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六十八 猛将黄忠

    次日晌午,坐镇庐江的刘辩就收到了前线传来的捷报。

    岳飞率部夜袭汝南,一举破城,两万守军自己起了内讧,不战而败。

    一万多新招募的兵卒不是趁乱脱逃,就是不满于袁术的暴政,临阵倒戈向汉军投诚。守将张勋被瓮中捉鳖,遭到常遇春生擒活捉,两万袁军全军覆没。

    而几乎就在岳飞夜袭汝南的同一时刻,秦琼、花荣、杨再兴率领的一万五千精锐也居高临下的对扼守“困龙陉”的袁兵发动了突袭,磨盘一般的大石头,临时砍伐的滚木从天而降,砸的袁兵魂飞魄散,一触即溃 ” 。

    一万守军折损了一多半,守将雷薄见大势已去,率领残部向汝南仓皇逃窜,将近半路之时,方才得知汝南失陷,急忙掉头向西面的南阳撤退,却被随后赶来的杨再兴、花荣拦个正着。

    雷薄率部拼死突围,被杨再兴三回合生擒活捉,余部见主将被擒,俱都缴械投降,据守困龙陉的一万袁军也步了汝南守军的后尘,同样全军覆没。

    就在杨再兴与花荣率部追袭雷薄的时候,秦琼带领着万余人昼夜奋战,已经把堵塞的道路疏通,粮草辎重车已经可以通过困龙陉,正在等候指示。

    “哈哈……全歼三万袁军,这一仗杀的痛快,足以彪炳史册!传朕军令,全军拔营向北,进驻汝南!”

    刘辩看完捷报之后豪气干云的传达了拔营向北的军令。

    又与刘伯温、荀彧对着地图分析了片刻,再次派出使者快马向秦琼传令:命他率部火速向北进军,会合杨再兴、花荣二将。沿着宜春、安阳一带布置防线,谨防袁军从南阳反攻。

    使者接了令箭与文书。翻身上马,朝着秦琼军所在方向疾驰而去。

    就在三军拔营之时。刘辩又召见了陆康,给他册封了一个空缺的光禄勋虚职,和在其他三郡担任太守的狄仁杰、鲁肃、顾雍一样位列九卿,并且继续兼任庐江太守之职。

    其一,刘辩目前所掌控的土地实在有限,并不需要臃肿的朝廷机构来来处理政事,之所以为委任九卿,更多的是象征性质的。金陵城中有位列三公的黄琬、卢植、孔融三人带着一帮属官就可以把各地上奏的政务打理的井井有条。

    而且,各郡刚刚收复。人心不稳,政局动荡;狄仁杰、鲁肃、顾雍等一帮内政人才没有必要囤积在京城之中浪费,放到地方施展政治才能才是最合理的用人方式。

    其二,刘辩已经决定纳娶武如意进宫为姬,并且赐下了“美人”的头衔,说起来自己还得喊陆康一声“叔祖父”。并且这陆康在洛阳的朝廷、故交袁术、以及江东的朝廷之间最终倒向了自己,并且间接造成了庐江大捷以及奇袭汝南的辉煌,说起来功劳不在其他九卿之下。于情于礼,刘辩都不能薄待了陆康。故此才做出了加封陆康为九卿的决定。

    “老臣多谢陛下厚爱。必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不小心成了九卿,陆康顿时铭感五内,跪地谢恩。

    刘辩笑容满面的将陆康从地上扶起:“呵呵……陆公不必多礼。等如意进宫之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朕的江山还得多靠陆公辅佐,今庐江初定。人心未附,再加上因为战乱与雨水造成了庄稼毁坏。只怕今年庐江郡六十万百姓的日子不会好过,日后尚需要陆公多多费心。”

    陆康面色坚毅的点头:“陛下尽管放心。趁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安顿庐江百姓,解决民生问题。”

    “江东稍微太平一些,扫平了刘繇、王朗之后,缴获的粮食还算充足,若是庐江有困难,陆公便修书于司徒卢植以及司空孔融求助,必然可以度过难关。”刘辩拍了拍陆康的肩膀,安抚道。

    陆康躬身领命:“臣谨遵圣谕!”

    顿了一顿,刘辩又正色说道:“庐江地处险要,实乃我江东渡江之前沿重地,不容有失!而今,西北方有盘踞在南阳的袁术,西南方则有江夏的黄祖重兵屯集,正西方的新野一带则有刘磐、韩玄的两万人驻扎,可谓三面环敌。尤其是那韩玄手下有一员大将黄忠,武艺绝伦,善于用兵,不可轻易与之发生冲突!”

    “陛下对刘表的部署倒是了若指掌,听陛下言词之中对这黄忠如此称赞,莫非真有过人之才?”陆康点点头,并且提出了疑问。

    刘辩虽然没见过黄忠的面,但却从斥候探听到的情报中得知了了黄忠目前正在韩玄手下担任中郎将,并且跟随着在新野一带驻防,伺机收服南阳。蜀汉五虎将之一的老黄忠,目前正值壮年,你说有没有过人之处?

    “不错,据朕所知,这黄忠的确是当世豪杰,只怕武勇不在岳鹏举、秦叔宝等猛将之下,所以陆公千万不可大意!朕决定给你留下一万人马守卫庐江,巩固城池。”

    治下兵力增加,自然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陆康再次躬身谢恩:“多谢陛下厚爱,陆康以项上人头担保,只要有我陆康在一天,这庐江必然安若泰山!”

    刘辩微笑道:“陆公言重了!现在汝南已经被鹏举拿下,两郡互为唇齿,形势也不至于太过于严峻。朕之所以说这番话,完全是为了提醒陆公小心韩玄手下的黄忠。而且,我看陆公手下能用的人才不多,朕准备给你派遣两名副手,不知陆公意下如何?”

    “有能者来辅佐,老臣自然会率庐江百姓夹道欢迎!”

    刘辩当即提笔修书一封,命人快马加鞭的送往江东,召唤文臣许靖、武将周昕二人前来庐江协助陆康处理军政事务,由许靖担任郡丞、周昕担任庐江兵曹,并且赏赐裨将军之位。

    这边做好了安排。三万多人马也已经拔营完毕,岳飞的妻子李氏思夫心切。携带了儿子岳云与女儿岳银瓶一块随军前往汝南,陆康则率领着庐江的文武幕僚向北送出了二十里方才作罢。

    走了半天。大军抵达了困龙陉。

    只见道路果然已经被疏通,除了数百名兵卒正在清扫战场,埋葬死尸之外,袁军在峡谷两侧设置的防御设施已经被全部摧毁,道路上的巨石擂木已经被全部挪走,辎重车畅通无阻。

    刘辩急于抵达汝南,传令连夜进军,尽快的通过这条六十里的峡谷,等抵达汝南城下之后再扎营休整。

    深夜行军。兵卒倒还可以忍耐困乏,但岳云与岳银瓶两个幼童倒是呵欠连天的支撑不住,不停的向马下出溜,弄得同乘一骑的李孝娥很是狼狈。

    由于山路崎岖颠簸,道路狭窄,并不适合马车通行;再加上李氏可以骑马,因此刘辩并没有为她们母子三人特别准备马车。不曾想到了晚上,俩小家伙在马上坐不住了,刘辩只得吩咐辎重兵就地腾出一辆马车来给李氏一家乘用。

    虽然辎重车的舒适性远远无法与厢车相提并论。但至少可以让一对儿女继续随军。李氏当即千恩万谢,在官兵的协助下,小心翼翼的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儿女弄进了辎重车里。

    看着李孝娥心细如发,对儿女倍加呵护。尽显母爱之色,刘辩突然就想到现在已经是七月底,再有半月唐姬就要生产了。到时候自己岂不是也要做父亲了?

    “咦……对了,这岳银瓶今年虚岁只有七岁。倘若唐姬为朕诞下一个男孩,也就是大了五六岁而已。到时候与岳武穆做个亲家如何?”

    刘辩一边在火把照耀之下策马徐行,一边在心里暗自打起了岳飞女儿的主意。

    说起来,这岳银瓶相貌清秀,唇红齿白,性格温顺,长大了必然也是一等一的美人胎子,虽然及不上大乔,但也算得上姿色上乘,再加上又是岳武穆的女儿,基因肯定非常优秀。自己身为君主,自然是不能觊觎心腹大将的女儿,但是替儿子先霸占住总该可以吧?

    而且在历史上,很多帝王都通过于大臣联姻的手段来巩固自己的政权,这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场婚姻了,甚至可以说是一场政治交易,也就是所谓的“政治联姻”。虽然岳飞的忠诚刘辩可以完全信任,但再加一道保险岂不是更好?

    一念生出,如同杂草一般在刘辩的心头疯狂滋生蔓延,与岳飞联姻的事情更加坚定。

    “哈哈……好主意,此事就这么定了!待到了汝南,见到了岳飞之后,当着他们夫妻的面就把这场姻缘定下来。就算唐姬生的是女儿也不打紧,那冯蘅、穆桂英两位嫔妃也就是晚个半年左右的事情,老子就不信三个女人生不出一个男孩来?嘿嘿,岳银瓶这儿媳妇,朕是收定了!”

    马蹄声得得作响,刘辩脸上却不时的露出笑意,暗自盘算着与岳飞联姻之事。

    至于为什么没有产生把女儿许配给岳云的打算,一来年龄相差较为悬殊,更重要的是自己儿子娶了岳飞的女儿,沾光的是老刘家。但是把自己女儿许配给岳公子,那性质可就不同了,刘辩目前还没有做岳丈的打算,也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女儿!

    最重要的是,历史上好像没有几个驸马能够成大器,谁知将来的女儿品性如何?万一是个刁蛮任性的角色,却反而惹得岳云这猛将不满,导致君臣之间出现了嫌隙,反而会弄巧成拙。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父亲,当务之急还是先给儿子划拉几个美女,女儿嫁人之事以后再谈,如此方为王道!

    ps:最后求一下月票、推荐票,每个投票的兄弟都会获得美女奖励一个,啊哈哈!快投。快投!(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