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二百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对于陈庆之提出的疑问,刘辩早就想好了答案,一个汝南许劭就可以搪塞过去。

    “汝南许子将,精通周易,能掐会算,尤其精通相人之术,当世无人出其左右。前段时间朕在汝南之时曾与他见过一面,从许劭的嘴里听到了你的名字,故此派人招揽。”

    刘辩端坐在御案之后,给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解释,而且这样还会给文弱的陈庆之带来信心,可谓一举两得 ” 。

    果然,听了天子的话,陈庆之眸子里的光芒变得自信了起来,急忙施礼道谢:“原来如此,多谢陛下给庶民指点迷津。想不到许劭大师竟然知晓庶民之名,真是三生有幸!”

    能够鼓舞陈庆之的信心,这也是刘辩想要的结果,和颜悦色的笑道:“呵呵……许大师可是说过,你将来能够成为统领三军的儒帅,所以朕才派人四处寻访,希望你以后勿要让朕失望!”

    陈庆之一脸的感激:“难得许大师推荐,陛下器重,虽然庶民手无缚鸡之力,但自幼熟读兵书八百卷,一定会庶竭全力,助陛下扫平诸侯,以报圣上知遇之恩!”

    “禁军刚刚成立,缺少将领,你就暂时先去给廖化做个副手吧,等明春有了战事再另外委以重任!”

    刘辩说话的时候笔走龙蛇,很快的就给陈庆之写了一封任命书,然后把目光扫向董袭:“这位壮士如何称呼?”

    董袭急忙跪地施礼:“小民董袭,字元代,会稽余姚人。听闻陛下广招士卒,特来从军。”

    董袭的名字刘辩还是知道的。比起当世一流名将来虽然有差距,但做个偏将副手却足以胜任。趁着董袭跪地施礼之际。悄悄的向脑海里的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我查询下董袭的各项能力?”

    “叮咚……查询完毕,巅峰董袭统率79,武力88,智力49,政治32……”

    “看你虎背熊腰,必然武勇不凡,朕这就修书一封与秦叔宝将军,差你到他的麾下担任裨将!”刘辩再次提笔修书,给董袭做出了安排。

    岳飞手下的副将有杨再兴、纪灵、吕蒙。以及刚刚派去不久的高长恭;魏延的副将有关胜、花荣,徐晃的副将是林冲;甘宁的副将是蒋钦,甚至就连金陵水师也有周泰、凌操、郑成功三员大将。而拱卫京城的秦琼手下竟然只有一个才派过去的马忠,刘辩自然毫不犹豫的把董袭塞给了秦琼。

    身为天子,需要平衡的不仅仅只有嫔妃和文官,手下大将的势力也要尽量的保持均衡,避免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这与忠诚无关,乃是为君之道,要想让自己的帝位稳如磐石。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周到,方能避免阴沟翻船。

    “草民多谢陛下隆恩,愿为陛下赴蹈汤火,万死不辞!”

    董袭喜出望外。磕头如捣蒜般跪地谢恩。

    就在陈、董二人谢恩离后,刘辩查询了下当前持有的愉悦点总数,经过了刚才的施恩册封。成功的收获了陈庆之的2o个愉悦点以及董袭的9个愉悦点,使得目前持有的愉悦点总数增加到了65个。距离下次召唤越来越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转眼就进入了冬季。大江南北一片皑皑白雪。

    一千八百年前的冬季与刘辩穿越前的冬天自然不能同日而语,就连刘辩现在所在的金陵温度都降到了零下十度左右,更不要提黄河两岸、中原地区了。

    在这缺少棉衣的年代,不到万一不得以的地步,诸侯是不会在冬季用兵的。否则,穿着冰冷的甲胄,因为酷寒而造成的减员就将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因为寒冷冬季的到来,各地的战事暂时平息了下去,士兵们也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机会,各自整备铠甲兵器,准备明年开春再战。

    操劳了一年多的刘辩也难得的有了闲暇的时光,每日在乾阳宫里批阅奏折,练习枪法与剑术提高自身武艺,勤读兵书,修养韬略,提高自身的能力。闲暇之余就去逗弄下襁褓里的儿子,日子倒也过得滋润。

    唐婉满月之后,在太常卿刘伯温的主持下,风风光的荣登皇后之位,正式母仪天下。而武如意则继续在太医馆里养伤,一边暗自派遣族人四处寻访神医华佗,希望能够找到妙手回春的神医,让自己恢复生育能力。

    冯蘅与穆桂英的肚子一天大起一天,经过太医诊断,估计冯蘅到明年二月生产,穆桂英到三月生产。刘辩对这一天满怀期待,只有子嗣多了,将来选择继承人的时候,才有更多的选择余地。身为皇帝,没有十个八个乃至几十个儿子,无疑就是一种失败。刘辩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年关过后,河东郡皮氏县下起了茫茫大雪,天地间变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一座普通的民居内,一个身材高大,将近九尺,面目俊朗,器宇轩昂,年约二十五六岁的男子正在天井里来回踱步,一脸的焦虑担忧。

    虽然天空飘着纷纷扬扬的瑞雪,落在身上融化,沾湿了衣衫,但这男子却浑然未觉。除了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之外,就是走到窗前透过窗棂向里面观看将要生产的妻子。

    “哇呜……”

    蓦地,一声清脆嘹亮的啼哭声在堂屋里面响起,顿时让男子高兴的跳跃了起来:“哈哈……生了,终于生了!”

    房门推开,露出了一个满脸皱纹的稳婆,向男子恭贺道:“仁贵啊,恭喜啦,你媳妇生了,生了个儿子,你们薛家有后了!”

    “哈哈……生了、生了,听到了!”

    薛仁贵眉开眼笑的就要向屋子里面冲。

    “等一会,先把柴房里烧的热水端进来!看把你高兴成什么样子了!”稳婆笑呵呵的拦住了薛仁贵的去路,吩咐道。

    一番忙碌之后,稳婆拿了酬金告退。家里只剩下了薛仁贵与妻子柳银环,以及在襁褓里沉睡的儿子。

    “夫人怀胎十月,终于给我们薛家添了子嗣,让我们薛家的香火得以延续,为夫感激不尽,我在这里代替薛家的先人感谢你的恩德!”

    薛仁贵说着话向床上的妻子单膝跪拜,表示谢意。

    柳银环急忙挣扎着起身去扶丈夫:“夫君这是说哪里话?繁衍子嗣乃是女人的责任,妾身怎么敢当这个谢字?倒是我这半年来大病接着小病,接连不断,耽误了夫君去投靠天子,耽搁了夫君猎取功名,妾身心下很是不安!”

    薛仁贵起身在床边坐了,柔声道:“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疾病不断也不是你的错。我们薛家三代单传,到了我这一代,只有夫君一人,父母又于去年离世。你怀着身孕,疾病不断,无法长途跋涉去江东投靠陛下,为夫怎能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家中?”

    “妾身感激夫君的照顾,只是耽误了夫君的前程,心中却是惴惴不安。”柳银环依偎在丈夫的怀抱里,满脸歉疚的道。

    薛仁贵莞尔笑道:“为夫的前程倒是不打紧,只是没能在陛下最艰难的时候出力,却是让为夫心怀歉疚。不过,陛下有岳鹏举、秦叔宝等诸位将军辅佐,一年来势如破竹,扫平江东,铲除袁术,登基称帝,真是让人对他的雄才大略佩服的五体投地!”

    “夫君说的是,陛下年纪轻轻便有这般作为,必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有道明君!待我们的孩儿满月之后,咱们一家就南下投奔陛下去吧?陛下还是太子的时候,夫君就是他的侍卫,妾身相信,陛下一定会重用夫君的!”柳银环无限温柔的憧憬道。

    薛仁贵却摇了摇头:“不用急着去江东,夫君先去一趟洛阳,待立下一桩大功之后,咱们再去江东面见陛下。”

    “洛阳城周围有十几万西凉兵,夫君去哪里作甚?”听了丈夫的话,柳银环不由得忧虑了起来。

    薛仁贵轻抚妻子的秀发,安抚道:“想当年,我与鹏举同为太子侍卫,而如今,鹏举已经成了假节钺的一方都督,夫君我却还是寸功未立的白丁。让我怎么好意思就这样空着手去江东见陛下?此去金陵,必建奇功而还,让天下人刮目相待,皆知我河东薛礼之名!”

    柳银环紧紧的搂着丈夫,忧心忡忡的道:“洛阳乃是董贼的老巢,何异龙潭虎穴,万一夫君有个差池,却让我们孤儿寡母怎生是好?”

    薛仁贵踌躇满志的道:“不入虎穴,焉建奇功?明知山有虎,我薛仁贵偏向虎山行!西凉兵虽多,但彼在明处,我在暗处,他能耐我何?更何况夫君手里的宝弓可不是吃素的,到时候夫君尽管在家里等着喜讯便是了!”

    这时候讲究的是三纲五常,夫为妻纲。见丈夫说的这般坚决,柳银环只好放弃了劝告,柔声道:“既然如此,夫君便给我们的孩儿取个名字吧?”

    薛仁贵略一思忖,说道:“贱名好养活,便给我儿取名薛讷吧!字丁山,希望将来我们薛家人丁兴旺,如泰山一般岿巍健壮。”

    柳氏笑道:“十五岁才能取表字呢,夫君太心急了。”

    薛仁贵也意识到自己摆了乌龙,笑道:“那就乳名叫丁山,表字也叫丁山!总之,我薛仁贵的儿子就叫做薛丁山!”(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