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九十八 挖坑埋周郎

    “x你姐,有这样问的吗?就算不行,老子会告诉你?”

    小舅子当着媳妇的面问给不给她姐治病,刘辩还能说啥,笑道:“就算你不说,朕也要寻找良医给爱嫔治病的!”

    “君无戏言哟,逊知道天子姐夫一定能把姊姊的病医好的。”陆逊同样笑吟吟的看着刘辩,说道。

    “嘿?小小年纪就会给人挖坑下套,怪不得把刘大耳烧的灰头土脸呢!”刘辩笑呵呵的抚摸着陆逊的脑袋瓜子,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 。

    真想一个大嘴巴抽下去,让这小舅子像陀螺一样在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圈。怪不得都说小舅子是坑姐夫的货,就算穿越了一千八百年成了皇帝,刘辩也没能逃脱这条小舅子定律。

    当然,刘辩也就是在心里随便这么一想,目前来说这个小舅子还算招人喜欢。而且潜在统帅值高达97,在整个朝廷中仅次于岳飞,与尚未加入的薛仁贵能力相当,将来绝对是个独挡一面的帅才。智力方面也高达96,政治也破了9o,如此出色的人才必须加以利用,不能因为提防武如意而因噎废食,那不是明智之举!

    在太医馆与武、陆姐弟闲聊了小半个时辰,刘辩起身告辞。

    临走时叮嘱武如意在皇宫里好生休养,等伤情稳定之后再回家。不过看武如意伤成这个样子,只怕没有三个月的时间是无法痊愈了。

    掐指算算,要想让这倾国美人在胯下承欢,至少要等到明年开春。想到这里。刘辩的心里就像猫抓一般痒痒。早知如此,前几天就应该把这尤物招进乾阳宫办了。而现在想要了却夙愿,只能再多等待几个月了。

    次日午时。郑和来报:“启禀陛下,奴婢的堂弟郑森已经从柴桑赶到金陵,此刻正在宫门外等候召见。”

    “速宣!”

    听说收复台湾的民族英雄到来,刘辩自然不会怠慢,立即吩咐郑和把人带进来。

    不大会功夫,郑和就带着郑成功来到了太极殿的偏殿。

    趁着郑成功施礼的时候,刘辩悄悄打量这位英雄的相貌。只见他与郑和不愧是堂兄弟,肤色都有些偏黑,或许是在船上风吹日晒的缘故。生得身材中等。浓眉大眼,精神奕奕。

    刘辩把郑成功夸奖了一番,最后道:“朕知道你熟悉水战,因此早就通知了周幼平将军,由你出任金陵水师副将,你现在就去赴任吧!还望将来好好努力,不要辜负了朕的期待!”

    “森定当誓死效忠陛下,不负圣恩!”

    从掌管一条小船的百夫长一跃成为两万水师的副将,郑成功的心里几乎乐开了花。急忙跪地谢恩。

    “叮咚……宿主获得郑成功愉悦点9个,目前持有的愉悦点总数为46个,仇恨点27个!”

    虽然获得了郑成功的愉悦点,但刘辩发现自己两种点数的增加速度已经大幅放缓。比起前几天悄无声息就会增加十几个点数的情况。增长速度简直就是龟速。刘辩猜测可能是登基称帝之后的余波已经被消化的差不多了,要想再继续召唤,只能慢慢的积攒点数了。

    郑成功离开的下午。乔玄也带着妻女入宫面圣顺道祝贺唐后母子。

    虽然天子并没有给大乔册封称号,但当着众人的面许下的承诺也算是金口玉言。所以乔玄为了女儿的前程,不顾自己身份卑微前来乾阳宫求见。跟着乔玄一家随行的还有原先的郭乔氏。现在嫁给了御林军副校尉邓泰山,应该称作邓乔氏了。

    “陛下,乔玄携带家人正在宫门外求见,顺道来祝贺皇后娘娘喜得贵子,不知是否该放入宫来?”

    大舅兄与自家婆娘在外面求见,邓泰山自然少不了亲自跑腿来征询天子的意见。

    说话的时候心中有些忐忑,谁知道天子当时说要立乔绾为妃的事情是不是逢场作戏的话?说不定天子早就把乔玄一家忘了呢,毕竟后宫佳丽如云,要让天子记住实在太难。

    刘辩正在批阅奏折,闻言兴冲冲的放下手里的奏折:“来的正是时候,即便乔氏一家不来,朕也正打算派人宣召呢!你先带乔夫人去后宫拜谒唐妃,再带来御书房见朕。”

    乔氏一家与唐妃素无瓜葛,此刻也只是礼节性的来探望月子。见了皇后奉上礼物,一脸拘谨的站在床前闲话。

    唐婉在乾阳宫做了半年的妃子,也算得上耳目众多,对于乔氏姊妹的传言早有耳闻。此刻见了明年就满十二岁的大乔与八岁的小乔,不由得连声称赞:“两个妹妹小小年纪竟然生的这般俊俏,再长个三年两载必然是倾城之色,放眼整个乾阳宫,只怕也没有几个能超过这对姊妹花的!这般天生丽质,将来必然不在武美人之下。”

    “岂敢当皇后娘娘如此谬赞,绾儿、盈儿还不快快感谢娘娘褒奖?”乔夫人听了夸奖,笑容满面的责令女儿向唐后谢恩。

    乔绾轻启朱唇,甜甜的向唐后道谢:“多谢皇后娘娘褒奖!”

    小乔却是一副不冷不热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三个字:“谢娘娘!”

    唐婉性格敦厚,自然不会和一个八岁的小女孩计较,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了婷婷玉立的大乔身上,笑道:“绾儿妹妹生的俊俏,嘴巴也甜,以后没事多多进宫与我亲热一下,省得姐姐我在宫里寂寞。”

    “嗯,绾儿一定会多来陪伴皇后娘娘。”乔绾清脆的答应下来,露出了两个甜甜的酒窝。

    离开了皇后的宫苑,乔氏一家又来太极殿面见天子。

    初次来到这巍峨高耸的大殿,大乔不由得连声感叹,为皇家的威严所折服。而小乔一路上却是冰冷着脸庞。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哎呀……朕的绾儿竟然长得这么高了?”

    待乔氏一家参拜完毕之后,刘辩惊喜的发现乔绾竟然长高了大半头。出落得婷婷玉立,犹如出水芙蓉。按穿越前高度计算的话,已经将近一米六了。

    邓乔氏在旁边插嘴道:“是呀,绾儿过了年虚岁就十三了,已经可以入宫了,陛下今天就给绾儿赐个封号吧?”

    邓泰山在旁边怒视怒视自家婆娘:“天子面前,休要信口开河!绾儿过了年明明十二岁,你就不怕杀头么?”

    邓乔氏气的吹胡子瞪眼,虽然她没长胡子,“老娘说的是虚岁。我的侄女管你屁事?”

    乔玄在一边咳嗽道:“咳咳……陛下面前休得造肆!”

    能够得到大乔,里面有邓乔氏的功劳,因此刘辩也不生气。自己这段时间正缺女人暖被窝呢,乔氏一家要是说大乔今天晚上就能享用了,自己也会笑纳。瞧这水嫩的身材,小胸脯鼓鼓的,犹如含苞待放的荷花,估计掐一把能嫩的出水。

    “封号之事不可乱来,需要备了六礼。派遣朝廷重臣上门联姻方可再授予封号。绾儿还小,还是再长两年吧!”

    虽然对婷婷玉立的大乔垂涎三尺,但刘辩还是以大无畏的勇气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为了以后更好的享受美色,还是暂时不要摧残花朵吧。小姑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咱可不能胡来!

    乔绾长了一岁,却是有些害羞。脸色绯红的低着头:“绾儿的命是陛下救的,绾儿就得报恩。即便是让绾儿做宫女。也是毫无怨言的,一切都听陛下吩咐。”

    小乔突然抢着开口:“天子姐夫。你能放过公瑾哥哥吗?”

    “晕……这小丫头怎么和陆逊一个腔调?竟然喊我姐夫……”

    刘辩一阵头大,方才知道虽然已经过去了半年,但年幼的小乔仍然对周郎念念不忘,这是在心里扎根生芽的节奏啊。

    不过想想也是,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曲有误周郎顾”的周都督魅力不在兰陵王之下,迷住一个小萝莉也没什奇怪的。

    “难道阿盈很想念公瑾哥哥么?”刘辩笑眯眯的问道。

    小乔很认真的点头:“天子姐夫救了姐姐的命,姐姐要以身相许。公瑾哥哥救了阿盈的命,所以阿盈也要以身相许。而且,公瑾哥哥每天都给阿盈讲故事,教我写字弹琴,公瑾哥哥弹的琴声可好听了……”

    “阿盈休要胡言乱语,何时能像你阿姊这般让人放心?”

    天子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乔玄心知肚明。听了幼女之言,急忙开口训斥。

    “我偏不!凭什么只让姊姊报恩,不让阿盈报恩?你们偏心!”小乔撅着粉嫩的小嘴,倔强的争辩道。

    刘辩倒也不会和一个女童计较,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长大,天知道小乔的心理会出现什么变化?而且堵不如疏,越是压制越会适得其反的引起小乔的逆反心理,这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呵呵……好呀,既然阿盈喜欢公瑾哥哥,那你就多给你的公瑾哥哥写信,劝他到朕这里来做官好不好?”

    刘辩笑眯眯的问道,心里却在飞快的打着算盘。说不定将来能利用小乔挖个大坑把周瑜埋了,顺带着把孙策以及整个孙氏军团都埋了。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

    “好啊,好哦!还是天子姐夫通情达理,以后阿盈可以给公瑾哥哥写信了!”

    听了刘辩的话,小乔高兴的欢呼雀跃,瞪了父母一眼:“哼,你们以后再也说不得什么了吧?”

    (最后,这真不是后/宫剧啊,但猪脚是皇帝啊,而且这对姊妹花也很久没有提及了,不交代一下说不去。到此为止宫廷故事暂时落下帷幕,下一章弓神薛仁贵重磅来袭,还请弟兄们拭目以待!今日第三更,可有月票奖励否?)(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