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五十五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老子不服!刘辩小儿,敢不敢放我上去,大战三百回合?”

    方杰虽然身陷绝境,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站在在奄奄一息的坐骑上,用手中画戟支撑在地上,努力的想要跳出陷马坑。

    “叮咚……宿主获得方杰仇恨点2o个,目前拥有仇恨点总数82个。”

    仇恨点成功获得,意味着方杰对于刘辩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 ” 。

    他这短暂的重生,可以就此画上句号了。

    当然,即便方杰摇尾乞怜,跪地求饶,刘辩也不会放他一条生路。

    你小子投靠谁都可以饶你一命,唯独袁术不行!

    幸好,方杰的表现没有给召唤出来的人物丢脸,算得上是条汉子,因此刘辩决定战事结束后,给他一块葬身之地。

    刘辩在马上放声大笑:“朕当然不敢,别说三百回合,就是三个回合朕也接不住!但朕却没你这么傻,寡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方将军安心上路吧,借你首级一用,击破了袁术叛军,朕会给你选一块好墓地,也不枉你这身铮铮铁骨!”

    话语落,拨转马头,挥挥手,只是吐出了两个字:“放箭!”

    声音既不雄壮,也不宏亮,但却可以夺人性命,甚至是方杰这般猛将的性命!

    听到天子嘴里吐出了“放箭”这两个字,围着陷马坑的上百名弓弩手同时乱箭齐发,羽箭、竹箭、长弩、短弩,铺天盖地般倾洒进了陷马坑中。

    方杰犹自不肯认命。嘴里连声呼喝,将一杆方天画戟挥舞开来。遮挡雕翎。但是他的画戟太长,陷马坑太窄。一丈八的画戟只是舞了几下,便被土坑卡住……

    一支强劲的硬弩迎面而来,噗的一声,射穿了他的肩膀,顿时让这员骁将动弹不得。

    紧接着,飞蝗一般的弩箭接踵而至,方杰的另一条肩膀,胸部、腿部,甚至是咽喉都被箭矢射穿。一支接着一支,密密麻麻的,犹如一只刺猬。

    即便已经千疮百孔,但这员悍将却依旧不肯倒下。双手死死的抓住卡在地面上的方天画戟,慢慢的停止了心跳,但一双眼睛却不肯闭上,死不瞑目。

    因为天子之前有吩咐,不许射方杰的头颅,还要借他的首级震慑袁军的士气。万一被射成了马蜂窝,认不出来,效果反而会打了折扣。正是这个原因,倒是让被射成了刺猬的方杰避免了破相。

    卫僵小心翼翼的跳进坑中。将方杰魁梧的遗体从坑里拖到地面上,一刀枭了首级。

    然后用他那一丈八的方天画戟挑了,在乱军之中纵马驰骋。大声呼喝:“贼将方杰已经授首,叛军还不跪地求饶?降者免死!”

    近百名御林军精锐。俱都是一袭黄金甲,策马紧紧的跟随着卫僵。在乱军中同时高喊:“贼将方杰已经授首,降者免死!”

    主将被阵斩,对于军心的打击是最为致命的。眼见的方杰血淋淋的人头被挂在他自己的方天画戟上,数万袁军顿时心惊胆寒,军心惶惶。

    刘辩在土丘上看的清楚,知道已经到了全军冲锋的时刻,传令吹起冲锋号角。

    伴随着悠扬的号角响起,岳飞亲自统率中军,周泰、杨奉统率右军,花荣、凌操统率左军,秦琼则引领着近万名骑兵,漫山遍野的席卷而来。

    为了鼓舞士气,刘辩翻身下马,从擂鼓手的掌中夺过鼓槌,亲自击鼓助威,“朕今日亲自为儿郎们助威,尔等当戮力向前,建功立业!”

    阵斩敌军头号大将,皇帝又亲自擂鼓助威。汉军的士气空前高涨,人人奋勇,各个争先。直杀得袁军从一开始的节节后退,直到最后溃不成军。

    乱军之中,陈兰被秦琼手中的四棱金锏击中后背,坠落马下,当场毙命。纪灵拼命突围,与雷薄双方护着“太子”袁曜,舍弃了营寨,向北方败退。

    一场大血战下来,袁军阵亡近万,被俘虏了近万人,绵延十几里的营寨尽皆被汉军占领,营帐之中的粮草、器械、辎重也全部被俘获,持续了一天的鏖战,以汉军的大获全胜而结束。

    “解围了!”

    “得救了!”

    “谢天谢地,天子万岁!”

    看到汉军如同下山的猛虎,杀的叛军血流成河,如同雪崩一般,城头上的庐江军民终于放松了最后一口气,在城头上发出山呼海啸的呐喊,表达着对王师的欢迎。

    陆康下令打开城门,带着箭伤前来参拜天子,施礼完毕,开门见山的道:“庐江到汝南只有一条道路,狭窄险峻,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袁军之前必然早就设下了防御。陛下当传令全军连夜追袭,一鼓作气的突破险隘,方能长驱直入,抵达汝南城下。”

    从汝南到庐江之间有一片巨大的崇山峻岭,绵延五六十里,其中最狭窄之处仅仅只有两丈左右,仅能容纳三匹战马同时通过。这条崇山峻岭之中唯一的道路叫做“困龙陉”,寓意神龙到了这条山谷里也会被困住,其险峻不在“太行八陉”之下。

    山谷两侧奇峰突兀,乱石林立,若是在两边设置了箭垛、坞堡,布置上重兵把守,将道路阻塞,不需要太多人马,只用五千精兵便可以把这条庐江到汝南的唯一道路堵死。到时候要想再由庐江到汝南,要么向西绕道新野,要么就是向东走淮南,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道路。

    “命秦叔宝、周幼平率领骑兵连夜追袭,争取一鼓作气的通过‘困龙陉’!”

    得了陆康的提醒,刘辩自己顾不上休息,也不能让士兵们休息,立即向秦琼统率的骑兵发出了追击的命令。

    秦琼领了军令,当即与周泰挑选了五千精锐骑兵。打着松油火把,向北继续穷追袁术的溃军。一路追来降者无数,尽皆缴械投降。花荣与凌操则统率着一万步卒。随后收编俘虏。

    汉军骑兵的意图不在于俘虏溃兵,而在于快速的通过‘困龙陉’,以至于出现了两支人马同时在峡谷中进军的奇景。

    秦琼传令下去,只要袁军不抵抗,就不要管他们,直管冲开道路,全速通过这条绵延数十里的峡谷。只要赶在溃军的前面穿过这条峡谷,就掌握了主动权,既可以调头阻截落在后面的溃军;也可以继续向北进军。直捣汝南城下。

    袁军在来时已经意识到了这条峡谷的重要性,因此留下了数千人在两侧山岭上堆积了大量的防御物品,山峦上的滚石、圆木堆积的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只要一声令下,便可以推下来将道路堵死。

    “敌军追赶甚急,是否该下令堵塞道路?”

    袁曜在高处驻马,回头观望,只见狭窄的山谷之中火把如同天上的繁星,人喊马嘶之声络绎不绝。不时的传来零星的喊杀声,以及袁军的求饶声。不由得心急火燎,抓耳挠腮的询问身边的纪灵。

    纪灵到底是在沙场上驰骋多年的悍将,明白当机立断对于战局有多么重要。万一被汉军通过了这条峡谷,接下来的局面,必然是直捣汝南城下。

    “唯今之计。只有堵塞道路才能阻止汉军的攻势,好在主力大军已经全部穿过了峡谷。落在后面的不过四五千人。为了保住汝南,重振军心。只能壮士断腕了!”

    纪灵一手抚摸着腰间的佩剑,一手摩挲着浓密的胡须,望着还在山谷里蠕动的本方溃卒,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袁曜已经六神无主,纪灵让他干什么就绝对毫不犹豫的听从,当即下令:“传本太子军令,推下滚石、圆木,将峡谷堵死,阻止汉军的追击!”

    随着军令的传达,山峦上的袁军开始执行命令,也不管下面的峡谷里此时正有本方败兵向北逃命,只把巨大的石头以及新砍伐的木材从山上推下,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

    顷刻间,峡谷里便惨叫声连天,被乱石、巨木砸在下面的几乎全都是正在溃逃的袁军,不曾想没有成为汉军的刀下之鬼,却被本方毫不留情的砸死在了山谷之中。

    山谷堵塞,秦琼率领的队伍无法通过,只能调转马头,将落在后面的袁军全部俘虏,押解着向庐江返程,聚拢了一路,到天亮之时,又俘获了六千多袁军。

    已经成了弃子,这些袁军更不会不反抗,老老实实的缴械投降,表示愿意为天子效力,并对袁术父子破口大骂,骂他们过河拆桥,无情无义。

    既然被袁术军抢先堵死了道路,刘辩只好传令大军在庐江城下暂时安营扎寨,休整数日后再做定夺。

    一面命岳飞、秦琼等武将整编俘获的一万七千多袁军,一面带着刘基、荀彧等文臣进入庐江安顿百姓,抚恤英烈。

    对于凡是因为守城而出现了伤亡的家庭,俱都给予重金抚恤,并且免除十年的赋税徭役。一时之间,庐江城内皇恩浩荡,百姓无不感恩戴德,高呼万岁,跪地谢恩!

    刘辩委任陆康继续担任庐江太守,并且把随军携带的粮草囤积在庐江城内,当做江北的根据地。以后攻掠中原,这座城池就是前沿的桥头堡,就是渡过长江的跳板。

    在庐江城下休整了五六天,岳飞派出侦骑进入困龙陉查看地形,只见道路早就被堵得严严实实,山峦两侧袁军密布,至少有近万人把守,俱都手持强弩硬弓,见人就射,飞鸟难过。要想从庐江到汝南,只能另想他法,这条路是绝对走不通了,除非能插上翅膀飞过去。

    此时已经进入了七月,雨季来临,连绵数日,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刘辩也只好耐着性子,一边让士卒休整养伤,一边日夜讨论,寻找最好的进攻办法,争取早日扫平袁术,让天下诸侯刮目相看。(未完待续……)

    <b></b>