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八十一 去打冉闵吧!

    已经为天子做了嫁衣,曹操可不想再继续陪着唱戏。○頂○点○小○说,ww◆w..c︾om

    这出戏就算唱到天荒地老,自己也只能是配角,尽可能的讨点好处才是上策!

    当下向城楼上的天子拱手道:“大军随行,进城不便,操就不入城了吧!”

    就在曹操施礼的时候,刘辩用敏锐的目光悄悄打量他周围的文武幕僚,看看自从虎牢关分别之后,曹操手下又增加了哪些谋臣猛将?

    除了曾经见过的夏侯兄弟以及曹洪之外,人群里最为惹人注目的就是三大猛汉。身高九尺,脸色偏黄,满脸虬髯,手提一双大铁戟,面貌凶悍如古之恶来的家伙想必就是典韦了?

    “给我分析检测一下典韦的各项能力。”刘辩不动声色的向系统下达了指示。

    “叮咚……检测完毕,巅峰典韦——武力99,统率78,智力45,政治25.”

    “当前典韦——武力99,镔铁双戟+2,统率72,智力45,政治22.”

    挨着典韦的家伙稍微矮了半头,大约八尺五寸的身高,体型比典韦稍微胖,但同样健壮剽悍,硕大滚圆的脑袋显得憨厚而朴实,手中一口虎头大砍刀,看起来六七十斤重的样子。

    “想必此人就是失之交臂的许褚吧?真是可惜了!”

    刘辩在心里感叹一声,同时向系统发出指示:“给本宿主检测一下许褚的各项能力。”

    “叮咚……检测完毕,巅峰许褚——武力98,统率75。智力39,政治20.”

    “当前许褚——武力98。统率72,智力39。政治28.”

    刘辩的目光继续转动,扫到了最后一个猛汉身上,只见他同样身高九尺,只是比起典韦来稍微偏瘦一些。生的虎背熊腰,鹰鼻隼目,目光中透着阴毒和诡谲,最为惹人注目的是他手中的那条长达一丈七的铁枪。

    有野史提到王彦章的铁枪有碗口般粗细,重达一百斤,这是不正确的。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就算一个人的手掌再大也无法将碗口般粗细的铁枪攥稳。

    而刘辩此刻看到的王彦章手中的长枪约莫有茶碗般粗细,整条枪都是用镔铁锻造,比普通的枪长了将近五尺,达到了一丈七的长度,几乎就要赶上张飞的丈八蛇矛。

    按照刘辩的心得,枪的长度超过一丈三之后将会非常难用,而王彦章的的大铁枪竟然长达一丈七,折合到穿越前就是三米九左右的样子。王彦章竟然使用这么一条怪异的铁枪,足见其在枪法上定有与众不同之处。

    “叮咚……王彦章——武力99。铁枪+2,统率89,智力62,政治48.”

    曹操在城下看到天子陷入了沉默。还以为在等着自己邀功请赏,当下也不客气,拱手道:“臣这次率兵来伐袁术。非为争夺地盘,实乃为了铲除国贼袁术。一路杀到宛城。折损了许多士卒……”

    刘辩迅速的从系统中回过神来,朗声道:“曹卿此番忠心。天地可鉴!你对的起大汉,朕也要对的起你,自即日起,朕授予曹卿车骑将军之位,并继续担任豫州牧,兼领并州诸事务,属下幕僚有权自行任免。回头刻了印绶便派使者送到许昌!”

    刘辩这番话用意很明显,把曹操的前将军擢升为车骑将军是为了补偿,但让他兼领并州事务就别有用心了。因为刘辩看到曹操兵强马壮,有意借曹操之刀灭掉冉闵,并且让双方两败俱伤,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天子的用意曹操又何尝看不出来?

    只是目前宛城与汝南落入刘辩之手后,曹操向南发展的道路已经被堵死。而东方的徐州有苦心经营多年的陶谦盘踞,一时半刻的恐怕拿不下来,而且也师出无名。

    南面走不通,东面不好打,西面的洛阳更是曹操不敢奢望的。

    董卓手下的西凉雄兵将近三十万,这段时间内因何按兵不动,曹操不知道,但却知道仅凭一座虎牢关就难以逾越,更别提进入洛阳,继而向西攻占雍凉了。

    这样一来,留给曹操的发展方向只剩下青州以及并州两地,青州的黄巾正闹得轰轰烈烈,据称多达百万。就算刨除掉三分之二的老幼妇孺,至少还有三四十万精壮,这无疑是个可怕的数字!

    就算青州的黄巾军是乌合之众,就算再不堪一击,但数量实在过于庞大,若不是各方诸侯联合围剿,仅凭曹操一方很难剿灭。

    虽然并州的冉闵自从阵斩文丑之后威震天下,号称武勇不逊吕布,但曹操却不怕他。自己手下的典韦、许褚、王彦章皆是当世猛将,何惧之有?

    再加上冉闵手下的人马也是一帮乌合之众,军纪比青州黄巾强不到哪里去;但人数却只有十万左右,远远不及青州黄巾庞大。

    两相比较,曹操认为攻打并州比攻打青州要容易一些,更何况天子现在授予了自己车骑将军的爵位,又兼领了并州牧,更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兵抢占并州,

    “操在此拜谢陛下厚封之恩,愿为大汉赴汤蹈火,铲除叛军,万死不辞!”曹操打定主意之后,欣然跪拜谢恩。

    刘辩在城楼上抬手示意曹操起身:“曹卿忠义,朕谨记在心!并州贼寇作乱,民不聊生,就有劳孟德费心了!”

    “既然如此,操便告退了!”

    虽然没能得到宛城,但获得了仅次于大将军、骠骑将军的封号,也算是让曹操得到了一些安慰。更何况天子把并州许诺给自己,只要能够率部拿下来,看将来天子还有何话可说?

    话音落下,曹操一抖披风,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打马离去。

    众文武幕僚俱都朝着天子拱手一礼,也不多说什么,纷纷上马,跟随着曹操掉头而去。

    就在曹操及其手下的文武上马之时,刘辩再次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本宿主分析一下荀攸、戏志才的能力!”

    “叮咚……荀攸——武力48,统率77,智力94,政治92.”

    “叮咚……戏志才——武力32,统率72,智力93,政治89.”

    曹操的大军撤走,尘埃落定。

    刘辩下令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迎接秦琼副将统领的一万步兵入城。并且效仿在汝南的做法,凡是被袁术强行征募的新兵去留自便。

    又派遣马忠携带一千轻骑,押解着袁术之子袁胤,以及谋士阎象、袁涣等人快马加鞭赶往寿春,把宛城的巨变禀报岳飞,并且由袁曜、阎象等人劝纪灵开门投降。

    经过一番整顿,宛城中的袁兵有八千人提出了回家的请求,秦琼按照天子的口谕放行,绝不刁难任何人。剩下的两万一千人则全部接受秦琼的统率,与刚刚进城的一万七千汉军进行了整编。依旧对宛城日夜戒备,严防荆州军或者西凉军乘虚而入。

    马忠率部押解着袁胤、阎象等人于两日之后抵达了寿春大营,把天子的书信交给了岳飞。

    岳飞看后不由得笑逐颜开:“哈哈……此乃天意也,某正想水淹寿春,却又担忧损害了城内的百姓,故此犹豫不决。这次陛下能够生擒袁术,乃是救了寿春百姓一命!”

    常遇春与周泰听后惊得合不拢嘴:“什么?陛下亲自上阵,手刃了数十人不说,还亲手生擒了袁术?”

    杨再兴却没有感到奇怪:“某与陛下曾经交流过用枪之道,在枪术上陛下颇有天赋,再加上陛下的追风白凰乃是万里挑一的良驹,生擒了袁术也不奇怪!只是让某惊叹的是,陛下的胆量真是过人,万军之中冲锋陷阵,颇有当年的光武风范,重振汉室,指日可待也!”

    岳飞当即派人押解着袁曜、阎象、袁涣等人来到寿春城下与纪灵、刘勋、袁胤等人搭话,劝他们开城门投降。

    寿春城已经被岳飞率领的五万人马围困了十几天,城内与外面的消息完全隔绝。猛然听到袁术被俘的消息,再看到袁曜、阎象、袁涣等人在城门下招降,纪灵顿时呆若木鸡。

    “唉……大势已去,就连袁术也投降了,吾等也投降吧!”

    识实务者为俊杰,四十岁的刘勋见风转舵,马上就把袁术的称呼从陛下变成了名字。并且传令开城门投降。

    吊桥放下,寿春城门打开。

    刘勋与袁胤率领寿春城内的文武全部出降,唯独纪灵托病不出。

    岳飞率部入城,出榜安民。同样效仿天子的做法,让那些被强征的新兵去留自便。一番整顿之后,从寿春的降军中收编了三万袁兵,使得寿春城内外的驻军达到了八万之巨。

    淮南收复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宛城。

    深夜里,刘辩对着卫僵耳语了一番。

    卫僵领命而去,半夜之后,整个宛城就传开了袁术悬梁自尽的消息。

    风雨交加的夜晚,数骑斥候携带着天子的诏书快马离开宛城,赶往千里之遥的寿春。

    岳飞看完诏书之后,当即传令:“袁术之子袁曜、谋士袁胤、袁涣、韩胤等人皆是蛊惑袁术称帝的罪魁祸首,今当悉数斩于闹市,悬首城门示众!让天下诸侯知道叛国的下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