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四十七 祖坟冒青烟

    (月底了,有月票的兄弟们都砸出来吧!)

    “回大人的话,小人的父母皆已因病辞世。只留下我兄弟三人,瑾为长。二弟亮,今年十二岁。三弟均,今年七岁!”

    诸葛瑾垂手肃立在一旁,毕恭毕敬的回答刘辩的询问。

    刘辩从容的气度让诸葛瑾莫名其妙的心生敬畏,又看到一帮随从对此人敬若神明,言行举止中透着难以名状的尊敬,就知道此人的身份绝非一般!

    刘辩品了一口茶,尽量的克制着自己兴奋的心情,面上努力做出一副古井不波的表情。

    虽然自己手下的三国本土人物也收了一大堆,魏延、徐晃、甘宁、太史慈皆是当世良将,荀彧、徐庶、鲁肃、顾雍皆是德才兼备的智者,但比起名垂千古被誉为智慧化身的诸葛亮,似乎分量轻了一点。如果能够再把孔明招入麾下,这才是最完美的局面!

    幻想一下,左诸葛右伯温中间王猛,后面站着荀彧、狄仁杰、顾雍、鲁肃、徐庶等人,这样的超级组合几乎让刘辩醉了,“非我夸口,这样的组合五千年历史上若是称作第二,谁敢夸口第一?”

    “令弟可曾在家?”

    刘辩收了飞扬的思绪,正色问道。

    诸葛瑾垂手答道:“回大人的话,自从前年家父因病逝世后,叔父大人从荆州归来主持丧事。因见我兄弟三人年幼。便携带了亮与均去了襄阳,因瑾不愿意追随,故此独自留在家中!”

    “哦……是这样啊!”

    终究没能如愿见到孔明。这让刘辩的脸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一丝失望。看来要得到大贤的辅佐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事多磨,不费点波折是不可能了!

    诸葛瑾壮着胆子问道,“不知大人在江东身居何职?准备让小人去做什么官,是县衙小吏还是从军做文书?又是如何知道小人名字的?”

    “朕准备让你到江东去做议郎,有大臣向我举荐你,说你满腹才华。外交可以纵横捭阖,内政可以治理州郡!”

    既然诸葛亮不在祖籍。刘辩决定开门见山的表明身份,赐给诸葛瑾官职。然后再派他走一趟荆州,一来给黄祖送信,二来把诸葛亮给自己拐回来。既然已经遇到了孔明的兄长。就绝不能与他失之交臂,无论想尽什么办法,也要把孔明挖到江东,为我所用!

    “朕……?”

    听了刘辩的话,诸葛瑾吓得脸色陡变,目瞪口呆,愣了片刻方才期期艾艾的道:“这、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妄自称帝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这一刻,诸葛瑾误以为刘辩是擅自称帝的反贼。当此乱世。小股土匪称王称帝的不在少数,只是成不了规模,旋即被地方诸侯翦灭。所以没有载入史册罢了。即便是做梦,诸葛瑾也无法想象堂堂的大汉天子会到自己家中拜访!

    “大胆!”

    卫疆当即站出来大声训斥,“坐在你面前的便是当今的大汉天子,先孝灵皇帝的嫡长子,大汉的正统继承人,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你安敢大放厥词?”

    “啊?”

    诸葛瑾又吃了更大的一惊,黄豆般的汗珠顿时从额头上渗了出来。没想到最不可能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

    “天……天子、陛下恕罪。小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天子大驾来访,罪该万死!”诸葛瑾回过神来之后立即跪地请罪,磕头如捣蒜。

    刘辩起身去扶诸葛瑾,和颜悦色的道:“诸葛子瑜平身吧,不知者不罪!朕微服私访,就连县令都不知道朕来到了阳都,何况你乎?何罪之有!”

    “多谢陛下宽恕!”

    诸葛瑾方才如释重负,又连续磕了几个响头,方才忐忑不安的站起身来。

    待诸葛瑾起身之后,刘辩就开门见山的道明来意:说有大臣向自己推荐阳都诸葛瑾胸怀韬略,故此自己从北海前来寻访。并且要加封诸葛瑾议郎之职,以后可以登朝议政,不过在此之前要先去一趟江夏,到黄祖那里替自己送一封书信。

    议郎是谏议大夫下面的属官,比秩六百石,级别大抵与偏将军相等。竟然一下子被授予这样的要职,诸葛瑾仿佛在做梦一般,难道终有一日,诸葛家族将会飞黄腾达?

    “庶民……瑾、臣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诸葛瑾的语气很是激动,眼眶都湿润了,“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让陛下纡尊降贵来到寒舍拜访?这、这……莫非我们诸葛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岳云在后面咯咯坏笑:“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其实是我刚才点的!等你将来领了俸禄,可得好好的请我大吃一顿!”

    卫疆及众护卫也是纷纷大笑:“哈哈……看把诸葛大人给高兴的!等你以后跟随陛下久了,就会知道圣上用人那是不拘一格,无论寒门世家,无论贫富贵贱,都是唯才是举。还不快快谢恩!”

    得了卫疆的提醒,诸葛瑾再次稽首顿拜,磕头如鸡啄米:“小臣诸葛瑾跪谢陛下厚恩,莫说送一封书信,便是赴汤蹈火,瑾亦是在所不辞!”

    待诸葛瑾起身之后,刘辩又解释道:“刘表现在奉洛阳的刘协为帝,要去见黄祖必须行事隐秘。而子瑜你尚未出仕,无人认识你,故此朕才决定派你去给黄祖送信,并且把天下大势与他道来!”

    当下刘辩把王猛的分析向诸葛瑾转述了一遍,叮嘱道:“子瑜只要把这番话说给黄祖,此事十有*可成。便是不能说服黄祖,也能全身而退,使他不敢加害于你!”

    “陛下尽管放心。小臣还是略有口才的,况且有叔父大人的薄面,料黄祖不会为难小臣!”诸葛瑾从天子手里接过信笺及礼物。胸有成竹的打了包票。

    刘辩又不动声色的把主要目的抛了出来:“子瑜将来在朕的手下必有大展宏图之时,我怕到时候刘表会迁怒于令叔,殃及你的两个兄弟。子瑜这次去荆州,顺道劝你叔父跟着一块到江东吧,诸葛玄大人曾经做过郡守,有治国之才,朕必然会重用于他!”

    “小臣在这里替叔父大人谢过圣恩!”

    诸葛瑾心中正有此意。生怕因为自己投靠天子而惹怒刘表连累了叔父与兄弟,正在心中琢磨如何把叔父一家人带到江东?此刻有了天子的许诺。定然可以一举说服叔父弃暗投明,共赴江东。

    刘辩指了指岳云道:“这位小将军虽然年幼,但却有拔山之力,数十人难敌。我让他带上两名精干的护卫随你一同去江夏。然后再去拜访令叔,一路上足可周护你的安全。”

    “多谢陛下!”诸葛瑾再次躬身谢恩。

    刘辩还有一番悄悄话叮嘱岳云,当下起身向门外走去:“岳云,跟朕出来一趟!”

    岳云立刻屁颠屁颠的跟着来到偏僻之处,笑嘻嘻的问道:“陛下有何吩咐?是不是让我监视这个长脸的家伙,怕他携带重礼跑了?陛下放心,他要是敢产生这个念头,我一锤就能把他砸成肉泥!”

    “你这脑洞真是够大的,想到哪里去了?”

    刘辩伸手在岳云的脑瓜子上拍了一巴掌。“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诸葛瑾岂是你说的这种人?朕让你跟着他去襄阳,是要叮嘱你一件事情。如果诸葛瑾无法说服诸葛玄,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诸葛亮给朕弄到江东来,就算绑也要给我绑来!”

    岳云哈哈大笑:“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啊?这诸葛亮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童,我略施雕虫小技,给他点好处就能把他骗到江东,陛下尽管放心好了!”

    “……”

    刘辩不禁无语。心说估计诸葛亮的智力和你的武力一样妖孽,你还把诸葛亮骗到江东。别让他把你卖了还帮他数钱就行!

    “朕告诉你,这诸葛亮的智力不比你的力气差,别说你也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童,即便朕亲自出马也不一定能骗了他,千万不要自作聪明!你只管让诸葛瑾劝说他们叔侄就行,如果连诸葛瑾也劝不动,你也不要和他耍什么心计,你不是他的对手。你只管把诸葛亮绑了,强行带回江东就是了!”

    “陛下的话俺记在心里了……”岳云拍着胸脯说道,“这趟去江夏,俺正好可以顺道打听一下大哥的下落!”

    “你大哥是谁?”刘辩大惑不解,难道岳飞还附带了别人。

    “赵云啊,赵子龙!就是和杨再兴二哥结拜的赵子龙,他对陛下提前过这件事的。”

    “我晕……”刘辩被岳小将军几乎萌翻了,“杨再兴与赵子龙结拜,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在庙门外面跟着一块磕头了,所以我就是老三!”岳云眨巴着眼睛,很是认真的说道。

    “……”

    刘辩彻底被岳云打败了,照你这个逻辑,夫妻两个拜堂的时候你在外面跟着做做样子,是不是晚上就可以一块进洞房了?真是神逻辑!

    “你如果真的能把赵云给我带回江东,朕要重赏你!”

    岳云咧嘴坏笑:“我要做个比俺爹还大的将军!”

    “比岳将军还大的将军?你知道这有多大吗?”君无戏言,刘辩可不能随便给他承诺。

    “俺爹对我太严厉了,俺就想管他一天,哪怕一天也行!俺保证把大哥与孔明全部给陛下带回江东,决不食言!”岳云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刘辩双眸转动,微微一笑:“你若真能做到,朕就封你‘管爹一天大将军’好了,这样总该满足你的心愿了吧?”(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