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五十六 岳飞妻儿

    七月的淮南,夏雨连绵。

    袁术自从称帝之后,已经骄奢淫逸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其部曲为了讨好这位“大成武德高皇帝”,在治下大肆搜罗美女,但凡见到稍有姿色的女子,不管是否愿意,一律强行抢了送到宛城献于“天子”。只要袁术看上的便纳为嫔妃,看不上的就充作宫娥。

    袁术也知道自己的登基称帝惹得天怒人怨,但开弓已无回头箭,这一步既然迈出了,便索性一路疯狂到底!

    先是派雷薄、张勋二将守住庐江与汝南之间的峡谷,阻挡江东军的进攻;又让纪灵在治下暴力征兵,打算把军队扩充到二十万,用人海战术赢得与刘辩的战争 ” 。

    而他自己则躲在宛城新建的宫苑里饮酒纵欲,寻欢作乐,一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死了也值过”的姿态!

    一时之间,汝南三郡人心惶惶。

    但凡有个出路有个奔头的,俱都收拾了细软行囊,拖家带口的向荆州、江东、汉中一带逃难。短短几天下来,从袁术治下逃亡的百姓就超过了二十万人。

    即便这几日大雨滂沱,依然无法阻止三郡百姓逃亡的决心,他们纷纷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撑着雨伞,冒着倾盆大雨,甚至是雷鸣电闪,不顾脚下泥泞,拼命地想要逃离这片人间炼狱。

    袁术知道倘若不对百姓的逃亡加以阻止,势必会让这种现象蔓延全境,到时候别说招募二十万兵卒。就是两万人都费劲。急忙派遣出数万兵马,分散前往各县边境堵截。只要见到流民,一律押解到宛城来服徭役或者兵役。若是胆敢抵抗,就地格杀勿论。

    瓢泼的大雨断断续续,下一阵歇一阵,但天空的乌云却没有散开的意思。

    就算是风停雨住,也不过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豆大的雨点便会变本加厉的来袭。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六七日,逃亡的难民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淮南各县已经成了一片汪洋泽国,低洼之处的庄稼俱都被雨水淹没。驿道上的积水也已经到了脚踝,走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稍不留神就会跌倒在雨水里。

    但即便如此,逃难的百姓仍然络绎不绝,因为他们知道,下雨的时候官兵就会窝在军营里不出来,这正是趁机逃脱袁军堵截的好时机。

    果然,大雨停歇了不到一个时辰,乌云便又卷土重来。伴随着的还有阵阵雷鸣电闪。

    “前面有座寺庙,快进去避雷,不要被闪电吓坏了孩儿!”

    这些冒雨逃亡的难民大多都是有女儿的人家,因此最害怕雷电。女孩子家嘛。胆子小是天性,看到路边有座规模不小的庙宇,顿时争先恐后的涌过去避雷。

    人流之中有数名精壮的汉子格外惹眼。因为他们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难民,除了身材结实。相貌精悍之外,还一个个腰悬佩刀。因此也让其他的难民心存畏惧。远远的躲开。

    但这些人却又不是官兵,除了一身仆从打扮之外,还簇拥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美貌妇人,以及一个十岁上下的男童,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女童。俱都是一路风尘,衣衫漉漉,沾满了泥浆,显然是在路途上奔波的久了。

    “夫人,小的就不明白了,你带着公子与小娘子一路跋涉,疲惫不堪,因何把马车让给了别人?”

    为首的黑脸汉子身披蓑衣,费力的替妇人与孩子撑着雨伞,脚下一步深一步浅,语气中除了不解也有几分抱怨之意。

    美貌的夫人嫣然一笑,用袖子擦拭了下额头上的雨水,另一只手紧紧的牵着女儿,柔声道:“那一家人实在可怜,那女子在荒野里生产了婴儿,若是像我们这般在雨水之中跋涉,恐怕难以活下来……”

    一边走一边抱歉的说道:“兄弟你不用给我撑伞,我只是一介民妇,做惯了粗活重活,没有这么娇贵的。”

    黑脸汉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呵呵……夫人倒是宅心仁厚,你也不要怪俺,俺就是一个心直口快的粗人。奉了岳将军的命令,接你们母子三人前往江东,这路上万一出个差错,俺是没脸回军营了。本来计划的好好地,谁料想遇上了流民,在路上被偷走了马匹,夫人又把马车送人,现在只能徒步行走,还不知道何时能到江东呢?”

    美貌妇人笑道:“听说前面五十里就是寿春了,过去寿春再走二百里就到长江岸边,过了长江就是金陵。也不过是五六天的脚程,我一个弱女子都不怕,难道兄弟你还捱不住吗?”

    “轰隆……”

    天空响起一声惊雷。

    只把七八岁的女童吓得抱住了耳朵:“阿母,雷声好吓人,咱们也去庙里躲避吧?”

    十岁的男童却忧心忡忡,倔强的道:“打雷就打雷,有什么好怕的?听说官兵这几日巡查的更紧了,咱们最好不要与这些流民掺杂在一起,万一被袁军堵住,一定会把咱们抓到宛城,到时候只怕就见不到父亲大人了。”

    “呜呜……可是银屏好害怕打雷,只怕会把人劈死的!”小女儿摇晃着母亲的袖子,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让哥哥背你!”

    十岁的男童说着话就就蹲在地上把女童背了起来,轻飘飘的,丝毫不费力气,“以后,这一路上都让哥哥背着你了。”

    那领头的黑脸汉子是岳飞帐前的亲兵头目,平日里被称做崔黑子,以至于别人反而记不住他的真名。此刻听了男童的话,笑道:“少将军这话说的虽然有骨气,但只怕你背不出一百丈就走不动了。”

    男童气的横眉竖目:“崔黑子你胡说八道,不要小瞧人!便是背着阿母,我也能背到江东去!若是不信。你这一路上便背着妹妹,我背着阿母。试试哪个先累趴下?”

    美貌妇人瞪了男童一眼,斥责道:“云儿。休要无礼!你应该称呼崔叔,或者崔壮士,怎么能称呼……崔黑子呢?”

    “哈哈……”岳云背着妹妹笑的前仰后合,“阿母都喊他崔黑子了,为何我不能喊?”

    后面一个背着五六个大包小裹的汉子笑道:“夫人不必拘礼,我们都喊他崔黑子惯了,你若是让少将军喊他崔叔,只怕他还不敢答应呢!”

    崔黑子一面撑着雨伞,一面擦着满脸的雨水。憨笑道:“俺兄弟说的是,俺可不敢当少将军崔叔的称呼,只要少将军高兴,尽管称呼俺崔黑子就是了。”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雷鸣。

    驿道上的难民已经纷纷挤进了庙宇中避雷,路上的行人逐渐稀疏了起来。

    时值酷暑,他们可以不畏惧雨水,但明晃晃的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声实在让人心惊肉跳。

    美妇人抬头望望天空,大雨如注。雷鸣电闪,而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

    思忖了片刻之后做了决定:“看样子,这一阵雷雨只怕要持续到夜晚,不能再向前走了。咱们也进庙宇里躲避一夜吧?”

    崔黑子与几个随从也有点畏惧这惊雷。齐声附和:“夫人说的是,天色马上就要黑了。这电闪雷鸣的,想来袁军也不敢出来抓人。真要是担心和流民混在一起会被官兵盯上。等到半夜雷雨住了,咱们再向前赶路不迟!”

    十岁的岳云却是一脸无奈的道:“怪不得你们几人只能当兵了。就这点胆量一辈子也做不了将军!我觉得袁军今天晚上一定会跟来抓人的,因为上午的时候。有几骑哨探盯上了这支流民,想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美貌妇人皱眉道:“那也不行,这雷鸣电闪的越来越凶猛了,眼看着就要天黑,再继续赶路实在危险。旷野之中,除了这座庙宇又没有避雷之处,咱们暂且躲避半宿,等雷雨过后再走不迟!”

    崔黑子大喜过望,朝身后的两个兄弟挥挥手:“快点进庙舍里给夫人和少将军腾个地方,顺道把干粮拿出来晾一晾,吃饱喝足了。等雷雨停了,咱们马上就赶路,尽量不要与这些流民掺杂在一起!”

    两个精壮汉子答应一声,大踏步的冲进了寺庙里面,吆喝提前进来的难民腾个地方。

    别人看到这一行佩刀带剑的,也不敢招惹,俱都识趣的躲避的远远地。

    好在这座寺庙算得上宽广,虽然因为战火没了僧侣,但大殿与偏舍以及庙门仍然完好无损,足够容纳千余名难民避雷。在这驿道旷野之中,实属难能可贵。

    美貌妇人与一对儿女吃过干粮,看到旁边有难民饿的饥肠辘辘,却因为行囊丢失,只能忍着饥饿,干咽唾沫。妇人心下不忍,分了些许干粮给对方,换来一片叩头谢恩。

    直到最后小女孩哭闹着“阿母不要再分了,再分我们就要饿肚子了”,妇人这才叹息一声作罢。

    “夫人与少将军及小娘子早点休息,崔某与几位兄弟轮流值夜,待雷雨过后,咱们即刻赶路!”

    崔黑子手里啃着一块干烧饼,另一手提了佩刀,向岳飞夫人叮嘱道。

    妇人拱手道谢:“如此,便劳烦几位兄弟了!”

    这一路风吹雨淋,泥泞不堪,母子三人早就疲惫不堪。不多时,俱都靠着墙角沉沉睡去。大殿里的其他难民也是捱不住一路的疲倦,不多时,整个庙宇中便鼾声大作,此起彼伏。

    ps:最后求一下月票啊,不求今天一张也没有。最后你要是问岳飞妻儿怎么来的,到与岳飞见面的时候我会描述的,其实也很简单。岳飞是爆表出来的特权人物,所以附带了家眷,嗯嗯,就是这么简单,剑客已经沉不住气,不打自招了!求月票啊!(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