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七十五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两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刘辩只能逼良为盗。

    窃钩者贼,窃国者侯,窃诗者是什么?

    刘辩不知道,但却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剽窃一首诗歌,为自己披上一件才高八斗的外衣。

    如此不但可以提高名声,引得天下文人墨客折服,还可以名垂青史,赢得“上马能横槊,下马能赋诗”的美名,至少不能在千年之后让某人讥笑自己“略输文采,稍逊” ” 。

    身为拥有召唤技能的穿越者,又有名正言顺的皇帝身份,寡人必须成为名垂千古的一代明君,文治武功,样样精通。既不能输了文采,更不会稍逊风/骚!

    盗亦有道,窃钩不能随便窃,那样会被抓;窃国更不能随便窃,弄不好会成为阶下囚。这还不打紧,要是弄个诛灭九族,满门抄斩,那就悲剧了。

    同样的道理,诗歌词赋也不能随便剽窃,稍有不慎,不但不能名扬四海,反而会弄巧成拙,留下笑柄。唐宋元明那些脍炙人口的诗词拿到这个年代,不见到就会震古烁今,甚至会被当做下乘之作。

    所以,窃诗也是讲究技巧的,谁若是觉得拿着一首“窗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或者“黄河之水天上来”就能招摇撞骗,沽名钓誉,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个年代的主旋律以短赋为主,就像曹操“短歌行”“观沧海”这样的体,辞藻华丽,短小精悍。大气磅礴,这样的作品才能让世人折服惊叹!

    但这种震撼性的作品若没有环境陪衬。无疑会大大的降低词赋的格调。所以刘辩暂时不打算剽窃曹操的神作,而是准备盗一首应景的七言诗歌。

    “不盗父亲的就盗儿子的。反正便宜不出外,不是不盗时候未到!”

    刘辩装作没看见刘伯温的到来,依然双目微闭,背负双手在书房的窗前来回踱步。

    在这个年代,除了短赋之外七言诗歌也是一种非常流行的形式,并且为不少文人骚客所喜爱,在民间传唱甚广。既然老曹的短赋不合情景,刘辩只好退而求其次,把目标瞄准了小曹。

    打定主意。刘辩在腹中反复背诵了几遍,直到温习的滚瓜烂熟于胸之后,这才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高声朗诵了起来,并以丰富生动的表情进行着配合。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群燕辞旧鹄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

    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

    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

    不觉泪下沾衣裳。援琴鸣弦发清商,

    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

    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别说老子低俗。别的穿越者都剽窃,朕为啥不能剽窃?别和我装清高,换了你也照样剽!”

    成功的吟诵完了曹丕的《燕歌行》。刘辩如释重负。装逼成功,爱谁谁谁!

    “好诗。好诗啊!”

    卫僵是一介武夫,对诗歌没什么欣赏水平。但刘伯温却学识渊博,刘辩的话音甫一落下,便击扇叫好。

    既然军师都叫好,这说明陛下做的诗确实好。再说了,即便陛下做的诗不好,咱不是还得击掌叫好吗?

    这么一想之后,卫僵也跟着击掌叫好:“好诗啊,真是好诗!”

    “哎呀,军师什么时候来的?倒是让你见笑了!”

    刘辩这才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笑呵呵的向窗外的刘伯温拱手,“寡人有感于窗外秋风萧瑟,草木皆霜,又听闻河北名将文丑阵亡,故此才有感而做。倒是让军师见笑了!”

    “什么?文丑阵亡了,何时发生的事情?”

    文丑这时候的名气,绝对是天王巨星级别的,虽然及不上吕布,但也不是关羽、张飞等尚未崭露头角之人所能相比的。惊闻文丑阵亡,就连刘伯温都吓了一跳。

    “军师自己看!”

    刘辩面色平静的把刚刚收到的情报交给了刘伯温。

    刘基从天子手中接过,用最快的速度看了一遍,最后才相信了自己的耳朵,一脸的感慨:“想不到啊,实在想不到!河北四庭柱之一的文丑竟然死在了一个黑山贼的手中,看来这冉闵果然不可小觑!”

    “可不是嘛,武力2o4的家伙,你当是闹着玩的?”刘辩在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句。

    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传言说冉闵单人破城门的事情,十有**是真的了!虽然城门在遭到冉闵撞击之前被攻城锥撞过,但若没有霸王之力,只怕这冉闵也不敢这么做!”

    刘伯温手摇羽扇,一脸沉思:“折了文丑之后,袁绍如同断了一条臂膀,以后想要横扫北方,只怕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以军师之见,这冉闵会不会取代袁绍,成为北方最大的霸主?”刘辩肃声问道。

    刘伯温思忖片刻之后,摇了摇头:“冉闵虽勇,终是山贼出身,只怕天下的读书人都将避而远之。虽然并州数郡暂时归附,却也只是收拢了一些流民贼寇,终归是乌合之众。袁绍虽败,但身出豪门,名扬天下;更兼麾下有田丰、沮授、审配、逢纪等智囊辅佐,以颜良、麴义、张郃、高览为羽翼,旷日持久下去,冉闵未必会占得上风!以臣之见,冉闵最大的成就也只能占据数郡而已,想要再有所作为,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刘辩点头同意刘伯温的分析,随后又追问了一句:“军师就这么肯定冉闵一定不是袁绍的对手?”

    “袁绍与曹操是故交,况且两人唇齿相依。以臣之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只怕袁绍将会与曹操结为同盟,相互依靠。冉闵以贼首之身对抗袁、曹的犄角之势,焉能不败?”刘伯温手摇羽扇,侃侃而谈。

    对于刘伯温的分析,刘辩深表赞同。

    历史上的袁绍就是靠着和曹操的同盟,相继扫平了身边的其他诸侯。而现在周围的对手更加强大,想必袁绍和曹操这对老朋友用不了多久便会结盟,互为唇齿。

    “对了,军师匆匆忙忙来找朕,可是有要事禀报?”闲话谈的差不多了,刘辩才想起还没有询问刘伯温此来的目的。

    刘伯温面带笑容的道:“陛下,今天已经是八月初十了。”

    “是啊,哪有怎么样?”刘辩一脸疑惑的问道。

    刘伯温呵呵笑道:“按照太医所说,八月中旬到月底这段时间就是唐德妃即将生产的日子,这是陛下的第一个儿女,自当应该普天同庆。臣身为太常卿,想要劝陛下回京,守在唐妃身边,迎接未来太子或者公主的降生!”

    听了刘伯温之言,刘辩心中不由得一动。

    身为父亲和丈夫,唐妃即将临盆的事情,刘辩不可能忘记和忽略。

    只是袁术尚未剪灭,寿春的战事又陷入胶着,刘辩也不知道自己就这样跑回去陪着妃子生孩子是否合适,是否会惹来只顾家事不顾国事的流言?因此没有主动提及,但既然刘伯温主动来奏请还京,那就另当别论了!

    “目前寿春的战事陷入胶着,袁术未灭,朕就这样返京,是否合适?”刘辩一副国事为重的样子,平静的问道。

    刘伯温抱扇道:“袁术四面楚歌,覆亡只是旦夕的事情。鹏举将军用兵如神,并且有杨再兴、刘子扬等人辅佐,况且已经围了寿春,破城也是迟早的事情。汝南有荀文若治理,秦叔宝防御,必然安如泰山!陛下只管放心的回京就是了,臣身为太常卿,也需要一道随陛下返京,主持太子或者公主的出世礼仪!”

    既然刘伯温言之凿凿,刘辩又有些思念亲人,当即准奏:“军师所言极是,朕决定如你所奏,交代一下政务,收拾好行囊,即刻启程返回金陵!”

    晌午过后,刘辩把该做的事情全部处理完了。

    两千御林军俱都配备了马匹,在卫僵的统率之下随时待命。

    由于汝南地处前线,随时都有陷落的可能,因此岳飞的家眷也要跟随圣驾返回金陵。吸取了来时的教训,刘辩命荀彧为李孝娥母子三人准备了一驾舒适的马车。

    萧瑟的秋风中,天子辞别荀彧、花荣,带着刘伯温、卫僵,在两千御林军的拱卫之下,踏上了归程。

    两千精锐快马加鞭,一路向南疾驰。

    黄昏时分,提前探路的侦骑突然快马来报:“启禀陛下,从西面来了一支骑兵队伍,大约三千人左右的样子,距离我军已经不足十里!”

    刘辩闻言,不由得吃了一惊:“呃……难不成在汝南境内遇上伏兵了?来得是哪里的人马,打的什么旗帜?”

    侦骑气喘吁吁的道:“敌军也是骑兵,行进速度甚快,小人未敢过于靠近,免得暴露行踪。故此不知这支人马来自何处,只是看到对方打着袁字旗号!”

    “对方真的只有三千骑?”刘辩星眸转动,沉声问道。

    刘伯温在旁边听了却是一惊:“陛下乃千金之躯,千万不可以帝王之尊犯险!既然袁兵来势汹汹,不如暂且回避!”

    刘辩手按佩剑,扫了一眼身后斗志昂扬的的御林军,大声喝问:“狭路相逢勇者胜,对方只是比我们多一千骑而已,儿郎们敢不敢随朕迎上去,杀他个人仰马翻?”(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