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二十二 紧急召唤猛将

    关胜带了三十骑从北海突围,进入徐州境内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孤身一人。

    一路上累倒了数匹战马,换马不换人,用了三天两夜的时间才来到了金陵。

    满脸的风霜尘土,战袍上更是布满了干涸的血渍。连续的跋涉与不眠不休,已经让关胜极度疲倦,在乾阳宫门口等候天子召见的时候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等关胜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太医馆的床上,周遭围了六七个太医,以及殷切等待的天子,还有刘伯温、卫疆等人 ” 。

    “关将军醒了?这一路上让你受苦了!”

    看到关胜醒来,刘辩急忙上前握住了关胜的手,示意他躺在床上不必起身施礼。

    但关胜还是不顾天子的劝阻,从床上爬了起来行了参拜礼:“末将等无能,未能御敌于北海之外,导致剧县被围,只能冒死突围前来求援。”

    当下关胜便把战况简略的说了一遍,半月前听闻袁谭大军向北海境内开进,魏延便留下徐庶守城,带了关胜、花荣二将向北迎敌,与袁谭军在广县境内鏖战数场,不能得胜。斗将的时候,花荣被萧摩诃的马槊击中背部,受了重伤。关胜则是腿部受了轻伤,好在还能上马杀敌。

    “朕早晚必诛萧摩诃替两位爱卿复仇!只是不知二位将军的伤势可有大碍?”刘辩一面询问伤势,一面示意关胜躺下叙话。

    关胜双腿沉重,几乎无法站立。只能在太医的搀扶下重新躺在了床榻上,微微拱手道:“回陛下的话。臣只是腿部受了轻伤,十天半月的时间便能痊愈。倒是花荣将军被萧摩诃震伤了五脏六腑。只怕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才能下床!”

    顿了一顿,哀求道:“陛下,三天之前袁谭率萧统、张郃、高览统兵五万多人,再加上孙观、尹礼的四万泰山寇,号称十五万,将剧县围了个水泄不通。城内军心惶惶,士气低落,故此文长将军命某舍命突围,前来金陵求救。还望陛下早发救兵。以解北海燃眉之急!”

    刘辩安抚道:“关将军莫慌,朕已经连续派出了三路大军北上救援,此刻常遇春的人马已经抵达了薛县,秦琼的队伍也已经穿过了东海国,估计明后日即可进入琅琊境内。而薛礼的人马也已经行进到下邳附近,三路人马进入青州之后,必然能够分袁军之势,减轻北海的压力!”

    “路途被袁军阻断,斥候无法通过。剧县城内还未收到陛下发救兵的消息。臣一路沿海而来,也没有遇上援兵,早知如此,臣就该留在北海协助文长将军御敌了。唉!”

    得知天子已经连续派出了三路大军,关胜在放下心来的同时也是懊恼不已。

    刘辩安抚道:“既来之则安之,关将军就在太医馆中好生休养吧。朕一定会尽全力解北海之围!”

    刘伯温面色沉重的道:“袁绍倾全力入青州,兵多将广。又收编了许多黄巾叛军与泰山寇,声势更是浩大。更兼沮授、田丰、许攸等人皆足智多谋。必然已经提前在路途中设置了防御,布置了埋伏,以阻止我军对北海的救援,实施‘阻援围城’的策略。陛下应当传令,将三路人马集结为一路,壮大兵力,并且任命一人为主将,争取早日突破袁军防线,兵临北海城下,鼓舞城内的民心与士气!”

    “三宝,马上按照伯温先生所言起草诏书,命常遇春、秦叔宝、薛仁贵三路人马在琅琊境内集结,由薛仁贵统一指挥,争取早日突破袁绍防线,驰援北海。并授予薛礼假节钺,督率诸将,违令者斩!”

    听了刘伯温的建议之后,刘辩立即吩咐郑和起草诏书,并且派出使者快马赶往三路军中传诏。

    安顿好了关胜,刘辩在刘基、卫疆、郑和的陪同下返回太极殿,一路深思熟虑之后做出了决定:“朕决定率水师入海,由东海北上,自胶东登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袁谭个措手不及!”

    “啊?”

    对于天子的超前意识,刘伯温有些吃惊,自己就怎么没想到由海上驰援魏延呢?

    郑和自从去年五月份掌管了金陵造船厂,比照着宝船日夜开工建设,将近一年的时间下来,取得了累累硕果。

    当然,以这个年代的工匠能力,是无法复制出与郑和宝船一模一样的船只来的,不过依样画葫芦却还是能够做到。在郑和的主持之下,金陵造船厂的三千多名工匠日夜赶工,一共制造了三艘舰船,十艘楼船,三十五条斗舰,以及艨艟、走舸百余条。全部投入水师使用的话,足可承载三万余人。

    这个时期诸侯最强大的战船便是楼船,大约能够容纳六七百人不等。除了刘辩之外,刘表的荆州水军号称天下最强,拥有水师五万余人,楼船将近五十艘,另外斗舰、艨艟、走舸等船只将近千余条。

    而金陵造船厂所筑造的“舰船”是仿照郑和宝船山寨制造的,只不过体积小一点,也没有那么坚固。但承载性与航行速度以及坚固性却胜出这个年代最强大的水上霸主楼船一筹,能够容纳一千士卒登船,载重三百余吨。

    按照刘辩的理解,现在的金陵就是穿越前的南京,从南京顺着长江向下走上二百多里便可进入茫茫东海。再掉头北上直奔胶东,也就是穿越前的山东青岛,大概有四百海里左右的距离。折算到陆地来计算大约七百公里,折合到现在大约一千四百里左右的路程。

    由胶州登陆,再向着北海国治所剧县进军,也就是刘辩穿越之前的山东潍坊境内的寿光一带,大概有三百里左右的距离。计算下来,整个行军旅程大概在两千里上下。

    从陆地计算。由金陵前往北海差不多一千三百多里的距离。按照士兵每天急行军一百里计算,就算没有袁军阻击。也需要花上十几天的时间才能抵达北海城下。

    而现在袁绍已经在琅琊境内层层设伏,准备“阻援打点”。要想冲破袁军的层层伏击,天知道会浪费多少时间?毕竟袁绍手下的沮授、田丰等谋士不是吃素的,而麴义、颜良也不容小觑。

    尤其是麴义统率的先登营,曾经大破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将这支威震异族的王者之师几乎全歼,更是让天下诸侯侧目,皆知麴义之名。在三国这段历史上,麴义统率的先登营不逊于任何武将统率的特殊兵种,即便由高顺统率的名声显赫的“陷阵营”也不一定能稳操胜群。

    虽然薛礼、秦琼、常遇春皆是能征善战之辈。但大军远征疲惫,由金陵进入琅琊之后至少走了八百里左右。遇上以逸待劳,预先设置了埋伏的袁军,肯定无法轻松地冲破袁军的封锁。

    倘若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抓住机会,用十天半月的时间突破袁军防线。若是运气不好,耗上三两个月也不是没有可能。倘若真的出现这样的局面,在十万大军的围困之下,北海境内的魏延军团将会迎来灭顶之灾!

    刘辩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局面出现。所以才做出了由海上驰援北海的决定。

    水路虽慢,但可以日夜前进。

    按照刘辩穿越前的时间计算,船队每小时航行五里左右的话,一天一夜下来。也能够走一百二十多里路。若是顺风的话,一天能够走二百多里也不一定。如果一路上顺风顺水,或许十几天就可以抵达北海城下。这要比走陆路强行突破防线好得多。

    而且袁绍的势力目前还没进入胶州一带,想来不会料到自己由海上进军。正好可以杀袁谭一个措手不及,取得迅雷不及掩耳的效果。而且由水路进军。可以让士卒免除长途跋涉之苦,休养身体,积蓄力气,以生力军的姿态投入战场,也比疲惫之师的力量强大的多。

    “不错,朕决定亲自统率一支精锐之师,由东海北上,驰援魏延!”

    刘辩留下了一句斩钉截铁的话,大步的走向太极殿,准备做好出征之前的最后准备。

    大军倾巢而出,最让刘辩担心的是长江上游的孙坚与刘表。虽然中游有驻扎在柴桑的甘宁与蒋钦防御,显然还远远不够。而且敌军还可以不与甘宁纠缠,抓住机会顺江而下直寇金陵。

    当然,这样做极其冒险,如果稍有不慎,被中游的甘宁断了粮草补给,上下两路夹击,顺江下来的人马将会陷入困境之中。

    不过,孙坚父子与周瑜都是用兵能力超强的人物,谁也不敢断言对方会怎么用兵?所以刘辩在出征之前除了增强柴桑的防御力量,派遣大将之外,还得在金陵留下一员坐镇的大将。

    但薛礼、秦琼已经北上,刘辩手底下此刻能够调动的武将仅仅只有郑成功、周泰、陆文龙、廖化、文鸯等人。这些人之中,郑成功的统率能力最强,还且擅长水战,但刘辩要由东海北上,所以必须把郑成功带在身边,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周泰、陆文龙、文鸯三人可以用。

    陆文龙、文鸯武力虽高,周泰虽然熟悉水性,但却不是统率之才,用他们对抗孙坚、周瑜显然不是明智之举。所以此刻,刘辩急需一名统率能力一流的大将来坐镇后防!

    “来人,把陆文龙招来!”

    刘辩回到御书房坐了,向门外候着的太监吩咐一声。情况紧急,只能主动寻求爆表,然后再利用爆表特权召唤大将来坐镇后防了。

    太监走后,刘辩与刘伯温商议一番,向南方的徐晃快马传檄。

    命徐晃暂时放弃向交州施压,转而向西进军,与卢象升、林冲一起攻打桂阳,零陵。若是孙坚敢全力出击,本方人马也可以全力直捣他的老巢长沙。

    又传下诏书一道,命顾雍升任扬州刺史,节制除建业之外的其他江东四郡,即吴郡、会稽、建安、庐陵四郡。命现任吴郡太守的鲁肃快马赶往柴桑,辅助甘宁、蒋钦二将巩固长江防线,做好迎战孙坚军的准备,毕竟鲁肃也是当年的东吴四大都督之一,统兵能力还是值得一看的!

    刘辩又对刘伯温拱手道:“朕决定亲率郑成功、陆文龙、文鸯、卫疆等人,挑选一万精兵向东出海,由胶东驰援魏延。金陵这里就交给军师亲自坐镇了,周泰、关胜、廖化都留下由军师差遣。”

    “微臣领命,必然誓死拱卫疆土!”

    刘伯温抱羽扇领命,然后匆匆出了乾阳宫调兵遣将,筹备粮草去了。

    刘基刚走,守门的御林军来报:“启禀陛下,陆文龙应召求见,此刻正在宫门之外!”

    刘辩目光如炬,朗声道:“朕恭候多时,速宣!”

    (今天又是周一了,紧急求推荐票与月票,大家多多支持,剑客拜谢了,嘿嘿,有打赏破o就更好了!)(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