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一十七 征服女皇

    听了杨素的侃侃而谈,刘协的内心忽然燃起了熊熊斗志,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服输,即使是兄弟也不例外!

    “如今诸侯并起,刘辩已经占据了江东半壁江山。而朕却困顿于河南境内,东有曹操,西有董卓余党,南有岳飞军团遏制,北有黑山群贼,如何才能挽狂澜于既倒,于绝地求生存?”

    在杨素及党羽的蛊惑之下,刘协悄悄的改变了对刘辩的称呼,从“皇兄”改为直呼其名。但想起刘辩实力雄厚,言谈之中还是忧虑不已。

    杨素躬身道:“陛下勿忧,经过微臣的暗中拉拢,已经招降了西凉叛将李蒙、王方,并且于昨日深夜利用二人分别诈开了武关与潼关。长安天险已失,目前皇甫将军正率吕布与我儿玄感率军直逼长安!”

    “哎呀……杨将军真是用兵神速,朱儁自愧不如也!”

    没想到一夜的时间,杨素就与皇甫嵩合谋拿下了潼关与武关,这让不看好洛阳朝廷的朱儁不由得刮目相看。

    杨素朝着朱儁拱手道:“整个洛阳城中,论用兵如神,除了皇甫将军之外就要数公伟将军你了。要想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拨乱反正,重振朝纲,素还需要依仗公伟兄的襄助!”

    谁不想做个中兴名将,看到皇甫嵩与杨素混的风生水起,朱儁不由得怦然心动,拱手道:“难得处道贤弟看重,朱儁愿从调遣!”

    杨素抚须大笑:“只要公伟兄肯全力相助,何愁大事不能定?李蒙昨夜诈开了武关之后,张辽已经与高顺率兵一万死守。防备岳飞黄雀在后来坐收渔翁之利。但素担忧二人欠缺经验,故此斗胆请公伟兄前往武关担任主将,堵死江东军西进洛阳的路线!”

    “朱儁领命!”

    朱儁拱手领诺,顿了一顿又问道,“长安城高墙厚。西凉余党尚有五六万人,更兼贾诩诡计百出。皇甫义真率吕奉先、玄感贤侄可有把握拿下?”

    杨素胸有成竹的道:“公伟兄尽管放心,素前几日修书于马腾、刘备,约定合围长安,待平定董卓余党之后共分雍州,二人俱都欣然应允。据探子回报。刘备已经亲率房乔、张飞由汉中出兵,而马腾也已经与韩遂提兵三万由凉州而来。三军合围,拿下长安只是时间的问题。”

    听了杨素的禀奏,刘协大喜过望,抚掌道:“杨卿果真胸怀韬略。只要能够拿下长安,便可以走出当前困局。不过朕还是有些担忧刘辩的江东军会趁机发难……”

    杨素抚须诡笑:“陛下放心,臣自有锦囊妙计对付刘辩,兴许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取了他性命也不一定。再不济也能让他荒耽歆淫,陛下直管稳坐朝堂便是!”

    刘协当即毁书斩使,向天下诸侯颁布圣谕,宣布刘辩的帝位乃是僭越所称,自己才是汉室正统。由此拉开了天下二帝的局面。世人将刘辩的朝廷称之为东汉,将刘协的朝廷称之为西汉,史称“两汉对峙”。

    岳飞在宛城得知武关被西汉军拿下之后。急忙亲自统率杨再兴、高长恭、董袭、纪灵等四将提三万精锐之师来攻武关。

    但武关凭险而居,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更兼关内有朱儁、张辽、高顺三人坐镇,面对东汉军的强攻沉着应对,防御的滴水不露,不给江东军丝毫机会。

    岳飞率军强攻了数次,在武关城下填上了三千多条性命。就连董袭也被流矢所伤,但武关依旧岿然不动。

    杨素在洛阳听闻岳飞率部强袭武关。遂修书于刘表,请求他从荆州出兵攻打南阳。围宛城以解武关之围。

    刘表自知因为进位称楚王之事已经与刘辩势同水火,便趁机向西汉朝廷上奏,要求承认自己的王位合乎法典,并不会因为董卓的死亡而无效。

    在杨素的撺掇之下,刘协欣然回信,宣布刘表的楚王乃是天子所封,合法有效,并且命他出兵讨伐刘辩,以振朝纲。

    既然从西汉朝廷得了好处,刘表自然得略有表示。当即派遣文聘、刘磐、韩玄、黄忠提兵三万出襄阳,进逼宛城,迫使岳飞退兵。

    前有牢不可破的武关天险,后有趁虚而入的荆州兵团,岳飞与部将商议之后决定退兵回南阳,先解宛城之围,再图破武关之策。

    刘表本来就没打算与刘辩死磕,在他的心里只想着保存实力。听说岳飞从武关回军,立即命文聘、刘磐撤退到新野、湖阳一带构筑防线,防御东汉的反攻。

    “刘景升这老匹夫真是无耻之徒,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我当先破荆州三郡,剪灭刘表,再图长安!”

    刚刚撤兵回到宛城,就收到了荆州兵南撤的消息,岳飞气的拍案怒骂。

    当即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改变战略目标,把攻袭长安的计划更改为先灭刘表,再图长安。并且修书一封,派出快马送往金陵。

    此刻已经是二月底的天气,气候转暖,万物复苏,长江两岸一片欣欣向荣。

    虽然各地诸侯蠢蠢欲动,天下大势风云激荡,但刘辩也得先把婚礼举办完毕。毕竟与武如意的婚事一拖再拖,再拖延下去实在是对陆家无法交代,也会让天下人觉得自己言而信,天子的婚事岂能朝令夕改?

    在太常卿刘基的主持下,被册封为昭容的武如意被风风光光的迎娶进了乾阳宫。而陆氏一族陪送的嫁妆更是装了数百辆马车,一路上绵延数里,从吴县到金陵一路行来,引得百姓无不侧目称赞。

    这场婚礼的规格之高,尤胜穆桂英入宫之时。各郡的地方官吏只要有空的俱都来到了金陵观礼,江东的各大豪族也俱都受邀参加。

    一时之间,乾阳宫内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喇叭唢呐之声不断,丝竹管弦之声齐鸣。

    婚礼在刘基的主持下有条不紊的进行,身穿凤冠霞帔,头披大红盖头的武如意暗自高兴,这场盛况空前的婚礼自己终究还是等来了!

    繁华散去,乾阳宫归于宁静,只有大红的的灯笼在夜色里迎着和煦的春风轻轻舞动。

    婚房之内,刘辩与武如意四目相对。

    不容她说什么,刘辩便送上了火辣的热吻。

    今夜,这千古女帝终要在自己身下拼力承欢!

    脱去凤冠霞帔,除去罗衫亵衣,露出了滑若凝脂的肌肤,以及曼妙婀娜的身姿,当武媚娘一/丝不/挂的躺在床幔之中的时候,刘辩的心跳前所未有的快!

    “哈哈……历史上唯一的皇帝,这一刻终于成了我的女人!只要我愿意,每个晚上都可以和她颠鸾倒凤!现在,她就是我的女人,而我就是她的丈夫!”

    刘辩以最快的速度除去衣衫扑了上去,将媚眼如丝,千娇百媚的武媚娘压在身下,此刻心中只有两个字“征服!”

    只有征服了她的人,才能征服女皇的心!刘辩记得穿越之前某位女作家曾经说过,通往女人心灵的道路是x道,只有经过这条道路,才能抵达女人的心扉!

    这只是征途的开始而已,自己不仅要征服天下群雄,还有将许多名留青史,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征服,彻底的征服,从身体到心灵!

    武如意跑不掉,上官婉儿也是自己的,貂蝉还是自己的,大乔也是自己的……既然能得到,就要毫不犹豫的霸占!唯我独尊,这才是真正的帝王风范!

    薄衫凌乱,芙蓉帐暖,引残红如梅。贵女娇柔,那堪征伐,少不得娇喘吁吁,拼力承欢。一场巫山**,引得浪花飞溅,自今夜之后,千古女皇彻彻底底的成了刘辩的女人!

    躺在身下的可是千古女皇,再加上自从穆桂英之后至少已经半年多没有再尝腥了,今夜得尝夙愿,刘辩自然不会轻易饶过这美娇娘。

    半夜的功夫便梅开三度,只把武如意累的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经不住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少年天子的折腾,躺在锦被之中发出了沉重的鼾声……

    暗夜里,刘辩小憩了片刻,看到身旁的武如意沉沉睡去,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如何,终究还是寡人技高一筹吧?乖乖的睡吧,朕准备在这良辰吉时进行召唤,我可是憋了半个月的时间在等待这一刻!”

    今天是黄道吉日,诸事大吉,刘辩相信在这一天进行召唤也会带来好运气。所以即便系统已经修复了多时,也没有急于进行召唤,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嘿嘿……已经召唤了十七八次,朕这还是第一次在床上躺着召唤,而且身边还躺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女皇,说不定会给朕带来好运哦!”

    刘辩躺在武如意身边,闭上眼睛,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为了给自己带了好运,刘辩毫不客气的把手挪到了武如意那充满了魅力的峰峦上,在心里窃笑:“武媚娘啊武媚娘,借你的酥/胸沾点好运气,说不定今晚能够召唤到前所未有的牛人!所有的诸侯,刘表、杨素、袁绍,等着朕的雷霆之怒吧!就连历史上唯一的女皇都能被朕征服在身下,别提你们这些魑魅魍魉了!”(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