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七十八 生擒国贼

    刘辩手提长枪,一马当先。

    追风白凰撒开四蹄,足下生风,在黄昏的旷野中犹如一条白龙,任凭身后的卫僵及一千五百虎贲将士拼命追赶,仍然难望项背。

    “喂喂喂,小白放慢下脚步嘛,朕可不是常山赵子龙!”

    对面袁军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似乎对方斗志也很浓烈的样子。刘辩急忙拍拍坐骑,示意胯下骏马放慢速度,自己可没有赵云那种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的本事,没必要过于冒险!

    “咴……”

    追风白凰对于主人的吩咐心领神会,甩着尾巴打着喷嚏放慢了脚步。片刻之后,卫僵引领着一千五百身穿黄金甲的御林军席卷而至。

    而对面的袁兵也潮水般汹涌而来,喊杀声强烈的冲击着耳膜,双方的距离已经只剩下五百丈左右。

    “放慢速度,准备驰射!”

    刘辩把长枪挂在马鞍上,从背上摘下强弓,弯弓搭箭。武力值的提升不仅仅体现在力量与枪术上,刘辩在射术与骑术上同样精进了不少,在马上驰射已经能够做到收发自如。

    得了天子一声令下,一千五百虎贲纷纷效仿,俱都用双腿牢牢的夹住坐骑,从背上摘下角弓,自箭壶中抽出羽箭,蓄势待发。

    “汉军放慢了速度,似乎是胆怯了,全力冲锋,生擒刘辩者,封王!”

    袁术的手下已经没有了大将,随行的大部分都是偏将、校尉,因此率兵冲锋的重任落到了袁术长子袁曜的身上。

    袁曜起初有点胆怯。但也知道今日事关自己父子的胜败存亡,也只能壮着胆子披挂向前。但看到汉军的速度逐渐放缓的时候,还以为汉军胆怯了,顿时欣喜若狂的下令全军冲锋!

    轰隆隆。

    马蹄声震耳欲聋,双方同时向前奔驰。距离愈来愈近。

    “放箭!”

    刘辩一边策马奔腾,一边在心中悄悄计算着双方的距离,当目测只剩一百丈左右的时候,高声喝令放箭。手中的强弓拉得如满月,奔着领头的将领咽喉就射了出去。

    “嗖”的一声。

    离弦之箭带着破空之声,将冲锋在最前面的一名百夫长射落马下。伴随着一声惨呼,瞬间就被潮水般的马蹄裹挟了进去……

    紧跟着天子射出的第一箭,一千五百汉军弓弩齐发,一波箭雨犹如飞蝗般迎面射向疾驰而来的袁兵。

    一阵叮叮当当及利箭破铠入肉的声音此起彼伏,紧接着响起的便是撕心裂肺的惨呼。除了被箭矢射中要害部位,疼痛难当之外,更多的是失足落马,被万蹄踩踏为齑粉的那种绝望!

    距离太近,再加上马匹冲刺的助力,让汉军的弩箭威力大增,连续的射出了三波箭雨之后,至少有六七百袁兵被射落马下。

    在双方人数比例迅速拉近的同时。袁兵的士气在迅速的下降,这无疑是最为致命的!

    “我的天……汉军竟能在马上驰射?”

    有前面的倒霉鬼挡者,后面的骑士才避免了被乱箭射下马去然后被踩成肉泥的悲剧。但空气中弥漫着恐惧的声音,一声声惊叹写满了不可思议。

    “看枪!”

    乱军之中,双方的人马已经纠缠在了一起。一身铠甲的刘辩策马冲锋,手中长枪奔着一名惊呼的骑士刺去。

    只是一枪便刺中了咽喉,那惊呼的嘴巴还没来的及闭上,便被挑落马下。

    “哈哈……痛快。大丈夫当如是也,上马杀敌。下马赋诗,方才不负此生!”

    殷红的鲜血以及扭曲的表情刺激着刘辩的神经。杀伐的快感在全身涌动,手中一条长枪挥舞开来,左刺右挑,瞬间又连续挑翻了数人。

    “抓住那个穿银甲的将军,此人就是汉帝!”

    袁曜在亲兵的簇拥之下,提剑左右冲突,努力的掌控着局势,避免军心崩溃。

    得了袁曜的一声命令,十几名悍卒奋勇向前,挥舞着手中的鬼头大刀,驱赶着战马奋力的向刘辩靠拢,希望能够擒贼先擒王。

    “来得好!”

    刘辩自从去年在柴桑手刃一名山越贼兵之后就再没有亲手杀过人,今日却是大开杀戒,在乱军之中连续刺杀了十几人,被不断溅出的鲜血刺激的斗志汹涌!

    看到袁兵把攻击目标瞄准了自己,刘辩不但没有畏惧反而越战越勇。手中长枪挥舞起一簇簇枪花,不断的将围上来的袁兵刺于马下,片刻又挑翻了七八人。

    但得了袁曜的悬赏,袁兵深知杀士卒千人,也不如刺皇帝一枪,因此纷纷的把矛头对准了在乱军之中冲杀的大汉天子。

    “岳爷来也,贼兵受死!”

    混战之中,一匹战马驮着一个十岁的少年闯进了肉搏阵中,手中两个接近四十斤的车轱辘挥舞的虎虎生风,所到之处人仰马翻,砸的袁兵纷纷后退,不敢向前。

    “哈哈……陛下,俺这身武艺如何?”

    所到之处尽皆披靡,岳云得意洋洋的向天子邀功请赏。只是有个道理岳云并不明白,袁兵所惧怕的并不仅仅是他手里的两个大车轮,更加惊诧的是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多点的少年竟然在战阵之中横冲直撞,这分明是妖孽降世!

    刘辩又一枪刺翻了一名百夫长,大声道:“你小子天生就是用重兵器的,等回到金陵之后,朕就寻找铁匠给你铸造两把大锤,让你杀个痛快!”

    “好嘞,俺喜欢大锤!”

    得了天子褒奖,岳云笑逐颜开,手中的车轱辘也不讲究招数,只是在乱军之中乱砸一通,所到之处,无人能接一合。要不是兵器被磕飞,就是战马被砸跪下。

    看到岳云的神兵天降,刘辩不由得深深折服:“这陷阵+神力的属性太厉害了,小岳将军天生就是天生的乱战之王,将来长大成人。再配上一对擂鼓瓮金锤,那还了得?”

    就在此时,刘辩脑海中系统提升音响了起来:“岳云两项属性激发,陷阵属性+3,神力属性+3,目前武力值已经上升到了90!”

    就在岳云和刘辩大杀四方的同时。卫僵已经抄到了袁曜背后,一声暴喝,连续刺杀了七八名亲兵,其余的胆寒溃走,只剩下袁曜仓促抵抗。

    战无三合。被卫僵轻舒猿臂,生擒了过来,横置于马鞍上,大声喝道:“袁将已被生擒活捉,贼兵还不束手就擒!”

    这一阵混战的功夫,袁军骑兵又阵亡了六七百人,仅仅岳云的一对车轱辘就砸死了五六十个,卫僵的一条长枪更是挑杀了将近百人。而刘辩也不甘示弱。一条长枪刺死了三十多人,杀到最后枪刃都有些磨损,若是手持神兵利器。至少还能再杀十几人!

    在三人的带领之下,仗着双边马镫助阵,再加上与皇帝并肩作战,一千五百御林虎贲各个斗志昂扬,杀的袁兵节节败退。听到袁曜被生擒活捉,军心顿时溃散。纷纷勒马败走,朝旷野四下里没命逃窜。

    “袁术跑了。抓袁术!”

    御林军之中有不少人在虎牢关见过袁术,在乱军之中有眼尖的看到了最后面的袁术落荒而逃。便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

    “让朕亲自来!”

    袁兵溃败,马前再也没有阻拦,刘辩双腿在追风白凰上用力一夹,手提长枪,离弦之箭一般蹿了出去。

    追风白凰四蹄腾空,足下生风,全力追赶,与前面的袁术距离越缩越小。路途上偶尔有袁兵阻拦,大都被刘辩轻巧的避过,当前的主要目标是生擒袁术,应当尽量的避免与小兵纠缠。

    “该死的东西!”

    袁术趴在马上,一边咬牙切齿的怒骂,一边没命的逃窜。

    虽然仗着坐骑是一匹良驹,远远的甩开了亲兵与汉军,但刘辩的追风白凰更胜一筹,无论袁术怎么拼命抽打,都无法拉开距离,反而越来越近。

    “袁术逆贼,哪里走!”

    看看袁术近在咫尺,刘辩喜出望外,双腿同样的猛夹马腹,催促着坐骑全力追赶。

    “不知死活的小贼,朕射死你!”

    袁术自知甩不掉刘辩,仓惶逃命中还没有忘了以“朕”自称,当下减缓马速,从马鞍上摘下了强弩。

    只是刘辩的坐骑太快,袁术刚刚把弩弓拿在手中,追风白凰就已经赶了上来。

    两马并行,刘辩伸手抓住了袁术的绶带,大喝一声:“给朕过来!”

    袁术惊得魂飞魄散,手中的强弩脱手坠地,整个人被从马上硬生生的拎了起来,悬在空中,而坐骑却已经嘶鸣着越跑越远。

    “哈哈……袁术啊袁术,想不到你这逆贼竟然被寡人生擒活捉了?你还有何话可说?”

    乱军之中生擒国贼,这画面太美,刘辩做梦都没想到。当下不由得仰天大笑,把袁术横在马鞍前,将枪尖抵在他的脖颈后面,一脸戏谑的问道。

    (ps:感谢弟兄们的大力支持,你们的每一个点击、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订阅、每一张月票都可以给作者带来巨大的写作动力,以及热血沸腾的创作热情!感谢你们!

    剑客昨夜起来喝水,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在历史推荐榜百名之外,这是猛将开书以来从没有过的事情,我们一直都在前十名。剑客这才沮丧的发了单章吐槽,没想到弟兄们的支持竟然如此猛烈,我们一上午又飙升到了第四。看来是剑客多虑了!

    这一章是在出差的旅途中用平板电脑赶出来的,可能有些粗糙,大家多多见谅!兄弟们的支持让剑客非常感激,剑客必须全力回报!调整好状态,努力构思最好的剧情回馈诸位弟兄们!晚上的更新可能在9点左右,时间比较紧,剑客会努力!)(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