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三十四 解围

    高览戎马生涯十几年,还从来没有见过使用双枪的人。

    心知这装束非凡的少年将军必有过人之处,但欺负龙文龙身后兵少,看起来也就是六七百人的样子,况且绝大部分都是步卒,决心拼死突围。

    “挡我者死!”

    高览咆哮一声,策马向前,手中的镔铁枪直取陆文龙的咽喉。

    “自寻死路!”

    陆文龙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左手长枪挥出,遮挡高览刺来的铁枪。右手中的银枪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高览的喉部。

    这一枪刺的极其简单,并没有什么复杂深奥的变化,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快!

    高览出枪在先,陆文龙却后发先至,右手中的长枪带着一道寒光闪电般刺向高览的咽喉,左手的银枪同时撑开了高览刺来的铁枪。

    “怎么可能这么快?”

    当陆文龙的长枪带着破空之声逼近喉部的时候,高览浑身的汗毛不由自主的倒竖了起来,瞳孔也在下意识的扩散,这一刻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高览知道有一天自己很可能会命丧沙场,但没想到的是竟然这么轻描淡写,这么毫无征兆,前一刻自己还在率兵穷追汉军,一转眼却已经是穷途末路!

    长枪破空而来,森然的杀气让高览毛骨悚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引颈受戮!

    刘辩知道陆文龙很强大,但没想到的是陆文龙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只需要一枪便足以秒了高览。甚至连一个回合都不用。

    “枪下留人!”

    刘辩自山坡上策马飞驰而来,同时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倒不是刘辩爱惜高览人才,有召唤系统在身,莫说高览这样的二流武将没什么大的用场,就是文鸯、周泰这样的猛将也就只能做个副手而已。之所以想留下高览的性命,只是想利用他的身份做点文章,看看能不能阴袁谭一次?

    毕竟史书中的高览还是很惜命的。并不像高顺、张任那样顽固,宁肯断头也不肯屈膝投降。官渡争锋的时候,张郃就是在高览的鼓动下率部倒戈投靠了曹操。

    不过,刘辩对于留住高览的性命也没抱太大的期望。

    在他这句话出口的时候,陆文龙的枪尖已经距离高览的喉部不过一巴掌的距离。如此高速的冲击。如此短暂的距离,想要做到枪下留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刘辩穿越之前科技最先进的跑车,在这样高速的冲击之下,想要刹车也需要足够的距离。想要杀死河北四庭柱之一的高览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在这种情况下杀不死高览要比杀死高览难上一万倍!

    或许,这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所以刘辩也没抱多少期望,只是下意识的吆喝一声罢了。

    长枪带着耀眼的光芒呼啸而至,在戳破了高览颈部的皮肤之后瞬间就静止了下来。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这件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陆文龙做到了。

    陆文龙手里的银枪刺破了高览颈部的皮肤,一丝鲜血顺着枪尖在高览的颈部流淌。很细,很细!

    高览感觉到了一丝疼痛,但也仅仅只是一丝疼痛而已,就像被针尖扎了一下的感觉。与传说中撕心裂肺的疼痛有着天壤之别,更没有那种喉咙被撕开,凉风嗖嗖灌进肚子里的痛楚。

    “我没死?”

    高览有些扩散的瞳孔慢慢的收缩了回来。突然一下子醒悟了过来,原来自己还没死。这比雷霆闪电还要快的一枪。竟然在把自己颈部刺个窟窿之前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下马!”

    陆文龙面色冷峻,右手的长枪抵在高览的喉部,只是吐出了两个字。

    这一刻高览心中突然五味杂陈,人在经历了生死瞬间之后,总是会多一些感悟的。

    听了陆文龙的话,高览呆若木鸡的丢掉了手里的长枪,翻身下马,同样只吐出了两个字:“愿降!”

    刘辩也同样被陆文龙震撼的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可思议的事情陆文龙是怎么做到的?

    都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能做做到随心所欲,想快就快想慢就慢,无疑才是真正的出神入化。而今天的陆文龙做到了!

    高览虽然下马请降,但乱做一团的袁军骑兵仍然有人抱着侥幸心理,想要从山谷中突围逃命。纷纷策马向前,被一字排开的拒马枪刺的坐骑人立而起,发出痛苦的嘶鸣,将马上的骑士纷纷掀落马下。瞬间就有手提盾牌砍刀的汉军勇卒从拒马枪后面闪身出来,收割着大好人头。

    陆文龙犹如浊流中的岩石,面对着夺路逃命的袁军岿然不动,每一枪刺出必然夺走一条性命,甚至连补枪都不用,转眼间就刺翻了近百,吓得后面的袁兵纷纷退却,不敢再强行突围。

    山谷两旁箭如飞蝗,袁军纷纷应声落马。赵匡胤与文鸯从后面挥兵杀了过来,将数千袁军铁骑牢牢地围困在了山谷中央。让这支人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下马投降吧!”

    看到山谷中的袁兵纷纷落马,不是被箭雨射成刺猬,便是被杂乱无序的铁蹄踩成了粉齑。高览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大声的招呼军卒下马投降。

    主将被擒,无路可逃,七千袁兵在折损了两千五百多人之后,只能接受被团灭的命运。纷纷丢下手里的武器,下马举手投降,“不打了,愿降!”

    战斗结束,经过一番清点,此战共俘获袁兵四千四百余人,缴获战马五千余匹。

    刘辩吩咐赵匡胤带人把袁兵的甲胄全部卸了,交给本方士卒穿戴,并且挑选六千精锐每人分配一匹战马。稍作休整之后,准备冒充袁兵浑水摸鱼,杀袁谭一个措不及防。

    陆文龙带着亲兵押解着五花大绑的高览来见天子,“启禀陛下,袁将高览已被某生擒活捉,特带来交给陛下发落!”

    刘辩扫视了高览一眼:“你乃汉臣,竟然随袁绍与朕作对,可知罪否?”

    高览单膝跪地请降:“人在军中,身不由己!既已经跟随了袁本初,也只能为他效命。此番被擒,愿受处置。陛下若要杀高览,不敢有怨言。若能宽恕罪臣,愿为陛下效力!”

    刘辩双目微闭打量着高览,同时悄悄向脑海中的系统发出了指示:“给我查询一下高览的各项能力值,看看是否值得一用?”

    “叮咚……系统正在查询中,请稍等!”

    “查询完毕,高览——武力85,统率82,智力62,政治45,目前各项能力已经达到巅峰!”

    高览的能力还算让人满意,只是这家伙的节操不怎么样,所以刘辩也不怎么待见他。不过为了利用高览突袭袁谭,还是命令士卒给他松了绑。

    全军略作休整之后,刘辩命令高览在前,自己与陆文龙、文鸯、卫疆、岳云等猛将率领六千精锐士卒换上袁军甲胄,骑上袁军的战马,向北疾驰而去。留下赵匡胤率领剩下的三千多人在高密境内整编俘虏的这些袁兵。

    六千骑兵向北一路狂奔,用了四个多时辰赶了二百里路,在傍晚时分来到了剧县城下。

    赵匡胤的突袭打乱了袁军攻城的节奏,鼓舞了城内守军的士气。这场持续了三天两夜的攻防战仍在僵持。

    天色已近黄昏,人影模糊难辩。

    高览引领着汉军直奔剧县城下,穿过袁军层层寨栅,直到两军碰面的时候,袁兵才如梦初醒,齐齐呐喊:“不得了啦,高览投敌了,来的这支人马是汉军!”

    只是汉军骑兵此刻已经深入腹地,趁着袁军猝不及防,一阵砍瓜切菜般的屠戮,不停的纵马冲击。一阵猛冲猛打下来,斩杀踩死了七八千袁兵,顿时让袁军阵脚大乱。

    魏延在城头上看的清楚,知道这次来的援兵人数不少,当即留下徐庶、王猛率领五千军卒与民夫守城,自己带着太史慈、田真率领一万精兵杀出城来,与刘辩亲自率领的人马里应外合,直杀的袁军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袁军人数虽多,但其中一多半是战斗力低下的泰山寇与青州黄巾,打顺风仗的时候还能有点战斗力,一旦陷入了逆境就乱成一团。不仅没有反击的能力,反而把袁谭的正规军给冲的七零八落。

    再加上折损了将近一万骑兵之后,袁谭手下的骑兵已经只剩下五六千,想要向前迎战却被不断后退的本方人马冲的队形大乱,步兵骑兵拥挤成一团,逐渐的呈现兵败如山倒的样子。

    汉军铁骑龙、文鸯、岳云、卫疆等一干猛将夹杂其中,再加上从城内杀出来的太史慈、魏延、田真三大悍将,俱都是以一当百之辈。在数万袁军中如同虎入羊群,不停的砍瓜切菜,只杀的袁军成堆成堆的倒下。甚至就连刘辩在乱军之中也挥舞着龙魂枪,一路刺杀了近百名袁军。

    眼看大势已去,袁谭也不知道究竟来了多少汉军,更摸不清楚高览为何叛变投敌?只能咬牙切齿的大骂高览,下令丢弃了寨栅,收兵向北撤退。

    汉军一路尾随追杀,直追出了六七十里方才作罢,直杀得袁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渠。

    袁谭在萧摩诃、张郃的保护之下仓惶逃窜,天亮之时收聚败兵,只剩下了五万多人,只好退入临淄城,凭险据守,一面派使者飞报袁绍。(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