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零六 四姓家奴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三国之召唤猛将》更多支持!

    太师府内设了望台,高十丈,登台远眺,可以俯瞰小半个洛阳城。

    “吕布果然倒戈了,大势去也!”

    贾诩站在台上看到吕布的人马气势汹汹的朝太师府冲来,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而另一个方向也有五六千的世族私兵手提刀枪掩杀了过来 ” 。自知大势已去,急忙下了高台,从马厩里牵了马匹,由后门悄悄的离开了太师府,直奔洛阳东门而去。

    贾诩知道,再继续留在城内,只有死路一条;而城外还有十几万西凉兵驻扎,只有逃出洛阳城,才有活命的机会。而守卫东门的张绣与自己私交甚笃,贾诩相信,应该能够说服张绣一块出城。

    牛辅还没有意识到危险,一心想要捉拿刺客替董卓报仇,听说吕布的人马杀了过来,急忙出了太师府迎接:“尔等可是来协助捉拿刺客的?”

    “奉诏讨贼!”

    就在牛辅问话的时候,宋宪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趁其不备,一刀将牛辅砍翻在地。

    割了首级提在手里,冲着太师府内外的西凉军高喊:“我等奉温候之命前来讨贼,董卓余党牛辅已经授首,尔等还不跪降?”

    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包括董卓、李儒、牛辅、李傕等人在内的西凉军首脑全部死于非命,贾诩不知所踪。守卫太师府的两千多人早已军心崩溃。再加上畏惧吕布之勇,当下纷纷缴械投降:“我等愿降。愿从温候差遣!”

    王允下令冲进府内,将董卓的妻妾儿女全部抓了。于门前枭首示众。然后亲自带了宋宪、成廉二将直奔董卓的书房,前来搜寻虎符、印绶,甚至还有天子的玉玺。

    事发突然,董卓的心腹逃的逃降的降,也没有人顾得上书房里的贵重物品。王允带人破门而入,轻易的就找寻到了调兵虎符、令箭、太师印绶、大将军印绶,以及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煌煌玉玺。

    “哈哈……两位将军看到了吗,从今以后。大权尽归我等了!”

    王允望着桌案上大堆的物品,不由得笑逐颜开。从今以后,或许自己就可以成为挽狂澜于既倒的中兴能臣,名垂青史,流芳百世不再只是梦想。

    太师府里一片嘈杂之声,原来却是杨素父子率领了私兵冲了进来,一直杀到了董卓的书房前。

    吕布的人马虽然全力阻挡,但被杨玄感一条青铜槊打的七零八落,招架不住。纷纷后退,忙不迭的向王允禀报:“不好了,司徒大人,杨都尉父子反了!”

    王允闻声带着宋宪、成廉二将。手捧调兵虎符,以及大将军印绶走出了书房,向杨素父子道:“牛辅已经被老夫诛杀。虎符、印绶、玉玺已经全部拿下,兵权就暂时由老夫掌管了!我命你们父子去驱散四门的西凉兵。控制城门,不让城外的西凉大军入城。不得有误!”

    杨素忽然仰天大笑:“哈哈……你这个与董贼勾结的老匹夫有何面目在这里大言不惭?”

    王允大惊失色,气的浑身颤抖,怒指杨素道:“老夫与令尊同为当朝三公,杨处道因何口出此言,辱骂老夫?”

    “你与董卓朋比为奸,为了取悦这个国贼,甚至不惜献上养女貂蝉,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你还敢在这里矢口否认?”杨素手提双鞭,横眉竖目的质问。

    王允气的捶胸顿足:“那是老夫用的离间之计,想要用貂蝉的美色挑起董卓与吕布的矛盾,杨处道休要向老夫的身上泼脏水!我王允为了汉室一片忠心,日月可鉴!”

    杨素才不管王允说什么,为了夺权只想一心将王允置于死地,双鞭一挥,高声下令:“奉天子诏书,铲除与董卓勾结的叛国逆贼王允,吾儿玄感何在?将此逆贼给我就地诛杀!”

    “孩儿得令!”

    杨玄感答应一声,手提青铜槊扑了上去。

    成廉慌忙提着朴刀来迎,刀槊相交,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长鸣。

    成廉的虎口登时崩裂,朴刀脱手飞了出去,转身欲逃,被杨玄感一槊击中后脑勺,当场毙命。宋宪看到同伴一合毙命,不由得胆战心惊,转身夺路而逃。

    就在杨玄感击毙了成廉的同时,杨素身边一个穿着戎装,但却面目清秀,甚至可以称得上美丽迷人的小校,手提两柄长剑杀到了王允面前。

    两剑同时向着王允刺出,一剑刺穿心脏,另一剑刺穿咽喉。可怜将近六十岁的王允还没有来的享受成功的喜悦,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死不瞑目!

    王允既死,吕布的兵马与王允的门客四散逃命,所有的虎符、令箭、印绶、玉玺全部归了杨素。

    杨素命人收了,向杨玄感与刚才杀掉了王允的双剑校尉道:“玄感拿着令箭与虎符去控制城门,出尘带人去搜捕李傕、郭汜、樊稠、张济等人的家眷,凡抵抗者,一律就地格杀!”

    “诺!”

    杨玄感与女扮男装的张出尘齐齐答应一声,各自招呼人手,准备分头行动。

    临走之时,杨素再次吩咐道:“玄感我儿,若是遇上了吕布,不可与之交手,需要好言安抚,就说王允是在欺骗他,千万不可与之起了冲突!”

    杨玄感虽然对吕布的武勇不服,但也不敢违抗父命,更何况城中还有吕布的两万嫡系人马,真要是起了冲突,杨家不见得能够占到便宜。当下拱手道:“孩儿谨遵父命!”

    待杨玄感与张出尘走了之后,杨素就命人关闭了太师府大门,刀出鞘箭上弦。严防死守。董卓这些年来收敛的财宝可是全都在这座府邸之内,称之为富可敌国。一点都不夸张,绝不能得而复失。

    不大会功夫。张出尘去而复返,押解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美妇人来见杨素:“家主,婢子在搜捕张济府邸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美貌的妇人,特地带来交给家主处置。”

    杨素闻言朝美妇人打量一番,只见此女生的朱唇皓齿,冰肌雪肤,身姿曼妙,姿色不输张出尘,不由得心中一动。和颜悦色的问道:“你是何人?详细说来,素可保你无虞!”

    美妇人梨花带雨的抹泪道:“小女子姓邹名珂,乃是张济前几天娶回家的小妾,不曾做过坏事,还请大人饶命!”

    “那吕布可曾见过你?”杨素眉头微皱,顿时有了招纳吕布的主意。

    邹氏抹泪道:“小女才被张济带进洛阳城几天,除了李傕、牛辅来家中做客时被召唤出来斟酒,再也不曾见过夫君的其他同僚!”

    “哈哈……如此甚好,甚好!”

    杨素听后抚须叫好。对着邹氏拱手道:“从今以后你便是我杨素的妹妹,姓杨名珂,你的父亲便是当朝太尉杨彪,可曾记住了?”

    邹氏虽然不知道杨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别说认自己做妹妹,就算让自己做军妓。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心中又惊又喜,连声点头:“小女虽然不知道大人的用意。但只要能够保住小女子一命,愿从大人吩咐!”

    “家主如此做。却是何意?”

    张出尘看到邹氏生的美貌,本来想献给杨素做小妾,没想到竟然被认作妹妹。心中又是不解又是郁闷,这样一来,自己还得客客气气的喊这女子一声“女主人”呢!

    杨素笑道:“听闻吕布最爱美人,所以吾打算将邹氏……不,打算将舍妹许配给吕奉先,将他的人马拉拢过来,掌控洛阳。”

    邹氏顿时会意,嫁给吕布总比在这乱世被人奸污了好得多,而且还顶着名门闺秀的名头,当下肃拜施礼:“小女……小妹愿从兄长吩咐!”

    张出尘不甘心的争辩道:“原来家主打算色诱吕布,让他做个四姓家奴啊!论姿色,婢子不在邹氏之下,要不然家主把我许配给吕布吧,难道家主认为出尘不如邹氏吗?”

    “呵呵,那倒不是……”

    杨素拍了派张出尘的香肩,和颜悦色的道:“色诱吕布,自然谁都不如我的红拂!但在吾的计划之中,你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要做,所以现在还不是派你出马的时候!”

    张出尘心中虽然闷闷不乐,但也只好点头答应:“好吧,既然家主深谋远虑,婢子只好遵命!那我继续带人搜捕董卓余党。”

    张出尘走后,杨素派人抓来几个婢女,吩咐道:“尔等去找些鲜艳衣裳,名贵首饰回来,把吾妹打扮的光彩照人,若不小心伺候,休怪我鞭下无情!”

    邹氏向杨素肃拜道谢:“大人……”

    杨素抚须笑道:“喊兄长,自此刻起某便是你的兄长了,千万不要再有口误!”

    “小妹谨遵兄长之命,一定不负所托!”邹氏会意,连声应诺。然后跟着婢子丫鬟去后堂化妆更衣去了。

    洛阳街头依然乱的像一锅粥。

    薛仁贵载着貂蝉与万年公主从东门杀到了北门,只见城门依然紧闭,守军乱箭射下,无法突围,只能咒骂一声继续朝西门而去。

    走到一半,就听到相隔不远的另外一条街巷中传来的吕布叫骂声:“薛礼匹夫,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谁胜了貂蝉就归谁!”(《三国之召唤猛将》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2oo%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