说。便命卫疆带着糜竺一行去驿馆暂时安顿下来,等自己拿定了主意再行召见。

    糜竺一行走后,刘辩气呼呼的把书信交给王猛:“王卿自己看,陶谦这老匹夫阳奉阴违,表面上看似忠臣,实则不想放弃割据一方的权力!竟然在书信里威胁朕,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王猛看信的时候,刘辩在心里悄悄的揣摩起了陶谦的心理。

    这老家伙怎么和三让徐州的那个陶恭祖完全判若两人,他不是应该高风亮节的把地盘让给自己这个大汉天子才对吗?难道自己的魅力还不如刘备,这真是个让人悲伤的故事!

    思前想后,刘辩觉得历史上的陶谦之所以会把徐州让给刘备,是因为在曹操连续三次的实行屠杀之后,陶谦的信心已经被击溃。知道凭自己的儿子是守不住徐州的,等下邳城破之时,陶家会迎来灭族之祸,所以才把徐州让给了刘备。

    要不然,陶谦既不楞也不傻,为何把偌大的徐州拱手让给刘备,打死刘辩也不会相信这是陶谦高风亮节,没有功名利禄之心,要不然他一开始直接投降曹操多好?之所以把徐州让给刘备,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去年,关东联军解散的时候,孔融干脆利落的交出了北海的兵权和地盘,而陶谦却只是嘴上称臣,实质上却没有任何动作。这也说明他舍不得手上的权力。

    而现在,因为自己的穿越,曹操的老爹曹嵩还安然无恙的活着,徐州也一片太平,所以陶谦就不想放弃手中的权力。

    除此之外,刘辩觉得还有一个可能,也是陶谦对自己态度逐渐强硬的原因。那就是刘协势力对陶谦展开了远交近攻的方略,开始做陶谦的工作,遏制自己的发展。

    陶谦也不是瞎子,挨着自己一圈的诸侯死的死亡的亡,严白虎、刘繇、袁术、孙坚先后送命,和自己接壤的诸侯剩下的就只有他陶谦和刘表还安然无恙。

    如此一来,摆在陶谦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要么归顺要么反抗!

    而现在看来,陶谦似乎不太想放弃手中的权力,所以才让糜竺来试探自己的底线,若是自己现在和陶谦翻了脸,弄不好这老家伙会立刻倒向洛阳的怀抱!(未完待续)

    ps:月票,月票,最后的一天,大家清仓了!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