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七十九 你对的起祖宗吗

    “既已被擒,还有何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袁术幽幽的叹息一声,尽量的保持着天下名士的风度,不让自己看上去过于狼狈。皇帝也做了,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现在死了也值过了!

    刘辩星眸转动,思考着怎么处置袁术才会得到最大的利益?

    斩首示众,甚至五马分尸固然痛快,但寿春的袁军只怕仍会拼死抵抗,毕竟纪灵跟了袁术多年,属于袁术的铁杆死党,那份忠臣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如果饶过袁术一命,又会带来多大的收益?”

    “至少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寿春,或许宛城也能唾手可得!”刘辩双眉蹙起,在心里自问自答了一声。

    之前虽然说过强攻宛城并非上策,甚至把南阳让给曹操作为缓冲地带更好一些。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战场上局势永远都是瞬息万变,把自己限制在条条框框里显然是愚蠢的。

    前些日子,刘伯温和荀彧所说的强攻宛城是下策,那是建立在强行攻城的前提上,以宛城的城高墙厚,以宛城的兵力雄厚,要想破城,必然会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

    但现在袁术被生擒之后,局面就完全不同了,宛城中的三万人马至少还是袁术的部下,只要袁术开口,便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宛城。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开疆拓土,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刘辩抵在袁术脖颈上的枪尖缓缓挪开。沉声道:“你这逆贼不顾汉室厚恩。僭越称帝,本该诛你九族,念在你们袁氏数代忠良的份上,朕可以饶你不死!但你必须吩咐寿春、宛城两地的守军开门投降!”

    袁术报以冷笑:“你以为我会轻易的相信你?”

    刘辩重新把枪尖抵在袁术的后脑勺上:“信不信由你,割了你的首级昭告天下,对于树立朕的威信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如果不能拿宛城、寿春换回你的性命,朕只好选择前者了!”

    刘辩说着话。手上稍微一用力,鲜血瞬间就从袁术的后脑勺上冒了出来,只疼的他杀猪一般嚎叫,“痛死我也,痛死我也!”

    刘辩冷笑:“等朕把你带到金陵千刀万剐,行凌迟之刑或者五马分尸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什么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

    听了刘辩的话,袁术面如土色,想起受刑之人的痛苦。顿时就浑身绵软无力。

    “刘辩算你狠,你想兵不血刃的拿下寿春和宛城也行,必须昭告天下,免除我的罪责,不准用任何刑罚对待我,否则便杀了我吧!”

    袁术软绵绵的趴在马背上。有气无力的和刘辩讨价还价。虽然已经是穷途末路。但袁术还是想抓住最后的一颗救命稻草。

    刘辩冷笑一声:“曹操的大军估计明日晌午便会抵达宛县城下,等朕昭告天下之后,宛城早就是曹操的了!”

    “那你当着三军将士的面下诏,免除我的罪责,我便命桥蕤献出宛城!”尖锐的枪尖顶在后脑勺上,痛苦难当,袁术只好又退一步。

    人为鱼肉,我为刀殂。任凭袁术怎么蹦跶,都跳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像碾死一只蚂蚁般结束袁术的生命,暴病、中毒、上吊、溺水、坠马、失足……随便任何一个理由就足够!

    “朕答应你的请求,待会当着三军将士的面,下诏免你之罪!”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战场上不时的传来战马的悲鸣,以及将死未死之人的呻/吟。

    战斗来得快结束的也快,从两军短兵相接到袁兵溃散而逃,前后不过只是一个时辰的功夫,三千袁术亲兵阵亡了一千五百余人,被俘虏了五百余人,剩下的都四散逃亡。而汉军这边仅仅只是付出了两百伤亡的代价,强悍的战斗力让被俘的袁兵仍然心有余悸。

    不大会功夫,马忠携带着伏兵返回,押解回来了三百多名俘虏,其中包括袁术的谋士阎象、袁涣、韩胤等人,一个重要人物也未曾走脱,不负他的“捕缚”神技,果然是个放暗箭、打黑枪、下绊子的天才!

    刘辩派人火速招来刘伯温,把刚才和袁术的对话说了一遍,提议马上传令秦琼率部连夜向宛城进军,两军在宛城之下会合,抢在曹军之前进入宛城!

    “战场局势千变万化,陛下此言乃是上上之策,正当连夜进军,抢在曹操之前拿下宛城!”刘伯温手摇羽扇,对于刘辩的决定深表赞成。

    刘辩立即招来使者,命令携带自己的令牌,快马赶往距此六十里的安阳【注2】,命令秦琼率部连夜向宛城急行军,争取在天明之前两军在宛城之下会师。

    使者走后,袁术就在马上大声嚷嚷:“若不当着三军将士的面下诏,我是绝对不会给你叫开城门!”

    刘辩痛快的满足了袁术的请求,朗声道:“朕在这里以天子的名义宣布,免除袁术僭越之罪,只要他能让宛城、寿春的守军开门投降,朕便不再追究他的罪责!”

    刘辩传诏完毕,命令马忠率部看押着袁术父子及他手下的一干幕僚,跟着队伍连夜向宛城赶路。争取抢在曹军围城之前抵达宛县城下,倘若被曹军围了城,再想兵不血刃的拿下宛城,只怕就不会这么容易了。

    为了避免马车拖慢行军速度,刘辩选了一名百夫长,让他率领一百骑连夜护送岳云母子三人调头返回汝南治所平舆,并且把俘虏的袁术女眷也全部押解回汝南。待返回江东之时,再派人过来通知他们。

    岳云一开始嚷嚷着要跟随大军去宛城,被刘辩拉下脸来一阵训斥。并警告他:“若是不听朕的吩咐。就不给你铸造金锤了,你还是继续使用这对车轱辘吧!”

    岳云百般央求无果,又怕天子真的不给自己造大锤了,只好悻悻的夹杂在回汝南的队伍中向北而去,三步一回首,百般眷恋与不舍。

    “全军加速,连夜赶往宛城!”

    刘辩马鞭一挥。一马当先的向西而去。

    士气高昂的御林军押解着袁术等俘虏,纵马驰骋,紧紧跟随在天子马后。

    一夜狂奔。

    四个时辰之后,刘辩率领的人马距离宛城已经不足十里,在岔路口遇上了秦琼带领的四千先遣骑兵。后面的一万多步兵则由副将统率,正朝着宛城急行军,但仍然被轻骑兵甩开了将近四十里的路程。

    两下合兵一处,军心顿时大为振奋。

    有了猛将秦琼的助阵,刘辩顿时有了底气。有秦琼在足以抵挡千军万马,就算与曹兵起了冲突也不用再担心!

    “末将秦叔宝拜见陛下!”

    秦琼来到近前翻身下马,朝着马上的天子行军礼参拜。起身之后大咧咧的一笑:“听使者说陛下手刃袁兵数十人,并且生擒了袁术这国贼,当真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份武功,虽汉武、光武皆不及也!”

    秦琼夸完了天子。大步流星的走到袁术的面前赏了他一个巴掌:“哈哈……就凭你这厮的猪脑子也敢称帝?前番在虎牢关被某生擒。此番又被陛下生擒,看来你天生就是被生擒的命!”

    “你……某好歹也是袁家后人,四世三公之后,你一介武夫也敢欺辱我?”袁术抱着火辣辣的腮帮子,不甘心的反驳秦琼。

    “我呸!”

    秦琼啐了袁术一脸唾沫星子:“若是你祖上知道你这厮僭越称帝,只怕要从坟里面跳出来抽你的大嘴巴子!待会儿若是不能叫开城门,看秦爷怎么折磨你!”

    话音一落,秦琼翻身上马,手提金纂提炉枪,胯下忽雷驳。率先引路。两军合并一处,将近六千骑兵,朝着宛城轰隆隆的前进。

    此刻已经是四更天,东方微微有些明亮。清晨的秋风吹过,让人倍感凉意。

    向前走了五六里,侦骑快马来报:“曹军的先锋部队在宛城北面的二十里安营扎寨,似乎是在等待主力大军的到来,尚未兵临城下。而曹操率领的主力人马正在连夜进军,已经过了了博望县,估计晌午就能兵临城下!”

    听了斥候的话,刘辩和刘伯温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曹军围了宛城。而现在,终于可以抢先一步进城了!

    又向前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六千骑兵直抵宛县城下。

    轰隆隆的马蹄声,以及飞扬的尘土,早就惊动了守城的桥蕤。而曹军的斥候也同样探到了汉骑的踪迹,飞速禀报曹军前锋大将夏侯惇。

    刘辩派了几名使者跟着阎象一块到护城河边,把俘虏袁术的消息传达给桥蕤,并且转告他只要开门投降,必然以将军之位相授!

    袁术自己领着谋士开溜,桥蕤早就无心恋战,整夜难眠,翻来覆去的考虑是不是应该开门投降曹操。此刻听了阎象和天子使者的话,不由得大喜过望。

    “开门,给我开门,本将要投靠天子!”

    随着桥蕤的一声令下,宛县南门轰然打开,吊桥放下。

    桥蕤率领着城内的偏将、校尉一起前来参拜圣驾,跪倒在天子面前请罪:“罪臣桥蕤拜见天子,还望陛下跨宏大量,饶罪臣一命!”

    城内还有三万人马,刘辩自然要好生安抚,而且也要让纪灵看看,自己是怎么对待降将的。当下亲自下马扶起了桥蕤,宣布道:“过往之罪在于袁术,不在于尔等这些文武幕僚,今夜能够幡然悔悟,打开城门,不但可以免罪,朕还要加封你为奉义将军!”

    “多谢陛下宽宏之恩!”

    桥蕤痛哭流涕的跪地谢恩,身后的偏将校尉也纷纷跟着叩谢。换了个天子还能保住将军之位,运气不错。

    吵吵嚷嚷的氛围中,刘辩收获了2o多个愉悦点,但形势紧急,暂时顾不得理会系统。当即下令全军进城,并且命令秦琼接管宛城的防务。全军登上城头戒备,严防曹兵来犯,不得有丝毫大意。

    二十里之外的曹军大营。

    先锋大将夏侯惇听了探报之后,惊出了一声冷汗:“什么?袁术竟然开门投降了江东的天子,这是怎么回事?”

    身材魁梧剽悍的如同古之恶来的典韦,以及虎背熊腰的王彦章同时跺脚大骂:“这狗皇帝真是可恶,我们拼死拼活的一路打过来,他却来摘现成的果实,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如趁着江东军刚刚进城,立足未稳之际,咱们一鼓作气的冲进城去,把袁术和刘辩一块抓了算了!”

    【注2】此安阳乃是汉末汝南郡下辖县城,在宛城的正东方向,并非现在的安阳市,距离南阳治所宛城大约一百二十里左右。(未 完待续 ~^~)

    --27872+d6647833-->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