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二十九 炎黄子孙

    太史慈于桥头立马横戟,连斩百余人,无人再敢上前。

    万余名袁兵只敢远远的鼓噪呐喊,将手里的弓弩朝着太史慈乱射,却也没人再敢上前送死。趁此机会跟随着太史慈的百十名游侠儿纷纷驱赶胯下坐骑,一溜烟般进了剧县城中。

    “河涧张隽义在此!”

    自东方响起一声怒喝,与颜良、文丑、高览并称河北四庭柱的张郃纵马舞枪,引领着数百名随从,狂飙一般席卷而来。

    “哼,自寻死路!”

    太史慈连声冷笑,将盘龙戟插在地上,弯弓搭箭瞄准张郃,“嗖”的就是一声。

    能够一箭从云梯上射下萧摩诃,张郃知道太史慈有百步穿杨的能力,听到弓弦声响,急忙在马上俯身。

    “哈哈……无胆鼠辈,某手中的羽箭何曾射出?”

    看到张郃被自己吓得伏在马鞍上,太史慈不由得放声大笑,一边纵马闪避着飞蝗般的箭雨。

    袁兵畏惧于太史慈的神射,俱都躲在百十丈开外,虽然箭如雨下,但射到太史慈面前的时候却都已经成了强弩之末,被轻而易举的躲闪开来。

    遭到了太史慈的戏弄,张郃大怒,挺枪向前:“匹夫安敢戏某?看我枭你首级!”

    话音未落,忽听的破空之声迎面而来,急忙低头。

    流星般的羽箭带着风声扑面而来,饶是张郃躲得快。仍然被射落了头盔的上盔缨,不由得吓出一声冷汗,幸亏自己起身慢了一些。否则射中的就不是盔缨了!

    看到身旁的随从俱都打马进了城内,太史慈也不敢托大,毕竟周围还有将近十万袁兵,绝不能逞匹夫之勇,以免给了袁兵破门而入的机会。

    “今日暂且寄下你的项上首级,来日再取!”

    太史慈留下一句话,调转马头进了城门。

    魏延提刀亲自断后。将那些企图尾随着冲进城内的袁兵纷纷砍翻。“吱呀呀”的响声中,吊桥被缓缓拉起。城门“轰隆隆”的掩上,十万袁兵只能目送太史慈一行进城,却也无能为力。

    “多谢壮士救援,敢问尊姓大名?”

    关闭城门之后。魏延向太史慈抱腕致谢。

    太史慈亦是下马还礼:“某乃东莱黄县人,复姓太史单名慈,表字子义。孔北海担任北海国国相之时,曾经有恩于老母。虽然孔北海如今已经南下金陵任职,但这里的百姓终究是孔北海的子民,老母不忍心见剧县百姓遭到涂炭,特命某前来救援!”

    太史慈说着话指了指身边的百十名打扮各异的游侠,向魏延介绍道:“慈生平最爱游侠各地,略有薄名。得了这许多兄弟拥戴,故此召集了一块来北海解围。”

    魏延急忙向众游侠拱手致谢:“多谢诸位侠士援救,否则只怕此刻袁兵已经登上了城头!”

    “将军言重了。我等皆是大汉子民,自然要帮助朝廷。更何况还有子义兄的邀约,便是赴汤蹈火,也是在所不辞!”

    众游侠纷纷抱腕还礼,其中一人格外让魏延瞩目。

    只见他身高约有七尺五寸,生的眉清目秀。温文儒雅,但一双眸子里的目光却是坚毅而自信。手里提着一杆奇怪的长枪。长约一丈七左右,但枪刃却是魏延从未见过的“十”字型;而且他腰间悬挂的刀也非常独特,又弯又细,看上去似乎还不如佩剑更重一些。

    魏延的目光之所以被此人所吸引,除了他相貌出众,武器独特之外,还因为此人的身手了得。

    魏延在城头上看的清楚,这支百十人的游侠队伍之所以在十万袁军中如入无人之境,除了太史慈在前开路,所向披靡之外,也与这个用十字枪的年轻男子断后有关。

    太史慈的一杆盘龙戟固然无人能挡,但这年轻人的十字枪也是没人敢近,一路上下翻飞,同样刺翻了百余名追袭的兵卒,才让这支游侠队伍摆脱了袁兵的追袭,安然无恙的进入了剧县城中。

    看到魏延打量自己的兄弟,太史慈笑着引荐:“魏将军,这位是慈去年在海边游侠之时遇上的一位知己。他武艺了得,为人豪爽,与慈一见如故,因此拜为了结义兄弟!”

    “幸村,快快向魏将军施礼!”太史慈招呼道。

    年轻人急忙站了出来,腼腆的一笑,向魏延作揖施礼:“庶民姓田名真,字幸村。祖上乃是秦末田横之后,因大难临头,带着家眷泛舟逃亡到了数千里之遥的夷岛之上。四百年来繁衍子嗣,才到了田真这一代。听闻故土正逢乱世,故此泛舟远来,希望能够有所建树!”

    魏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听着田兄弟的话音有些别扭,看着你的武器也如此奇特。原来是从夷岛渡海而来,倒是让魏延开了眼界!”

    “幸村他虽然在夷岛长大,但却是心系故土,自幼念念不忘。”太史慈在旁边补充道,唯恐魏延会因为田真的身份而心生芥蒂。

    田真亦是拱手道:“某乃炎黄子孙,我的祖宗先人都在这片土地上。虽然某自幼生长在夷岛,但却从来不敢忘怀自己的身份!我田真一片赤诚之心,日月可鉴!”

    就在这时,城外再次响起了袁军冲锋的号角。

    魏延急忙拱手道:“容某先杀退袁兵的进攻,再来与诸位侠士叙话!”

    太史慈手提盘龙戟,尾随着魏延向城墙上冲去,“诸位弟兄,我等既然进了剧县,就要拼死帮汉军守住城池!”

    田真手提十字枪,腰悬村正弯刀,紧跟着太史慈的步伐冲上了城墙。其他的百余名游侠,各自手持奇形怪状的兵器,同样登上了城头。

    眼看着萧摩诃即将登上城头,袁谭的心里几乎乐开了花,没想到却被那个提长戟的家伙从城头上射了下来,这让袁谭恼怒不已。

    虽然攻势受挫,虽然萧摩诃负伤,但袁谭仍然不甘心,再次亲自击鼓助威,命令全军再次发动强攻,誓要浴血破城。

    历经了将近一个月的鏖战,北海的四万守军已经折损了差不多一半,此刻还有两万一千多人坚守在城墙上,与城下袁兵的差距几乎达到了五倍。

    看着袁兵卷土重来,脚步声震颤大地,号角声震耳欲聋。

    刚刚因为太史慈一行而略有振奋的军心顿时又有所萎靡,本来还以为是江东的援军到了,没想到来的却只是一帮游侠,不过百十人而已,对守城又能有多大的帮助?

    太史慈一眼就猜透了守军的心理,将盘龙戟放置在女墙之后,向一名弓箭手讨要了一壶羽箭,悬挂于腰间。弯弓搭箭,朝着城下连射三箭,弓弦响起,例无虚发。

    太史慈一边放箭,一边大声吆喝:“守城的将士听好了,某听闻江东的天子已经连续派出了三路大军,总计十五万人前来救援。担任主将的是大闹洛阳的薛仁贵,副将是秦叔宝!援军一路势如破竹,现在已经过了琅琊,估计再有三天左右就可以来到剧县城下,只有我等能顶住袁军的这波强攻,便能逆转危局!”

    “哇哈哈……来了十五万大军啊,只要再坚持几天,我们就得救了!”

    “太好了,担任主将的是射死董卓的薛战神,我等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杀啊,狠狠的杀,让城下的贼兵尝尝我们的厉害!”

    听了太史慈的话,城头上的两万守军顿时军心大震,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狂喊乱叫。手里的弩箭顿时加快了频率,投掷滚石擂木的时候,也浑身充满了力量。

    太史慈腰悬箭壶,手拎强弓,在城墙上来回奔跑。

    每一次开弓搭箭,瞄准的都是袁军中的佼佼者。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只要哪一个表现的比较抢眼,比其他人的战斗力明显高出一筹,必然会引来太史慈的怒射。

    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太史慈连射一百一十九箭,例无虚发。死者全部被射中了咽喉,一箭封喉,连挣扎都来不及。

    “简直神射手啊,当真是盖世弓神!”

    “这样的射术实在不得了,不知道比起薛神来如何?”

    城头上的守军被太史慈的神射激励的人心振奋,纷纷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叹。

    田真虽然没有神射能力,却也不甘示弱。

    只见他不时地从腰间悬挂的皮囊里掏出一些飞镖、飞蝗石、袖箭之类的暗器,从墙垛的孔隙之中向下丢出。每次出手都带着破空之声,力道强劲,不时的有袁兵被击中面目,惨叫一声倒地。

    守军士气节节上升,再加上有了太史慈这个强力狙击手,将袁兵的带头人物一一射杀,还有百十个身手出色的游侠夹杂在里面协助。到天色渐暗的时候,袁军又在城下填上了将近万条人命。

    看到守军的士气非但没有崩溃,反而越战越勇的样子。而本方的兵卒似乎出现了厌战情绪,再加上被太史慈一箭毙一人的箭术所震慑,一个个磨磨蹭蹭的不敢上前,只是虚张声势的呐喊鼓噪。

    见此情形,袁谭只能决定暂时收兵,改日再另寻破城良策,叹息一声:“鸣号角收兵!”(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